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十七章 鬼殺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十七章 鬼殺人字體大小: A+
     

    夏侯向旁邊一滾,可是突如其來的白霧還是把他淹沒了。 !

    對話框提示:受到幻象白霧攻擊,開啓精神判定,玩家夏侯32點精神大於幻象15點精神,幻象攻擊失效。

    對話框提示:玩家夏侯開啓隱藏屬性——精神,目前精神爲32點,遠超常人,天賦異稟,前途不可限量。

    夏侯愣了愣,能讓那羣巨狼自相殘殺的白霧對自己沒用,太好了,立刻舉起長劍對小幻象展開了攻擊。連劈帶刺,連砍帶削,一劍劍落在小幻象身,可惜都沒用,除了只能抽的小幻象呲牙咧嘴外,一點傷痕都沒留下。

    破不了它的防禦,夏侯只好朝它的眼睛嘴巴菊花等薄弱處捅去,但這樣也只能讓它閉閉眼,搖搖屁股,其他什麼戰果都沒取得。

    幸好它的力量不大,敏捷也不高,跑起來和夏侯差不多,身體還小,沒什麼物理攻擊手段,雙方半斤八兩,很快達成了動態平衡,互相糾纏在一起,誰也奈何不了誰。

    夏侯追打着把小幻象從白霧趕了出來,此時小幻象知道白霧對夏侯無效,也不噴了,一心只想逃出夏侯的戳眼**劍下。

    看到這個情況,野牛朝他們衝來,一心想把他們踩在腳下,壓成肉餅。

    小幻象實在受不了了夏侯對它心靈窗戶的摧殘,拿出最後的絕招,舉起前蹄,像嘶嘯的戰馬一樣立了起來。

    戰爭踐踏?

    夏侯想也不想,在它雙腳落地前閃現出去,剛好躲過了身後躍起撞來的野牛,逃得一命。

    前蹄落下,一圈能量從小幻象身擴散而來,飛在空的野牛頓時七竅流血,奄奄一息。而夏侯的消失,讓野牛和小幻象之間沒了遮擋,野牛的身體繼續往前飛,砸在了小幻象身。

    出現在十米外的夏侯也被這圈能量掃到,又出現了一個提示:

    受到精神衝擊,由於玩家精神32點,大於1.5倍幻象精神,精神衝擊技能判定無效。

    你妹,不是戰爭踐踏啊,那你們前置動作幹嘛一樣?

    看到所有的野獸都倒在了地,夏侯拿着劍走過去,捅了幾下野牛,發現只刺破了牛皮,但很難繼續捅進去。於是用力對它下面壓着的小幻象刺了幾下,這個更硬,皮都刺不破。

    野牛處在彌留之際,完全沒有反抗,倒是它身下壓着的小幻象,生命力還很旺盛,拼命掙扎,但以小狼大小的身軀,怎麼也不能從大象般的野牛身體下掙脫出來。

    小幻象被壓慘了,只好不停的朝夏侯噴白霧,雖然大家都知道這有卵用,但它依舊堅持着,不能用白霧迷死你,也要用鼻涕淹死你。

    夏侯想了想,把鋒利+1的長劍扔進包裹,跑過去拔出插在狼眼裡的噬魂刺,這可是鋒利+3的武器,是目前夏侯手裡最鋒利的東西了。

    夏侯拿着噬魂刺來到小幻象身邊,小幻象用挑釁的眼神看着夏侯,夏侯用盡全身力氣,狠狠朝小幻象眼睛紮了下去。

    看到噬魂刺朝眼睛刺來,小幻象淡然的閉了眼睛,心想着我這眼皮可是和臉皮一樣厚,你個大……然後什麼都不想了,也想不下去了,它此時的大腦已經被噬魂刺洞穿。

    玩家夏侯擊殺小幻象,因小幻象先對夏侯發起攻擊,但沒造成實質傷害,屬於自衛反殺,獲得2點通用經驗。

    同時,在小幻象屍體浮現一個轉盤,裡面的小格子分別寫着:幻象白霧,幻象白霧技能碎片(1/10),精神衝擊,精神衝擊技能碎片(1/10)。

    夏侯一陣興奮,因爲轉盤大多數格子都被這兩種技能和技能碎片佔據,只有最小的一個格子寫着:謝謝參與。

    夏侯心情大好,右手在衣服擦了擦,信心十足的開始了轉盤,指針很快停在了最不可能的那個格子——最小且唯一的格子:謝謝參與。

    夏侯欲哭無淚,難道自己這一生和最小的格子有緣?

