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十二章 讓人眼紅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十二章 讓人眼紅啊字體大小: A+
     

    “。 !”一聲令下,乞丐們都圍了來,一起朝夏侯攻擊,夏侯靠着捕神擒拿手和他們周旋,不僅不落下風,還大佔便宜,打得乞丐們哭爹喊娘。

    看到這個情況,尤義守生氣了,親自前,要親手斃了這小子。

    早留意着尤義守的夏侯,看到他來到自己身邊,嘴裡剛要開口喊“飛”,雙腳微曲剛要離地的時候,夏侯一招擒拿手,把一個乞丐抓了過來,自己往旁邊一退,讓這個乞丐頂替了自己剛纔的位置。

    尤義守還來不及看清下面的人,他那迅如閃電的鐵掌已經砸下,還沒分清掌下的腦袋時,那頭顱已經四分五裂。這個乞丐被夏侯當成替罪羊,此時變成了肉泥。

    看清情況後,尤義守頓時氣得七竅生煙,發瘋似的找夏侯,又要來一次飛龍在天。夏侯故計重施,又抓過一個乞丐當了自己的替身,成了尤義守的掌下亡魂。

    尤義守落下,替身倒下,尤義守跳起,夏侯抓來替身,鐵掌落下。這樣,接二連三,夏侯借尤義守的手幹掉好幾個乞丐後,剩下的乞丐再也不敢來圍攻。

    看到他們不來,夏侯攻出去,抓到一個乞丐往後一扔,替他當下了從後方襲來的尤義守的飛龍在天。

    沒等尤義守再次跳起,夏侯又追了一個乞丐,和他糾纏在一起,輕蔑的看了尤義守幾眼,等他來施展飛龍在天。

    看到這情況,氣得尤義守大哄一聲:“滾,都給我滾,滾的越遠越好,一幫廢物。”

    剩下的幾個乞丐一聽,如蒙大赦,連滾帶爬,頭也不回,逃出城隍廟,朝山下跑去。

    “謝尤大俠,我這滾。”夏侯抱一抱手,朝廟外走去。

    尤義守一愣,往廟門口一堵:“你不用滾了,留在廟裡陪我玩一會。”

    “有大俠,你不講信用,剛纔不是叫我們滾了麼?我現在滾,你爲什麼不讓我滾?你個混蛋,烏龜王八蛋……”被堵在城隍廟裡,夏侯指着尤義守激動的破口大罵。

    尤義守沒有回罵,也沒有立刻前攻擊夏侯,將死之人,讓他罵幾句舒緩舒緩死亡前的壓力,讓死亡前的跳蚤蹦達幾下。

    “用叫罵來激怒本大俠,想讓我離開廟門口去抓你,你好趁機溜走,休想用這麼低劣的手段騙過本大俠。小子你還嫩了點,本大俠不會讓你如願的。”

    “你……你……卑鄙……你無恥……你下流……”聽了他的話,夏侯臉色頓時一變,轉而語無倫次,更加激動的大罵,指着尤義守的食指也微微顫動,裝出憤怒又害怕的樣子。

    直到逃跑的乞丐消失很久,估計他們已經跑遠了,不會再妨礙自己了,尤義守才笑着說道:“小子,現在沒人替你當擋箭牌了,可以安安心心堂堂正正的接我一掌了。”

    之前夏侯一邊罵,一邊悄悄靠近,現在來到了尤義守前面,手指已經差不多指到了尤義守腦門,口怒罵帶出的唾沫也濺到了他的臉。

    “哈哈,小子你倒是乖巧,自己走過來了吃掌,省了我走路的功夫。”尤義守心情舒暢,得意的大笑。

    “3,2,1,冷卻時間到。”夏侯心默唸,手指始終指着尤義守腦門。

    突然笑聲戛然而止,尤義守面帶微笑的倒在了地,自始自終他都沉浸在殺人之前的快感之,一臉幸福快樂的模樣。

    尤義守倒下的時候,夏侯得到了擊殺尤義守,得到1點罪惡值的提示。

    什麼情況?沒有經驗不說,還有罪惡值!

    夏侯使勁想了想,貌似之前尤義守開始沒打到自己,然後抓住了自己衣服,是自己先動手打他的,所以沒有經驗?

    宋羘是先刺傷了自己,屬於自衛反擊,所以殺了他有經驗?

