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十章 裝神弄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十章 裝神弄鬼字體大小: A+
     

    夏侯解決完生理問題,他發現自己的腎和胃越來越好了,隨隨便便能堅持十幾個小時。!

    隨便吃了點飯,夏侯躲到002室的牀底下,睡覺,進入遊戲。

    過了很久,牀底下夏侯的身影慢慢開始變淡,然後消失了……

    回到之前,夏侯線之後,自己的鬼體還好端端的蹲在角落,沒受到傷害,看來鬼體狀態強制下線還是安全的。

    擡頭看了一眼,賈似道依然在辛苦的挖愚人金,那羣惡鬼正趴在愚人金堆,像巨龍一樣喜歡自己用不的東西。

    “1,2,3,4……”

    這堆愚人金一共躺了23只鬼。

    怪,惡鬼怎麼會喜歡黃金呢?

    夏侯百思不得其解,算了,還是到處走走吧。

    夏侯在四通八達的礦洞閒逛了起來,在一條礦道的盡頭,夏侯在那裡轉了幾圈,發現了一個白色光圈,集註意力一看,面顯示出系統對它的介紹:

    白色副本:黃金鐵礦的發現

    副本人數:1~2人

    副本簡介:500年前,此地被一股山賊佔據,他們在這裡發現了黃色的鐵礦,看起來像天然的狗頭金,因此被命名爲黃金鐵礦。這夥山賊因爲鐵礦的發現開始變得裝備精良,兵利甲堅,實力大增,之後爲禍鄉里,大肆搶劫屠戮村莊城鎮,殺人放火,無惡不作。現在急需英雄好漢去替天行道,爲民除害。

    友情提示:此副本爲一次性連續副本,玩家打通後白色副本消失,開啓綠色副本——黃金鐵礦的開採。玩家進入副本後,無法途放棄退出,消滅所有山賊後,方可退出副本。據說這夥山賊打劫了大量寶藏,埋藏在礦洞裡。

    原來這是一個副本啊,要是我有那羣惡鬼抽人魂魄的本事,現在可以進去去試試,可惜沒有,等了解了解情況再去吧。

    夏侯先放下副本的事,到處轉轉,在其他地方沒有發現惡鬼,整個礦洞內只有愚人金面的23只。

    瞭解完礦洞的情況後,夏侯思考着下一步行動,反覆推演,做好計劃。

    轉悠了好久,思考了好久,夏侯等到化鬼冷卻時間到了,決定現形去見見賈似道,和他商量點事,並和他談談任務獎勵的事。

    於是夏侯在賈似道彎着腰挖愚人金的時候,走到他面前,緊貼着他的臉,把自己的臉拉大,拉到臉盆那麼大,把自己的舌頭拉長,拉到長舌及腰,然後撤掉化鬼技能,讓自己現形出來。

    “鬼啊……”賈似道突然看到一張大臉憑空出現在面前,扔下東西向後退去,撞到坑壁,靠在那裡大口喘氣,臉色蒼白的看着眼前憑空出現的鬼,以及他那長舌及腰的風姿。

    “鬼……鬼……鬼……饒命……”賈似道用顫抖的聲音叫着,整個人像沒有骨架一樣,沿着坑壁滑倒了地。

    “是我。”夏侯的大臉在快速變小,恢復成原來的大小,長舌在快速收回,恢復成原來的長度。

    賈似道哆哆嗦嗦的看着現在是個正常人樣子的夏侯,他多麼希望沒看到這個鬼變成了人,他怕心裡留下以後看什麼人都是鬼扮的陰影。

    恢復成正常樣子後,夏侯笑着說道:“賈縣令,想起來了嗎?我們之前在你書房見過。”

    賈似道定睛一看,此人和之前在書房撞到,被自己當賊抓住的人一模一樣,頓時看到了光明,開始充斥起希望來,開始自我催眠起來:“那……那你是人嘍?太好了。”

    “我希望也是。”

    “……”

    他說希望,難道不是人?自我催眠失敗了,賈似道剛有的希望很快變沒了。

    “賈縣令,你還記得在縣衙大堂的時候嗎?”

    “記得記得,那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是受小人矇蔽啊,您大人有大量……”想到自己不分青紅皁白的把他當成飛天大盜抓起來,還想用刑,此時心裡一陣後悔。

    也許他那時正好是進書房串串門的,當時怎麼鬼迷心竅把他抓起來了呢?要是當時好好招待他,現在還能套套交情,和鬼有了交情,他不會殺我了。賈似道在心裡胡思亂想。

    夏侯笑眯眯的看着賈似道:“我不是說這個。”

    “啊?”

