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斑淡佳人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斑淡佳人現字體大小: A+
     

    鳳司聆雖沒有太子那般,深的煊翰帝的寵愛,卻在朝中有着極高的聲望。只聽說此人很善於籠絡大臣,培植自己的勢力。

    如今,半邊朝堂已掌握在他手中。且又得柳氏一族鼎立扶持,妻子又是當朝大將任思衡之女任無雙,有着岳父兵力的支持,權利與兵力都盡數掌握在他手中。若是煊翰帝駕崩,鳳司聆登上帝位,想必也指日可待了吧。

    我心一沉。倘若鳳司聆當了皇帝,那麼,他呢?他該怎麼辦?

    隨即內心又自嘲。他如此聰明睿智,總能想出應對之策。或許,他早對全局有了完善的謀劃,哪需我來操這份閒心?

    左相是當朝權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在朝堂之中, 翻手爲雲,覆手爲雨。他妻妾衆多,但也只有正室嫡系一個兒子。

    他對他這犢子甚是嬌養放縱,從不多加約束,致使他養成了爲所欲爲的性格,做事由着自己的性子。也使他成爲京城人人熟知的混世魔王。

    民間傳說,他強搶民女,侵人民宅,打架鬥毆...只要是惡事,他無所不爲。

    上次,遙遙也差點喪生在他的馬蹄之下。

    不過,跟他接觸,看他這性子倒是耿直,至少,沒有那麼多的陰謀詭計以及爭權奪勢。與百姓口中所說大爲不符。看來,傳說便是傳說,傳得多了,事實本質已非原本模樣。

    卻不想,足智多謀的柳相,竟養出這麼個耿直隨性的兒子!

    他這性子,倒是和過去的我有些相像,不由得讓我對他產生了親切之感。

    見我發愣,他湊近我賊賊地笑:“怎麼樣,是不是聽到本少爺的大名,嚇傻了?”眼睛一動不動盯着我,似乎是要看我驚慌害怕的表情。

    我抽了抽嘴角,隨即雲淡風輕說:“是啊,左相府少爺的大名,早已如雷貫耳。怎會不識?”

    早在我還小些時,有次跑到京城玩,看到有小男孩在哭,他孃親嚇唬他說:“你再哭,就叫那個混世魔王柳世宏把你捉去,看你還哭?”然後我就看到那個小男孩真真停止了哭泣,只扁着嘴抽着鼻子,眼中閃爍着未知的恐懼。

    那時候,柳世宏的名聲已經如此響亮了。

    見我若無其事的表情,他皺了皺眉,泄氣地躺倒在牀腳邊,斜着眼睛有些好奇問:“你竟是不怕我?”

    我輕輕勾起一抹笑靨:“爲何要怕你,是你救了我,難不成還會反過來害我?那豈不是白救了?”混跡江湖兩年,多少也學會瞧着一個人品性的好壞。

    他若有所思嘿嘿一笑:“那可不一定。”

    “怎麼不一定?”

    他說:“說不定我救你,是想讓你做我的小妾!”

    我又一愣:“想必你也不會看上如此醜陋的我吧!”

    他鄙視看了我一眼:“誰說我要娶你就是看上你了?我是要折磨你。我可以千方百計讓你死心塌地愛上我,然後再疏遠你,在外夜夜歡歌,讓你得不到我。這樣,你是不是會很難過?”

    我愣了愣,一笑而過。沒想到,他的想法竟如此幼稚。

    不想再與他繼續這個話題,轉移話題:“我餓了。”

    他倒也不再說什麼,坐起身,叫了丫鬟送了碗稀粥進來。

    他把我扶起靠着牀沿。我接過他手中的粥,三下兩下便喝了個精光,臨了還舔了舔嘴角。他看着我狼吞虎嚥的神情,諷刺道:“哼,本就是個醜女。如今看你這幅模樣,便更加醜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不管他怎麼損我,我只不吭一聲,吃飽了就躺下來。漂泊江湖兩年,早就學會萬事都要忍。以前討生活時,更損尊嚴的,都忍過去了,更何況現在只是被損幾句相貌?況且,我本身是真的醜。

    在這個地方住也不錯,錦衣玉食,綾羅綢緞,有着高牀軟枕,珍奇古玩,還有人伺候。偶爾碰到柳世宏那個傢伙,還可以與他調侃一下,看他面色發青,咬牙切齒的樣子,倒也讓人心情愉快。

    幾天相處下來,我也摸清了柳世宏的脾氣。他有時雖表面兇惡,實際上就是個紙老虎。至少在我面前是這樣。他從沒想要真正的傷害我。我與他萍水相逢,他卻吩咐了下人全心全意照顧我,他日日來看我。這不能不讓我感動。

    我只要把握我的分寸,不與他硬碰硬,估計不會有被趕走的危險。在養好傷之前,可以一直躲在這個地方,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雖然晚上睡覺的時候,想起那個人,心還是會揪痛在一起。夢中憶起的,也是他。淚溼枕邊,醒來滿心惆悵,卻不知是否在恨?

