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神洲幻夢 » 正文_第三十六章 凝血丘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洲幻夢 - 正文_第三十六章 凝血丘陵字體大小: A+
     

    一路上奧菲利亞一直緊繃着臉一言不發,謝青雲看着小姑娘的情況也覺得不好開口,於是便也乾脆保持沉默,跟在小姑娘身後策馬飛奔。

    行到半途,忽然前方出現一人一騎,跑在最前面的奧菲利亞立即停了下來,後面的格曼爵士跟上幾步“阿爾弗烈德小姐,不用擔心,是自己人”

    果然,那名騎士在看到謝青雲等人後沒有絲毫遲疑,反而加快速度衝了過來,一直到六人面前才停下來,臉上有些緊張,氣喘噓噓的說道“格曼爵士,前面有情況……”

    “怎麼回事?”一聽來人的話,謝青雲頓時就感覺到周圍的空氣一下子也似乎變的凝重起來,甚至連**的戰馬也感覺到了空氣中的不安,發出陣陣嘶鳴。

    “是獸人吧!”來人還沒有回答,奧菲利亞就直截了當的開口說道。

    奧菲利亞此話一出衆人頓時沉默下來,謝青雲一看這情況就知道多半是被奧菲利亞說中了。

    一想到獸人,謝青雲的腦海中就出現了一個體型高大、滿身長毛、青面獠牙的形象。

    其實謝青雲也沒有真正見過獸人,所有印象都來自於書中的記載。

    獸人居住於大陸北方的凍原地帶,因爲體毛茂密,不適應南方溫溼的氣候,不過獸人卻一直都沒有放棄過入侵南方人類的領地,就這樣,人類和獸人在大陸北端的巨龍原野糾纏了數千年。

    這數千年來,除了大約每隔百年一次的被人類稱爲‘獸潮’的大規模南侵,期間小衝突也從來沒有斷過,這也是作爲和獸人領地接壤的朱雀帝國對邊境之地的領主要求格外嚴格的最主要原因。

    “說吧,前面發生什麼事了”沉默了一會兒,格曼爵士嘆了一口氣向來人詢問道。

    “是我們的巡邏小隊”格曼爵士開口之後來人便不再遲疑,聽到前方是自己人之後衆人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就聽那名騎士遲疑着繼續說道“不過……”

    “不過什麼?”格曼爵士急忙問道。

    “他們的情況好像不太好……”說着那名騎士小心的看了一眼奧菲利亞才繼續說道“還是爵士大人你自己過去看一下吧”

    “走,去看看”格曼爵士還沒有回答,奧菲利亞就做出了決定,然後催馬向那名騎士來的方向趕了過去。

    “阿爾弗烈德小姐……”

    “奧菲利亞……”

    謝青雲和格曼爵士見狀急忙開口想要阻止,但是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無奈的對視一眼,催動**戰馬跟了過去。

    前行數裏,翻過幾個山坡,一個小小的臨時營地就進入衆人的視野,甫一進入營地,謝青雲就感覺到了空氣中那沉悶的氛圍,還有瀰漫在四周的血腥味與呻吟聲。

    謝青雲大致看了一眼營地的情況,十幾個人個個帶傷,還有幾副蓋着白布的擔架。

    謝青雲偷偷的打量了一眼身邊的奧菲利亞,果然,小姑娘也是一臉蒼白,長袍下的身軀似乎也在瑟瑟發抖,不過奧菲莉亞終究還是抗住了壓力,甚至還爲幾個受傷嚴重的士兵處理了一下傷口。

    “隊長,這位是阿爾弗烈德小姐……”沒過多久,當這支巡邏隊的隊長也出現之後,格曼爵士上前先介紹了一下奧菲利亞然後才問道“你們這裏發生了什麼?”

    “是那些野蠻的獸人……”隊長咬牙切齒的咒罵着“當時我們正在巡邏,那些畜牲不知道從哪裏忽然鑽了出來……該死的,都怪我沒有提高警惕,好幾個兄弟都……都……”

    看到自己的隊長說着說着就開始哽咽起來,幾個受傷不重的戰士都站起來安慰起了那個淚眼婆娑的壯漢,謝青雲頓時唏噓不已,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緣未到傷心時’,這些軍中鐵血男兒心中也有柔軟的一面啊。

    “那些獸人有多少?”等隊長的情緒重新穩定下來,格曼爵士繼續問道。

    “六個”隊長回憶了一下“被我們殺了一個,另外五個跑了……”

    “跑了?”格曼爵士聞言大驚“往哪邊跑了?”

