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九十七章 鬥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九十七章 鬥爭字體大小: A+
     

    系統信息:玩家夏侯抽到消甲狀態,持續時間24小時,在此時間內減去玩家夏侯3點護甲。!

    被減了3點護甲,還有1點,還好這運氣較好,沒抽到什麼減去永久屬性的,帶永久不良狀態的。

    減少3點護甲,新做的皮甲剛好能用了,半身被皮甲覆蓋的部分有了3點護甲。

    激活皮甲技能後,自己有5分鐘的時間,全身也有2點護甲。

    夏侯拿出皮甲穿,活動了一下,自信又回來了。

    現在被減了護甲,生命沒保障了,趕緊溜號,趁周圍沒人,趕緊下線。

    夏侯打開退出界面一看,發現安全下線還是灰色的。

    不能下線,那是廟裡有npc,夏侯在廟裡找了一圈,沒找到有誰隱藏在暗處。

    難道躺在地的人間,有人沒死透,還有活人?

    那沒辦法了,一個一個找唄。夏侯拿出長劍,一個一個開始補刀。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喧鬧聲。

    “老姚,我們燒死那個弒神者了,那個大惡人已經被燒成灰了,哈哈……”

    “不好,出事了,大家快進廟!”

    聽到外面有人來了,廟裡又不能下線,夏侯迅速做出決斷,連忙衝了出去,廟裡太小,一旦被堵住可插翅難跑了。

    夏侯跑出門口,撞了幾個高敏捷的人,他們一看有情況飛奔過來。

    “裡面有人,他要逃跑!”來到廟門口的人一邊大喊,一邊朝夏侯拔刀砍來。

    夏侯一劍刺傷擋在前面的人,打算打開缺口,從這裡突圍出去。

    同時一人喊到:“是那個弒神者,他沒被燒死!”

    一照面,夏侯被他們認了出來。

    後面的人一聽,扔掉手的酒菜,大部分人衝了來,幾個機靈點的卻悄悄溜走。

    一個連大火都燒不死,還刀槍不入的人,自己衝去,不是去當炮灰麼?

    既然那人從廟裡出來,河伯很有可能已經被打碎了,現在鬼物可能在進鎮的路,自己得早做打算了。

    還好有了縣城的先例,倖存下來的人總結了經驗,傳出了抵禦鬼物的方法。

    聽說鬼物不能穿透牆壁,只要找到一個完全封閉的地方,躲到天亮,那自己安全了。

    此時,一個衝到門口的高敏捷人氏,往廟裡一看,發現了河伯身的塌陷和裂痕,頓時大驚失色,嘶聲裂肺的喊道:“河伯壞了!”

    後面的人聽到,以爲是整個河伯都被壞了,碎成了一地,並且看到身邊已經有人逃跑了。

    他們此時也反應過來,想到了鬼物可能已經在進鎮的路了,於是他們也轉身跑。

    幾個高敏捷的看到後面的人亂成一團,有來支援,有回頭逃跑的,場面混亂的很,心着急。

    他們已經看清河伯只破了一點點,連忙一邊阻止夏侯逃跑,一邊高聲喊道:“河伯還沒碎,只破了一點點,大家抓住這個弒神者啊!”

    但場面已經混亂,他們一時難以派出人手,幫助幾個高敏捷者攔住夏侯。

    趁此機會,夏侯幾個跳躍,衝出了人羣,一頭扎進合水河裡跑掉了。

    一會兒後,老鎮保站在有條裂縫的河伯神像前面嘆了口氣:原來那人真是弒神者,可惜那把火沒把他燒死,現在合水鎮危險了。

    過了一會兒後,張鎮保帶着一大票人走進來,他看了一下河伯神像,然後特意向老鎮保的人瞭解了一下情況後,當着大家的面向老鎮保發起飆來。

    “老鎮保,我尊敬你,再叫你一聲老鎮保!你這次做的太過分了,你想全鎮下爲你的野心陪葬不成?”張鎮保朝老鎮保大吼到。

    聽了他的話,老鎮保默然不語。

    不過他旁邊的獵人看不下去了,反駁道:“張鎮保,你這是什麼意思?老鎮保這麼大年紀了,還一心爲小鎮着想,勞苦功高。而你身爲新鎮保,整天花天酒地,不務正業,你什麼時候爲本鎮的事物操心過?還不是靠老鎮保的忙碌,才保全了小鎮。”

