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十四章 下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十四章 下山字體大小: A+
     

    夏侯看着地四分五裂的神像碎塊,覺得有點怪,還真是一塊一塊的,沒有小塊的,也沒有摔成粉塵顆粒狀的,了怪哉。!

    夏侯撿起一塊看了一看,用泥做的,很普通啊,真能保佑一方平安?

    又撿起一塊,放在一起,嚴絲合縫。不對,要是摔碎的泥像,不會沒有一點碎片渣子的,不會是現在這種整塊整塊的部件。而拼在一起幾乎沒縫隙,也不像平常摔碎的泥像。普通泥像摔碎,算能拼在一起,接口處也會留下一條大大的縫,邊緣有不規則的掉落,兩邊也凹凸不平。

    夏侯把碎掉的神像部件,一件一件撿起,按照原來的樣子,放在原來的地方,結果給他拼成了一座完整的神像,面只有幾條不明顯的拼接痕跡,像之前完好的一樣。

    “好了,我修好了,不用去找什麼皇天后土了吧。”夏侯心默默的祈禱。打開任務界面,面沒有一點變化,這樣果然不算完成任務,看來還是得去找皇天后土重塑神像。

    看着任務獎勵,心想到這個任務的獎勵給這麼多,肯定很難完成,不知要遇到多少危險。

    夏侯拿出那張從尤義守那裡得來的羊皮地圖,沒找到樓山村,但找到了樓山。樓山還是較大的,佔了地圖好大一片,東邊還和更大的蠻荒山脈連在了一起。

    他在樓山的西部,離縣城東面最近的地方畫了個圈,估計樓山村應該在這裡吧。

    任務不會簡單,要麼很難找到,要麼有很多危險的陷阱,反正樓山不是一個簡單的地方,那裡可能很危險。

    對了,差點忘了從神像屁股里扣出來的東西。

    夏侯想到這,打開包裹界面,看了一眼剛纔得到的書籍,這是一本叫做《不壞金身》的內家功法,修習第一層境界需要100點通用經驗,練成第一層之後增加30點體質,2點護甲。

    不錯啊,是本好書。

    夏侯看了一下經驗,現在只有46點通用經驗,早知道不學捕神隱獄決了,學《不壞金身》多好啊,可惜有錢難買早知道。

    54點經驗,釣魚需要十多個小時能搞到,可惜要去找皇天后土,沒有時間去釣魚搞經驗。

    走吧,下山去。

    夏侯下山的時候,被山下的官兵攔住了,任憑夏侯怎麼解釋,說自己是個老實人,是個苦哈哈的更夫。但沒人聽他解釋,不僅不讓他過去,還把他抓了起來。

    此時夏侯感到自己好傻,山下到處都是官兵,自己怎麼還傻乎乎的往撞呢,換個方式下山不是更好?

    正當夏侯絕望時,他的對話框給他帶來了曙光:

    林梯使用天南郡小喇叭:我們衝下山了,小潔和小淋在路掛了,山下有官兵埋伏,需要接應。

    林桂使用天南郡小喇叭:我們已經在官兵後面埋伏着,你們接近後,我們從後面掩殺。

    看了這麼的聊天記錄,夏侯覺得這家字是按金木水火土來取名字的,不會是和老朱家學的吧,也想當皇帝?

    遠處的山路果然出現五個渾身血跡的人向這裡跑來,後面跟着幾十個士兵。

    好一幅挽救玩家林沿的場面,夏侯看得如癡如醉,自己要不要和他們來個玩家相會的場面?別傻了,也許一相認自己被奴役了。

    看到逃犯出來了,大多數官兵前結陣,用盾牌長矛堵住了山路,只留一個朴刀手看住自己。

    由於知道官兵周圍有林家的人埋伏,夏侯時不時的轉頭四顧,但他們僞裝的太好了,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發現。

    “老實點。”看着夏侯四處亂看,那個士兵不爽的呵斥道。

    “噗”話音剛落,報應來了,一把尖刀從他胸口穿出,此時他身後的石頭已經變成了一個人,一個披着灰白石頭顏色布袍的人,一個把自己僞裝成石頭的人。

    同時地的草堆土堆,變成了一個個灰灰綠綠人,拿着兵器衝入前面結陣的官兵羣,從他們不設防的後背大開殺戒,頓時擾亂了陣型,進入了靠個人勇武的混戰。

    這些人的僞裝真夠好的,電影裡的狙擊手都厲害。

    還沒讓夏侯多想,尖刀從官兵後心拔出,毫不客氣的向夏侯刺來。

    “等等,自己人。”夏侯連忙大喊。

    尖刀頓了一下,趁此機會,夏侯連忙跳開,轉身跑,這幫玩家太兇殘了,見人殺。

    沒逃兩步,夏侯被一隻手抓住了,被拉了回去,沒辦法,敏捷沒他們高,跑不過。

    夏侯感覺不妙,想到那個被從後心刺死的官兵,他使勁扭動身體,往右邊轉動,同時大叫:“等等,真是自己人。”

    刀劃破了夏侯後背的衣服,被他幸運的躲過了,然後那人收回刀,並把它架到了夏侯脖子。

    “等等,我有話說。”他慌忙喊到,可惜這次刀沒停下,已經擦出了血。

    “林淡,林淡。”感到脖子傳來的疼痛,夏侯亡魂大冒,慌不擇言的大喊道。

    “林淡?”刀終於停下了,那人皺了皺眉說道,“你認識林淡?”

