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混世魔王柳世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混世魔王柳世宏字體大小: A+
     

    看看日頭,也快到申時了,低頭沉思了片刻,決定先找個地方住一晚。明日再作打算。

    沿着離京的路, 疾步走着。只要跨過五里之外的山頭,就可以在山上歇息一個晚上。還好現在仍是夏天,只要不下雨,夜晚也不會太涼。可天公太不作美,就在我快要抵達那個山頭時,本來夕陽無限燦爛的天空,瞬間就烏雲密佈,雷鳴電閃。豆大雨點,將我淋成了個落湯雞。

    雖然漂泊江湖已兩年有餘,什麼風吹雨打沒有見過,可是對雷聲仍舊有着深深的恐懼,怎麼也克服不了。或許是因爲小時候孃親離去的那一夜,或許,是因爲跪在門外的那一夜,心裏早已埋下了陰影的種子。

    我雙手捂耳,埋頭一路快跑。大雨滂沱,風聲蕭蕭,雷聲陣陣,嚇得我心頭直顫,竟沒有聽到遠處“嘚嘚”的馬蹄聲。等我嚇得面容失色停下腳步時,那馬已被它的主人勒得前蹄高擡,張嘴嘶鳴。高高擡起的前蹄,隨時都可能踏下來,把我踩成肉泥。

    我瞪大了眼,透過雨簾看着眼前的這匹高頭大馬,瞬間驚得動彈不得,全身血液像凝固了一般,忘了挪動。我傷未痊癒,此時此刻,在如此驚嚇之下,只能在心裏感嘆,從未想過我竟是命薄多揣之人,跟馬竟如此有緣。 但這樣死在馬蹄之下,未免也太冤屈了。

    電光火石之間,感覺腰間被人伸手一捲,便跌進一個溼漉漉的懷抱。剛要慶幸小命得救,救我那人腳卻一滑,抱着我一起滾下了山腳。還好山坡不算高,也不算陡,但渾身被細石以及荊棘扎得生疼,想必脊背已傷痕累累。

    我虛弱地伸手撥了撥眼瞼上的雨水,睜開眼看向被我壓在身下之人。二十一二歲左右,棱角分明的五官,竟是分外俊俏。琥珀色眼睛,被雨水淋得微眯起來,嘴角微抿着,眉頭皺在一起,張牙咧嘴呀呀叫着,露出微微的痛苦之色。

    見我呆呆地打量着他,他不悅地怒吼道:“你這女人,到底還要趴在本少爺身上到什麼時候啊?”剛瞪圓的眼睛被大雨打在眼珠裏,急忙閉眼。

    “啊,哦…”我回過神來,發現我正雙手撐在他的胸膛上。臉一下子紅到耳根。還好現在滿臉的泥漿,應該看不出我的羞色。我急忙爬起來,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他也爬了起來,滿身的狼狽,怒瞪我:“你不要命了,害得本少爺爲了救你,搞成了這幅狼狽模樣。”

    我傻傻地笑了笑,心裏早把他罵了幾百遍。要不是他騎馬起得那麼快,我也不會搞成如今這幅樣子。見他不是個好惹的主,我立刻面帶歉意:“對不起,是我不好,請公子見諒。”有時候面對有些人和有些事,低頭總比不低的好。這是這兩年跑江湖所總結出來的經驗。

    見我道歉,他面色好轉,但仍帶着大少爺般的語氣:“哼,若不是本少爺今天心情好,你就等着被我的馬兒踏成肉泥吧。”

    我連忙道:“是,是, 是…公子說的是

    。”這年頭,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服軟。

    或許見我態度不錯,他也倒是來了興致,正眼打量我,調侃道:“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輕聲道:“區區賤名。不敢污了公子的耳。”

    “哦?”他稍微拔高了聲音,帶着一些捉弄的意味:“本少爺不僅要知道你名字,還要看看你到底長地一副什麼長相呢!”

    我才發現,我的頭髮已經全部散開了,那碧玉簪在髮梢上,搖搖欲墜。如今頭髮被雨水打溼着,緊貼着雙臉,只露出一雙眼睛在外面。

    他詭異地笑了笑,突然伸手一下子捋開我的頭髮。看清我的臉,他手縮了回去,面色變了變,明顯地嚇了一跳。不過很快恢復了常態,勾了勾嘴角笑道:“原來是個醜女。”

    我氣極,嘴巴不由自主地蹦出一句:“我是醜,你也好看不到哪兒去。”說完,趕忙雙手緊捂着嘴,震驚地看着他。我這是怎麼了,難道記憶恢復了,脾性也恢復了嗎?