    看來情況是是這樣了。

    要是殺怪都沒有經驗的話,這個遊戲難玩了。那噬魂刺48小時殺一個,得20點經驗也能算不錯的兵器了。

    於此同時,尤義守的屍體浮現一個寶箱,夏侯伸手拿過來打開,伸進去摸了一下,對話框多了一條提示,包裹裡多了一樣東西:一張閃着金光的紙,降龍十八掌殘頁——飛龍在天,現在無法學習,湊齊全本後方可學習。降龍十八掌,高級外門功夫,入門後可增加30點力量,4點體質,15點敏捷。

    夏侯看了一眼殘頁後,既然無法學習只能放着不管了。又開始摸索尤義守屍體,從懷裡找到了一張羊皮紙,面畫了一幅地圖,在和平縣城隍廟這裡做了一個標記,難道這是藏寶圖?怪不得他們會在這裡,怪不得尤義守要殺自己,怪不得要在這裡建立據點。

    可是寶藏到底藏在哪裡呢?我得好好找找。

    把藏寶圖放進包裹,以後再說。夏侯再次在尤義守身摸索了一遍,這下什麼都沒有找到,看來乞丐身果然沒什麼油水。

    搜完尤義守之後,夏侯對剩下的屍體都摸了一邊,在乞丐們的屍體什麼都沒摸到,從捕快身摸到了幾個錢袋和幾瓶金瘡藥,打開錢袋後從得到幾十到幾百不等。

    搜查完屍體之後,夏侯撿起王典吏手的噬魂刺,走到尤義守屍體旁邊,順着額頭的傷口刺了下去,刺穿之後,拔出來,然後忍住噁心,連刺好幾次,徹底破壞了傷口。

    幹完這些後,夏侯望向廟外,天矇矇亮了,白天要來了,自己該下線解決一下生理問題了。

    拜了拜城隍,夏侯躲到神像後面的陰影裡,打開退出界面,發現安全下線還是灰的,這纔想起剛纔摸王捕頭的屍體是暖和的,也許他只是暈過去了。

    夏侯來到王捕頭身邊,試探了一下,還有微弱的脈搏,他還活着。

    夏侯拿出噬魂刺,猶豫了下,最終還是放棄了。收起噬魂刺,把王捕頭擡出了城隍廟,走之前給還給他了點金瘡藥,能不能挺過去,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不能爲了一個寶箱,去多造殺戮啊。

    身影暗淡下去,夏侯下線了。

    夏侯從牀醒來,現實裡天快黑了,他起牀解決生理問題後,草草吃了頓飯,儘量避開屋裡屋外的攝像頭,偷偷來到002房間,躲進牀底下,既然不能出去,只好整天整夜的玩遊戲了。

    夏侯出現在神像後面的陰影裡,看到地的屍體還在,看來這遊戲屍體不會刷新啊。不管它們,夏侯先到外面拜了拜,然後到神像後面摸索起來,他記得看電視電影的時候,寶藏啊密道啊大多在神像後面或者神像下面。

    沒過多久,城隍廟出現了兩道淡淡的身影,然後漸漸變濃,有兩個年玩家線了,夏侯連忙停下手,藏好。

    “怎麼回事?”

    “這裡怎麼死了這麼多人?”

    “都是捕快和乞丐。”

    “怪,他們怎麼會來這個破廟,以前這破廟很少有原住民來啊。”

    新出現的兩個玩家一邊討論一邊查看起屍體來。

    突然外面傳來了一陣叫喊聲。

    “大人,裡面有人。”

    “圍起來,不要讓任何人走脫。”

    聽到外面的聲音,兩個玩家拿出兵器,走到一起,肩並肩一起看向門外,外面的天已經快亮了,朦朦朧朧能看到圍滿了人的身影。

    聽到外面被包圍,夏侯也猶豫着要不要下線躲一陣,但還在猶豫時,外面走進了一隊人。好了,這下不用猶豫了,下不了線了。

    “你們是誰,你們誰是尤義守?是你們殺的?”廟裡走進一大隊士兵,亮出兵刃,堵住大門,爲首之人問道。

    “都不是,人不是我們殺的,我們也並不認識尤義守。”年長一點的大叔說道。

    此時隊伍分開,走進兩個人,一個捕快裝束,一個低級吏員裝束。

    捕快朝兩人一看,又朝地屍體一掃,對吏員裝束的人說道:“大人,門口地躺着的正是尤義守的屍體,不知被誰殺了。王捕頭和王典吏,還有這些地的兄弟,都是尤義守殺的。至於這些乞丐我也不知道是誰殺的,我們走之前,他們並沒死,聽逃下山的乞丐說,有的說是尤義守殺的,有的說是那個更夫殺的,但地沒有更夫的屍體。站着的這兩個人,小的沒見過,不認識,但剛纔不在,不知道他們怎麼會在這裡。下山的路都有我們的人,不知他們是怎麼山的?甚是可疑。”

    此時外面傳來一道聲音:“大人,王捕頭沒死,只是重傷昏過去了,他傷口擦過金瘡藥,不知是誰幹的。”

    “知道了,快帶回去救治。”低級吏員回頭說道,接着轉過頭向兩個玩家問道,“你們是誰?怎麼山的?”

    “劉司吏,我們是縣裡林家鋪子的子侄,我叫林沿,這是我族弟林濤,我們也是剛山來,一進廟看到這麼多的屍體,並不知道此間發生了什麼事。”叫林沿的回答到。

    原來這個吏員是兵房主事劉堅劉司吏。

    “噢,林家鋪子?我認識你們的老東家林銳,你們是他的?”