    “當時,那可是一個恐怖的地方啊,那麼多人……不說了,想想都讓人膽顫。”夏侯閉眼回味到。

    “是,是,您……”看着這“鬼”沒立刻要自己的命,反而和自己聊天起來,賈似道看到了生的希望。

    “當時莫名其妙的死了很多人,我在那裡也害怕,突然看到一隻手伸進了我的腦袋,在我腦袋裡攪動,我當時立刻被嚇懵了,等我恢復意識的時候,看到我的身體憑空沒了。”

    “啊……您……您……”賈似道結結巴巴的說道,原來這真是鬼啊,自己得細心應付,不能一不小心觸怒了鬼大人。

    夏侯輕蔑的笑了一聲:“然後我突然聽到了你的祈禱。”

    “啊?哦,對,對,我向老天……”這鬼通神了,剛成鬼能聽到自己內心的呼喊,了不起,他生前一定是一個正直的人,所以死後能成仙。

    夏侯玩味的看向賈似道,笑着說到:“當時你向老天求救說,誰能救你,你給他全部身家。”

    聽了夏侯的話,賈似道高興萬分,這仁慈的老天爺聽到他的呼喊了,飽含熱淚的說到:“對對對,太好了!老天爺聽到了,聽到了……”

    夏侯鄙視的看着他,微笑着說到:“老天爺聽沒聽到我不知道,但我聽到了,所以我一路跟着你,保護你,救了你好多次。”

    賈似道聽了一愣,然後很快反應過來,剛纔更加激動的神情說到:“不,老天爺聽到了,您是老天爺啊,您是那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老天爺啊,您是……”

    “嗯,好,咳咳。”這一頓馬屁拍的爽啊,當官的是不一樣,很有一套嘛。夏侯真想拍着他的肩說一句:黑炭頭,有前途,我看好你喲。

    “還記得那幾次突然失去了對自己控制,好像進了鬼門關一樣的情況嗎?”夏侯表功道。

    賈似道一臉後怕的點頭道:“記得,記得……”

    “那幾次真是危險啊,幸虧我及時出手,將幾個孤魂野鬼打得魂飛魄散,否則你……”說着,夏侯心虛的朝外面瞥了幾眼,幸好這裡離那堆愚人金很遠,間拐了幾個彎,要是被它們聽到自己吹牛,萬一生氣找自己麻煩可不妙了。

    “謝謝,謝謝仙救命之恩,仙的再造之恩如小的再生父母……”賈似道跪在地,不停的叩頭致謝。

    “小事,小事,不必掛懷,天有好生之德,替天行道正是我修仙之人……”說到這,夏侯突然有點後悔扮鬼了,早知道這人這麼好騙,一開始扮成散仙了。說鬼潮是因爲他想抓自己,冒犯了自己而發動的,嚇他一下,讓他以後對我言聽計從。

    看到夏侯如此說,賈似道更加確定這人生前是個正直的人,心裡頓時放心不少:“對仙來說是小事,舉手之勞,不值一提,但對我等凡夫俗子來說這是天,這是地,這是一切,我願意奉獻我的一切,來報答仙的救命之恩。”

    “這個不用,我輩修仙之人,怎會要你們的報答。”夏侯想學着前輩高人一樣裝逼一下,先假裝着推脫一下,然後實在不忍心拒絕他的心意,只好勉爲其難的收下。哪知演戲過了火,一下子沒收住,賈似道順勢接下了他的話。

    看到夏侯毫不猶豫的拒絕,賈似道更加確定這是一個真正的鬼:“我知道仙是得道高人,看不我等世人的俗物凡品,我回去之後定在家裡塑一個純金神像,日夜供奉,早晚三炷香。”

    你在家裡給我塑個金像,金子不是還在你手裡麼?對我有毛用。夏侯聽了頓時心不爽。

    “不用了,我是不在意這種表面形式的。”夏侯想說我在意的是你拿多少錢孝敬我。

    連祭拜都不需要,這真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高級鬼神。這樣的鬼神更加應該讓他看到自己的心意。

    對了,他對抓過自己的人都能不記恩仇,仗義出手,可見他是一個古道熱腸的好鬼神,這樣的鬼神更要抱緊大腿,於是說道:“既然仙不在意這種形式,我回去之後以仙的名義在縣裡修橋鋪路,設粥送藥,扶孤助寡,讓全縣百姓都銘記仙的恩義,讓全縣下都沐浴在仙的神光之下……”

