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八十七章 皮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八十七章 皮匠字體大小: A+
     

    “壯士,小人店小利薄,小本經營,這猛獸確實不在小店的經營範圍內啊。 ”碰這樣的強人,鎮關西欲哭無淚啊。

    夏侯也覺得這鎮關西太貪心了,想錢想瘋了:“算這些不在你的經營範圍呢,你怎麼能開出10、20的價格,還想100打包了所有獵物,你存心的吧,你貪心過頭了吧?”

    面對夏侯的步步緊逼,鎮關西只好無奈的退一步:“不,壯士,我出150……不,200,放過我吧,家裡真沒錢了,要不這野兔山雞,豬肉羊肉,壯士儘管拿去。”

    又把自己當潑皮,看來得好好教訓一下他:“我告訴過你,灑家不是潑皮,不收保護費。說,爲什麼一隻野兔你能給20,這重量是野兔五六十倍的獵豹你反而只給10。算你當這是野兔賣,按重量算你也得給1000多,你是不是在耍我?”

    聽了夏侯的話,鎮關西震驚了:“額,壯士不知道嗎?”

    夏侯疑惑的問道:“知道什麼?”

    鎮關西這才知道誤會了:“這猛獸肉太老了,沒人吃,不了野兔,也沒野兔肉值錢。”

    “額?”這下輪到夏侯吃驚了。

    看樣子壯士是不知道啊,他肯定是從哪個世家大族出來的公子哥,不知世間的情況,以爲越厲害的猛獸越好吃,所以專找厲害的猛獸狩獵。

    可他哪裡知道越厲害的,肉越硬,最厲害的都鋼鐵都硬了,難道鋼鐵好吃嗎?

    想到這,鎮關西耐心解釋道:“真的,這些肉煮不熟蒸不透燉不爛,又老又硬,又騷又臭,咬着塞牙,吞下又消化不良鬧肚子,沒人要,沒人吃,實在是賣不掉的東西啊。”

    “啊?”夏侯回想起在樓山烤肉的時候,這肉確實不好吃,但也沒這麼不堪吧?

    好吧,當時吃的是體質較小的野狗肉,這些猛獸的體質確實高了一點,可能真不好吃吧?

    難怪之前這屠夫挑了體質最低的豹子,在自己的威逼之下勉勉強強的收下。

    看來之前想當然了,不是實力越強的越好吃,但夏侯還是不死心的問道:“那這些野獸沒用了?其他部位能賣錢嗎?”

    鎮關西斬釘截鐵的回答道:“沒用,至少對小人來說,這些猛獸的肉是沒什麼用處了。至於其他部位……小人一介鄉野村夫,整天殺豬宰羊,剔骨賣肉,知道的也不多,也許其他地方有什麼用處吧,小人也不清除。”

    殺怪不掉錢不說,它們的屍體還不值錢,這是什麼破遊戲啊?

    夏侯不死心的再問了一次:“那你知道除了肉,獸筋獸皮獸骨,這些有用嗎?”

    鎮關西無奈的說道:“壯士,小人是個殺豬賣肉的,哪會知道這些,反正我殺掉的牲畜取下的筋骨或者燉了吃,或者扔掉。至於皮麼,毛髮容易拔的燉了吃,不容易拔的都扔掉。”

    夏侯還是有些疑問:“獸皮不做衣服或者皮甲?”

    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鎮關西忍住笑回答道:“壯士,批件獸皮做的衣服,那不是野人麼?走出去讓人恥笑的,再說現在布料便宜,誰還批一張獸皮啊?”

    “這樣啊。”夏侯滿臉失望,刷怪只有可憐的1點通用經驗,運氣好能抽到個技能碎片,可是怎麼不來錢呢?難怪林家到處坑蒙拐騙。

    鎮關西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對了,鎮東有個怪人,聽說他之前好像是個皮匠,現在過得不怎麼樣,窮困潦倒的,你可以去找他問問看,他也許知道獸皮的用處。小人是個屠夫,沒什麼見識,真的不知道什麼了。”

    “好吧,你把獨輪車推到那邊去。”聽了他的話,夏侯只好去鎮東碰碰運氣。

    來到拐角,夏侯打發鎮關西回去,把獨輪車和獵物放進揹包,朝鎮東走去。

    在鎮東打聽了半天,終於找到了皮匠,那人現在的確窮困潦倒,一副身無長物的樣子。

    夏侯把背在背的狼皮拿下來放到他面前:“聽說你是給皮匠,收皮毛嗎?”

    皮匠拒絕了放過來的狼皮,看了自己一眼,低頭說道:“哎,算是吧,你看我這樣子,像是能收得起皮毛的人嗎?”

    夏侯點點頭:“那你知道哪裡收皮毛,價格是多少?”

    皮匠看了夏侯一眼,說道:“你碰到有錢皮匠,或者想做皮甲的大戶人家,他們收。至於價格嘛,1到10,看收購者的心情和財力了。”

    聽了他的話,夏侯吃驚的看着他:“價格怎麼這麼低?而且價格怎麼不看皮毛的質量,反而要看收購者的心情和財力?”

    皮匠無奈的說道:“沒辦法啊,想做出有神秘力量的特殊皮製品很難很難,它們的成功率實在是太低了。而普通的皮衣又沒什麼用,在我們南方穿着它不透氣又憋悶,既沒棉布舒服,價格又棉服高。既然普通成品賣不出去,那收皮的價格不去了,而且幾乎所有不同品質的皮毛,加工出來的成功率都低到差不多了,所以一般不看皮毛質量了。”

    夏侯想想了,這遊戲裡的氣候溫暖溼潤,穿皮衣確實難受,沒什麼需求也正常。

    “看你樣子,你那幾年沒做東西了吧?你還能用這張狼皮做點東西?”夏侯把狼皮遞給皮匠。

    皮匠很是興奮的接過狼皮:“能!”

    “那做你拿手的活。”夏侯說道。

    皮匠很開心,但又不放心的說了一句:“你放心交給我?”

    這幾錢的東西還不在夏侯眼裡,他說道:“怎麼說?有什麼不放心的,難道你還能爲了這張破狼皮逃走?你都說了這狼皮不值錢。”

    皮匠也認爲自己還沒秀逗,至少不會爲去偷狼皮而壞了自己的名聲,儘管他並沒有什麼名聲:“這倒不會,我人品絕對沒問題,只是……只是……”

    夏侯不耐煩的說道:“只是什麼,快點說。”

    皮匠本來不想承認的,但還是無奈的說道:“哎,只是我的運氣有點差。”

    夏侯不經意間打擊了一下皮匠:“我看不是吧,運氣差總有好的時候,你混的這麼慘,我看是手藝較差吧?”

    皮匠低頭看了一下自己,想反駁,但最終還是無奈的放棄了:“好吧,算我手藝較差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