    接受現實吧,夏侯雖然不甘心,但也無可奈何,於是想把怒火發泄到小幻象屍體。試了幾次,都沒能用發抖顫動的手把噬魂刺拔出來,剛纔太用力了,以致用力過猛,右手到現在都還在不受控制的抖動。

    夏侯休息了一會爾,恢復了力氣,拔出噬魂刺,朝沒死透的野牛和巨狼眼睛扎去,替這些奄奄一息的野獸們了結了痛苦的殘生。

    替自己了藥,包紮了一下左手,把野獸屍體收進包裹,挖出皇天后土,點開羅盤一看,還需要繼續收集。

    夏侯一屁股坐到地,心累。

    他趁這個功夫看了一下自己人物屬性:

    基本屬性

    力量:8(3+5)

    體質:7(2+4+1)

    敏捷:5(2+3)

    隱藏屬性

    精神:32(9+23)

    根骨:3

    32點精神,第一次進入遊戲抽到的那23點隱藏屬性應該是精神了,否則精神不可能這麼高。9點精神應該是自己的原始屬性,加23點補償屬性,剛好現在的32點精神。

    同時他發現自己學的外門功夫捕神擒拿手沒什麼用,不能使用武器,還沒什麼殺招,除了能和小混混打架之外,夏侯還真想不出它有什麼用。

    外門功夫和內家功法,自己都學錯了,沒人指點,玩遊戲真累,自己走了不少彎路。

    看來接下來自己要找武器類功夫,要有殺招的,能殺敵纔是有用的,同時找一些輕身功夫,能跑也是關鍵。

    夏侯又看了看經驗,他目前有了57點通用經驗。仔細回想一下,殺怪有時候給1點經驗,有時給2點,有時給5點,但大多時候又不給,這刷怪給經驗真夠混亂的,沒有規律,完全搞不懂嘛,這經驗系統太坑爹了。

    接下來運氣不錯下,每次在技能冷卻完成的時候,夏侯才遇野獸的襲擊,靠着閃現和死亡一指,以扮豬吃老虎的方式,夏侯殺了幾頭猛獸。

    運氣好,出了一次轉盤,這次抽到了地刺技能碎片,可惜需要10片碎片才能合成技能,而且是綁定的,不能交易。

    通用經驗有60點了,皇天后土也有8塊了,不過羅盤顯示還有皇天后土,還需要去挖。

    但是,天快黑了,任務完不成,已經深入樓山,自己沒法回到村鎮,傳說的鬼物快出現了。

    自己該何去何從?

    夏侯坐在山頂,看着越來越黑的天空,靜靜的等待着命運的審判,心裡飄起一股無名的惆悵。

    忽然一陣陰風吹過,夏侯不自覺的打了個寒戰,該來的來了。

    對話框突然跳出一段話:

    天黑了,重塑神像任務時間到。搜索包裹裡的皇天后土,重塑城隍神像皇天后土數目不夠,重塑神像任務失敗,鬼物洗城和與城共存亡任務正式激活。檢測到玩家夏侯未在和平縣城裡,開啓短距離定點傳送,傳送倒計時:10,9,8……