    “好了,這以後再說。”夏侯打斷了他的話,他要是去做這些,自己什麼好處都沒有。他倒是能得到不小的政績,還同時還了自己的恩情,這人簡直商人還精明。

    “我現在有點事要你幫忙。”夏侯轉移話題。

    賈似道立刻積極的回答到:“仙請吩咐,小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嗯,你先等一下,我再找一個幫手。”

    在賈似道驚的目光,夏侯學着電視裡的情節跳起了大神,邊跳邊唱:“天靈靈地靈靈,太老君快顯靈,天靈靈地靈靈……”

    夏侯裝神弄鬼的跳了一會兒,然後裝逼的喊到:“五福招虎術,顯!”

    話音剛落,坑道里多一頭老虎的屍體。

    賈似道目瞪口呆的看着憑空出現的老虎屍體,然後再次崇拜的朝夏侯跪下,嘴裡不停的說着:“仙厲害,仙威武,仙修爲蓋世,仙法力無邊,仙……”

    “哪裡,哪裡,本想招換一頭猛虎當個坐騎,哪知小仙法力不濟,間出了點岔子,一不小心把猛虎弄死了,慚愧慚愧。”夏侯嘴說着慚愧,其實臉滿是得意。

    賈似道繼續拍馬屁:“仙謙虛了,看這猛虎的體型,估計活了好幾百年了,都快成精了,竟然承受不住仙不小心泄漏的丁點法力,可見仙修爲深厚,法力無邊。”

    “哪裡哪裡,見笑了。它既然死了,你肚子餓了吧,我們把它扒皮吃了。”

    “單憑仙吩咐。”

    夏侯掏出匕首開始在老虎身胡亂戳着,他沒扒過皮,不會。

    “仙,哪能讓您動手?我來,我來,您歇着好。”說着,賈似道撿起地的寶劍開始扒皮。

    “仙,您休息休息,這種粗活我來幹行,您在一旁指點行。”賈似道一邊扒皮一邊說,同時他發現老虎屍體有點怪,不像剛死的,倒像是死了有點時間了,白天死的可能性較大。不想了,仙家手段不是凡人可以揣摩的。

    看到賈似道很熟練的扒下皮來,自己只扒了一點而且把皮弄破了,夏侯也停手不扒了,交給賈似道忙活。

    “乾的不錯,你挺熟練的?”夏侯隨口問道。

    賈似道笑着說到:“仙有所不知,我出身窮苦人家,在我沒考取功名前,我爹是獵人,靠打獵養活我們。小時候窮啊,那時我也幫着家裡打獵扒皮,而野物也一身皮值點錢,因此我們扒皮時萬分小心,久而久之,熟能生巧,不是吹,我扒得一手好皮。”

    “哦,你扒皮這手藝不錯,能教我嗎?”夏侯聽了,心一動,原來他小時候扒得一手好皮,當官後才能繼續扒得一手好皮。

    “額,仙想學?但……但我不知道怎麼教啊?”賈似道哭喪着臉,他真不知道扒皮這種事還要教,他自己是看看會了,扒皮這事還用教?

    “你都當官了,又不靠扒皮謀生,教給我吧?”夏侯嚴肅的說道。

    “可……可我真不知道怎麼教啊?扒皮沒人教過我啊,我也不會教人啊,仙。”賈似道哭喪着臉哀求到。

    “那你把你是怎麼扒皮的,細細道來,邊扒邊解說。”夏侯吩咐到。

    “好的,仙,我明白了。扒皮的時候,一手抓皮,一手握刀,刀要斜,不能太正,太正的話……”賈似道邊做邊說,把每個步驟講得非常詳細,深怕夏侯聽不懂。

    扒完虎皮後,夏侯的信息框跳出一條信息:經過賈似道的細心教導,玩家夏侯學會生活技能扒皮,現在可選擇副職扒皮匠,是否職。

    夏侯點了確定,頓時在副職界面,多了一個扒皮匠的副職,現在他有了更夫、釣客、扒皮匠三個副職。

    不錯,又多了一個經驗來源,夏侯心很滿意。

    “對了,你還會什麼?都教給我。”夏侯笑眯眯的對着賈似道說。

    聽了夏侯的話,賈似道高興的回答到:“啊,仙,我還會讀書,會四書五經,十二子集,二十四正史,三十六章經,仙要學哪種,仙要考科舉嗎?”

    一聽這個,夏侯頭大了,連忙拒絕:“這算了,還有其他的嗎?”

