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是不是很痛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是不是很痛苦字體大小: A+
     

    回到別院,柳世宏寸步不離陪着我,卻不再與我村槍舌戰。而是事實順着我。我說餓,他立刻吩咐廚房做我想吃的。我說累,他立刻走到我身後幫我按肩...害的我成了丈二的和尚,摸不清頭腦。

    最後入夜了,他還硬是把我送到牀上躺下。我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又在打什麼歪主意,害我警惕心立起。卻也沒再見他有任何異常舉動,只是幫我蓋好被子,溫柔說了句“早些歇息”方纔離去。

    我躺在牀上,翻來覆去還是睡不着,腦子有些亂。想着柳世宏奇怪的行爲,思索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不由一聲嘆息。

    手又不由自主伸到左臉,輕輕撫摸那塊已經淡得幾乎不見的斑塊,心中疑惑又開始涌起。把這些天發生的事都回想了一遍,卻也沒有發現什麼特別之處。可爲什麼斑塊會自然消淡,而且消淡得如此迅速?

    掀開被子下牀,走到窗邊,對着空中明月出神。明月寄相思。曾經, 我看見皎潔的月光,我會覺得它的美麗無暇的。不知何時起,看見明月,竟覺得它周圍籠罩着一層淡淡的愁死。是明月變了,還是人心變了?

    我不由一聲嘆息,過了半響才躺回牀上。剛想去熄滅蠟燭,卻猛然發現枕邊一根烏黑髮亮的髮絲,很長,卻不是我的。腦海中猛然浮現出白衣飄飄的那個人,整個人震在當場。

    難道他早已發現了我的藏身之處,難道他每天都臥在我的枕邊我卻不自知,難道就是他每天給我上藥,讓我臉上的斑塊淡化?如果是這樣,也就解釋得清了。怪不得,每天夜裏都是一覺睡到天亮,睡得還如此沉。

    我閉上眼,用“歸元功”調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看起來像睡着的,腦子卻保持清醒狀態。我要看看

    ,是否事實如同我自己猜測的一樣。

    直到接近子時,沒有聽到有人進來的聲音,正當我放鬆神思,準備歇息,卻感覺到了有人在身邊輕輕地躺下來,伸手環住了我的腰。

    是他,真的是他。熟悉的清香充斥着自己的嗅覺,讓我裝出的冷靜全盤崩潰。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轉過身冷冷看着他。

    看到我轉過身,他明顯一陣錯愕,愣愣的看着我半響,才恢復了往日的從容淡定。

    我儘量壓抑內心的波濤起伏,說道“太子殿下,別來無恙!”說出太子殿下幾個字,竟像用盡了是全力。

    他身子一僵,眼裏閃過一絲痛苦:“寶寶...”

    看到他痛苦的神情,我心中突然感到一陣快意。原來,看到曾經令你痛苦的人痛苦,心中真的無限快樂。我輕笑着問:“你來這裏所謂何事?”

    “找你。”他完美的薄脣輕起,輕輕突出連個字。

    “哦,是嗎?那如今我就在這裏,你可以走了。”我心中五味陳雜。沒想到,有一天,趕他走的話語,會從我嘴裏說出口。

    曾經,是我放棄尊嚴,作踐自己在夜雨中淋了整整一夜,期待他的回眸一顧。是他無情地將我隔絕在了外面。如今,竟是顛倒過來了麼?

    “寶寶...”他欲言又止,口氣很輕,似乎有着隱忍的難過。

    他也會難過麼?我冷笑,胸中卻是無限痛苦。他早就放棄了我,怎麼還會爲我難過。我譏誚道:“呵呵,太子殿下,莫不是尊貴如你,卻要與我這等賤民同榻而眠?”

    他皺眉低語:“你怎麼會是賤民呢?你怎麼會這麼想?”

    “呵呵,難道不是麼?”

    他看

    着我,目光閃動,沉沉說道:“你一直,一直,都是哥哥最疼愛的那個人!”

    聽到他這句話,我突然覺得很好笑。事實上,我真的大笑起來,笑的前俯後仰,他卻目光沉沉地看着我。待笑聲止住,才說:“是麼?”我收斂了表情:“只怕青河高攀不上!”

    他怔怔看了我,忽然擡手想要觸碰我的臉。我往後一退,躲了過去。他的手停在半空,半響才放下,皺着眉輕輕開口:“你哭了?”

    我一愣,擡手一抹,竟一手的溼潤冰涼。我剛剛竟然流了淚。卻不知是痛苦得笑出了淚,還是笑得痛苦而流出了淚。

    “是不是很痛苦?”他淡淡地開口,眉目都糾結在一起。

    我愣了愣,心中又是一陣冷笑。到了此時此刻,他才知道問我是不是很痛苦?這句話不是應該很早之前就該問了嗎?

    若是很早之前,我會感動得想哭。因爲那段時間,我是多麼渴望他一句半句關心安慰的話語。

    見我沒說話,他自顧自說道:“哥哥以前是不是令你很痛苦?如果是,那麼哥哥改。哥哥以後再也不會令你不開心。我們可以回到山上,如果你願意,就我們兩個人,一生一世。我們可以想從前一樣,同枕同席,同進同出,看朝陽看日落,哥哥再也不會棄你不顧。可好?”

    我閉上眼:“我...已經不稀罕了。”心卻一陣緊跟一陣的抽痛。

    “寶寶,以前,你不是最喜歡躺在哥哥懷裏睡麼?”眉頭微皺,語氣裏終於隱隱有些侷促。

    心中一陣刺痛,“以前?”我輕笑道:“呵呵,在很久以前,我早已學會一個人睡,太子殿下不是很清楚麼?而且,太子殿下不是更應該陪在您的準太子妃身邊麼?”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