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六十三章 行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六十三章 行者字體大小: A+
     

    看到任意和一個道士戰在一起,他們不分下勢均力敵,暫時誰都不會出現危險,於是夏侯把目光看向另一方。!

    另一方的形勢可不妙了,劉司吏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身多處受傷,看來堅持不了多久了。

    夏侯看到後,連忙衝去,替劉司吏擋下刺來的劍。

    “世真有如此這般好人,我這送你去見三清。”那道士一看自己的劍被夏侯所攔,於是開始朝夏侯死命攻擊。

    但馬他發現不對了,對面的人竟然刀槍不入,難怪對方能用身體去救劉司吏,之前自己是看錯人了。

    夏侯不用考慮防禦,用以命搏命的辦法,用狂風快劍的攻擊招式,很快刺傷了對方,並趁對方受傷,把對方擒住了。

    看到同伴被擒,另一個道士一劍逼退任意,跳到夏侯旁邊想救出同伴,結果有來無回,也被夏侯擒拿住了。

    看到兩個的道士都被制服,劉司吏朝夏侯一抱拳說道:“多謝少俠的救命之恩,在下沒齒難忘,以後若有差且,定當竭誠以報。不過這幾個賊道毀壞城隍在先,抓走賈縣令在後,這樣的賊道我們不能留啊,應當殺之。”

    城隍是我弄碎的,賈縣令也死了,你說的怎麼和我知道的不一樣啊?夏侯心想到。

    還需要他們活着湊人頭呢,夏侯當然不同意殺他們:“劉司吏,天有好生之德,人生在世還是少造殺戮的好。”

    聽到此人是縣衙司吏,任意決定搭此人的關係,爲了給他留下好印象,於是幫腔道:“對啊,夏侯兄弟,這兩人作惡多端,罪大惡極,還是殺了的好。”

    夏侯覺得這次自己是註定要當聖母婊了,搖搖頭說道:“任兄弟,人生在世誰能無過?我們還是要給他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呸,你們這羣狗官,道爺我替天行道,殺的都是狗官,誰他媽的作惡多端,罪大惡極了?想殺殺,何必找這麼多借口?”誰知那兩道士還是硬漢,雖然是階下之囚,但毫無畏懼。

    聽了他們的話,任意眉頭一皺,隨即又裝作若無其事的舒展開了。

    聽了他們的話,劉司吏心倒是一陣高興,心想這下有殺他們的藉口了:“夏侯少俠,既然他們絲毫沒有悔改之意,放出去的話定會惡行難改,不如殺了吧?”

    既然要當聖母婊,得裝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夏侯露出慈祥的笑容:“這個……天有……額……阿彌陀佛,劉司吏,得饒人處且饒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看還是讓他們抄一百遍《地藏菩薩本願經》。”

    “……”劉司吏。

    “……”任意。

    “……”道士。

    趁他們還在無語,夏侯馬把他們說成了默認:“好了,既然你們都不反對,這麼說定了,你們兩個在這裡好好抄經書,我們走。”

    仗着自己武力高強,夏侯獨斷專行,自己一個人做出了決定,半強迫半催促劉司吏他們立刻離開這個房間。

    等他們一走出房間,夏侯立刻把門關起來,鎖,抽鑰匙。

    跟着夏侯走了幾步,劉司吏才覺得自己應該說兩句:“夏侯少俠,啊不,大師……是俗家弟子?您……”

    沒等他說完,夏侯搖搖頭說道:“我不是大師,叫我夏侯吧。”

    聽了他的話,任意又滿頭黑線,此人又開始顯擺他這個“夏侯霸”的名字。

    聽了他的話,劉司吏不好直接叫名字,這樣顯的不禮貌,也不能叫大師,這樣顯的不聽話,看他好似出家人,但又未剃度,叫行者吧。

    於是用姓加行者的組合方式稱呼道:“好的,夏侯行者,您剛纔使用的可是少林寺的不傳絕學《金剛不壞之身》?”

    夏侯神秘的笑笑:“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對了,劉司吏,林家商鋪是什麼來頭?”夏侯突然想到劉司吏之前和林家放對,於是想從對手的對手身探詢一下對手的情況。

    劉司吏呻吟了一下,說道:“林家商鋪啊,我知道的也不多。我記得好像是二十多年前出現的,他們有點做生意的本事,賺了不少錢。我記得小時候,我家旁邊剛好開了一家林家鋪子,剛開始他們沒幾個人,而且都是沒有武功的普通人。但不知什麼時候他們突然多出了好多人,像憑空長出來一樣,怪的是他們現在個個都會武功了。”

    夏侯聽了點點頭:“對了,劉司吏,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劉司吏慶幸的說道:“昨夜,鬼物來襲,我們一些人正好在這裡清點物質,領取裝備,幸運的活了下來。今天下午我們剛想出去,哪知來了一幫道士,見人殺,我們被堵在了這裡。”

    怪,他們早不走,爲什麼到下午纔想走呢?

    夏侯有點不相信,他這樣的弱雞也能活下來,於是說道:“恕我直言,以你們的功夫很難活到現在啊。還有你們怎麼不早走,非要等到下午?”

    劉司吏解釋道:“城隍碎了,我們在這地下倉庫找能修復城隍的方法,你知道城隍是和家平家他們參與修建的,我們希望找到他們當年修建城隍時的資料。一直找到下午,但還是沒找到,所以我們決定出去到鄉下去躲一躲。哪知還沒出去碰到這羣道士闖進來,見人抓,反抗殺。幸好後來還來了一些武功高強的江湖人氏,有了他們幫助,我們才活到現在。”

    夏侯問道:“他們在哪?”

    劉司吏不能肯定的說道:“應該和那羣道士在打,具體在哪,我不太清楚。”

    夏侯繼續問:“剛纔你們說是這幫道士打破城隍的,你們是怎麼會知道的,可有證據?”

    “這個……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具體情況我並不知道。”劉司吏爲難的說道。

    “那這是道聽途說了,也許城隍並不是他們打碎的。”夏侯說道。

    “夏侯行者,您是太仁慈了,以君子之肚度小人之心,我認爲是他們乾的,除了他們我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要無緣無故的去打碎城隍。”劉司吏斬釘截鐵咬牙切齒的說道。

    既然有人背黑鍋了,那更好,不用再提這個話題了。

    夏侯想起了那個被狗附身的賈縣令,於是問道:“你剛纔說道賈縣令?”

    聽到賈縣令三個字,劉司吏落寞的說道:“是啊,他真是可憐,他是今天早過來的,不過……他好像瘋了一樣,身到處是,還四肢着地在跑,完全不像個人,不知他昨晚遭受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夏侯聽了很感興趣:“那他現在在哪?”

    劉司吏嘆了口氣說道:“被道士抓去了,具體在哪,我不知道了。”

    走着走着,夏侯他們再次聽到了打鬥聲,於是四人一起悄悄小步快走。

    看來這次又要去勸架了,希望那個老道士和他的徒弟都不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