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神洲幻夢 » 正文_第四十一章 奧菲莉亞的抉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洲幻夢 - 正文_第四十一章 奧菲莉亞的抉擇字體大小: A+
     

    謝青雲醒過來的時候是躺在擔架上面的,洞穿手臂的標槍已經被拔出,肩膀上的傷口也包紮過了。

    看着那系成一個蝴蝶結的繃帶,謝青雲就知道那是出自奧菲利亞的手筆,頓時感覺心中有些暖意。

    支起身子環視了一下四周的情況,雖然夕陽已然完全沉到了地平線下面,但是謝青雲還是一眼就看到了前方不遠處的奧菲利亞母女二人。

    安吉麗娜夫人還是騎在那匹威風凜凜的深淵戰馬上面,奧菲利亞則乖巧的橫坐在安吉麗娜夫人身前,雙手環抱着母親的腰肢,把一顆小腦袋依偎在那飽滿的雙峯之間。

    看着那和諧溫馨的一幕,謝青雲竟然意外的沒有產生什麼猥瑣的念頭,反而只覺得心中有一種平靜輕鬆的感覺。

    “小夥子,身體不錯嘛,那麼重的傷這麼快就醒過來了”忽然謝青雲耳中聽到了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然後一隻大手把自己重新按回了擔架上面“不過你現在還是給我老人家乖乖的休息,其他事情等把傷養好了再說知道嗎?”

    “唔……”重新變成平躺姿勢的謝青雲沒有再試圖坐起來,扭頭看了一眼聲音的主人,那是一名頭髮銀白,臉上有一些皺紋的老者,老者沒有穿盔甲,也沒有佩戴武器,倒是背了一個木箱子,看上倒像是一名……醫生,不錯,謝青雲看着那名老者立馬就想起了小時候見過的走街串巷上門爲人治病的赤腳醫生。

    “謝謝你,老人家”謝青雲點了點頭向老者道謝到,雖然傷口上的繃帶明顯出自奧菲利亞之手,但是其他事情,比如處理傷口就肯定不是小姑娘能搞定的。

    “哈哈哈哈……”老者發出一陣爽朗的大笑,過了一會兒停下笑聲認真的看着謝青雲“小夥子,老人家我做了一輩子的隨軍醫師,照顧傷員本來就是我的責任,就像上陣殺敵保護百姓是你們的責任一樣,所以你用不着專門向我道謝”

    “責任嗎?”聽到老者的話謝青雲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前面依偎在母親懷中的奧菲利亞,腦海中又回想起了那名騎士的話……

    “好了”看到謝青雲的樣子,老者又微笑着拍了拍謝青雲“別看了,領主夫人和小姐都沒事,你就放心吧……對了,聽說你是爲了救阿爾弗烈德小姐才把自己搞成這副模樣的?”

    “阿爾弗烈德小姐是我的主人,救她是我的職責,就算犧牲自己的性命……”

    “停……”老者一下子按住謝青雲,打斷了謝青雲的慷慨陳詞“小夥子,太過激動對養傷沒有好處,我並沒有懷疑的意思,其實從阿爾弗烈德小姐親自給你包紮傷口我就知道這個傳言是真的了……”

    “老人家,我不是那個意思……”謝青雲看到老人誤會了自己,也有些尷尬起來。

    “哈哈……不管怎麼說,我老人家其實是想對你說一聲,謝謝!”說到最後那個謝謝的時候老人的表情忽然變得鄭重起來。

    “謝我?”謝青雲有些茫然,不知道老者說的謝謝自己是因爲什麼,想想自己好像也沒幹什麼,自己在人類和獸人戰鬥正式開始之前就暈倒了,到現在才醒過來,如果非要說功勞的話,那可能就只有老者剛纔提到的救了奧菲利亞一事。

