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十八章 萬鬼不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十八章 萬鬼不侵字體大小: A+
     

    化鬼。!

    千鈞一髮之刻,夏侯開啓了化鬼技能,他的身影立刻消失,變成了一個透明的靈魂體。

    夏侯看到緊貼在自己面前的一個透明的鬼,它一隻手已經伸進了自己的腦袋,看不見手掌,手掌已經融進了自己的大腦。

    看到夏侯怎麼突然變成了鬼,自己的同類,那鬼有點搞不清狀況,愣了愣。然後把手從夏侯腦袋裡抽了出來,一股透明散碎的鬼體,隨着鬼手的抽出而出來,在外面迅速恢復成惡鬼的手掌。

    抽出手後,那鬼看看自己的鬼爪,這是一雙臭手啊。然後尷尬的無聲的朝夏侯笑了笑,轉身向遠處飄去。

    從鬼門關走了一趟,夏侯鬆了一口氣,想罵點什麼來舒緩下心情,張了張嘴,什麼聲音都沒發出來,他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夏侯看到那飄走的鬼,來到一個衙役面前,在他眼前晃盪幾下,那衙役毫無所覺,依舊在神經質的亂舞、打拳。

    那鬼被打到地方頓時散了,那個地方的鬼體凹陷了,像一個拳頭打進水面,飛散出一些水珠,水面也被擠開。

    那衙役的拳頭立刻後,那些飛散出去的鬼氣回到了惡鬼身,那凹陷的地方也恢復了原樣。

    那鬼見自己不能靠近衙役,於是飛到了頭頂,從面伸出鬼爪,抓向衙役的腦袋。

    夏侯剛好接了他的求救任務,心急了,連忙朝衙役喊去,可惜不管他怎麼努力的張開嘴,始終都沒有發出聲音,提醒不了衙役他頭的惡鬼。

    那鬼伸出一隻鬼手,輕飄飄的插進衙役的腦袋,期間沒受一絲阻礙,像手伸進水裡一樣。

    被鬼手插進腦袋的衙役頓時臉色一僵,然後整個身體瞬間定格在那裡不動了,像給奔跑的獵豹拍了一張照片,然後用照片裡的獵豹瞬間替換了奔跑的獵豹,那軀體這樣瞬間定格在那裡。

    然後夏侯看到,鬼手慢慢的從衙役腦袋裡抽出來,手裡好像還抓着什麼東西一樣,。

    很快夏侯看到了,從衙役腦袋裡被抓着抽出來的是衙役的腦袋,不,準確的說是衙役靈魂的腦袋。

    在夏侯的視角,衙役很快成爲了一個雙頭人,只不過一個是僵硬的實體,一個是虛幻的魂體。

    那鬼沒有放過他的打算,繼續抓着衙役靈魂的頭,往外拽,像把蛇頭固定在樹幹,然後開始順順溜溜的扒皮,衙役的靈魂這樣被那鬼扒了下來。

    此時對話框跳出一個信息:任務張三的求救失敗,衙役張三死亡,扣除5點通用經驗。

    艹,還沒等夏侯開罵,又繼續跳出幾個任務失敗,被保護人死亡,被扣除5點通用經驗的消息。

    原來任務發佈者每死一個,扣5點通用經驗,正好是系統給的經驗獎勵。明白了,任務失敗,獎多少罰多少。

    衙役的靈魂抽離出來後,被那鬼扔在一旁,他呆呆傻傻的,沒有一點自我意識,只是用呆滯的眼神,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屍體。

    被抽去靈魂後,本來僵直的身體,突然軟了,像一灘爛泥一樣掉落到了地,好像被抽掉的不是衙役的靈魂,而是筋骨和支架,失去它們,支撐不了沉重的身體。

    那鬼貪婪的看了一眼躺在地的衙役身體,然後坐了去,調整姿勢,使之重合在一起,最後那鬼進入了衙役的身體,消失不見了。

    很快,衙役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他的容顏慢慢老去,白髮慢慢替代了黑髮,粗燥的皮膚慢慢出現皺紋和溝壑,他瞬間老了。

