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十二章 你有什麼好憤怒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十二章 你有什麼好憤怒的字體大小: A+
     

    夏侯撿起放在角落的皇天后土,深吸一口氣後,大步走向那個小坑道。!

    站在外面有點不敢看裡面的愚人金,害怕看一眼會引起裡面的惡鬼注意。夏侯站在旁邊深吸一口氣,努力平復緊張的心情。

    一咬牙,夏侯大喊一聲,屏住呼吸,拿出包裹裡的盾牌,猛地堵到洞口,不管不顧的朝裡推去,等盾牌進去後,然後身體迅速爬進去,邊爬變推。

    一口氣推到底部,等到推不動的時候,夏侯還一直推,直到出現五條“玩家夏侯成功擊殺一隻惡鬼,獲得5點通用經驗”後,夏侯才停下來,虛脫的躺在那裡,大口喘氣。

    這次行動,因沒有化鬼的保命技能,讓夏侯的心裡負擔很大,直到現在,他的手還因爲用力過猛,還在微微發抖。

    還好成功了,順利擊殺五隻惡鬼,要是留下一隻,夏侯還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加這次25點通用經驗,夏侯現在湊到了97點經驗,再加3點能學習《不壞金身》了。

    好一會兒後,夏侯收起皇天后土做的簡易盾牌,從坑道里爬出來。

    這時挖愚人金回來的賈似道,發現夏侯從坑道出來的時候,他的衣服溼透了,還有一股濃濃的汗臭味。

    賈似道看着彷彿經過了一場大戰的夏侯,小心的說道:“仙,您怎麼啦?”

    夏侯有氣無力的擺擺手:“沒事,你忙去吧。”

    “那我去挖愚人金了?”賈似道盯着夏侯說道。

    夏侯揮揮手,賈似道遲疑了幾步,向一個昏暗的礦洞跑去,走遠後,吹滅蠟燭,又悄悄的返回,躲在那裡洞口,注視着夏侯的一舉一動。

    夏侯沒有注意到一直崇敬的叫他“仙”的賈似道,這次離開的時候沒有叫他“仙”,而且又偷偷返回盯他了。

    休息了一會兒,夏侯拿出三隻巨狼扒起皮來。

    一會兒後,賈似道從礦洞裡走出來,鬼鬼祟祟的走到夏侯身後。

    正好此時,夏侯扒完了最後一張狼皮,一共得到3點通用經驗,夏侯立刻學習了《不壞金身》第一層。

    現在夏侯的屬性變成了:

    基本屬性

    力量:8(3+5)

    體質:43(2+4+30+7)

    敏捷:5(2+3)

    體力:86

    移動速度:350

    攻擊速度:25

    隱藏屬性

    精神:32(9+23)

    根骨:3

    護甲:2

    不壞金身剛學會,夏侯白天被巨狼抓傷的左手也跡般的好了,不疼了,行動也如原來般靈活了。

    “哈哈……”看着自己的體質和精神屬性,夏侯開懷大笑。

    他的笑聲讓身後的賈似道一驚,馬點頭哈腰的說道:“啊……,仙,爲何如此開心。”

    夏侯也被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乾笑着說道:“沒什麼,沒什麼。”

    然後兩人偷偷的拍拍胸膛,尷尬的笑着。

    “你不是去挖愚人金了嗎?”夏侯好的問道。

    賈似道心虛的說道:“那裡挖完了,要找下一個洞,我馬去,先去放一下身的東西。”

    “那你自己小心點。”夏侯揮揮手,拿出一頭野牛,開始扒皮。

    賈似道從坑道出來後,拿起地的蠟燭,走過去說道:“仙,天暗費眼神,我給您掌燈。”

    “嗯?”夏侯怪的看了賈似道一眼,然後自顧自的扒着皮。

    賈似道護着燭光,小心的移動腳步,眼神時不時的瞄下夏侯那隨着光線變化的影子,心若有所思。

    看着夏侯前面的野牛屍體,賈似道突然說道:“仙,您的召喚術又失敗了?”

    “召喚術?”夏侯不明所以的看着賈似道。

    賈似道看着夏侯的眼神說道:“之前,您用召喚術召喚來一隻猛虎,但由於法力泄漏,它死了。您告訴過我,這是偉大的召喚術,您忘了嗎?”

    “哦,是的,召喚術我還沒修煉到家,這不又失敗了,野牛還是死了。我還得多練習練習,熟能生巧,以後能成功了。”夏侯尷尬的笑到。

    賈似道走近看了看野牛屍體,此牛分明是被一種大型野獸咬死的,而且死了快一天了,情況和之前老虎巨狼的一樣,此事蹊蹺。

    “仙,要不您再召喚一次,召喚一頭活着的,讓我開開眼界。”賈似道裝着獻媚的說道。

    夏侯尷尬的笑了笑:“我還沒熟練,成功率不高啊,不浪費法力了,不召了。”心裡有點後悔之前裝逼過頭了,自己哪裡能弄到一頭活着的野獸啊。

    “那好,我先走了,仙,保重。”賈似道說完,舉着蠟燭,向夏侯背後的礦洞走去。

    “等等,你把蠟燭留下。”夏侯叫住離開的賈似道。

    “仙,真不好意思,我忘了我手還拿着您的蠟燭,我的蠟燭放在挖黃金的地方了,我這去找回。”說完,把蠟燭放到夏侯的前面,向夏侯背後的礦洞走去。

    騙鬼吧,鬼和仙人看東西還需要蠟燭?

