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神洲幻夢 » 正文_第四十章 絕境逢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洲幻夢 - 正文_第四十章 絕境逢生字體大小: A+
     

    在獸人追兵的叫罵聲中,卡西斯獨角蜥繼續一路向南。

    當橘黃色的夕陽再次完整的進入視野,謝青雲終於可以稍微鬆一口氣,離開了那幽暗的矮樹林,擺脫了時不時抽打在身體上的樹枝和藤條,眼前看到的是一個更爲廣闊的世界。

    雖然仍有一些起伏的丘陵分佈在視野中,但總體來說算是一片平坦的原野,繼續往南的道路暢通無阻。

    重新坐直身子,調整一下背上釘着幾支標槍的鋼盾,向身後那片讓人壓抑的喘不過氣來的樹林投去了最後一眼,默默的向那兩名至今還不知道名字的騎士道一聲再見。

    做完這一切的謝青雲不再遲疑,控制着座下的卡西斯獨角蜥向着代表安全的南方跑去。

    當獸人也從幽暗的矮樹林中鑽出來時,謝青雲和奧菲利亞已經和對方拉開了不少的距離。雖然還沒有徹底甩開對方,但是在沒有了標槍雨的威脅,速度上又不落下風的情況下,基本上可以說已經安全了。

    而事實上,在離開那片矮樹林之後獸人的追擊熱情似乎也少了很多,速度甚至比在樹林裏的時候還慢了一些。

    至於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樣的變化,是剛纔半個多小時的追擊已經耗盡了體力,亦或是獸人們擔心在這種地方遇到人類的軍隊?

    不過,現在的謝青雲已經沒有多餘的精力來思考這些了,過度消耗的體力和手臂上被標槍貫穿的痛苦讓謝青雲的腦子中唯一剩下的念頭就是‘一直向南,不要停’

    如果一切順利,謝青雲一定可以在暈倒之前帶着奧菲利亞脫離險境,或者說不定獸人會因爲追擊無望而自動放棄。

    然而,如果永遠只能是如果。

    當卡西斯獨角蜥載着兩人衝上一座小山坡時,謝青雲隱隱約約從耳邊聽到了奧菲利亞的呼喚,聲音相當急促“謝青雲先生……謝青雲先生……”

    晃了晃腦袋,讓模糊的視野再次變的清晰一些,謝青雲不安的看了一眼懷中的奧菲利亞,然後再順着奧菲利亞手指的方向向前看去,當那讓奧菲利亞發出驚呼的東西映入眼簾,謝青雲下意識的停住了卡西斯獨角蜥的腳步。

    那是一個村莊,一個很普通的村莊,在橘紅色的夕陽下,村莊中炊煙裊裊,村裏村外田間巷尾時不時的閃過一兩個扛着農具的身影,真是好一副平靜祥和的景象。

    眼睛看到的景象傳到已經遲鈍的大腦,甚至都沒有去考慮爲什麼在到處都是一片緊張氛圍的阿託利亞會出現這樣的景象,謝青雲就再次聽到奧菲利亞的聲音“謝青雲先生……怎麼辦?”

    怎麼辦……怎麼辦……奧菲利亞慌亂的聲音在謝青雲的腦海中來回迴盪着,要不是實在太累了,謝青雲說不定就直接爆出口了,明明都以爲沒事了,結果卻突然冒出來這麼一檔子事……

    謝青雲回頭看了看身後,頓時腦袋更疼了……還沒穿越的時候,謝青雲總覺得自己運氣很差老是遇到一些倒黴事,但是和剛剛過去的一個小時相比,謝青雲覺得在地球上的時光簡直和天堂一樣無憂無慮,哪裏需要像現在這樣明明連睜開眼睛都已經很勉強了卻還要操心這操心那的。

    似乎是謝青雲的踟躕不前重新給了後面的獸人追擊的動力,百來名獸人又一下子呼啦啦的逼近了過來。

    如果被後面那羣如狼似虎的殘暴獸人發現這個山坡後面的村莊會怎麼樣?