    還要把我弄回去,你妹……

    隨着夏侯一聲咒罵,他的身影消失了,身旁的小樹一陣搖曳,彷彿述說着到手的獵物跑了,心情很差。

    夏侯的身形緩緩出現,這是一個不大的房間,裡面擺滿了書籍,古色古香,韻味十足,東西擺放的也異常整潔古樸,看來是某個人雅士的書房。

    夏侯推開門,從裡面出來,剛好撞了一臉方正的賈縣令,雙方都沒料到對方出現在面前,都愣住了。

    夏侯好歹經過了一天的出生入死,很快反應了過來,使出捕神擒拿手,想把縣令抓住再說。

    一招過後,戰鬥結束了,輕輕鬆鬆的擒住了,被擒的結結實實,動彈不得。

    “說,你是誰?”賈縣令怒視着夏侯,聲色俱厲的問道。

    “額……”夏侯心想:劇本不對啊,你個堂堂縣太爺怎麼能這樣,怎麼能這樣?

    “哪來的小毛賊,敢到本縣太爺的書房裡來,說,來幹什麼?”賈縣令一本正經的問道。

    “城隍碎了,鬼物要進城了,我特來告知縣太爺一聲,噝……。”夏侯咬着牙,吸着氣的回答到。

    “胡說,城隍好好的,哪裡碎了,妖言惑衆。”賈縣令一臉正氣的呵斥到。

    “噝……輕點,輕點,黑臉縣令,城隍真碎了。把手鬆鬆,手要斷了,要斷了……”夏侯大聲喊疼,原來剛纔他一招被擒,這賈縣令還是個高手。

    “刁民,找打。來人,來人……怎麼沒人了?”賈縣令一手提着夏侯,一手放在背後,大步邁開,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向大堂。

    路遇到個僕人,吩咐到:“去把衙役都叫來,本老爺抓到一個江洋大盜,讓大家欣賞欣賞。”

    來到大堂,把夏侯往地一扔,正正官帽,抖抖官服,往堂一坐,器宇軒昂,儀表不凡,一副青天大老爺的形象。

    不一會兒,衙役陸續到來,站滿了半個大堂。

    同時,外面隱隱傳來一些哭聲和呼喊聲,很遠很小,讓人覺得不安。

    “嗯,咳咳,今日本縣抓住了一個江洋大盜,爾等瞧瞧這人是誰,被哪裡通緝的?”賈縣令正襟危坐,一本正經的看着手下人說道。

    下面的人互相看看,不知縣令今日葫蘆裡所賣何藥。

    還是一個身高八尺,天庭飽滿,濃眉大眼的衙役站出來,拱手道:“大人威武,大人英明,大人有經天緯地之才,定國安邦之智。我們和平縣有了大人,如紅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千里;潛龍騰淵,鱗爪飛揚;乳虎嘯谷,百獸震惶;鷹隼試翼,風塵……”

    賈縣令正閉目傾聽,點頭神思,那衙役的聲音突兀的停下了,賈縣令不爽的睜開眼,幽怨的向那衙役看去。

    看那衙役正呆滯的站在那裡,彷彿被抽調了靈魂一樣,過了幾秒,像一灘爛泥一樣倒下了,軟軟的躺在地,然後全身開始發生了變化,面容慢慢蒼老,黑髮慢慢發白,皮膚慢慢褶皺,像一朵快速枯萎的鮮花,像一片快速枯黃的綠葉,整個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老去。

    說是慢慢的,其實很快,這個過程在十幾秒裡完成了,這在其他人的眼裡非常恐怖,漫長的人生濃縮在一剎那間綻放,讓人還沒來得及發出嘆息的惋惜,他已經瞬間老死了。

    一個人的一生是多麼短暫,在這麼多人面前,一個正值壯年的衙役,在短短的十幾秒內快速老去,地只留下了一具老頭的屍體。

    大堂一片安靜,靜的大家像待在一個千年墳墓裡。

    而現實卻殘酷的告訴他們,他們是待在墳墓裡,一個將要將所有人無情埋葬的墳墓。

    還來不及恐懼,又一個人倒下了,像一灘爛泥一樣倒在地,然後他臉、手、腳、身的皮開始慢慢萎縮塌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癟下去,很快的地只剩下一具皮包骨頭的乾屍。

    “啊,鬼啊……”

