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九章 各懷鬼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九章 各懷鬼胎字體大小: A+
     

    不久林淡躲到了林家在縣城裡的據點裡,此時林家的人都已下線,只有幾個不懂武功的原住民,不頂事。

    忽然一隊捕快進屋搜查,林淡見情況不妙,只好跳窗逃走,出來後發現有大批捕快衙役出衙搜查自己,在縣城裡繞了一圈,留下各種假線索,同時把身後的痕跡弄亂,造成自己躲在縣城裡亂竄的假象後,才悄悄跑出來,朝城隍廟跑去。

    在城隍山腰碰了夏侯,一個山,一個下山,正好迎面撞。

    “你怎麼進遊戲的?”林淡對這個問題念念不忘,一碰面又問了,連身的傷勢都沒顧,身後的追兵都沒管。

    “這個……是林研究員找我,帶我進遊戲,說要測試一下。”夏侯猶豫了下,鬼使神差的撒了個謊,撒完謊後他又後悔了,這謊話太假了,只要他們下線一碰面,這謊言會立馬揭穿。

    “不可能啊,這不合規矩,也不是三叔的性格……”林淡低聲自語,然後疑惑的看着夏侯說道,“過會兒我去核實下,現在你跟我一起下線。”

    說完,押着夏侯山。

    “林經理,剛纔你爲什麼會突然出現殺我?”夏侯慢慢走着,儘量拖延下線時間,讓捕快們找門來,於是開口問道,表現出對之前的事耿耿於懷的樣子。

    “認錯人了,沒看清楚。知道是你,我不是立刻停手了嗎?別想太多。”

    “哦,這樣啊。”夏侯點點頭,“之前縣裡死了很多人,不會都是你殺的吧?”

    “別管那麼多,沒你什麼事。”

    “哦,那好吧。”夏侯接着沒話找話,“這遊戲還有丐幫啊,剛纔在廟裡碰了十幾個乞丐。”

    “什麼,廟裡有乞丐?”林淡一聽廟裡有人,立刻拉住夏侯問道。

    “是啊,領頭的叫什麼尤義守,看我身有血跡,對我還不懷好意,要找我麻煩。”

    “這下糟了,尤義守這人我聽說過,很難纏的一個人物,平時又愛多管閒事,自詡俠肝義膽,但其人是一個性格暴躁之徒,多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之事。不行,得把他們趕出城隍廟。”林淡眉頭深鎖。

    “我們還要去城隍廟下線嗎?在他們面前下線,會不會不太好,人突然消失了,會不會被他們誤會?”

    “如果廟裡有原住民的話,不能安全下線。”林淡看着山下縣裡燈火越來越多,他們在縣裡找不到自己,最終會擴大搜索範圍,找到這裡的。

    “那我們到外面躲躲吧,到鄉下去,到村鎮去,外面有許多深山大河可以躲吧。”夏侯建議到。

    “不行,外面有鬼物,碰了是死。”林淡搖搖頭。

    “鬼物?”夏侯疑惑的問道。

    “這遊戲很邪門,晚有鬼物出來,他們無形無影,法力無邊,生人碰到是死,只有在有廟宇鎮守的地方它們去不了。”說完,林淡指了指山的城隍廟,“每個人類聚集的地方附近,至少有一座廟,否則一到晚是死亡之地。這裡有城隍廟的保護,鬼物進不來,但一到晚,它們會出現圍來,圍在這縣城周圍,只要一出城隍廟的保護範圍,會碰它們,被吸成人幹,或者撕成碎片,死的不明不白。”

    “這樣啊,鬼物真的這麼厲害嗎?殺鬼物有經驗嗎?”夏侯好的問道。

    “你想多了,沒那麼容易。”林淡瞥了夏侯一眼,眼裡充滿了不屑,“經驗?鬼知道有多少。我們家從沒殺死過一個鬼物,見面被秒,連能轉身跑十秒鐘的都沒有,你還想殺死鬼物?”

    “這樣啊,好恐怖的樣子。這遊戲死亡掉什麼,經驗、等級、裝備?”夏侯像個好寶寶,接着問道。

    “一般不掉,看運氣。”

    “那死亡有什麼懲罰嗎?”夏侯終於問出了自己最想問的問題,爲了更自然的問到這個問題,他前面費盡心思的鋪墊了好多。

    “嗯……沒有。”林淡思考了一下,否定道。

    “沒有,怎麼會呢,一般遊戲都有死亡懲罰的啊?”夏侯之前都偷聽到了死亡後要10金復活,還要被關一個月的小黑屋,只是不瞭解具體情況,或者還有什麼其他懲罰,想多瞭解一下。

    “沒有。現在情況緊急,縣裡的公人快向城隍山搜來了,你去把廟裡的乞丐引開。”

    “不行啊,他們看起來像是一羣狠人,我屬性又低,我怕還沒跑幾步被他們抓了,引不遠。”夏侯拒絕道,看來林淡只想自己去替他賣命,但一點信息都不告訴自己。

    “你說的有道理。”林淡掏出一把弓,扔給夏侯,“你在遠處射一箭跑,把他們引出城隍廟好。”

    “不行啊,他們看起來是一羣狠人,我朝他們射箭,他們抓住我一定會殺了我的。”夏侯繼續拒絕。

    “不是玩個遊戲,死了死了,快去。”林淡看到有幾個火把出城了,急忙命令夏侯去引開乞丐。

    “對啊,我們這是在玩遊戲,遊戲玩的是快意恩仇,隨心所欲。”夏侯拒絕去送命,反而開始慫恿林淡,“林經理,我們不如去縣城裡殺個天翻地覆,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玩家的厲害,玩遊戲不一個爽字麼?被幾個小小的捕快追着,說出去丟我們玩家的臉啊!”

