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中心亭夜宴(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中心亭夜宴(四)字體大小: A+
     

    終於,煊翰帝朝他身旁的太監也使了個眼色,那太監便似明白了他的意思。上前兩步甩了甩拂塵,尖聲開口:“各位請靜一靜,皇上有話宣佈。”

    頓時,亭中亂作一團的場面立刻恢復到了剛剛進亭中的場面,鴉雀無聲。大家都豎起耳朵,聽聽皇上要說什麼。

    皇上清了清嗓子,沉沉地開口,聲音洪亮,眼裏閃過一抹精光:“朕於今日,有意爲我煊翰幾位青年才俊拉根紅線。衆所周知,太子與準太子妃兩年前那場婚禮,因太子突發惡疾,未能完成婚禮。所以朕特定下個月初八,給太子完成婚禮。另外,左相之子柳世宏亦到了適婚年齡,朕亦在此,把朕的愛女錦繡公主下嫁給柳世宏,擇日完婚。虞城丁寒冰,雖娶六門妾侍,卻無一妻房,朕特刺右相之女薛琪於你,擇日完婚.你幾人,可有異議?”

    全場鴉雀無聲,一片肅靜。但我腦中卻一片混亂,猶如一團亂麻。爲何讓我又一次聽到他要成婚的消息?如今,竟連寒哥哥,柳世宏也都要成親了麼?心裏難過得連腹中都隱隱作痛。眼中酸澀脹痛,再看不到任何人,聽不到任何聲音。

    待我回過神,發現身旁的白髮老者,已不知何時起身,站在了亭中央,另外還有寒哥哥和雲祈風也都站在老者身側,柳世宏也在。

    柳沁兒依舊跪在中間,似乎眼裏噙着淚水,楚楚可憐。所有人都將視線投射在雲祈風身上,但不知爲何,那個錦繡公主向我頭來憤恨的目光。

    我收起哀傷神色,偷偷看向上座的煊翰帝,卻見他眼底溢滿哀傷。剛剛我走神的時候,到底他跟煊翰帝說了什麼?爲何煊翰帝會有那哀傷神情?

    卻見皇上轉頭看向白髮老者,嘆口氣道:“東方先生,煜兒是你的弟子,你勸一下他吧!”

    卻見老者緩緩開口:“皇上,煜兒的性格隨他娘,他也只是希望找到自己的意中人,真心真意過一生罷了。作爲他的師傅,我是不會逼他的,就跟當初,我不會逼嬈兒一樣。”

    難道他竟要違背煊翰帝的旨意?可又是爲什麼?他和柳沁兒不是真心相愛,互訴衷腸的嗎?

    煊翰帝眼裏哀傷更甚,眸中情緒莫名閃動。

    鳳司聆卻在此時站起,對着煊翰帝一揖:“父皇,既然皇兄不願成親,你何苦強迫他呢?您不是一向最疼皇兄的麼?”

    柳貴妃本是目瞪那叫東方的老者,一臉惱火。此時聽到自己兒子卻幫這勸說,能使呵斥:“聆兒,你插什麼嘴!”

    鳳司聆:“母妃...”

    柳貴妃怒道:“住嘴!”

    皇上輕輕嘆息:“好了,不要吵了。”看想雲祈風頓了頓“煜兒,你再考慮片刻。畢竟沁兒,她是你母親最疼愛妹妹的女兒,是你的表妹。與你也是青梅竹馬。如今她父母俱已不在,她一人流落民間飽受苦難。好不容易尋回,你有責任照顧她。況且,君無戲言,當初是你讓朕下的聖旨,如今這道旨意,如何

    收得回?”

    見雲祈風遲遲不說話,他轉開臉,看着寒哥哥道:“寒冰,你如今說說,你爲何不願接受朕的賜婚?”

    寒哥哥竟也抗旨不遵?他怎麼敢有這個膽?

    寒哥哥渾身散發着冰冷的氣息,正眼看着皇上,不卑不亢,恭敬有利:“臣曾經在心裏許諾,能做臣妻的,只有她一個。非卿不娶。如今,斯人已去,臣能做到的,也就只有這麼一個承諾,忘皇上能體諒臣的的不敬之舉。”

    我滿臉震驚地看着身邊的人,想起那次在虞城丁府的思磬園所見所聞,心潮起伏,感動異常。他竟是因爲我。我想起自己的自私,心中對他的愧疚又多了一層。如果回到過去,我定不會再辜負他一片神情。可是,這世上哪有如果?他已有家世,有子女了。

    煊翰帝滿臉無奈,滿眼哀傷。或許他一心以爲今日充當月老,促成幾對姻緣,定是一件滿心得意之事。沒想到,三個,竟也有兩個推卻。他定地看了看雲祈風和寒哥哥二人,深嘆了口氣,不再追問。轉眼看向柳世宏。

    柳世宏不等皇上發問,就自動自覺拱了拱手,肅然地說道:“皇上,世宏一直把錦繡公主當妹妹看待,並無半點兒女私情。公主金枝玉葉,世宏這玩世不恭的性子,怕是會讓公主受委屈。況且世宏已有喜歡的人,望皇上能成全。”

    錦繡公主不滿喊道:“宏哥哥,錦兒不怕委屈。你喜歡的是誰,有錦兒漂亮,有錦兒高貴端莊嗎?你叫她出來和錦兒比一比啊?”

