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六章 抓到兇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六章 抓到兇手了字體大小: A+
     

    擊殺宋羘獲得5點通用經驗,完成瘦猴的委託(變異)獲得10點通用經驗,瘦猴的物品解封成功,可以使用。!這一行字出現在對話框裡,夏侯查了一下,他現在一共有16點通用經驗。

    打開包裹一看,所有物品都在可使用狀態,兩本秘籍分別是內家功法《捕神隱獄決》和外門功夫《捕神擒拿手》。

    看過面的介紹,夏侯知道了修煉內家功法《捕神隱獄決》需要100點通用經驗。花100點通用經驗學習之後,可以達到功法第一層,到時基礎屬性提高5點力量,4點體質,3點敏捷。

    外門功夫《捕神擒拿手》需要50點通用經驗,入門後在使用《捕神擒拿手》打鬥的時候,基礎屬性暫時提高12點力量,8點敏捷,不使用招式時不提高。《捕神擒拿手》有十四招,在按着標準招式打鬥或者練功時能提高屬性,但招式不規範或者走偏了,基礎屬性不會提高,如朝正前方打出一拳,但不標準,變成向或向下偏了一分,屬性不會提高。

    總之,內家功法是永久提高屬性,外門功夫只有在用它的特定招式,戰鬥或者練習的時候,才臨時提高屬性。

    夏侯在檢查自己包裹的同時,對面牢房癱靠在木柱子的成小二也醒了過來,他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宋羘仰面躺在地,胸口心臟位置潺潺的滲透出血水,這景象多麼熟悉啊,像之前發生的十五起兇殺案現場一樣。

    “殺人犯!”

    “兇手!”

    “原來他是兇手!”

    “怪不得要誣陷我們!”

    “抓住他!”

    那些被成小二陷害的犯人拼命喊起來,聲音帶有快感和憤怒。

    一個獄卒走過來,查看了一下宋羘,朝牢頭搖了搖頭。

    “綁起來吧。”牢頭吩咐一聲,剩下兩個獄卒馬把成小二捆了起來。

    整個過程成小二沒有反抗,他眼神呆滯,臉色蒼白嘴裡唸叨着:“怎麼會這樣?不是我,不是我……”不知他是被嚇壞了,還是腦子缺氧沒反應過來。

    不久,王捕頭,刑房典吏王望都趕了過來,勘察了現場,再次確定了兇手是成小二,之後把他關押了起來。

    處理完現場,捕頭王超和典吏王望來到後衙,向縣令賈似道彙報。

    “你們是說死了一個獄卒,還是成小二殺的?”

    “對,他們二人在牢裡發生爭執,成小二當衆殺了獄卒宋羘,牢頭和三個獄卒,還有其他犯人都親眼看到了。”王典吏站出來說道。

    “我倒是看錯了人,想不到這成小二如此兇殘。”

    “大人,經屬下初步勘探,宋羘死法和前十五起命案死者基本一樣,它們之間會不會有某種聯繫?”王捕頭出來說道。

    “別多想了,怎麼可能有聯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是他們都是胸口心臟處被利器刺穿,現場找不到兇器,所有情況都基本一樣。”王捕頭回答道。

    “基本,什麼基本一樣?這是你一個公職人員用來形容案件的詞語?得出這樣不靠譜的結論?命案能用基本這樣的模糊字眼來糊弄?我說了多少次,你們辦案人員要客觀公正,是是,不是是不是,關於人命的天大案子必須認真仔細,一絲不苟,一點不差。”賈縣令聽了王捕頭的話大發雷霆,對他訓斥道。

    “是,大人教訓的是,屬下知錯了。”王捕頭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宋羘的傷口位置和那十五裝命案的傷口位置都一樣,一擊致命,並且都貫穿整個心臟,外面都一樣,只是傷口裡面有點……”

    “裡面也都一樣,明顯是同一個人所爲。”王典吏打斷捕頭的話,出來說道。

    “哦,王捕頭你接着剛纔的說,裡面的傷口怎麼了?”賈縣令看了典吏一眼,盯着王捕頭一字一頓的說道,他隱隱感到王典吏是想推翻自己之前那十五莊命案的感覺。

    “額,傷口裡面……”王捕頭看了典吏一眼,接着說道,“裡面也一樣。”

    “哦,我知道了。”賈縣令不滿的說道,“成小二殺了宋羘,調查清楚了吧,我會判他秋後問斬,這樣吧。”

    “大人,卑職認爲之前的十五莊命案還有疑點,可能和成小二有關係,之前抓的疑犯可能都被冤枉了。”王典吏前一步圖窮匕見。

    “都定案了,兇手也抓到了,王典吏不必操心了。”賈縣令瞪着王典吏狠狠的說道。

    “大人,這些案件疑點衆多,疑犯有幾個是本縣世香豪族、書香門第的子弟親戚,現在抓到真正凶手了,還望大人明察秋毫。”王典吏毫不退讓的說道。

    “怎麼,收了世家大族的好處了?本縣清正廉明,剛正不阿,豈能因爲對方是土豪惡紳而徇私枉法,天子犯法與庶人同罪。”賈縣令正義凜然的說道。

    “大人,但他們確實是被陷害的,我們不能因爲仇富而對他們有偏見,去冤枉他們。”王典吏寸步不讓。

    “偏見?難道在本縣的明察秋毫之下還會有冤假錯案?笑話,一切魑魅魍魎在本縣的火眼金睛之下無所遁形。”