    “西邊”隊長飛快的回答道,然後又補充說道“格曼爵士請放心,我已經派人去通知附近的民兵團和子爵大人了,那五個畜牲跑不遠的”

    “那就好”聽到隊長的話格曼爵士這才鬆了一口氣,不過還是回頭向一名手下小聲吩咐了幾句,等那名手下領命出去後才放下心來。

    “隊長”等那邊事情交代完,奧菲利亞看着那名巡邏隊隊長“沃登子爵現在在哪?”

    “子爵大人現在應該正在趕去和安吉麗娜夫人匯合的路上”隊長挺直腰桿回答道。

    “匯合的地點在哪?”奧菲利亞繼續問道。

    “凝血丘陵”

    謝青雲一聽到‘凝血丘陵’這個名字頓時心中一動,似乎這個名字在哪聽說過的樣子……

    “謝青雲先生……”思索間,謝青雲隱隱聽到似乎有人在呼喚自己,回過神來扭頭看去,果然看到一臉不自然表情的奧菲利亞正盯着自己。

    “怎麼了?奧菲利亞……”謝青雲謹慎的問道,心中不免有些擔憂,生怕這小丫頭一時衝動做出什麼讓人頭疼的事情。

    然而,世事總不盡如人意,很多時候你越是怕什麼就回來什麼,所以當奧菲利亞一臉嚴肅的看着謝青雲,用非常認真的語氣說出那句“謝青雲先生,我們去‘凝血丘陵’”的時候,謝青雲頓時覺得自己的腦子都快炸了。

    “奧菲利亞……”謝青雲緊緊的盯着奧菲利亞,不停的在心中組織語言試圖說服小姑娘放棄這危險的想法,不過小姑娘卻是表現的出乎意料的倔強,以比謝青雲更堅定的眼神和謝青雲對視着。

    毫無疑問,這對謝青雲來說是一個非常不好的訊息,以謝青雲對奧菲莉亞的瞭解,雖然小姑娘平時很乖很聽話,但是一旦露出這種眼神,那就代表奧菲莉亞已經做出決定了,估計這種時候除了她的母親安吉利亞夫人以外就只剩下將她打暈這一條路了吧?

    不過,不到最後關頭謝青雲絕對不願意採取這種方法,因爲那樣做毫無疑問會讓奧菲莉亞對自己的好感度大大降低。

    “奧菲利亞,你應該知道,那很危險……”最終,謝青雲還是決定先嚐試着說服一下小姑娘。

    “謝青雲先生你會保護我的對吧!”奧菲利亞眼中神色絲毫未變,看着謝青雲,似乎是在詢問,言語之間卻沒有一點疑問的感覺,反倒像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我當然會保護你……但是……”謝青雲不由得在心底苦笑了一下,保護這種事情哪是靠嘴巴說說就可以的?

    其實說到底還是自己實力不濟,要是自己能有當初剛剛穿越時附身的薩麥爾一半的實力,別說什麼‘凝血丘陵’,就算是更北方的獸人大本營,你想要去逛逛也不是不行啊。

    而現在,即使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想提升實力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辦到的事。

    “謝青雲先生……我想去那裏,我一定要去那裏……”兩人對視了一會兒,奧菲利亞再次開口,不過這次的語氣有了一絲變化,似乎帶着一絲絲的哀求。

    謝青雲一愣,定睛看去,小姑娘的眼神也些不一樣,銳利的眼神開始逐漸軟化,在那份堅定後面謝青雲似乎看到了更多的東西,那是一種如受驚的小鹿般的眼神,彷徨、無助,還有更深處的恐懼。

    小姑娘害怕的並不是獸人這一點毋庸置疑,否則的話小姑娘就不會提出前往‘凝血丘陵’的要求了。

    那麼小姑娘害怕的是自己不同意她的行動?在見過小姑娘倔強而又堅強的那面之前,謝青雲說不定真會有這樣的想法,不過現在……

    “能說說你一定要去那裏的理由嗎?”謝青雲心中有些不忍又有些疑惑,於是出言詢問道。

    “因爲媽媽在那裏,我要去找媽媽”

