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神洲幻夢 » 正文_第五十六章 異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洲幻夢 - 正文_第五十六章 異變字體大小: A+
     

    青年男子一步一步的向謝青雲走來,每一步都走的很慢很輕,臉上始終都帶着淺淺的笑意。不過在男子注視下的謝青雲卻一點都不輕鬆,那看似輕巧無比的每一步邁出,謝青雲的心臟都會跟着一陣劇震,彷彿那是直接踏在謝青雲胸口上。

    謝青雲自然知道對面這個男人的用意,無非就是向自己展現實力,希望自己能夠知難而退。不過謝青雲可不吃這一套,都已經有到這個地步了,哪有半途而廢的道理,所以謝青雲忍着對面男人施加的巨大壓力一步不退,甚至還在臉上露出一個笑容,擡着腦袋和青年男子對視着。

    謝青雲的態度似乎讓對面的青年男子有些意外,腳下步伐微凝,然後謝青雲就感到周身的壓力一下子消失不見,看樣子對面的青年男子在看到這一招不奏效之後就放棄了。

    來自對面青年男子身上的壓力消失不見,謝青雲卻並沒有輕鬆多少。隨着青年男子的慢慢靠近,謝青雲似乎從自己的右手上感受到一股奇怪的感覺,那是一種從內而外的灼熱感,像是在身體內部有一團火焰一般。

    一開始因爲來自對面青年男子施放的壓力的緣故,謝青雲還沒有察覺到這個異狀,但是當來自外界的壓力消弭無蹤,這股來自身體內部的感覺便立刻凸顯了出來。

    如果僅僅只是這樣也就算了,但是當青年男子與謝青雲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那股感覺便越來越明顯,從最初如有一團小火苗的暖洋洋的感覺到整個手掌都被點燃一般的灼痛,謝青雲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如果說對於這個情況謝青雲只是覺得有些奇怪與不解,那麼對面那個青年男子接下來的反應卻嚇了謝青雲一跳。

    當兩人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不足兩米的時候,那股灼痛的感覺越來越明顯,謝青雲眉頭也不自覺的擰在了一起。就在謝青雲試圖將右手放到身後以便遠離對面那個青年男人時,青年男子似乎也感受到了充盈在謝青雲右手裏面的那股能量,幾乎是在一瞬間,青年男子的臉色就變了,從前一刻的淺笑盈盈變的猙獰起來,其中似乎還夾雜着一些不安。

    謝青雲還沒來得及考慮對方這一變化的原因,就見那青年男子一改之前閒庭信步一般的樣子,腳下一動就已跨過兩米的距離來到謝青雲面前,然後一把將謝青雲試圖藏到身後的右手抓到手中。

    青年男子的舉動把謝青雲嚇了一跳,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果然,就在青年男子抓住謝青雲右手的同時,謝青雲右手中的那股能量似乎終於找到了發泄口,一股腦的往兩人手掌接觸的地方涌了過去。

    伴隨着一道耀眼的紅芒,謝青雲只感到身形一陣不穩,然後便踉蹌着往後退去,直到撞到身後的牆壁才停了下來。與此同時,謝青雲耳中聽到了一聲慘呼,等紅光漸漸隱去,謝青雲便向那聲慘呼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眼中看到的是一張瘋狂而扭曲的面孔,那原本英俊優雅的面孔上此時佈滿了濃濃的殺意,一雙眼睛也不知在何時變成了一片通紅,彷彿有兩團火焰在裏面熊熊燃燒。而青年男子的右手,那隻抓住謝青雲右手的手掌更是一片悽慘,彷彿被放在火上烤過一般,慘不忍睹。

    看着這莫名其妙的情況,謝青雲頓時就有些懵了,完全不知道剛纔那一會功夫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謝青雲還在驚疑不定,對面的青年男子卻再次開口了,語氣一改之前的從容大方,裏面是毫無掩飾的瘋狂與憎恨“原來你是那個賤人派過來的”

    那個賤人?

    謝青雲的腦袋上立馬冒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對於青年男子說的話完全摸不着頭腦,剛想在腦海中梳理一下自己所認識的所有女性,看看有誰符合眼下的情況,然而青年男子並沒有給謝青雲這個機會,咬牙切齒的繼續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誒?等等”青年男子此話一出謝青雲頓時大吃一驚,也顧不得弄清楚‘那個賤人’到底是指誰,立即就開口高聲喊道“這是一個誤會,我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是不是有哪裏搞錯了?”

    這裏倒也不是謝青雲貪生怕死,早在來這裏之前謝青雲就已經做好了被人砍的準備了。仗着自己惡魔的身份,謝青雲其實並不怎麼怕死,但是不怕死是一回事,莫名其妙連原因都不知道就被人給砍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謝青雲打算在被攻擊前先問清楚原因。

    然而青年男子並沒有給謝青雲這個機會的打算,周身魔力繼續瘋狂的聚集,然後冷哼一聲“等我把你的主人也送去地獄之後你親自去問她吧”

    眼看致命的一擊就要到來,謝青雲當然也不想就這樣坐以待斃。在心中暗罵對方不按常理出牌,竟然把動手前一定要先把前因後果解釋清楚的優良傳統都給拋棄了的同時,謝青雲也毫不猶豫的將一直帶在身邊的那隻卡西斯獨角蜥尖角摸了出來。