    然而謝青雲自己清楚,其實自己可以做的更好,可以讓小姑娘不用身陷那種險境,可以不用犧牲那兩名至今不知姓名的騎士……

    “是的,謝謝你,謝謝你救了阿爾弗烈德小姐”老者保持着莊重的語氣說道“但不是爲了阿爾弗烈德小姐,而是爲了我自己,爲了我當兵的兒子和孫子,爲了我住在阿託利亞的家人……”

    說到這裏老者忽然停頓了一下,轉過頭看了一眼身後,謝青雲順着老者的視線往後看了一眼,後面是百來張年輕的面孔,或騎馬或步行,但是臉上或多或少都帶着一絲倦意……然後謝青雲便又聽到老者繼續說道“也爲了這些勇敢的孩子們”

    “我……不是很明白”雖然覺得這種時候開口問這種問題很破壞氣氛,但是在遲疑了一會兒之後謝青雲還是忍不住問道。

    老人雙眼閃爍着深邃的光芒注視着前方,良久之後纔開口道“或許你們年輕人沒有體驗過那段時光……小夥子,你知道今天如果沒有安吉麗娜夫人剿滅那羣野蠻的獸人,阿託利亞的人民會遭受怎樣的災難嗎?”

    “不知道”雖然不能說完全想不出來,但是此時此刻謝青雲還是搖了搖頭。

    “呼!”老人深吸了一口氣,卻沒有繼續這個問題“我們阿託利亞地處帝國最北端,再往北就是獸人的領地,一向是帝國最危險的地方,所以帝國的那些貴族老爺們都不願意到這地方來……在阿爾弗烈德伯爵入主之前,阿託利亞已經有快半

    個世紀沒有真正的領主了。阿託利亞的小貴族們完全無力抵禦獸人,每一次獸人越境都意味着一場災難,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二十幾年前。在阿爾弗烈德伯爵和之後的安吉麗娜夫人的保護下,阿託利亞的人民終於過了二十年安穩的日子,所以我纔想要謝謝你,替所有阿託利亞的人民謝謝你”

    聽完老者一席話,謝青雲總算明白了一些,但是……謝青雲張了張嘴,到嘴邊的話語卻怎麼也說不出口,那就是——奧菲利亞不一定能繼承她父親的爵位,如果從朱雀學院畢業的時候小姑娘仍然沒有到達八階,那麼一切都將回到原點。

    之後謝青雲和老者便同時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兒,老人好像忽然想起什麼,向謝青雲叮囑道“對了,小夥子,你手臂上的那個傷口在完全痊癒之前千萬不要見水知道嗎?”

    “哦”謝青雲點了點頭,然後隨意的問了一句“那肩膀上的傷口呢?”

    “那沒事,肩膀上的傷口沒關係,只要注意手臂上的傷口就行了”

    “爲什麼?”謝青雲下意識的問道。

    “小夥子”老人打量了謝青雲一眼“你沒有聽說過敗血草嗎?”

    “敗血草?”謝青雲的腦袋上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那是極北之地常見的一種植物”老人看謝青雲似乎真的不知道於是便開始解釋起來“獸人們喜歡將這種草磨成粉末泡酒,據說喝了混合了敗血草粉末的藥酒能加強獸人對北地嚴寒的抵禦能力,同時能減緩獸人對疼痛的感知,甚至能讓服用者作戰更加勇猛……”

    那不就是傳說中的興奮劑嗎?老人的描述讓謝青雲想起了在地球上經常聽到的一種東西。

    “不過”老人沒有注意到謝青雲的異樣繼續說道“那些效果只對獸人有效,如果換成人類的話就會完全不一樣……獸人們都喜歡將敗血草溶液塗抹到標槍等遠程武器上,這樣的武器在人類身上留下的傷口會異常的疼痛,同時鮮血無法凝固,傷口無法自然癒合,如果傷口不能得到及時處理的話……而且就算傷口得到及時處理也很麻煩,不僅癒合的比一般傷口慢,而且絕對不能見水……”

    “這麼厲害……”謝青雲不禁有些咋舌,然後恍惚間似乎又看到了那流的到處都是的粉紅色鮮血,頓時又沉默了下來。

    ……

    謝青雲再次見到奧菲利亞母女已經是第二天下午的事情了,休息了一整天的謝青雲也恢復了大半的精力,在城堡大廳看到安吉麗娜夫人之後立即就快步湊了上去“安吉麗娜夫人”

    “是謝青雲先生啊”安吉麗娜看了謝青雲一眼,眼神有些複雜“先生有什麼事嗎?”