    “這個……我……不喜歡打打殺殺,我一直種田爲主,我還是下線躲一陣吧,冤家宜解不宜結,夏侯你去替林哥引開一下。”林淡用充滿希冀的眼光看着夏侯。

    兩人互相試探着,都想對方按自己的要求行事。

    看來死一次的代價很大,夏侯拒絕道:“林經理,這不行啊……”

    “叫什麼林經理,叫林哥,快去幫我引開一下廟裡的乞丐。這樣吧,我讓你進公司,以後放心玩遊戲,怎麼樣?”林淡用充滿誘惑的語氣說道。

    “我還是不玩了,這遊戲太難玩了。說這錢吧,每天無緣無故的扣300來錢,今天還被偷了好幾十兩白銀,想買點東西那一個貴,每天消耗好大。好不容易找了個工作,要死要活的一個月纔給100,還不夠一次下線的,找了釣魚這個副業,兩小時釣到的魚只能賣1錢。入不敷出,實在沒錢了,死一次都沒錢復……”夏侯突然發現自己說漏嘴了,立馬改口,“這遊戲實在太難,玩不下去了,不玩了,你真能給我在公司裡找個崗位?我說,你們設置這麼高的遊戲難度,開服肯定沒人玩。”夏侯心想到之前得到的5個錢袋,打開之後總共才得了700多,有兩個錢袋才幾十錢,這錢,在遊戲裡真不好賺。

    “給,是我們疏忽了。”林淡交易給夏侯10金,同時心想到:聽他話意思,這小子瞭解到這麼多東西了,他貌似知道死後復活要錢。不行,不能讓他離開,萬一他把遊戲的秘密泄露了,糟了。現在外面形勢嚴峻,我們好像引起了政府的注意,不能留他了,以防萬一。

    要是夏侯在遊戲裡死了,沒錢復活,到時在現實裡夏侯的身體不好處理了。都怪新來的市委書記,要是以前,隨便找個地方埋了,輕鬆了結,現在警方查的嚴,不好辦。

    這人真讓人頭疼,可恨三叔怎麼又把他弄進遊戲了,讓他發現這麼多秘密,不管了,這事以後再說吧。他這次死亡,得躺一個月,當一個月的植物人。要是把他送進醫院,不讓他再碰遊戲倉,遠離公司,他不醒不來了麼?對,這麼辦。

    “夏侯啊,我突然想到我想買點東西,身錢不夠了,還給我2金吧,晚我請你吃宵夜。”林淡笑着對夏侯說,試探他到底知道多少,知不知道復活需要10金。

    夏侯猶豫了下,給了林淡2金,同時心掙扎不已,對某事下不了決心。

    收到2金後,林淡心冷笑:現在這小子身最多隻有9金了,有可能是8金,不到10金不夠復活,死了當八九年的植物人吧。不行,得快點下線,萬一他沒死的話,要趁早把他的身體從遊戲倉裡移出來,送到醫院,讓他下不了線,當一輩子的植物人。

    除了死人,能保守秘密的也剩下植物人了。要不是最近猝死的人有點多,現在訊息發達,萬一被人發現他們都來過我們公司,我們家完了,還是懷念以前的生活啊。

    “夏侯,你去把廟裡的乞丐引開吧,這是公司對你的考驗,你操作不錯的話,我們給你安排遊戲測試員的工作。要是你操作不行的話,我再給你想辦法,公司這麼大,總有你的位置。”

    看着夏侯不動,在那裡猶豫,林淡繼續催促道:“快去,引開乞丐。現在經濟不景氣,找份工作不容易,把握好機會,我們公司待遇不錯。快去,這是最後一個考驗。”

    在林淡的催促聲,夏侯終於下定了決心:包裡不到10金,自己死後,沒有復活的機會,不知在遊戲死後與現實的身體有什麼聯繫。算自己有10金,還要被關一個月的小黑屋,那自己的身體怎麼辦?看來,這是一個自己玩不起的遊戲,但既然已經被玩了,那自己不能死,拼了!

    給自己工作?死了都沒錢復活,怎麼工作?見鬼去吧。

    “遊戲死亡沒什麼吧?”雖然下了決心,但一向婆媽的夏侯做着最後的掙扎。

    “沒事,放心,去吧,一個遊戲而已。”

    聽了他的話,夏侯點點頭,低頭沉默的朝山走去。

    “死了能下線嗎?”來到山,遠處是城隍廟,夏侯冷不丁的問了一句。

    “不……怎麼不能下線,可以下線,放心,一個遊戲,別想多了。”看着廟裡移動的人影,林淡他們站在外面,由於周圍一片黑暗,廟裡的人看不到外面。

    “哦。”要到了自己想聽的話,夏侯回頭看去,擡起手指向林淡後面,突然小聲說道:“燈光,後面有燈光。”

    林淡聽了夏侯的話,心裡一緊,回頭望去,哪裡有燈光,夏侯不是眼花了吧?

    趁此機會,夏侯手指微微一移,瞄準林淡的頭,一指死亡,然後林淡什麼都不知道了,晃了晃,倒在了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