    見我剛剛還低聲下氣地道歉,轉眼就跟他頂起嘴來,他也愣了下。然後斜睨着眼睛:“你剛剛說什麼?竟敢說本少爺不帥?”一邊說還一邊逼視着我。

    我連連後退,捂着嘴咕噥道:“不是,帥…”

    “什麼?不是帥?…”更加生氣了。

    這什麼人啊。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我無言以對,退無可退。

    “嘿嘿,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今天給我的驚訝太多,又被雨淋了大半天,還搞得滿身的傷,再加上原本的傷就未痊癒,終於支撐不住,眼前發黑地跌倒在地上。

    “別以爲裝死,我就會放過你啊。快起來”他彎下腰抓住我的肩膀。

    我捂着額,虛弱地笑笑:“不是啊。我是說,公子你很帥。”

    “這還像句人話。”他大概覺得我不對勁,繼續問道:“你怎麼了。”

    “我沒事,就是有點累。”我半眯着眼睛說。感覺身子越來越沉,腦袋也越來越重。心想,要是我就在這裏睡下,不知道會不會被雨淋死。

    他撫了撫我的額頭,眉毛豎起,生氣說道:“還說沒事,額頭都燙成這樣了!”

    不等我抗議,他就扛起我,跟扛麻袋一樣,回到馬上,策馬疾奔起來。我昏昏沉沉,腦子燒得迷迷糊糊的,時冷時熱。過了許久,好像躺在了一個溫軟舒適的地方。感覺身邊總有人進進出出,額上被敷上涼涼的東西,嘴巴里還被灌進苦澀的液體。過了許久,這才消停。

    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身處一片茫茫的大海,四周白色煙霧籠罩。我害怕,用盡全力呼喊。終於,我看到兩個白色的身影。他們目不斜視,相互含情脈脈對視着從我身邊劃過。我大喊:“風哥哥,風哥哥,爲什麼不理寶寶,你不要寶寶了麼?”那個白衣男子卻依舊無動於衷。

    我急的滿頭大汗,手舞足蹈想要划着船追趕他們,卻不小心掉

    進了海里。然後,我就醒過來了。

    我花了半響,才弄清出一些狀況。身下躺着的,是鬆鬆軟軟的被褥,牀是黑檀雕花牀。我擡手揉了揉額角,舒緩了一下腦子。

    回想起昏倒前與現在所處的環境,猜想應該是那公子帶我回來的吧。想想那人的神情,也不像是個壞人,就是脾氣暴躁了點,還有點小小的自戀。

    剛想到此處,便聽到輕輕的腳步聲,聽那步履,武功該是不弱。

    我立刻閉上眼睛,側轉身子,面朝裏裝睡。

    來人輕輕走到我的牀前,輕輕一笑,故意大聲說道:“你再裝睡,我就掀你的被子了。”

    我不得不睜開眼,微微一笑:“早啊。”

    他翹着二郎腿坐到八角桌旁,悠閒地倒了杯茶,輕輕抿了一口,才輕哼一聲:“早?都午時了!”

    “哦,是麼?”我有些不好意思。眼珠四處掃描一番,轉移話題:“這是什麼地方啊?”

    “我的別院。”他託着腮,側着頭板着臉瞧我。

    我看他說話也沉沉的,故作老成,不禁微微一笑,說道:“你說你,年紀輕輕的,怎的老是板起臉?跟個小老頭似得。”

    “你說什麼?竟敢說我是小老頭?我看你你不想活了?”他眉頭緊皺,火冒三丈,大聲對我吼道。

    “不是不是,”我連連否認,賠笑。這個人,真不能說他一星半點的不是。

    他“哼”了一聲,緊瞪着我,像要把我盯出個洞來。

    我看他也並沒有真的生氣,放心地詢問:“是你把我救回來的?”

    他扭過頭,不看我:“不是我救的你,是鬼救的你啊?你可記得,你欠我兩條命,以後是要還的!”

    我微微一愣。他還真是把什麼都算得一清二楚。嘴上笑着:“公子說的是,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以後但凡公子有什麼吩咐,青河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反正我身子好了後,便會離開。往後見不見得着,還得另當別論。

    他瞟了我一眼:“哼,終於捨得,把你的賤名告訴本少爺了麼!”

    我但笑不語,心內有些鬱悶。我只是在陳訴這個事實,並非只是想告訴他我的名字。

    “你不問我叫什麼名字嗎?”他語氣有些不悅。走到牀邊坐下。

    果然還是孩子心性。我心裏不禁覺得有些好笑:“那請問公子叫什麼名字啊?”

    他又哼了聲,清了清嗓子:“本少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柳世宏是也。你可記好了!”

    聽到這個名字,我暗暗吃驚。

    柳世宏?他就是那個左相的兒子,京城的混世魔王,煊翰四公子之一的柳世宏嗎?

    這些年,也不少聽到有關左相這個家族的事情。左相的妹妹,乃當今皇上最寵愛的妃子。她育有一兒一女。兒子便就是二皇子鳳司聆。此人便是上次擄劫我之人。還聽他說了許多亂七八糟的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