    聽了他的話,張鎮保冷笑了幾聲:“還一心爲公,我看是一心戀權吧!他都退了,還抓着權利不放,我要是不去花天酒地,我們能和平相處嗎?我要是出來做事,合水鎮容的下兩個鎮保嗎?如果那樣合水鎮早殺得血流成河了,要不是爲了維持小鎮的穩定,你以爲我願意去花天酒地,整天被你們在背後指指點點啊?”

    聽了他的話,獵人怒喝道:“你說你不管事是爲了維護大局,息事寧人,維持小鎮安定、團結的局面,簡直是強詞奪理!”

    最後“強詞奪理”四個字,獵人說得很小聲,彷彿底氣不足的樣子。

    張鎮保冷笑了幾聲:“哼,我強詞奪理?不是爲了權利,他組織河伯護衛隊幹什麼?兩支針鋒相對的軍隊,這是禍亂的源泉啊!在這都是明白人,算他組織了河伯護衛隊,爲了穩定,爲了不傷感情,我都忍了。可是他爲了權利爲了威望,去惹弒神者,把小鎮推向滅亡的邊緣,讓我還怎麼忍?”

    獵人輕蔑的看了張鎮保一眼:“弒神者,人人得而誅之,我們去燒死他有什麼錯?”

    張鎮保大義凜然的說道:“你們去燒死他沒錯,但你們去燒了又沒燒死他是大錯!我瞭解過了,那個弒神者是個寬容的人,你們昨晚用弓箭射他,他不計較,沒開殺戒。這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啊,你們怎麼能再去殺他?”

    獵人底氣不足的說道:“也許他當時隱忍了,過後找機會來打碎河伯。”

    張鎮保怒氣騰騰的說道:“還在狡辯,剛纔他進了河伯廟,只打壞神像卻沒打碎,說明了什麼?而且這是在你們想燒死,卻沒燒死他之後。你們這樣做已經徹底惹怒了他,有了這樣的深仇大恨,他衝進廟裡卻只殺了一些河伯護衛隊,這又說明了什麼?在你們趕來河伯廟之前,他有大把時間,本可以徹底毀壞神像,可是他沒有這麼做,這說明了什麼?”

    要是夏侯在這,肯定會很委屈,自己都動手滅口了,這些人怎麼還都認爲他是弒神者啊?

    聽了他的話,衆人竊竊私語,場面亂哄哄的,獵人也說了一句:“你說得有點道理。”

    看到這個情況,張鎮保繼續說道:“你們好好想想,你們對他做了什麼,他又是怎麼一次次原諒了你們的?你們摸着自己的良心說說看,要是你是他,你會不打碎河伯,放過整個小鎮都是想置自己於死地的敵人嗎?”

    聽了他的話,衆人沉默了下來,低頭不語,獵人小聲說道:“哎,看來是我們錯了。”

    張鎮保抓住這個機會,再接再厲:“這說明了此人恩怨分明,他只會找那些想燒死他的河伯護衛隊報仇。你們再待在河伯護衛隊裡,會有生命危險。”

    爲解散河伯護衛隊埋下了伏筆,張鎮保繼續說道:“他只打壞而沒打碎河伯,說明他要報仇,他拿打碎河伯威脅我們。同時說明他是個恩怨分明的人,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遷怒其他人。他這樣做還有一層意思,那是:讓我們交出無緣無故去找他麻煩的帶頭人,否則下次必將打碎河伯!”

    聽了張鎮保的話,他帶來的人躲在人羣大聲疾呼:

    “張鎮保說得對。”

    “弒神者是個好人。”

    “交出那個得罪他的人。”

    “交出帶頭人,換取小鎮的平安。”

    “弒神者刀槍不入,不向他賠罪,他下次真來打碎河伯,誰能阻擋?”

    “誰惹怒了弒神者,誰去謝罪!”

    “誰讓小鎮陷入危機,誰負責出來謝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