    謝青雲不知道,或者說不想知道,自身尚且難保,哪還有餘力來顧及他人?所以謝青雲無視了奧菲利亞改變方向的意見,直接控制着卡西斯獨角蜥放開腳步向着村莊的方向衝了過去,至於這個決定到底是對是錯?謝青雲已經懶得去考慮了。

    看到謝青雲的決定奧菲利亞臉色更蒼白了,嘴巴張了張似乎想說些什麼,不過最終只是把腦袋埋到謝青雲胸口什麼

    都沒說。

    就這樣謝青雲抱着奧菲利亞騎着卡西斯獨角蜥一馬當先,後面跟着一大票獸人,像潮水一樣從山坡上涌了下去。

    謝青雲不知道事情到底爲什麼會變成這樣,是因爲奧菲利亞不懂事抑或是自己立場不夠堅定沒能阻止小姑娘的胡鬧,還是像某些人所說,弱者就是原罪?

    早在穿越之前謝青雲就已經過了那種我命由我不由天,成天夢想着拯救世界、逆天改命的年齡。謝青雲覺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法,即使沒有逆天的實力、滔天的權勢、無盡的財富,一個人也可以過的很開心……

    但是,眼前那個村莊即將迎來的命運卻讓謝青雲迷茫了,不久之後毀滅即將降臨這個平靜的小村莊,而那些習慣於揮舞農具與世無爭的村民或許連反抗都做不到。

    那麼這都是誰的錯?是兇狠殘暴的獸人還是將獸人引向此處的自己?甚至是那些身爲弱者的村民們自身?

    關於這些問題謝青雲沒有找到答案,如果能夠再做一次選擇,謝青雲覺得自己仍然會選擇將那些獸人引向這個無辜的村莊,因爲如果不這樣做的話那麼不僅自己會死,奧菲利亞也難以倖免。

    隨着距離的拉近,村莊外面那一圈用來防盜匪和野獸的矮牆變的清晰起來,甚至謝青雲還在矮牆後面看到了幾個探頭探腦的人影。

    直到此時,謝青雲才終於感覺到有那麼一絲絲不對勁,面對來勢洶洶的獸人,這個村莊表現的似乎過於平靜了一點。

    難道……?

    謝青雲還沒來得及得出結論,原本很平靜的村莊中便開始變的嘈雜起來,緊隨其後響起的是一道悠遠綿長的號角聲和一陣金屬摩擦聲。

    接下來謝青雲就看到原本半掩着的大門突然洞開,一隊大約二十多人,右手長矛左手大盾,着全身鎧甲只有一對眼睛露在外面的戰士小跑着衝了出來。

    原來這裏纔是安吉麗娜設伏的地方啊,剛剛離開‘凝血丘陵’那種複雜的地形,前面就是廣闊肥沃的人類世界,一個毫無防備的村莊如待宰的羔羊一般放在眼前……果然還是自己太嫩了嗎?

    看着那羣全副武裝的戰士謝青雲在心底自嘲了一句。

    “來人可是謝青雲先生和阿爾弗烈德小姐”遠遠的謝青雲就聽到那隊戰士中一名隊長模樣的人向這邊喊道。

    “是,快來人保護小姐……”謝青雲立即高聲喊了回去,這一下幾乎用盡了謝青雲所有的力量,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

    雖然最後咬牙堅持了下來,不過因爲心神分散,座下的卡西斯獨角蜥頓時失控,直接原地轉身向着給自己造成很大傷害的獸人衝了過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那些人類戰士再也顧不得陣型問題,在隊長的帶領下一窩蜂的向前發起了衝鋒,而那些看到人類戰士之後已經表現出一些退意的獸人再次重整隊形向卡西斯獨角蜥迎了過來。

    好在原本把腦袋埋在謝青雲懷中的奧菲利亞在聽到動靜之後就又把腦袋擡了起來。此時看到卡西斯獨角蜥失控,在一瞬間的驚慌之後就反應了過來,抱着虛弱的謝青雲猛地一個翻身就從獨角蜥的背上滾了下來。

    雖然暫時避免了陷入敵陣的危險,但是兩人的位置卻變的尷尬起來,正好處在了人類和獸人的中間。

    跌落地面之後,小姑娘立即爬了起來,緊咬着雙脣,試着拖動了一下謝青雲。也不知道是謝青雲身體過重還是奧菲利亞也已經累壞了,只是一會兒功夫,小姑娘就開始喘氣大氣。

    “奧菲利亞……”謝青雲看了一眼同樣疲憊不堪的奧菲利亞,剛想開口讓小姑娘不要管自己,耳中卻忽然聽到一個急切而又熟悉的聲音。

    “呆在原地,保護好奧菲利亞!!!”