    夏侯被放開,摸了摸脖子,手沾了點血,還好沒被劃開氣管和動脈,暫時逃過一劫,到鬼門關走了一趟,心後怕不已,坐到地大口喘氣。

    對了,化鬼啊,剛纔自己怎麼不用化鬼?害的自己差點把小命丟了。

    哎,自己還是不是做大事的料,一遇到危險六神無主,反應遲鈍,手慌腳亂,沒有用武功反抗不說,還連明明能救命的方法都沒選,化鬼、閃現,一個都沒用,反而像個草包一樣只知道亂喊亂叫。

    戰鬥經驗不足啊。

    這次丟臉丟大發了,得找個方法挽回形象,或者報仇,讓他也丟個大臉。

    “有話快說,我沒功夫等你。”說完,那人拿着刀慢慢往夏侯胸口移動,一副你不說捅死你的架勢。

    “等等,我說,我說,有個叫林淡的人,告訴我樓山山腳有寶藏,叫我去縣城找幫手,一起去樓山挖寶藏,並給了我一張地圖,說是藏寶圖。”說着夏侯從懷裡掏出一張地圖送了過去,“藏寶圖給您,您放了我吧。”

    那人接過藏寶圖,看了一眼,面在城隍山和樓山分別畫了兩個圈:藏寶圖?不像啊。哼,小淡會把藏寶圖送人,還讓你去找幫手去挖寶藏?他不是這樣的人啊,甚是可疑。

    還告訴你要找幫手?這幫手一找,寶藏秘密一不小心可泄露了,到時一傳十,十傳百,直到人盡皆知,這不是電視裡的套路麼?難道小沿的目的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樓山有寶藏?樓山可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啊,到那裡去坑殺他們?

    這是送這人一張“藏寶圖”的原因?這人看起來是一個弱雞,炮灰的角色,給他“藏寶圖”不是爲了讓他被殺被搶,從此江湖多了一張“藏寶圖”,攪得江湖不得安寧,引得江湖血流成河。

    我有點明白小淡的意思了,他是想把和平縣的水攪混,讓人去樓山挖寶。大家都盯着樓山的寶藏,盯我家的人會少許多。

    要是我們再在山埋點東西,讓最早去的找到點甜頭,到時財帛動人心,和平縣大亂,官府應該顧不我們了。

    嗯,這也許是小淡設下的局,但也有可能這真是一張藏寶圖,此人深藏不露,殺了林淡,搶了藏寶圖,看來得問清楚。

    另外一邊,此時埋伏和跑出來的人大佔風,壓着官兵打,於是抓住夏侯的那人沒去幫忙,反而只顧向夏侯問道:“你是誰?林淡爲什麼要給你藏寶圖?你爲什麼知道大喊林淡,我會對你手下留情?”

    “額……他被官府追殺,你們殺官兵,我估計你們認識,所以大喊他名字。”

    看來林淡有可能是官兵殺的,但還需要更多的信息。那人心這樣想着,於是問道:“你們怎麼認識的。”

    “今天凌晨,我和一羣乞丐在城隍廟裡,一個渾身是血的人跑了進來,他看到廟裡的乞丐不禁叫了一聲“尤義守”,乞丐也叫了一聲“林淡”,但他們貌似不是朋友,雙方舉起兵器,互相看着,稍作思考,他退了出去。我看他還在流血,一時於心不忍,想爲他止血包紮傷口,跟了出去。”

    “我看你是見財起意,想趁人之危,殺人奪財吧。”那人冷笑幾聲。

    夏侯聽了,乾笑幾聲,辯解道:“不是,不是,我是個老實人,殺只雞都害怕,殺人這種事借我十個膽,都幹不了,我是想給他包紮一下,然後要點醫藥費。”

    “別廢話了,那人被你殺了?”此時那人的話含有殺氣。

    “沒有沒有,我幫他包紮好後,他說沒錢,但他是個知恩圖報,有恩必報的人,不能壞了規矩。於是給了我一張藏寶圖,並告訴我埋藏寶藏的地方很危險,要我多找幾個人一起去。後來他又說他後悔了,那地方實在太危險,會害了我性命,讓我把藏寶圖賣了,換點錢,也足夠我安安生生的過完下輩子了。”

    “不錯,這寶藏的價值很大,你是想用藏寶圖換錢,開價也別太低了。”看來小淡是想利用此人去散佈樓山有寶藏的謠言,小淡的想法不錯,是不知道行不行的通。也許我們和官兵在這打了一場,會提高這張藏寶圖的可信度。

