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零八章 幕後黑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零八章 幕後黑手字體大小: A+
     

    夏侯看了一下外面,確定沒人後,關們對賈雲小聲說道:“賈兄,你以爲只要你堂哥的怪病沒治好,賈家的財富會留給你?”

    聽了夏侯的話,賈雲裝傻道:“夏侯先生,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品-書-網 ”

    夏侯一臉嘲笑的說道:“呵呵,賈兄,你不用裝了,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我在這裡告訴你了吧,算你的堂哥死了,賈員外也不會把財產留給你!”

    怒氣在賈雲眼裡一閃而逝,他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平靜的說道:“夏侯先生不用挑撥離間了,叔父待我情同父子……”

    “但你只想要這個偌大的家業。”沒等他說完,夏侯立刻接了一句。

    聽了夏侯的誅心之語,賈雲生氣的說道:“你……”

    沒等他反駁,夏侯打斷了他:“不用急着否認,而且我說出算你堂哥死了,賈員外也不會把遺產給你的話,我是有證據的。”

    “哼!”賈雲擡頭哼了一聲,心不舒服。

    夏侯接着說道:“炭頭知道吧?炭頭是我殺的,殺了他之後,我發現他姓賈。”

    賈雲反問道:“那又如何?”

    夏侯沒接他的話,換了另一個話題說道:“今晚我突然被老鎮保帶人圍在你們賈府藥鋪裡,他放了一把火把我困在裡面,裡面事先堆滿了乾柴硫磺蠟油等引火物,他們想燒死我。”

    賈雲理所當然的說道:“你是弒神者,老鎮保那樣的沽名釣譽之徒當然想拿你開刀,殺你賺取名聲,你被碰只能怪你命不好。”

    “賈兄,你錯了。”夏侯淡淡的說道。

    賈雲眉頭一皺:“嗯?”

    夏侯解釋道:“開始我也是這麼認爲的,但是炭頭指點賴頭從地道下面鑽出來救我,我知道此事沒這麼簡單。”

    賈雲疑惑的問道:“地道?”

    “對,地道。想必賈兄也不知道,賈家藥鋪和鄰近一處的賈家產業間有一條地道吧?”

    賈雲搖搖頭。

    夏侯繼續說道:“但炭頭知道,而他僅僅是一個賈府的下人。一個下人卻能知道賈家藥鋪的地道,賈兄一定覺得怪吧?而且,昨天賈員外要殺賴頭,但這麼一個沒什麼本事的閒漢卻偏偏沒死成,更加巧合的是他又被炭頭通過地道給救了。”

    看到賈雲驚訝的目光,夏侯繼續說道:“一個下人,卻熟知賈府的下下,哪裡有地道,哪裡沒有守衛,他都瞭如指掌,不是賈員外的心腹,怎麼說的過去?”

    “你說得很好,但這與我何干?”賈雲裝作漠不關心的說道。

    夏侯不着急,慢慢的說道:“賈兄,別急,聽下去,你知道了。被他救的賴頭是誰,你知道嗎?他是一個整天想打碎河伯的恐怖主義者。對,賈兄,恐怖主義的意思能明白嗎?是一羣捨己害人的人,老想帶一羣人一起去死的。”

    看着賈雲不耐煩的神情,夏侯繼續說道:“不出所料,他們救了我之後,一直慫恿我去打碎河伯。到此我也明白了,老鎮保爲什麼會在賈家藥鋪放火燒我,那是因爲他被人利用了。用這一把火,引起我對合水鎮的憤怒,再經過賴頭他們的慫恿,好一怒之下砸了河伯。”

    夏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繼續說道:“在他們的慫恿下,我們到了河伯廟。到了那裡我們才發現,裡裡外外的守衛被殺得一乾二淨,這是因爲賈員外知道我是個仁慈的人,不輕易動手殺人,所以他幫我幹掉了,甚至在河伯神像前放了幾把鐵錘,好讓我們安安心心的去砸河伯。”

    夏侯喝了一口水繼續說道:“他爲了激怒我,也怕我臨陣退縮,於是特意僞造了一個河伯護衛隊女幹幼女的場景,想讓我一怒之下,砸了河伯。”

    聽了夏侯的話,賈雲冷笑道:“笑話,叔父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會留下這麼多線索指向他?要真是他做的,他不會留下這麼多破綻。”

    夏侯點點頭,說道:“沒錯,賴頭昨晚在賈府,還差點被賈員外殺死,炭頭是一個賈家下人,再加賈家藥鋪,這些都和賈員外有關,他們都是指向賈員外的不利線索。”

    夏侯笑了笑,說道:“但是,如果今晚河伯被砸了,那這一切都不是問題,所有線索都會在混亂消失殆盡,在一片廢墟後人又如何尋找線索?而且賈員外還布有後手。”

    夏侯接着說道:“如果河伯沒被砸,在這些不利的證據面前,怎麼辦?賈員外於是找出了一個替罪羊——張鎮保。他在河伯廟裡跳了出來,對老鎮保的地位發起了挑戰,讓這些陰謀看起來都是他一手佈置的,他替賈員外背了個黑鍋。”

    “在和鎮衛隊喝酒的時候,我瞭解到,張鎮保一直和他們在一起,沒有作案時間。賈兄,今夜早些時候,賈員外突然消失過一段時間吧?”夏侯問道。

    賈雲回憶了一下點點頭。

    夏侯看到自己的猜測對了,接着說道:“那段消失的時間,他帶着酒肉犒賞他們,趁他們被迷暈,賈員外殺了他們,僞裝成一個俠客路見不平,殺掉一羣女幹殺幼女的樣子。”

    看到賈雲不可置信的眼神,夏侯信心滿滿的說道:“而做出這個推測的證據是:那些留在現場的下了蒙汗藥的酒肉。如果那羣在河伯廟裡的護衛隊是張鎮保殺的,那麼他一定會把摻了蒙汗藥的酒菜都帶走,不會把它們留在現場,成爲老鎮保反擊張鎮保的一個證據。賈員外這麼做是因爲他不想看到新老鎮保任何一家獨大,他想讓雙方兩敗俱傷。”

    看到賈雲嘆了口氣,看來他是開始相信了,夏侯繼續說道:“還有,老鎮保身邊有個獵人,之前是他慫恿老鎮保這麼幹的,計劃也是他制定和實施的,但他在關鍵時刻叛變了,讓人以爲他是張鎮保的人。”

    “但是,他在進入賈府後爲什麼突然消失了呢?之後再也沒出現過,會不會是因爲他知道的太多,被你叔父……”說完夏侯在脖子劃了一下。

    夏侯用手指一劃脖子,這動作嚇了賈雲一跳,這件事彷彿觸動了他的心絃。

    夏侯接着說道:“你看過你堂兄的房間了吧?他的房間被厚厚的皮革包裹起來了,密不透風,關門後,連一隻鬼都進不去。”

    夏侯把杯的水倒在地,說道:“經過縣城的城隍事件,你應該知道,鬼怪是不能穿透物體而過的。賈員外的行爲明顯是爲了抵抗鬼物進鎮而準備的,他爲什麼怎麼做呢?因爲他知道今晚河伯會碎。他爲什麼知道呢?因爲這一切都是他設計的。”

    賈雲將信將疑,疑惑的問道:“叔父爲什麼這麼做?”

    聽了他的話,夏侯微微一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