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與他永不相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與他永不相見字體大小: A+
     

    頭昏昏沉沉,額角有些疼痛。待清醒,已不知是何時。環顧四周,層層緋色的帷帳,如層層波浪,輕輕翻涌。

    牀頭放着一張精緻的梳妝桌,梳妝檯前擺着一把翡翠琉璃梳子和一個珍珠八寶首飾盒。一面鑲嵌在梳妝桌上的梳妝鏡。窗戶支起,可看到窗外晴朗的天空白雲朵朵,陽光燦爛。

    屋後綠草如茵,花團錦簇,蝶兒飛舞,徐徐微風吹進屋內,涼涼的。

    這間屋子,仍是熟悉而陌生。我在這裏生活了七年,但是住在這間屋子的日子,屈指可數。那是我以前的閨房,後來,卻被柳沁兒佔了去。如今,我又回到了這裏。

    屋裏沒有人,只是中間的檀木圓桌上擺着一隻空碗,有股淡淡藥香味。

    我吃力撐起身子,走到鏡子前,細細打量了一下我自己。

    我已經換上了質地極好的桃紅色睡衣,長髮披散,眼神無波,臉色依舊蒼白,只是,左臉上的青黑色斑塊,似乎變淡了不少。我擡手摸了摸蒼白的臉,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諷。

    夢中種種仍歷歷在目。昨日種種,昨日已死。今日種種,今日才生。可是,過去的種種,真能當作不存在了嗎?如果可以,爲何忘記了前塵,冥冥中卻還像有根無形的線,牽引着我走回此地尋找他。

    腦子被回憶填充得嚴嚴實實,心口不可避免地再次疼痛起來,閉上眼睛,深吸了口氣,努力壓抑胸口的悲傷。打開衣櫃,找了件以前穿過的素衣穿上,走出殿外。

    我不知道我昏睡了多久,但是我知道我要回去了,不然趙大娘

    他們會擔心的。

    既然想起,就無謂再作停留。無意識地回到這裏,已經是很愚蠢的行爲。走過荷塘時,看到滿池盛開的蓮花,清香縈繞,卻仍悲從中來,轉頭不再去看。原來,不知從何時起,這一池白蓮,已經成了我一生的哀傷。

    他又何必,何必再栽上這些荷花?難道,已破裂的心,再修補好了,就能當作沒有碎過嗎?有些事,已經發生了,就不可能再回到從前。我已死過一次,已經不再是曾經的我。我不需要這種憐憫。不願再作多想,只想趕快離開這個傷心地。

    匆匆穿過一條迴廊,卻看到那一對潔白的身影,我趕緊躲在一根柱子後。看着不遠處那對潔白相對站立的身影,心裏五味雜陳。

    他背對着我,我看不見他神情,可我卻看到了柳沁兒那含情脈脈,風情萬種的眼神。

    我不禁自嘲地勾了勾嘴角,似有個聲音在內心冷笑道:看,你重傷在牀。可是他仍與柳沁兒你儂我儂。你還在期待什麼?如果,你還有一點尊嚴,就該擡頭挺胸,走出這裏,與他永不相見。

    他讓你在殘破的院落,不聞不問,讓你跪在大雨滂沱中,不管不顧,他可以任由他愛的人將小狐狸斬成兩段,卻仍然對着你大聲呵斥。他騎着汗血寶馬,毫無留戀從你身邊走過,已經說明了一切。他愛的是柳沁兒,而不是你!

    清醒吧!發已斷,情何苦再糾纏。早已把一切都了結。你已經死過一次了,如今的你,是重生的,和他不會再有任何的牽連。

    雲祈風,我不會再糾纏你,更不會再低聲下氣

    地乞求你。已千瘡百孔的心,雖還在痛,但我相信,時間就是最好的療傷之藥。我已經不再是那個事事依賴於你的雲纖磬了,我叫青河。我會,忘了你!

    我悄悄尋了個偏僻的山路下山。內傷未痊癒,再加上昏迷期間,許是也沒有吃什麼東西,沒有什麼力氣,身體還是很虛弱。

    一路上回來,走得晃晃悠悠。還好整個雲夕山的路徑,我都瞭如指掌,走起來也輕車熟路。總算慢悠悠走回戲班。

    趙大娘看到我,哭得淚眼婆娑,又喜又悲。其他人也過來噓寒問暖。

    我才知道,我已經昏迷了五天了。我要是再不回來,戲班就要拔營前往左相府裏了。到時候我都不知道怎麼找尋他們。

    進到帳篷裏,渾身無力地躺下。半響,趙大娘就端着一碗粥進來。看到趙大娘,我心裏洋溢着一股濃濃的暖意,像感受着母愛般的溫暖。我接過粥喝了兩口,兩行感激的淚水流了下來。

    淚光盈盈看向趙大娘,吞嚥着說道:“謝謝你,大娘。”

    “你這孩子,怎麼還跟大娘說謝字呢?要說謝,應該是我謝你。”趙大娘慈愛而心疼,摸了摸我的頭:“趕緊吃吧,瞧你,都憔悴了,傷全好了嗎?”

    我搖搖頭,又點點頭,回以趙大娘一個安慰性的笑。低頭喝着碗裏的粥,眼淚仍在眼中打轉。謝謝你,趙大娘,真的謝謝你。雖然當初我救過你,沒想到,你卻一直記得。你失去了女兒,把我一直當女兒來疼愛。讓我享受到了多年未有的母愛,讓我這兩年,過得沒有那麼悽慘。真的很謝謝你!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