    如果是在穿越之前,謝青雲一定會在心中狠狠的吐槽一句‘多大的人了,你以爲你還是小蝌蚪嗎?還找媽媽’。

    而現在情況顯然不太一樣,小姑娘幾次三番的提起那個地方,現在又提起了自己的母親

    ,在配合上眼神中的恐懼……

    那個地方毫無疑問就是之前巡邏隊隊長提到的‘凝血丘陵’,而從一開始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謝青雲就覺的有些耳熟,現在……謝青雲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終於回憶起了關於這個名字的記憶。

    說起來好像並沒有過去多久,還是在自己向芙蕾娜詢問‘落英劍法’的時候曾聽芙蕾娜提起過,似乎那是阿爾弗烈德伯爵——奧菲利亞的父親、安吉麗娜的丈夫戰死之地。

    想到這一點之後,謝青雲頓時恍然大悟,明白了小姑娘到底在害怕什麼,和她那必須去那裏的理由。

    “隊長”謝青雲緊緊的攥住掌中的卡西斯獨角蜥尖角,然後轉過身看着巡邏隊隊長“那些獸人實力怎麼樣?”

    隊長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那邊的格曼爵士卻已經忍不住大驚失色“阿爾弗烈德小姐、謝青雲先生請三思”

    “格曼爵士,多謝關心,我正是知道此行艱險,纔會想知道這一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險,以便早做準備”

    “萬萬不可啊”格曼爵士急道“阿爾弗烈德小姐千金之軀,怎能以身犯險,那羣獸人都是窮兇極惡、兇狠殘暴之輩,萬一出了什麼意外可如何是好?”

    聽格曼爵士這麼一說,謝青雲心中不禁又開始猶豫起來,說實在的,謝青雲對自己的安危倒是不怎麼在意,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又不是沒有死過。

    但是奧菲利亞可不一樣,萬一真如格曼爵士所言……謝青雲越想越是心驚,越想越覺得剛纔的決定的確是有些莽撞了。

    就在謝青雲拿不定主意的時候,那名巡邏隊的隊長開口了“幾位大人放心,那些獸人不過是一些散兵遊勇,最高的纔不過五階……我們要不是一時大意被那些畜牲偷襲得手……”

    巡邏隊隊長還待繼續說下去,卻被格曼爵士憤怒的打斷了“住口,休得胡言亂語,你不過是一名普通士兵,知道些什麼?”

    “爵士大人”謝青雲聽到巡邏隊長的話本就有些心動,此時忍不住打斷格曼爵士的話,向巡邏隊長詢問道“隊長,你剛纔的話當真?”

    巡邏隊長看了看謝青雲又看了看格曼爵士,一時之間不敢輕易開口。

    “隊長?”這時奧菲利亞再次開口,語氣中充滿不快“謝青雲先生在問你話呢,爲什麼不回答?可是看不起我?”

    “不敢,不敢”巡邏隊長抹了一下額頭冷汗“謝青雲先生,屬下所言句句屬實,不敢有半點欺瞞”

    “那我問你”謝青雲繼續問道“如果那些獸人真的如你所說的那麼不堪,安吉麗娜夫人擺下如此大的陣仗爲的是哪般?整個阿託利亞境內劍拔弩張又是爲何?”

    “大人明鑑”巡邏隊長稍微鎮定了一下,忽然臉色一凝“數日前,前方傳來消息,在和北方的‘卡拉巴公國’的戰鬥中,有一支數量上百的獸人潰軍越過‘斷龍嶺’朝阿託利亞而來,預計這兩天就會經過‘凝血丘陵’,所以安吉麗娜夫人計劃在‘凝血丘陵’對那些獸人進行伏擊,至於領地內的情況,是爲了預防那些躲過伏擊的漏網之魚對領地造成破壞”

    “你是怎麼知道這種消息的?”謝青雲還沒開口,格曼爵士臉色一沉,冷冷的問道。

    “這……”隊長猶豫了一下,然後纔開口道“實不相瞞,那名傳來獸人消息的信使是我的妹夫”

    原來如此……謝青雲頓時明瞭,然後轉向格曼爵士“爵士大人,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格曼爵士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一咬牙從同來的四名騎士中挑出兩人“你們兩人一路上保護好阿爾弗烈德小姐,要是讓小姐傷了一根毫毛,那你們也不用回來了,明白了沒有?”

    “是”兩名騎士大聲應是,然後站到了奧菲利亞身後。

    奧菲利亞看了看身後兩人,忍不住皺了皺眉,不過終究沒有再說什麼。

    “多謝爵士大人好意”謝青雲拱手向格曼爵士道了一聲謝,然後轉身招呼了奧菲利亞一聲“奧菲利亞,我們走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