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八十四章 圖窮匕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八十四章 圖窮匕見字體大小: A+
     

    “好嘞。!”賴頭用筷子撈起一塊最大的雞肉,抓在手裡啃着。

    賈員外鄙視的看着他,你這個土鱉,被人當了試毒人,還吃的這麼歡,活該沒有頭髮。

    賈員外知道自己不吃的話,夏侯是不會放心的,於是也吃了幾口。

    夏侯慢騰騰的取下小魚,又把小魚放生,好魚餌,扔了幾次,終於找到了合適的地方拋鉤。

    做完這些後,夏侯看到他們吃完後沒事,這才夾起一小塊雞肉,小小的咬了一口。

    吃完之後,夏侯大失所望,這招牌菜名不符實啊,什麼臨時屬性都沒加。

    既然不加屬性,夏侯對這活裡雞沒了興趣,坐在一邊專心釣魚。

    “先生,這活裡雞不合您口味?”看到夏侯沒多吃,賈員外失望的說道。

    “不好意思,本人對口腹之慾這種事不是很在意,吃什麼都無所謂。”夏侯淡淡的說道。

    畢竟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剛纔喝到好酒沒控制住自己,已經是失策了,到時要再次拿到更多好酒還不知要付出什麼代價呢?

    這雞嘗過好了,吃多了會欠下人情。

    畢竟欠了的人情總要還的,人情欠多了——那不還了。

    賈員外再次邀請夏侯道:“先生,這裡風大,去寒舍休息一下怎麼樣?”

    夏侯拒絕道:“不用了,我還要在這裡釣魚。”

    賈員外不死心繼續說道:“寒舍有一口魚塘,裡面的魚肥美鮮嫩,是不可多得的頂級食材。”

    夏侯問道:“哦,那魚多嗎?魚傻好釣嗎?”

    “這……我們沒釣過,之前都是用漁捕的,但那裡的魚這河裡的多多了,想來還是較容易釣的吧。”賈員外不能確定的說道。

    “那好,我們走。”聽到他的話,夏侯收起魚竿走,順便把手裡的酒罈子藏進衣服裡,收進包裹。

    “額?好吧。”之前邀請了多少次都不去,沒想到一說較容易釣魚,夏侯站起來走,難道他真是釣魚癡?

    看他把釣的魚又放回去,明顯不是爲了魚而釣魚的,難道這是世外高人的怪癖?

    看到夏侯他們離開,鎮的人終於鬆了一口氣,大魔頭走了,他們留下一百多人守衛河伯廟,其他人可以回去休息了。

    在鎮民們散了之後,合水鎮的張鎮保才匆匆趕來,看到什麼事情都沒有,朝來叫他的手下大發雷霆,臨走之前說了一句:“以後沒事別來煩他。”

    夏侯走進賈員外家的大宅子,直奔後院,找到魚塘後,放下魚竿開始釣魚。

    “喲,賈寶達,你家的房子不錯啊,可惜是太大了,住着讓人住着慎得慌,這不好,太浪費了。”死皮賴臉跟來的賴頭東看看西摸摸,然後酸溜溜的說道。

    賈員外很想把這個賴頭趕出去,但他還是忍下了,把他當成透明人好。

    夏侯一心釣魚,不管身外事。

    很快,夏侯發現這裡釣魚確實是快了一點,但也沒快多少。

    之前每小時能釣5條左右,在這裡能釣到6條左右,每小時只多釣了一條,聊勝於無吧。

    不久,下人送來幾壇六七十年陳釀的醉人仙,夏侯喝了一碗,臨時屬性加了2點敏捷,持續時間一刻鐘。

    再喝一碗,增加的屬性沒有變化,持續時間倒是變長了,現在持續兩刻鐘。

    看來屬性增加的多少和酒的質量有關,持續時間和酒的數量有關。

    夏侯詢問了一下,被告知這六七十年陳釀的是莊最好的酒了,夏侯厚着臉皮討要了幾瓶,準備走時帶走。

    賴頭也過了自己這輩子最幸福的一天,很快喝醉倒在一邊睡着了。

    夏侯不經意間問到這酒的事,賈員外告訴他這酒不是他們自己釀的,是他們在英山縣的一戶頗有交情的釀酒世家送的。

    知道哪裡出產好,夏侯決定有空的時候去趟英山縣,到那裡找找百年以的醉人仙。

    聊完這個話題後,夏侯專心釣魚,一心撲在提高副職,賺取通用經驗。

    賈員外被下人叫到外面,轉了一圈回來,然後愁容滿面,長吁短嘆,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賈員外用這副樣子圍着夏侯轉了好長時間,本以爲夏侯會問一句“員外何事煩惱?在下不才,定當爲員外排憂解難。”然後自己能順勢請他幫忙。

    哪知夏侯如坐定一般,在有魚兒鉤時動一下,其他時間都如老僧坐定一般,對自己的遭遇視而不見。

    看着他急火的樣子,夏侯心裡笑開了花,這種套路自己在電視看多了,你不開口,我也不會出來說什麼的,言多必失,自找麻煩。

    最終,賈員外實在忍不了了,開口說道:“夏侯先生,我……鄙人有事相求!”

    “說來聽聽。”聽到他開口了,夏侯也只好聽着,同時用一副我早知道你沒按好心的眼神看着他。

    “哎,一言難盡,還請先生借一步說話。”賈員外深深的彎下腰,給夏侯做了個請的手勢。

    他這麼熱心的招待自己,雖然別有用心,但還是去看看吧,到時事情太難再想辦法拒絕吧。夏侯心想到。

    夏侯跟賈員外進屋,來到一個大房間外,房間裡所有的地方都包着棉被,間的牀躺着一個被厚厚的棉被包裹成糉子一樣的年輕人。

    他們站在房門外,但還是都能聞到一股濃重的藥味。

    “哎,這是犬子,我唯一的孩子,自從生下來得了一種怪病,命苦啊。患了這種怪病,只要碰到稍微堅硬一點的東西,都會割破皮,造成皮破血流,甚至有時稍微一用力,都會把皮膚撐破。這十多年來他過得生不如死,我……我……”還沒說完,賈員外忍不住哭了起來。

    夏侯盯着那人,用偵查術看了一下,得到了他的信息:力量7點,體質2點,敏捷4點,移動速度爲340,攻擊速度爲24,護甲—2。

    想不到屬性這麼低的人還有護甲,真是跡。

    等等,不對,護甲的數值前面怎麼還有一個負號,他不會是負2的護甲吧?

    難怪碰到什麼都能把自己搞傷搞殘,這是幹什麼都是作死啊。

    怪不得他的身體、整個房間都用厚厚的棉被包裹起來,但看他衣服、被子都有紅黑色的血跡,看來這沒什麼用,他還是把自己搞傷了,可憐的孩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