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零四章 挑起爭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零四章 挑起爭鬥字體大小: A+
     

    燈籠點起,火把拿來,擦掉死者臉的泥土,老鎮保他們看清了躺在大樹下死者的面容。

    “是張遠達!”一人驚呼道。

    “怎麼會是他?”其他人吃驚的問道。

    “原來刺客是他,他竟然來刺殺老鎮保,不自量力。”

    “不可能啊,他的功夫沒這麼好啊!”

    他們的話音剛落,夏侯他們也趕到了。

    聽到死的是張鎮保,來的幾個張鎮保手下立刻聚到一起,抽出兵刃,指向老鎮保。

    夏侯看到他們的動作後,也一起加入他們的人羣,和老鎮保他們對峙起來。

    這幾個人的領頭人瞪着大眼說道:“老東西,你們讓開,我們要看一下張鎮保的屍首。”

    同時,一個機靈一點的,立刻縮回身子往後退,回頭向後面跑去,打算去叫人。

    “你們來得正好,張遠達假扮刺客,溜進老鎮保房裡行刺,現在人贓俱獲,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一人出來說道。

    “你們卑鄙!”張鎮保一方的幾個人因爲人少,暫時不敢動手,現在他們是受害的一方,沒想到還被責問,他們心開始生出拼死一搏的死志。 шωш☢ⓣⓣⓚⓐⓝ☢co

    “不對,張遠達沒這麼俊的功夫,刺客肯定另有他人,事情沒這麼簡單。”還沒等張鎮保的手下開始辯護,老鎮保有個腦子較靈活的發現了其的疑問。

    “小三,你錯了,刺客是張遠達,但刺客不止一個,他們逃跑時爭先恐後,發生了內抗,失手把張遠達推下樹,他一不小心摔死了,另一個刺客趁機逃了,隱藏在這夥人。”說完,他用劍一指夏侯他們,他這是想找個理由,把張鎮保的手下一打盡啊。

    夏侯躲在人羣后面,用假山擋住半個身子,偷偷拿出手弩,弦,大喊一聲:“他們這是要趕盡殺絕啊!兄弟們,爲張鎮保報仇!”

    話音剛落,兩支弩箭從人羣射出,飛進老鎮保隊伍。

    “啊……”一聲慘叫,一人猝不及防,被射了大腿。

    “刺客真在那裡。”老鎮保的手下反應過來。

    “殺!”老鎮保的手下憤怒了,一起衝向幾個張鎮保的餘孽。

    老鎮保覺得此事沒這麼簡單,但此時被幾個衝動的手下裹挾,也只好無奈的拖着受傷的身體加入戰鬥。

    幾個張鎮保的手下知道張鎮保已死,而兇手是眼前老鎮保以及他的手下,因爲現在人數相差懸殊,他們心存顧慮,不敢隨意出手,想等着大部隊人到來後在做計較。

    沒想到,他們沒等來大部隊,對面的兇手忍不住了,想對他們斬草除根。

    老鎮保他們絲毫不顧及同鎮之情,趁他們人少,說動手動手。

    如此,他們也只好迎去,和他們戰在一起。

    由於人數相處懸殊,他們每一個人都被好幾個人圍攻,很快人人帶傷,甚至出現了死亡。

    “都住手,不得在賈府放肆。”看到他們打起來,一同趕到的賈府護衛大聲喊道,可惜雙方打出了真火,兩邊都沒人聽他們的。

    “老鎮保,這人是弒神者!”夏侯對面的敵人喊道。

    “啊?”老鎮保吃了一驚,喊道:“張遠達勾結弒神者,殘殺鎮民,死有餘辜,把這些張遠達餘孽一併拿下。”

    夏侯使用狂風快劍,幾劍砍傷了前面幾個認出自己,從而分心的幾個人。

    但他們很快反應過來,招式變成只防不攻,一心困住夏侯再說。

    對面的功夫和屬性都不差,而且是在好幾個人的圍攻下,夏侯勢單力孤,要不是他們一心防守,夏侯早被打敗了。

    看來這些人的武功都不錯,要是夏侯不使用技能的話,很難殺掉他們。

    夏侯雖然能支撐住,但張鎮保的幾個手下可寡不敵衆,很難再堅持下去了,他們的傷口越來越多,眼看很快要支撐不住了。

    夏侯一看情況不妙,於是朝旁邊的賈府的護衛喊到:“賈府的護衛兄弟,老鎮保殺了張鎮保,現在還要斬草除根,你們這樣看着嗎?”

    “胡說,張鎮保不是我們殺的,今晚有幾個刺客溜進了賈府。不知張鎮保和刺客是什麼關係,他們先來襲擊我。還好我有防備,刺殺我不成,他們不知什麼原因殺了張鎮保。逃走的一個刺客在這羣人間,帶我們擒下他,自會水落石出。”老鎮保辯解道。

    老鎮保不想背殺死張遠達的罪名,同時此事確有蹊蹺,但沒給他時間調查,雙方打起來了,他只好先否認,事情真像等抓住這些人再說。

    他想抓住人,可是打鬥的敵我雙方可收不住手,他們可是下了死手,不死不休。

    夏侯可不會這麼罷手,於是邊打邊說:“胡說,我們來的時候,在遠處明明聽到了,他們說殺了一個人,現在此地只發現了張鎮保的屍體,他們殺的不是張鎮保還能是誰?”

    夏侯一劍刺向前面的一人,繼續說道:“有沒有刺客還不一定,這都是老鎮保的一面之詞。誣陷人這種事老鎮保可是有前科的,在河伯廟的時候,他還不是誣陷一直和你們在一起的張鎮保殺了河伯廟裡的百名護衛麼?”

    夏侯前刺的一劍又被擋住了,他接着說道:“他現在故技重演了,想殺了我們這些張鎮保的餘孽,他們現在是打着有刺客的幌子好斬草除根。護衛兄弟,快快出手,阻止老鎮保的惡行,否則我們要死光了,你們怎麼向賈員外交代?”

    看着張鎮保的手下又有幾個倒地不起,只剩兩三個人還在苦苦支撐,護衛們終於忍不住了,出手進入戰場,但沒拼命,儘量是勸架的招式。

    “老鎮保,可聽我們一言,都是同鎮兄弟,何必做的這麼絕,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賈府護衛邊打邊說。

    事情發展到現在,老鎮保也很無奈:“不是我們做絕,是張鎮保先派人暗殺我等,今天非等擒住這刺客,給我等一個交代,還我們清白。兒郎們,速戰速決。”

    老鎮保一聲令下,十幾個人纏住護衛,不讓他們去解救張鎮保的手下,另外十多個人向夏侯他們拼死猛攻。

    一個賈府護衛一邊打鬥一邊說道:“老鎮保,張鎮保已死,但你不肯放過他們,看來外面的傳言是真的。”

    他的對手說道:“放屁,外面的傳言都是你們設計誣陷我們老鎮保,你們都是一丘之貉,看劍,各個擊破。”

    他們之間還沒見血,因此打鬥不甚激烈,還能插空說幾句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