    “是的,大人英明神武,清正廉明,那十五個疑犯是屬下抓錯了。”王捕頭見無法勸住縣令,於是打斷他們的爭吵,把責任都攬在了自己身,“之前確實是屬下搞錯了證據,抓錯了人,一切過錯都在屬下身。還好,在大人的目光如炬獨具慧眼之下,及時發現了冤假錯案,在大人英明神武的帶領下,抓住了成小二這個連環殺人案的殺人魔頭。”

    “這樣啊,不錯,王捕頭開竅了。”賈縣令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點了一下頭說道,“這樣吧,你們去寫一份報告,我滿意了重審此案,這樣吧。”

    “屬下告退。”

    “卑職告退。”

    王捕頭和王典吏離開了後衙,邊走邊說。

    “超兒,你怎麼替姓賈的背黑鍋,此人薄情寡義,生性炎涼,多半不會記得你的好的。”

    “大伯,我怎會爲了巴結他而去背黑鍋呢?我只是爲了那十五條性命,我不站出來,他們會在喪命這個糊塗縣令手裡,於心不忍啊。”

    “哎,有我輩俠義心腸,但碰賈縣令這種人你要好自爲之。”王典吏搖頭嘆息道。

    “大伯,那宋羘的傷口和之前的十五莊命案還是有一絲的不一樣,大伯爲什麼要在縣令面前承認一樣呢?”王捕頭不解的問道。

    “人命關天,我也是於心不忍啊,明知道有這麼多疑點,姓賈的爲了政績胡亂斷案,草菅人命。之前阻止不了,現在正好出了宋羘命案,正好把他們救出來,你陳伯只有那一個兒子啊,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陳家絕後。好了,我們快點把事辦妥了,趁早把他們放了,否則過幾天再出現命案,我怕縣令會後悔。”

    “大伯,你也認爲那十五莊命案不是成小二乾的?”

    “誰知道呢?救人要緊。”

    很快,王典吏他們重新寫了報告,賈縣令簽了字,王捕快因失職抓錯人被打了十五大板,夏侯這十五個被冤枉的疑犯這樣被放了,而成小二被認定爲十六莊連環命案的兇手,關在大牢秋後問斬。

    夏侯從大牢出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他快步跑到城隍山的城隍廟,躲到神像後面的陰影裡,拿出金瘡藥給自己手臂了點藥。

    現在有了兩本武功秘籍,但沒通用經驗學習,接下來得想辦法去搞點經驗了,按以前玩遊戲的辦法是找個地方刷怪,或者找任務做。

    不知道直接修煉行不行?

    想到這,夏侯拿出《捕神隱獄決》,放到到光亮處,翻看了起來,裡面的字倒是都認識,但連起來是什麼意思搞不明白了,看來直接學習不了。

    翻開《捕神擒拿手》,裡面有一幅幅圖畫,旁邊配了一句口訣,夏侯照着面劃了起來,但招式裡的各個動作連不起來,旁邊的口訣也理解不了。

    看來自己天賦不夠,自學不了啊。

    夏侯垂頭喪氣的回到陰影處,躲了起來,回憶自己一天的所見所聞,從提取某些被自己忽略的信息,以此查漏補缺。

    不久,從外面走進5個人,他們貌似沾親帶故的,互相用親戚稱呼着。

    “四叔,姐夫他們小隊的人已經睡了兩天,到現在還沒醒。”

    “應該團滅了,只有等一個月後,他們從小黑屋放出來,我們纔會知道具體情況,到時再去攻略他們團滅的那個副本。”

    “這遊戲好變態,死一次還要直接被關小黑屋關一個月,想聯繫都聯繫不到。”

    “小黑屋纔是真變態啊,裡面什麼都沒有,沒有光線,沒有聲音,連自己的身體都沒有。次死了一次復活後,我去看了半年的心裡醫生才慢慢轉好,但到現在還有心裡陰影,再加死一次扣十年壽命,死亡懲罰太重了。”

    “正常,否則這遊戲憑什麼給我們這麼大的好處。”

    “這次姐夫他們有的受了,在一個什麼都感受不到的黑暗世界裡,熬過漫長的一個月,這滋味還不如死了好過。”

    “關小黑屋真有那麼慘嗎?哥哥們,借點錢,剛纔花了1金買了本秘籍,身只有9金多了,萬一死一次不夠復活本錢了。”最後一個人開口說道。

    “給,拿着。身只帶9金,你小子心可夠大的啊。要是死了,被小黑屋關9年,到時候想死又死不了,想復活又錢不夠,嘖嘖……那是世最悲慘的人生,想想都害怕。”說着打了個寒戰。

    “好了,大家安全下線吧,過會兒你們爺爺召開全族大會,不要遲到。”

    看着這五個人身影慢慢變淡,躲在陰影裡的夏侯若有所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