    賈似道走了很遠,看不到光亮後,踮着腳,悄悄的潛回到洞口,由於燭光被野牛的屍體和夏侯擋住,洞口一片黑暗。

    而對面夏侯的一舉一動,被賈似道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此時賈似道心默默的想到:我今天是被鬼嚇到了,有點失常,失去了往日敏銳的判定,竟然被這個癟三的低級騙術給騙了。

    現在想來,這是個人,不是鬼。回想起和他相處的點滴,無不證明他是個人,而且是個小人,是個騙子。

    他多次對我撒謊,扮成鬼嚇唬我,是爲了讓我相信他是個鬼,是個好鬼,來救我命的好鬼,以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殊不知,他留下了好多破綻,都怪自己一時糊塗,被鬼嚇住了,沒注意,沒看出來,否則憑藉往日敏銳的直覺,定可一眼看穿他。

    對了,他到我面前裝神弄鬼,定是心不懷好意,要對我圖財害命,所圖甚大。

    是了,他是我在找到黃金後出現的,原來他是來搶黃金的,見財起意的傢伙,還裝什麼高人,說什麼這是愚人金,是不值一提的身外之物。原來這一切都是爲了掩飾他內心的貪婪,好趁我不備時一劍殺了我。

    此人好陰險,難怪一見面要騙我的《浩然正氣訣》和《君子劍》,這兩種充滿正義的武功豈是你這種奸邪小人能練成的,簡直是癡心妄想。

    聽說江湖有一種忍術,通過障眼法可以讓自己消失,他定是身懷此等絕技,得想辦法弄到手……不,是爲朝廷弄到,不能讓此種絕技流落民間,成爲朝廷的隱患。

    看他能憑空拿出東西,又憑空消失,身定是帶着傳說乾坤袋一類的寶物,我要替朝廷把它拿到,交由我保管纔是正途。

    有了乾坤袋,我能把這裡的黃金秘密帶走,分別交給天南郡郡守大人,山南府府尹大人,南高州刺史大人,禮部尚書大人,等等,讓他們交給朝廷,到時他們定會對我刮目相看,官運亨通的。

    之前他真當自己是神仙似的對自己呼來喝去,叫自己做這做那,自己堂堂七品縣令竟被一個小人使喚,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自己還向他跪了,尿褲子了,賈似道心升起一股無法剋制的怒意,越想越氣,抓緊手的長劍,一步躍出,一劍刺向夏侯後心。

    “叮”一聲,長劍刺在夏侯背,不得寸進。

    夏侯回頭一看,刺他的是被自己無數次救下的賈似道,頓時憤怒的忘了生氣:“狗官,你這麼報答救命恩人的?!”

    “救命恩人?呵呵,賊子,你啥時救過我?欺騙了我這麼久,拿命來!”看着夏侯生氣,賈似道以更生氣的口氣說道。

    雙方都很憤怒,都感到很委屈,都是感覺自己被對方欺騙了,對方是個無惡不作的卑鄙小人。

    此刻應該生氣的正是自己,對方佔了自己便宜,還偏偏裝出這種憤怒狀,委屈狀,真是個混蛋。

    “狗官!”夏侯轉身一劍刺去,沒刺到,一腳踢去,沒踢到,一拳轟去,也被賈似道輕輕一躲躲掉了。

    夏侯估計,賈似道的敏捷屬性自己高了二三十點,應該有30點以的敏捷,以自己現有的速度根本打不到賈似道。

    “這點功夫還裝神弄鬼,可笑。”賈似道都不用使出君子劍,隨便刺了幾劍,劍劍刺到了夏侯身,可是都只刺破了衣服,一點血跡都沒有。

    “怎麼回事,怎麼刺不進去?”賈似道百思不得其解,改劍用掌,一掌把夏侯擊飛。

    夏侯估計,賈似道的力量也自己高出了三四十點,有可能有50點的力量,在力量兩人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

    夏侯落地後,完完整整的站起來,一點都沒受傷,衝向賈似道,拿着長劍和賈似道胡亂打起來。

    反正他有2點護甲,鋒利+2以下的兵器都破不了防,何況賈似道手的那把破劍,什麼都沒加。

    夏侯有43點體質,想用掌力要對他身體造成傷害,力量起碼要86點以,如果想要造成致命傷的話,力量起碼是體質的五倍。

    夏侯完全不怕賈似道50點左右的力量,打在他身除了有點疼,其他什麼效果都沒有。

    雖然不怕賈似道的攻擊,他的攻擊對夏侯無效,但場面不好看啊,夏侯一直被打被刺,毫無還手之力的樣子。

    支撐夏侯打下去的動力是,只要賈似道被夏侯用劍打一下,他肯定掛彩受傷,到時有情勢逆轉的可能。

    學了《不壞金身》,夏侯像是穿了龜殼,不怕被打,不怕久戰。如果雙方實力相差不大,都用功夫對打的話,86分鐘的持久力,拖都能把對方拖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