    “那個……”謝青雲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芙蕾娜的親筆信遞了過去“是關於奧菲利亞的事情,我這裏有一封給夫人你的信,是……”

    “是芙蕾娜前輩的信吧”安吉麗娜接過信,很自然的拆開,同時很自然的說道。

    “是”謝青雲一愣,然後繼續解釋到“是關於奧菲利亞的事情,芙蕾娜院長的意思是……”

    “奧菲利亞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安吉麗娜掃了一遍信中的內容,擡起頭看着謝青雲“多謝芙蕾娜院長和謝青雲先生對小女的關心”

    “那不知安吉麗娜夫人意下如何?”謝青雲定了定神繼續問道。

    “奧菲利亞已經不是孩子了”安吉麗娜深深的看了謝青雲一眼,許久之後嘆了一口氣“她現在在後花園,謝青雲先生請自便,我還有點事,就不陪你了”說完安吉麗娜就頭也不回的匆匆離開了。

    安吉麗娜的態度讓謝青雲有些意外,又有些不安,但是看着安吉麗娜匆匆離去的背影終究沒有說什麼。

    城堡中的後花園相當簡陋,兩片不大的玫瑰花田,一些北地常見的灌木,一條青石鋪就的小道,剩下的就是花園中央的一座石亭了。

    趕到後花園的謝青雲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石亭中的奧菲利亞,小姑娘背對着謝青雲,低着頭似乎在把玩些什麼。

    “奧菲利亞……”謝青雲輕輕的呼喚一聲走到小姑娘身後。

    “啊!是謝青雲先生啊”奧菲利亞猛地擡起頭,看到身後的謝青雲之後立刻站了起來,隨後指着對面的空位“謝青雲先生請坐”

    “恩”謝青雲點了點頭在奧菲利亞對面坐下,看着奧菲利亞手中把玩的東西心中百感交集。

    那是一面盾牌,一面破損的鋼盾,對於這面一天前保護過自己和奧菲利亞的盾牌謝青雲可是想忘都忘不了,那是那兩名爲了自己和奧菲利亞犧牲的騎士留下的唯一一件遺物。

    此情此景讓謝青雲清晰的感受到了奧菲利亞心中那份傷感,此

    行的目的也就再也說不出口,反倒是變的有些擔心起奧菲利亞。

    “謝青雲先生”忽然,一直‘深情’的注視着那面盾牌的奧菲利亞開口了“你說,我會繼承父親的爵位嗎?”

    “會的”謝青雲身手握住奧菲利亞的玉手“奧菲利亞,你一定能繼承阿爾弗烈德伯爵的爵位,你要相信你自己”

    奧菲利亞任由謝青雲抓住自己的手掌,默默的注視着那面盾牌一言不發,良久之後忽然擡起腦袋認真的看着謝青雲“恩,我一定會繼承父親的事業”

    “恩,我相信我家奧菲利亞”謝青雲也跟着重重的點了點頭“我相信安吉麗娜夫人和威廉爺爺要是能聽到奧菲利亞你這番話也一定會很高興的……”

    “不”奧菲利亞忽然開口,聲音很大,大的有些異常,不過小姑娘卻似乎沒有察覺到,認真的看着謝青雲,眼神堅定無比,然後小姑娘慢慢的站了起來,將那面破損的盾牌輕輕放到了兩人之間的石桌上“這次我不是爲了媽媽……也不是爲了威廉爺爺……”