    那衙役的靈魂看到了五十年後的自己,而自己卻不用困在那個垂垂老矣的軀體裡,是幸運還是不幸?可惜那靈魂依舊呆呆傻傻的,對着自己突然變來的屍體,依然無動於衷。

    夏侯朝四周一看,那些發生異變的屍體旁邊都有一個屬於它們的守護者——一個曾經居住在那裡的呆呆傻傻的靈魂,現在那麼漠然的看着。

    很快,那鬼從衙役的軀體裡,神采奕奕的坐了起來,好像吃飽了一樣,裝模作樣的打了個飽嗝,之後站起來,飄向下一個目標,找到後,一直跟在他身後,但不知爲什麼沒有立刻向他下手。

    恨自己無能,夏侯揮手朝旁邊的柱子一拳,拳頭頓時散了,像浪打在礁石一樣。雖然拳頭散了,但夏侯沒有感到疼,似乎自己已經沒了疼覺。

    他把拳頭縮回來,被打散的靈體迅速跟着回來了,又恢復成了拳頭。

    夏侯又朝旁邊的椅子摸去,手能感受到物體,但不能穿過去,也拿不起來,一用力手指有被擠散的趨勢。

    在椅子的縫隙摸摸,自己的手能變的極薄,順着縫隙進去,能把裡面的榫卯結構都摸清清楚楚。

    夏侯對自己這個鬼體的感覺是:沒有實體,感覺像是空氣做的,或者是沒有重量的水做的,碰到東西會被阻擋,一用力還會被打散,但又很快能恢復,不會受到傷害,好像那個沒有攻擊力的液態機器人。

    夏侯向四周一看,大堂很多人跑出去了,自己接的任務目標也跑走了,夏侯走了幾步,不,飄了幾步,但他的漂移速度只有35點,常人走路還慢。

    這樣不行,任務發佈者都死了好幾個了,自己好不容易攢下的這60點通用經驗,不,現在只有40點了,再死下去,非得扣完不可。

    要追他們,可惜速度沒他們快,自己還不能說話,要是能說話,自己這一叫,一個看不見的假鬼的聲音,一定能嚇得他們乖乖聽話,讓他們躲到一個封閉的空間裡。

    實在沒有他們的速度,但夏侯還是想跟着他們,於是朝路過自己身邊的人一靠,雙手互相抓住一抱,他掛在了此人的脖子。

    還好此人沒有跑,沒讓掛在身的夏侯因爲瞬間的衝力而衝散身體,否則掛不住了。

    夏侯掛着的人正好是縣令賈似道,因爲賈似道給的獎勵最豐富,夏侯決定先跟着他。

    在夏侯掛到身時,賈縣令脖子一涼,背一寒,渾身一震,打了個冷戰,身彷彿多了一個鬼似的。

    “見鬼……呸,呸呸呸……子不語怪力亂神……阿彌陀佛……來人,前面開路,向城隍廟,衝啊……”賈縣令是個講究官威的人,遇事不慌,不能失了儀表。

    他開始是走着,然後看到周圍有人不時的慘死,還死的不明不白,於是慢慢加快步伐。

    他這一加速,抱在他胸前的雙手有點發散的跡象,夏侯只好又把雙腳夾到了賈似道腰。

    很快,賈似道受不了周圍壓抑的壞境,小跑起來,向城隍廟進發。

    幸好夏侯之前有了一定速度,賈似道也是慢慢加速的,加速度沒有太大,夏侯依舊掛在了賈似道的身。

    看着賈似道向城隍山跑去,夏侯心裡腹誹道:去城隍廟有毛用,還不如找個封閉的地方躲起來。可惜夏侯說不了話。

    一路夏侯看到各種死屍,死狀千百怪,慘不忍睹,恐怖至極,還好是個遊戲,否則自己罪孽大了。夏侯這樣安慰自己。

    期間,夏侯試了試,自己不能把手伸進賈似道的腦袋裡,不知其他鬼是怎麼幹的,難道自己是假鬼的原因?