    一個衙役從人羣衝了出去,跑了幾步,突然釘在央,喊聲停止,動作停止,心跳停止,呼吸停止,像一座石像那樣擺放在那裡。

    所有人靜靜的看着他,眼裡飽含恐懼、希望、悲涼、眷戀……

    那人固定在那裡,身軀紋絲不動,但好像靈魂又在掙扎,彷彿有種神秘的力量,把他的靈魂從他身體裡,慢慢剝離出來。

    幾秒後,那僵硬的身體變軟了,像之前的兩個人一樣,像一灘爛泥一樣,攤在了地,像一個大餅。

    然後,他的身體像放在火盆的糖塊一樣,開始慢慢融化,慢慢融化,融化成粘稠的糖漿,開始流動,沒流多遠,徘徊在屍體周圍,流不動。

    雖然沒有流多遠,可它們已經流進了大堂所有人的心裡,那粘稠的屍漿將他們身心包圍,感覺渾身都溼淋淋黏糊糊的。

    外面的呼喊、叫罵、掙扎、求救,更清楚,更清晰了,彷彿像一聲號角,頓時吹響了大堂人們最後的勇氣,他們踐踏着自己剛纔流在地的尿液和汗水,大聲喊叫着,呼救着,亂撞着,互毆着……

    “鬼啊……”

    “救命……”

    “老天爺啊……”

    “媽媽……”

    “……”

    各種呼喊聲,聲聲不絕。

    夏侯的對話框裡也不停的閃現出各種求救任務:某某的求救,某某的遺願,某某最後的吶喊……

    突然夏侯聽到堂一首雄壯的歌聲,原來賈縣令不知什麼時候手多了把三尺長劍,在面舞動長劍,慷慨高歌: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爲河嶽,則爲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皇路當清夷……”

    聽着他的歌聲,夏侯心裡頓時寧靜了,有了和邪魔外道一戰的勇氣,可是很快他看到了一個任務:

    任務名稱:縣令的求救

    任務簡介:和平縣縣令賈似道發出求救令,能救他一命者,賞賜無數,急急急!

    任務獎勵:賈似道的全部身價,1金87銀234,內家功法《浩然正氣訣》,外門功夫《君子劍》,高官厚祿……

    系統獎勵:5點通用經驗

    原來他也是怕了,夏侯毫不猶豫接了,管他能不能完成,管他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接了再說。

    林波使用天南郡小喇叭:怎麼回事?我看到有人突然死了,屍體突然不見了。

    林洋使用天南郡小喇叭:我也看見了,菲菲毫無徵兆的死了,還變成了一個老太婆,怎麼回事?

    林銳使用天南郡小喇叭:有鬼物,快,快去城隍廟下線。

    林清使用天南郡小喇叭:不行,城隍廟下不了線了。

    林清使用天南郡小喇叭:天吶,城隍身有裂痕,城隍碎了。

    看到這,夏侯有點內疚,好像所有事都是他搞出來的,說真的,他也不想啊。

    林銳使用天南郡小喇叭:快,大家快找個地方躲起來,封住所有孔隙,鬼物不能穿牆體而過,但它們無形,能變成絲線一樣,從很小的孔隙穿過。只要躲在一個封閉空間裡,能逃得性命。

    林梯使用天南郡小喇叭:對,大家都找個地方躲起來,躲到天亮再出來。

    還是玩家好啊,能信息共享,瞬間搞清楚了情況和找出了辦法。

    夏侯把周圍的求救任務全接了,然後喊到:“冷靜,冷靜,這是鬼物攻城,我有辦法,大家跟我走,躲起來。”

    “啊,鬼物攻城!”

    “快,快去城隍廟!”

    “對,去城隍廟躲一躲。”

    “不能去……”看到他們一窩蜂的衝出去,跑向城隍廟,夏侯立刻阻止他們,想告訴他們沒用,但他話還沒說完,他也像之前幾個被鬼殺死的人一樣呆住了,完全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身體變得僵硬,他感到有一隻手伸進了他的腦袋裡,拽住腦仁往外扯,死亡在眼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