    “他給我藏寶圖後,他讓我趕緊走,沒走多遠,我聽到打鬥和叫喊,於是躲了起來。他從另一邊跑過,後來官兵追了去,之後的事我不知道了。我這樣一直躲到天亮,然後下山被官兵抓住,碰了你們。”夏侯說完,眼巴巴的看着那人。

    “既然如此,藏寶圖還你。我們是替天行道的英雄好漢,專與欺壓百姓的狗官劣紳作對,不會貪圖你們平苦大衆的東西的。”看着夏侯使勁搖頭,只好把藏寶圖硬塞進他懷裡:“怎麼,不信?既然林淡把藏寶圖送給了你,我們也不會壞了他的名聲,藏寶圖拿去吧。走吧,那裡危險,去樓山小心點。”

    “謝謝,謝謝,你們真是好人。”夏侯忐忑的接過藏寶圖,話說,他本來是想讓他們先去樓山探探路,怎麼還回來了呢?

    浪費我感情,算了,能不用保命技能逃得性命也好,於是轉身跑,回頭說了一句:“你是個好人。”

    哎,被土著發好人卡了。

    可我怎麼覺得此人有點怪,不想了,一個傻逼土著而已,不用管他。

    “寶藏雖好,樓山危險,多找點幫手去啊。”夏侯跑了有點遠,背後傳來對方特意提醒,聲音大得彷彿要讓全世界的人都聽見。

    此時埋伏的人,和跑出來的人一起把官兵殺散,也沒有追趕,反而朝東面跑去,不久跑的沒影了。

    騙過林家的人後,夏侯來到了縣城裡,他來到鐵匠鋪,左挑挑右選選,選了一把最鋒利的劍,花了500買了下來,自己成爲這把劍的主人後,看到了面的屬性:鋒利+1。

    果然自己包裡那把匕首鋒利多了,那匕首可是沒有鋒利屬性的。

    之後夏侯又花了五十,買了鏟子鎬子等挖泥土工具,出來後找個沒人的地方放進了包裹裡。

    夏侯來到一處酒樓,叫了點東西,打算填飽肚子後去找皇天后土。

    一邊吃一邊聽着遠處那羣人的閒話。

    “昨晚怎麼啦?”

    “聽說是在抓江洋大盜。”

    “兄臺,你錯了,哪裡是抓江洋大盜,官府纔沒這個閒心去抓毛賊。”

    “哦,那是……”

    “抓採花賊啊。”

    “啊?”

    “你們可不要到處去說啊,來,我偷偷告訴你們是怎麼回事。”

    “店家,拿最好的酒來。”

    “快說,快說。”

    “昨夜啊,縣令千金被採花賊那個了。”

    “啊?”

    “當真?”

    “當然是真的,要不官府抓賊會這麼積極?之前發生盜竊殺人案件,都沒見官府出動這麼大的仗勢吧。”

    “是的。”

    “有道理。”

    “嗯。”

    聽着這一羣人的議論,夏侯心一動:難道林淡還和遊戲裡的npc有一腿?這遊戲好開放,那自己要不要把城隍廟裡神像碎了給說出去?

    說出去,大家一起想辦法,也許能早點找到皇天后土,但也有可能縣裡發生恐慌,整縣人不到夜晚跑光了,要是沒找到皇天后土,縣裡的人都跑光了,自己可掛了。

    不說出去,整個縣城好幾萬人,鬼物一晚應該屠不光吧,自己應該會有兩天的時間找皇天后土。

    可惜自己知道的太少了,鬼物有多少,有多少攻擊力,一晚能殺多少人,怎麼剋制,自己都不知道啊,還是信息不足啊。

    想不出辦法。

    夏侯很快吃完東西,打包了乾糧,走了出去,路過那堆閒漢的時候,他在後頭說了一句:“聽說城隍廟裡的神像摔碎了。”

    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真的?”

    “剛纔誰說城隍廟的神像摔碎了?”

    “怪不得今天城隍山到處都是官兵。”

    “神像真碎了?”

    “好笑,神像碎了關我們什麼事?”

    “嗯,神像碎不碎重要嗎?”

    “不是有傳說說城隍廟庇佑我們夜晚不受外面那些鬼怪襲擊嗎?”

    “好笑,這傳說是不是真的都不知道呢?”

    “我看是假的,都是閒人造謠的。”

    “我看是我們保護了城隍廟的神像,那是一泥像,有什麼用?誰都庇護不了。”

    “但外面到了夜晚確實是有鬼怪。”

    “鄉下小鎮小村都沒有城隍廟,還不都是好好的。”

    “其實是鬼怕人的。”

    “我看是我們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形成沖天生氣,才使鬼物不敢靠近的。”

    “有道理,人多力量大。”

    “好了,子不語怪力亂神。”

    “對,我們還是說說縣令千金和採花賊不得不說的秘密吧。”

    “話說昨夜,花好月圓,正是採花郎……”

    聽着後面隱隱傳來npc的議論聲,看來他們對城隍廟裡的神像並不重視,難道城隍廟其實並不是很重要?

    算了,不管了,還是找皇天后土去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