    “……”

    “謝青雲先生”將盾牌放下後奧菲利亞便轉身走出了石亭,看着遠處起伏的山脈輕聲呼喊到。

    “恩”謝青雲走到小姑娘身邊。

    “謝青雲先生”奧菲利亞轉過身,緊緊的盯着謝青雲的眼睛。

    “怎麼了?”謝青雲不禁有些疑惑,不知道小姑娘想幹什麼。

    “謝青雲先生,我想請你認真的看着我的眼睛,一會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動好嗎?”

    謝青雲看着奧菲利亞那雙星辰般的眼睛,眼神堅定,其中蘊含着一種難以言喻的感情,矛盾、不捨、堅決、希冀……雖然不知道小姑娘想幹什麼,但是謝青雲還是點了點頭。

    隨後奧菲利亞輕啓紅脣,唸誦起了咒文,咒文很深奧,謝青雲只聽得懂有限的一部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咒文使用的是深淵語。

    很快,謝青雲就知道了這咒文是什麼,只見隨着奧菲利亞不斷的唸誦,謝青雲和奧菲利亞本人身上不停的往外冒出一條條紅色光芒,那些紅光凝聚在一起,到最後隨着一陣扭曲形成了一個謝青雲熟悉的東西,正是當初剛剛來到人間界的時候和奧菲利亞簽訂的契約。

    看着這一切,謝青雲莫名的有些慌張,不過因爲之前和奧菲利亞的約定,謝青雲還是認真的和奧菲利亞對視着。

    當契約出現之後,小姑娘緩緩擡起右手,將食指放入口中輕輕咬下。

    當奧菲利亞的鮮血觸碰到那懸浮在空中的契約時,那魔力組成的文字忽然變的不穩定起來,下一個瞬間就如被戳破的氣泡一般消失在空中,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與此同時,謝青雲感覺到靈魂深處少了一些東西,似乎少了一些束縛,又似乎少了一份羈絆。

    “奧菲利亞,你……”

    “謝青雲先生……”奧菲利亞忽然擡起右手,伸出食指輕輕按在謝青雲雙脣之上“一直以來,我都知道,我和母親的做法是錯誤的,只是一直沒有勇氣去承認……現在,我沒辦法再繼續假裝自己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繼續用那種不公平的契約將謝青雲先生束縛在身邊……從現在開始,謝青雲先生你自由了,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奧菲利亞……”和奧菲利亞深深的對視着,最終千言萬語化爲一聲嘆息“你真的是長大了呢”

    “我倒是希望做一個永遠都長不大的孩子……”奧菲利亞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隨後又靜靜的說道“謝青雲先生,我能問一下你今後有什麼打算嗎?”

    “今後的打算……”謝青雲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奧菲利亞,你願意收留一個無家可歸的小惡魔嗎?”

    “收留……”奧菲利亞一愣,隨後帶着驚喜和不可思議的表情看着謝青雲“謝青雲先生,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是認真的”謝青雲溫柔的撫摸着奧菲利亞柔順的金髮。

    “就算我是一個既任性又不懂事還會惹麻煩的……”

    “不,奧菲利亞,你是我見過的最懂事的女孩,而且,昨天的事不是你一個人的錯,我也想和你一起爲阿託利亞的人民做些什麼……”謝青雲將奧菲利亞摟在懷中,輕輕的拍着她的肩膀。

    奧菲利亞乖巧的將腦袋埋在謝青雲胸口,良久之後才擡起頭來,雙眼略微有些溼潤“謝謝你,謝青雲先生”

    “我們不是說好了永遠都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一輩子都不分開的嘛”謝青雲笑着安慰着懷中的奧菲利亞,心中卻不免有些苦澀。

    “恩”奧菲利亞重重的點了點頭,兩行淚水再也控制不住流了出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