    問過別院的家丁才知道,這裏是柳世宏在京城郊外一處別院。這座別院不算太大,但是卻非常小巧精美。此時正值七八月份,別院裏花團錦簇,綠草如茵,柳絮飄飛,一片欣欣向榮,夏意盎然。

    院子也沒有亭臺樓閣,小橋流水。只有幾處精緻小巧的屋子。屋中擺設也設置得十分巧妙,與屋子相得益彰。

    這些日子的休養,加上“歸元功”的輔助,我身上的傷也好得七七八八。不過,讓我驚異的是,我臉上的青黑色斑快,也一天天變淡。原本一塊大大的青黑色,如今,若是略施脂粉,卻是看不出來。

    自恢復記憶後,我便猜測,我臉上的斑塊就是孔雀膽毒素的沉積,成了一塊褪卻不掉的毒斑。當初,我身中孔雀膽,寒哥哥幫我吸出了大部分毒素,然後點了我的穴,不讓殘毒擴散。

    但那次,因爲毒素攻心,以孔雀膽毒性的霸道,本是難逃一死的。但是不知爲何,竟躲過一劫。想想當初修煉歸元功時書上所言,或許當真是“歸元功”發生了作用,將殘毒都轉移到了臉上。使我保住了小命。

    那到底爲什麼毒斑對日漸消淡,我着實想象不出。可見,這毒斑並非被歸元功淡化。所以,這毒斑日漸變淡,必定另有蹊蹺。

    我苦苦冥思,卻未得謎底。既找不到答案,也不願多傷神,暫時就不去理會。不管如何,臉上斑塊的淡化,對我來說也是好事一場。

    柳世宏每次過來,看到我時,臉上都會露出怪異的神色。撓頭搔耳的,偶爾還會拿塊溼毛巾在我臉上擦來擦去。看到不是故意塗上去的

    ,他也就更加迷惑。不過迷惑了幾天,他也就放棄了。

    看到我臉上一天天淡化的斑塊,他偶爾會露出燦爛的微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卻也不忘打擊我:“哼,醜女,別以爲斑塊沒有了,你就變漂亮了。其實你有沒有斑塊,都還是一樣醜。”

    我知道他也只是嘴毒,懶得理他。

    又這樣平靜地過了四五天,我臉上斑塊幾乎已消失不見。看着鏡子裏的自己,感覺變得光鮮亮麗起來。還是那略帶英氣的眉毛,烏黑晶亮的大眼睛,只是經過兩年的沉澱,眼裏多了一份寧謐。睫毛烏黑濃密,如蝶翼一般。挺直的鼻樑,不點而紅的雙脣,襯着粉妝玉琢的面龐,越發清新單純,俏麗可愛。

    我對着鏡中的自己一聲哀嘆,無奈撇撇嘴。儘管我容貌也算美好,卻不及柳沁兒天容之姿的十分之一。也難怪那人喜歡的是她,對我只是兄妹之情。我早已參透這層道理,奈何卻仍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也許,有一天,等到忘掉曾經的擁有,曾經的傷痛,即使被他人提及憶起此段往事,也能一笑而過的那天,我纔會坦然無謂地真正把它當作過去的事。將他當作過去的人。

    柳世宏進來的時候,已是夜幕降臨。我在這裏的這些天,他幾乎天天過來,在我屋中一坐就是半天,有話沒話扯上半天。好像是專門來批鬥我的,害得我白天想要傷春悲秋的時間都沒有。

    每次勝過我之後,就得意洋洋似的凱旋而歸。所謂的煊翰四公子,混世魔王,竟也只是脾性頑劣的男孩。儘管他年歲比我長,在世事上,終究,我比他經歷過的起伏要多的吧?

    曾經幾何時,我又何曾不是如此頑劣調皮,如今,卻早在歲月的苦痛中,磨平了我的棱角,學會了收斂。我卻仍舊很喜歡看到柳世宏朝氣蓬勃又互相矛盾的一面。看到他,彷彿看到曾經的自己。

    我希望,他不會因爲生長的家庭環境,而被迫揹負起家庭的負擔。我希望,他能一輩子都能隨心所欲。終究我知道,他和他爹爹柳相不一樣。他沒有心計;他,不是個壞人。

    窗外天空明月掛起,宛如玉璧,天朗星稀。我正坐在窗旁,手捧一本野史,藉着燭火細細品讀。

    柳世宏進來拉着我便跑,我尚未搞清楚狀況就被他糊糊塗塗帶上了馬車,不由得內心有些許不悅。我的野史,剛剛閱讀到晉朝的末代皇帝精彩的一幕。

    晉朝,是煊翰王朝的前朝。晉朝的末代皇帝,是個出了名的好色之君。經常借微服出巡爲名,命令手下搶奪貌美女子進宮。野史上有詳細記載了他與各個妃子的風流事。

    曾經,我是不懂風月事,還以爲,所謂萬花樓,便是種有許多名目花草的一棟樓。但那時與寒哥哥隱身萬花樓事,我已把其中一切奧妙瞭解得一清二楚。

    卻因未曾親身體會,始終覺得好奇。卻剛好在柳世宏的房中,讓我尋到這樣的書籍。怎會不吸引我的注意力。我剛要看到描述風流事的一幕,竟被柳世宏從中打斷,怎能不讓我心懷氣憤。

    上了馬車,我便怒目瞪着他。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