    一路看到它們隨手一伸,把手伸進活人腦袋裡,從裡面抓出一個呆呆傻傻的靈魂,然後自己躺進沒了靈魂的軀體裡。軀體發生變異,或老去,或乾枯,或萎縮,或融化,或自燃,或粉化,或石化,或四分五裂……

    而從屍體出來的鬼,看去變得更加強壯了,但它們卻沒有立刻朝下一個人下手,而只是選定目標,跟着他,直到過了一段時間,它們纔開始對目標下手。

    期間它們的手有時會抓到活人的腦袋,但是沒抓進去,被擋在了外面,直到過了一會後,才伸進腦袋裡,剝離出靈魂。

    夏侯猜想這也許是一個技能,它們抽離活人靈魂的技能,可能有冷卻時間的限制。

    但從每個鬼殺人,間隔時間的不一樣看出,它們的冷卻時間也長短不一樣,看起來強大一點的惡鬼,冷卻時間要短一點,弱小一點的冷卻時間要長一點。

    一般有鬼跟着的人,其他鬼碰到了也不太會去攻擊那個人,很有默契的轉身走鬼,朝周圍沒有惡鬼跟着的人下手。如果人不夠分,它們也還是會下手。

    因爲有夏侯在身,賈縣令沒受到其他惡鬼的攻擊。

    夏侯換了個動作,爬賈縣令肩膀,雙腿坐在他肩,前***叉盤在他胸前,把自己固定在賈縣令身,要是他現在能看到自己,一定會被這銷魂的姿勢嚇死。

    突然前面有一個惡鬼從街邊的房間出來,看到賈縣令後,迎面衝來。來到他們面前,這惡鬼明顯很強勢,不顧道義,看到來搶夏侯身下的獵物賈似道。

    夏侯看準時機,一拳砸下,剛好和惡鬼伸向賈似道腦袋的鬼爪撞在了一起,像一坨油和一灘水撞在了一起,雙方都瞬間碎裂,變成小珠珠,然後互相交纏在一起。

    前臂碎裂後,雙方滿不在乎的收回來,那些斷下來的小珠珠,也各自跟着自己的主人回到了手臂,期間沒有一顆跟錯主人,跟到對方身。

    當手臂收到胸前的時候,他們的手臂也恢復了原樣。

    惡鬼再次發動進攻,夏侯出手擋住,前後幾次,戰鬥像水和油之間的碰撞一樣。碰撞的時候無劇烈,雙方都粉身碎骨,殘肢斷臂互相交融,之後雙方罷手,縮回手後,手又都恢復了原樣,絲毫沒受到損傷。

    沒打幾次,那惡鬼落在了後面,它的速度沒賈似道快,追不,只好往別處去,另找目標。

    一路跑來,夏侯的通用經驗已經清零了,幸好沒有負數,否則夏侯定要背一筆不小的經驗債務。

    發佈任務的人已經死傷大半,不死的也不知道跑那裡去了,夏侯不管了,只要保護好這個獎勵最豐厚的賈縣令行了。

    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以德報怨,保護這個冤枉了自己兩次的糊塗官,他要在自己的庇佑下活着。而且他還不知道是自己救了他,自己難道要做個無名英雄?

    在夏侯的保護下,路也遇到了幾個惡鬼的攻擊,但都沒對賈縣令造成傷害。經過一路的磕磕碰碰,它們終於來到了城隍山。

    城隍山也有許多死屍和它們變異的痕跡,賈似道氣喘吁吁的跑進城隍廟一看,滿懷憧憬的心頓時涼了,因爲廟裡也有變異的屍體。

    轉眼看到碎裂的城隍雕像,賈似道一屁股坐到了地,像丟了魂一樣,嘴裡不停的念着:“碎了,碎了,怎麼連你都碎了?完了,完了……”

    他死心了,夏侯可是忙死了,廟裡有好幾只鬼,現在只剩賈似道一個,它們都向他攻來,讓夏侯忙的不可開交。

    夏侯一假鬼,揮舞雙拳雙腿幫賈似道拼命阻擋,這個混蛋還坐地,讓惡鬼們的進攻變的更容易,更頻繁,夏侯真有了一腿夾死他的衝動,可惜試了幾次,把自己的大腿夾散了,也沒讓賈似道有一絲感覺,絲毫感覺不到身騎着的假鬼在叫自己起來。