    右手舉到面前,召喚卡西斯獨角蜥的咒文尚未出口,青年男子凌厲的攻擊便已到來,一道暗紅色的射線一瞬間便跨過了數米的距離,直接打在了謝青雲握着獨角的右手上。

    下一刻,謝青雲的右手就在自己的注視下化爲一團血霧消失不見,隔了足足有幾秒鐘,失去右手的劇痛才傳到失神的謝青雲腦海中,把謝青雲從鉅變中驚醒過來。此時紅光尚未消失,和那隻懸浮在空中的卡西斯獨角蜥尖角僵持在一起,片刻之後雙雙同時消失在謝青雲的視線之中。

    口中發出痛苦的呻吟,那延遲到來的劇痛差點讓謝青雲直接暈過去,不過謝青雲最終還是挺了過來,擡起有些模糊的眼睛向前看去,正好看到那名青年男子正冷笑着往自己這邊走來。

    除此之外,謝青雲發現房間中又多了一個人,一個白裙赤足,漂亮的如藝術品一般的女子正從那張水晶牀上緩緩的爬起來。

    當那名白裙女子一改之前呆呆傻傻的樣子,雙眼向外散發着血紅的光芒,以迅捷無比的速度撲到自己身上,從自己的斷掌處吸食鮮血時,看着這一切謝青雲發現自己竟然並沒有那麼的吃驚,反倒覺得理應如此一般。

    “吸血鬼?”謝青雲完全沒有理會正在吸食自己鮮血的白裙女子,連那傷口傳來的劇痛似乎也不是那麼的難以忍受,注視着靜立於自己身前的青年男子輕輕的問道。

    “不愧是謝青雲先生,在這種生死關頭還能如此鎮定自若,在下真是慚愧”經過剛纔那一下爆發,青

    年男子似乎也冷靜了不少,臉上的瘋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冷笑,剛纔那句話似乎也是嘲諷多於肯定。

    “那還是要多謝先生手下留情啊,要不然剛纔我的腦袋就保不住了”既然已經撕破臉皮,謝青雲自然也不會假裝客氣,毫不留情的反諷回去。

    “呵呵”青年男子冷冷一笑,然後蹲下身子伸出右手溫柔的撫摸着白裙女子的秀髮和肩背,謝青雲這才注意到,青年男子的右手不知何時已經完全恢復了過來,和之前一樣細膩光滑。

    過了一會兒,青年男子忽然用很輕很柔的異樣語氣對謝青雲說道“剛纔的確是我太過沖動了呢,我當然應該知道謝青雲先生不怕死,我也知道謝青雲先生爲什麼不怕死,所以我要爲我剛纔的衝動向謝青雲先生你道歉”

    對方這異常的表現讓謝青雲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一時間搞不清楚這個男人到底是在玩什麼花樣,總不可能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還覺得能夠像沒事一樣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男人就不是一個愚蠢足以形容的了……

    謝青雲這樣的念頭持續了沒多久,青年男子就繼續開口了“雖然在主物質界徹底殺死一名惡魔相當困難,但是幸好也只是相當困難而已呢,謝青雲先生你說對不對?”

    青年男子的話讓謝青雲呆了一下,然後一股不好的預感冒了出來,瘋狂的催動魔力試圖通過契約的力量聯繫外面的奧菲利亞,不過結果卻讓謝青雲陷入了絕望之中。

    青年男子再次溫柔的拍了拍白裙女子的背部,隨着青年男子的動作,謝青雲立即就感覺到白裙女子的動作停了下來,然後慢慢起身,臉上又恢復了初見時那種呆呆傻傻的樣子,靜靜的站在旁邊,回覆正常的雙眼茫然的看着謝青雲,如果不是嘴角和胸前沾滿了鮮血,謝青雲簡直無法相信這個女子和剛纔瘋狂吸食自己鮮血的吸血鬼是同一位。

    等白裙女子離開後,青年男子用冰冷的手指溫柔的在謝青雲臉上劃過“不能和自己那可愛的小主人告別還真是可憐呢……謝青雲先生,準備好和這個美好的世界說再見了嗎?”

    青年男子的話語輕柔如情人的低語,可是說出來的內容卻讓謝青雲一顆心直往下沉,一股絕望與不甘心的感覺涌上心頭,最後瞪着青年男子“就算你現在殺了我,芙蕾娜姐姐也不會放過你的”

    “只可惜謝青雲先生永遠都等不到那一天了呢……”青年男子的話仍然很輕柔,不過其中嘲弄的意味更見明顯。

    青年男子好整以暇的看着絕望的謝青雲,似乎還想好好的戲弄一下謝青雲,話還未出口,忽然間整個空間發出了一陣抖動,彷彿是地震一般,緊接着從房頂到地板,一層紅色魔紋形成的結界自上而下一閃而過。

    這個突如其來的異變讓青年男子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再次變的扭曲瘋狂起來,也不繼續廢話,一把抓住謝青雲的右腿,像是拖拽一具屍體一般,就這樣拖着謝青雲向門外走去,一路上留下來一條殷紅的血痕。

    出了房門,青年男子拖着謝青雲直奔中間最大的那個房間而去,而那名白裙女子也乖巧的跟在後面,對那連連發生的震動恍若不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