    “我們都叫他爺爺。”

    “那好辦了,我們都是老朋友了。山下一直有捕快、快班衙役守着,你們是怎麼來的?我有點好。”

    這問題真不好回答,以前這破廟都沒什麼人來,下線自由的很,我們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啊,不知怎麼回答好。

    “也許剛好那衙役走神了,我們也是好城隍山怎麼圍了這麼多人,爲了避免麻煩,於是偷偷的來了。”林沿想了很久,終於編出一個理由。

    “這樣吧,這裡不是聊天的地方,我和你們爺爺也是老朋友,到我家去喝會茶。”劉司吏熱情的邀請道。

    “不了,我們今天有事,不去打擾了。”這裡都死了這麼多捕快,不抓我們去縣衙算不錯了,怎麼還邀請我們去你家喝茶?此間有詐。

    “不打擾,不打擾,兩位賢孫先去我家喝會茶,吃頓飯,我有些事和你們商量。”

    “不了,我們今天真有事,要出城趕去鶴山縣,我們怕出城晚了,天黑之前趕不到。”這麼想讓我們去你家,此事蹊蹺。

    “兩位賢孫,明天去怎麼樣,今天先去寒舍一下,有要事相商。”

    “劉司吏,真不行,天亮了,我們得出發了。”

    “等等,這裡死了這麼多人,你們先別走,待我們查清情況,你們再走不遲。”見邀請不到他們,劉司吏決定扣下他們。

    “劉司吏,剛纔這個捕快都說清楚了,這些死人和我們無關,還是讓我們先走吧。”

    “這個不急,還是先調查清楚再走的好。”劉司吏說完之後對着手下人吩咐道,“你們去檢查一下屍體,沒問題的話,都擡走。”然後把捕快衙役打發回去,現場只留下自己的人。

    看着劉司吏不讓他們走,林家人也只好點頭留下來等調查結果。

    “聽說昨天你們把黑風寨給平了,有什麼收穫?要不要去我家聊聊。”劉司吏邀請不到他們,只好現在開始問詢起來。

    “這個我們不知道了,我們武功低微,沒參與。”

    “聽說你們的收穫不錯,怎麼樣,說來聽聽,讓我們開開眼界吧?”

    “沒什麼收穫,幾百兩銀子和物質,還抵不損失。”

    “剛纔還說不知道的,現在怎麼說沒什麼收穫了?”

    “這……”林沿一時啞口無言,無從辯駁。

    “而且我還聽說黑風寨裡有一顆仙丹,被你們奪了。”

    “謠言,謠言,哪有仙丹?沒有仙丹。算有仙丹也被黑風寨頭目早吃了,不會留給我們去搶。”

    “可是外面說得言辭鑿鑿,你確定沒有?”

    “沒有,絕對沒有,我們確實沒有見過仙丹。算黑風寨有仙丹也是在追風鬼劉堂身,他可是跑了。”

    “可是他說被你們搶去了。”

    此話一出滿堂皆驚:兩人都姓劉,而且這麼快知道其的隱秘,莫非他們是親戚?

    劉司吏在衆人驚訝的眼光掏出一張紙,遞給林沿:“喏,劉堂把你們去滅黑風寨的原因,最後搶到了一顆仙丹的事寫成了大字報,貼到了大街小巷,天一亮滿城皆知了。”

    “滿紙胡言,這是造謠,這是污衊!劉堂那樣惡貫滿盈的江洋大盜的話怎能信?劉司吏,你要相信我們,我們確實沒有仙丹。”看着周圍貪婪的目光,林沿連忙解釋。

    “我和你們爺爺是老朋友了,當然相信你們,你們去我家聊聊?”劉司吏還想不戰而屈人之兵,見林沿不答應,只好繼續說道,“劉堂有必要把黑風寨有仙丹的事告知天下麼?此事被世人知道,不管仙丹在你們手裡還是在他手裡,他都逃不過天下人的追殺。做這損人損己的事情,原因只有一個,他想報復,而仙丹在你們手裡。”劉司吏頓了頓,繼續說道,“話說你們一個小小的商業鋪子,一轉眼滅掉了威震五縣八鄉的黑風寨,這背後到底隱藏了多少武力,多少秘密,叫我們還怎麼相信你們啊?”

    “這……”

    “還不願去我家?那隻好請你們去縣衙了。”

    “我們哪裡也不去,我們沒犯事,你們無權要我們去縣衙。”

    “沒犯事?這些捕快和丐幫弟子不都是你們殺的嗎?”

    “不是!”

    “可是廟裡除了你們也沒有別人了,不是你們還有誰?難道他們還能自相殘殺,最後同歸於盡,這也太巧了吧?”說完之後,劉司吏大喊一聲,“來人,把他們抓起來,帶回去嚴刑拷打。”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