    賈似道猶豫了一下,回答到:“仙,沒了。”

    “你不是說小時候當過獵人嗎?”獵人應該不是副職,算得正職了吧。

    賈似道聽了爲難的說到:“原來仙說的是獵人這種旁門左道啊,但獵人怎麼教啊?小時候我跟着爹打獵,爹邊打獵邊告訴我他的經驗,碰到什麼說什麼。現在幾十年沒打獵了,我也全忘了,實在是不知道要教什麼,望仙寬容,等回去我命縣裡的獵人來仙處領命。”

    夏侯聽了之後,沒辦法,只好換其他好處:“這樣啊,那回去再說吧。你之前許願的時候不是說要把《傲然正氣訣》和《君子劍》貢獻出來,現在我救了你的命,想看看。”

    見夏侯不在追究,賈似道開心的說到:“好的,原來仙想看這種雕蟲小技啊,等我回去,立刻把它們獻給仙。它們現在不在我身,我放在縣衙後堂了。”

    夏侯不死心:“你先背一下口訣。”

    賈似道沒意見,立刻說到:“好的,仙,我背《傲然正氣訣》。先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爲河嶽,則爲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皇路當清夷……”

    這不是他舞劍時背的東西嗎?自己聽了這麼多次,貌似沒用啊。算了,再聽一次。

    這樣,賈似道巴拉巴拉把《傲然正氣訣》背完了,夏侯什麼感覺都沒有,看來還是得花經驗學習啊。

    “算了,等回去後,你把《傲然正氣訣》和《君子劍》給我看一下吧。”

    賈似道恭敬的答到:“好的仙。”

    “現在有事讓你幫忙,跟我來。”說完,夏侯帶着賈似道來到一個坑道前。

    只見這個坑道很淺,只向裡面延伸了兩三米,而且坑道很小,是個直徑在半米左右的小坑道,它還有一個特點,坑道壁很平整光滑,筆直到底,沒有拐彎。

    夏侯指了指小坑道:“你去把愚人金拿來放進這個坑道里面。”

    賈似道疑惑的問到:“愚人金?”

    夏侯臉色帶着意味深長的笑臉回答到:“是你挖下來的黃金。”

    “這……好吧,仙,您喜歡黃金?”賈似道忐忑的問道,既擔心又希望夏侯喜歡黃金。

    彷彿看出了他的小心思,夏侯給他保證:“放心,這都是你的,我不會跟你搶的,換個地方而已。”

    在夏侯的保證下,賈似道愉快的答應了:“好的,好的,仙,我這去搬。”

    在賈似道去搬的時候,夏侯握緊了拳頭,生怕賈似道一動那堆愚人金,那羣看不見的惡鬼對他發起攻擊。

    但他的擔心是多餘的,賈似道順利帶着愚人金爬進坑道,把它們放在裡面後,他依然安然無恙,也許是因爲那羣鬼不想失去一個免費苦力,也是是賈似道只是把愚人金轉移了一下而已。

    賈似道一邊搬着愚人金,一邊問到:“仙,您爲什麼叫它們愚人金呢?”

    夏侯想了想說到:“你知道我們是怎麼稱呼凡人的嗎?”

    賈似道聽了若有所思:“仙,我明白了,您是告訴我們黃金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不值一,只是世人不明白,騙人騙己罷了。”

    夏侯聽了搖搖頭,淡然的說道:“我們稱你們凡人爲愚人,愚人喜歡的金子,當然叫愚人金了。”

    賈似道聽了,話裡滿滿的都是鄙視啊,但也只好無奈的接受:“仙,受教了。”

    看着賈似道一趟又一趟的搬愚人金,夏侯吩咐道:“你繼續搬,搬完後,自己找個地方去挖愚人金,把它們放進這個坑道里面,我有點事,去去回。”

    “好的,我做事仙請放心。”

    夏侯回到老虎屍體那裡,把扒了皮的老虎屍體放進包裹裡,把虎皮裁剪分隔好幾塊,又把其幾塊裁成布條,當繩子用。

    用一塊虎皮做了一個蒙面帽兜,往腦袋一套,脖子一系後,只剩下眼睛和鼻子三個孔,頭的其他部位都被虎皮包裹了。

    可惜面有三個洞,否則不怕鬼來掏腦袋了。

    完成之後,夏侯拿出皇天后土,把他們一塊塊綁在一張虎皮,最終做成了一個一面是皇天后土,一面是厚厚虎皮的超厚盾牌,大小和那坑道差不多。

    “希望你們對惡鬼有作用。”夏侯對着這盾牌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