    “錦兒,你給本宮閉嘴。你這個樣子,還有一點公主的樣子麼?”

    “母妃...”錦兒緊抿着脣,泫然欲泣。

    柳貴妃剋制住怒火,目光凌厲對上柳世宏:“世宏,你在說什麼胡話?你再說一遍!”

    柳世宏竟如此不怕死,重複道:“世宏已有心上人。望皇上能成全。”

    “你...”柳貴妃身處纖纖食指,顫抖着指着柳世宏,氣得說不出話來。

    左相聞言,立刻離席走到亭中央,面露焦色地說道:“娘娘息怒。老臣教子無妨,請皇上娘娘恕罪。皇上肯將公主賜予犬子,那是他天大的福分,他怎好有怨言呢?”接着轉臉望向柳世宏,責備道:“逆子,還不快領旨謝恩?”

    皇上擡了擡手,緩聲說道:“愛卿,愛妃,讓世宏說完。看看他的理由是什麼?”

    柳世宏笑了笑,說道:“謝皇上。”說着快步往我這邊走來,迅速地拉起我的手,走向亭中。

    四周之人的目光都轉移到我身上,我內心慌亂起來,使勁給柳世宏使眼色。許是看到我雙眼微紅,他竟頑皮地笑了笑,低聲在我耳邊說道:“剛剛聽皇上給我賜婚,你難過了?”

    我皺了皺眉,現在居然還有心情開這種玩笑?他到底想幹什麼?感受到一股寒氣,發現我已站在一身寒氣的寒哥哥身邊,發現他正用一種複雜疑惑的神情看着我。我馬上轉開頭,目光

    慌亂地瞥了一眼那一襲白衣,卻見他吃驚地望向我。

    他一直知道我和柳世宏在一塊。剛剛若不是我與他師傅同席,他定早已懷疑。如今,看到柳世宏拉住我,他早已心如明鏡。被他看到,我竟一陣心虛。想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可是,我爲什麼要心虛?

    煊翰帝沉沉的聲音傳來:“世宏,難道這就是你心儀的女子麼?”

    我擡頭,正對上煊翰帝打量的眼神。我又迅速低下頭。

    柳世宏恭敬地回答:“回皇上,她正是世宏喜歡的女子!此生,世宏非她不娶。”

    我心中又是一陣驚訝。心中思索,只想到兩個可能性。一是,他是真的喜歡我;二是,他心中確實有喜歡的女子,拉上我來,只是給他打掩護。好讓他能和他喜歡的女子好好相處。畢竟,他曾說,他救過我,他會討回來的。這討回來的方式,也包括讓我嫁給他。好讓他能暗地裏與他喜歡的女子隨心所欲來往。我心想,還是第二個可能性較大。

    左相厲聲道:“世宏,你怎能如此胡鬧?還不快跪下給皇上認錯?”

    柳世宏當真跪下,卻是拱手說道:“求皇上成全世宏。世宏也想與心上人,一生一世一雙人。”

    錦繡公主跑到亭中,滿臉怒氣,抽着鼻子說:“父皇,這女人都快要死了,憑...憑什麼還能嫁給宏哥哥?定是這個女人用狐媚手段,勾引了宏哥哥。以前宏哥哥是最疼愛錦繡的。父皇,你要爲女兒做主啊?”

    皇上頭疼地看了看錦繡公主:“錦繡,不得胡鬧。待父皇把事情弄清。”

    錦繡公主立刻噤聲,卻滿臉的不甘不願。

    皇上卻不理會,轉眼看向柳世宏,厲聲說:“柳世宏,既然心儀之人是這紅衣女子。朕倒是要好好瞧瞧,這女子哪點比得過朕的錦繡。把她面紗摘下,讓朕瞧瞧!”語氣不容置疑。

    大家都睜大眼睛,似乎都想看看我長得什麼模樣。我內心慌亂到了幾點,目光裏寫滿了緊張,雙手緊緊捂着臉上的面紗。

    卻聽那錦繡公主傳來一聲冷笑:“哼,不敢摘面紗?就知道你是個醜八怪,不敢見人!”

    柳世宏不悅地看了她一眼,然後溫柔地對我說道:“別怕,有我在,不會有什麼的。”

    我心裏卻是對柳世宏無限的惱怒。無緣無故把我弄進皇宮,還在皇上面前說喜歡我。整人也不是這樣整的啊?要我還他的恩,早說也就罷了。好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弄得如此不堪的場面。大臣,公主,妃子,外國使臣...丟人都丟出國了。

    最讓人不能忍受的是,這裏還有寒哥哥,還有他。

    柳世宏卻毫無感覺我的惱怒,伸手要解我的紗巾。我側了側頭避開他。卻不知他如何出的手,面紗已經到了他手中。

    想不到他武功也是如此好。因我疏於練功,想來功力又倒退了。呆我感到臉上微風拂面,已滿臉震驚與絕望,腦子一片空白。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