    謝青雲聞言愣了一下,轉頭四顧

    ,立時發現除了正在趕過來的那隊重甲戰士,戰場兩側的山坡上出現了總共四隊騎士,每隊大約百人上下,這些騎士也都在全速趕往戰場。

    在西方,背對着血紅的夕陽,一人一騎甩開了後面的騎士大隊,以風一般的速度向着謝青雲和奧菲利亞衝來。

    來人劍履鳳盔,身着銀色軟鎧,一條繡金黑斗篷迎着風在背後獵獵招展。腰間是一柄新月彎刀,右手持一米許法杖,杖頂一顆雞蛋大小閃耀着詭異光芒的血紅寶石,杖尾延伸出一截利刃,在夕陽下時不時的閃過一縷寒芒,杖身之上則纏繞着一縷縷黑色火焰。

    再看那名騎士**坐騎,卻也不是凡物,四蹄之間,烈焰翻騰,周身上下遍佈鱗甲骨刺,頭頂一支尖銳的獨角讓人不寒而慄,血紅的雙眼隨着快速的奔跑在空氣中拖出兩條尾焰,看上去煞是威武,倒是和身上那名英姿颯爽的騎士相得益彰。

    待得那名騎士離得更近一些,謝青雲終於看的更清楚了,金髮飛揚,秀目含煞,眉頭微凝,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配上身上裝束和**坐騎,宛如女武神降世。

    看着那有些熟悉的容顏,謝青雲眼眶不由得有些溼潤起來,袁磊來人正是奧菲利亞的母親——安吉利娜。

    “嗷嗚……嗷嗚……”謝青雲還沒來得及思考爲什麼安吉麗娜明明是一名惡魔術士,怎麼也和騎士一樣衝鋒陷陣,耳中就聽到了兩聲狼嚎。

    然後謝青雲就發現兩名狼騎兵已經近在咫尺,其中一名狼騎兵揮舞着巨型斬馬刀對着謝青雲的腦袋毫不客氣的斬落下來,另一名狼騎兵則俯下身子伸出毛茸茸的大手,向一邊的奧菲利亞抓了過去。

    看來,這段時間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這些獸人們意識到了奧菲利亞是一個身份不凡的重要人物,所以才起了生擒小姑娘的想法。

    謝青雲哪能讓對方得逞,對當頭斬下的利刃視若無睹,一個翻身將有些發呆的奧菲利亞撲倒在地。利刃劃過,在謝青雲的肩膀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小姑娘卻因此避過了被掠走的危險。

    那兩名狼騎兵一擊失手,發出兩聲狂怒的吼叫,撥轉狼頭交錯而過,交換了一個方向再次向謝青雲和奧菲利亞襲來,而此時,那隊人類重裝戰士離兩人還有近百米的距離。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緊要關頭,一道尖銳的破空聲和一些急促的馬蹄聲闖入了戰場中央。

    由於姿勢的原因,謝青雲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緊接着就響起一個重物撞擊聲和兩道淒厲的慘叫,隱隱約約還能聞道一股子的焦臭味。

    “媽媽!”

    隨着奧菲利亞淚眼婆娑的喊出這兩個字,謝青雲只覺得自己被一股巨力掀到了一邊,變成仰臥在地上。

    然後終於能夠看清眼前的景象的謝青雲大致知道了剛纔那一連串的聲響是怎麼回事。

    那兩名狼騎兵其中之一身體完全被一種黑色的火焰吞沒,此時正一邊發出淒厲的慘叫一邊如無頭蒼蠅一般在戰場中四處亂竄。

    對於那黑色的火焰,謝青雲也有所瞭解,那是來自深淵的能夠燃燒靈魂的混沌之火,火焰的源頭則是那支插在那名獸人狼騎兵身上的法杖。

    至於另外一名狼騎兵……謝青雲只看了一眼就被眼中看到的景象驚呆了。那名狼騎兵連人帶坐騎倒在前方几米處,那隻體型堪比人類戰馬大小的巨狼已然斃命,身體從中間斷成兩截。獸人騎士的命運更是悽慘,只剩下上半段身體倒在地上掙扎哀嚎。

    看着那灑落一地的斷肢、碎肉、鮮血、臟器……謝青雲原本就已經很蒼白的面孔更加白了幾分,胃中更是一陣陣翻涌,彷彿要把這幾天吃的東西全部都吐出來一般。

    不過也不知道是幸運或是不幸,謝青雲在即將嘔吐出來之前眼前一黑,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