    雖然賈似道周圍陰風陣陣,但他毫不在意,他對此已經習慣了。

    幸好,惡鬼只能攻擊賈似道的頭部,其他地方它們伸不進去,鬼手一撞賈似道的其他部位,像水撞礁石一樣散了。

    豬隊友,豬隊友,你不要自己的小命,好歹先把獎勵給自己啊,要保住小命站起來,跑起來,你的速度鬼快,我再幫你擋幾下,小命保住了,快起來……

    夏侯心不停的對賈似道罵着喊着,呼喚着。

    夏侯這麼一分神,一隻鬼手探進了賈似道腦袋,賈似道哭喪着的臉剎那間變得僵硬,連原來流着的冷汗也擠不出來,大腦對身體所有部位都失去了控制。

    “這下完了吧,讓你懦弱,讓你不抵抗……”夏侯帶着盡人事聽天命無奈,一拳打在惡鬼的手臂。

    惡鬼的手臂斷了,縮了回去,跡發生了,在賈似道大腦裡的手掌部分也變成了一顆顆小圓珠,滾了出來,回到惡鬼身,重新變成了手掌。

    在鬼氣形成的珠子離開賈似道的大腦後,他恢復了知覺,瞬間汗淚直下,還有那些液體不受控制的從下身噴射而出。

    “有辱斯,有辱斯……”走了一趟鬼門關的賈似道,對着屁股底下一灘液體喃喃自語。

    夏侯嫌棄的看了賈似道一眼,要不是爲了那兩本武功,我纔不救這個面對危險放棄生命的懦夫。

    想當初,我遇到那麼危險的時刻……好吧,我也放棄了……

    夏侯默默的想到,現在回想起來,堅持下去,是對在旁邊默默幫你的人最好的回報。

    振作起來,站起來,動起來,珍愛生命,堅持抵抗……夏侯站在賈似道的肩,默默的呼喚着——生命在於運動。

    靠夏侯一個假鬼的努力,還是來不及抵抗幾隻惡鬼的輪番圍攻,趁着夏侯恢復四肢的間隙,惡鬼們時不時的把罪惡之爪伸進賈似道的腦袋裡。

    靠着夏侯手忙腳亂的亡羊補牢,還是勉強保住了賈似道的小命,但也讓他走了好幾趟鬼門關。

    “罷了,罷了,想我賈似道一生,十年寒窗苦讀,一朝登科,御賜同進士出身,榮耀鄉里。爲了這和平縣的百姓兢兢業業,爲了這大乾盛世鞠躬盡瘁,今日卻要死在魑魅魍魎、魃魈魁鬾之下,可嘆,可悲……”

    嘆你妹,悲你妹,快點跑起來,不要等死。夏侯狠狠的罵道。

    “讓我安心的去吧,不要戲耍於我了。”賈似道去了幾次鬼門關,在那裡轉了幾圈,但是沒死,他感覺到情況不對,這些鬼怪是在戲耍他,捉弄他,看他的洋相。

    於是他從地的屍體旁撿起一把劍,想自殺,但下不去手,於是舞動起來,做一場告別演出。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爲河嶽,則爲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皇路當清夷……”

    他這一動,夏侯輕鬆了,鬼物的速度沒賈似道的快,總有幾隻落在了後面,圍在賈似道身邊的,也有些被他揮舞的長劍和手臂撞碎。

    夏侯只要擋住四周漏過來的偷腥之爪,還有從面飄來的惡鬼,賈似道安全了。

    舞了很長一段時間後,賈似道再也沒去過鬼門關,也沒發現什麼不對,頓時劫後餘生的笑了起來:“我怎麼到現在還沒死?我明白了,原來這是:一身正氣,萬鬼不侵。哈哈……”

    夏侯聽了,頓時氣急:你妹的,正氣你妹啊,要不是哥,你早死了。

    話說,你有正氣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