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玉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玉殞字體大小: A+
     

    這時,急促的馬蹄聲“嘚嘚”傳來。馬上之人一身紅色喜服,眉目盡是急色。到達文定街處,急忙勒住繮繩,翻身而下,搶身上前,從丁寒冰手裏把搶過雲纖磬,將她抱在懷中。

    雲祈風見雲纖磬眉目微閉,額頭緊皺,似是承受極大的痛苦,急問:“寶寶,你怎麼了?”說完,伸手便撕開雲纖磬臉上的人皮面具。

    卻見她本原本白皙的臉,都變成了青紫色。

    街上百姓見此情景,想要瞧個究竟,卻又不敢上前。只能心內私下揣測,此女到底是何人,竟讓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如此失態?

    見到雲纖磬此等面容,雲祈風大驚,喊道:“怎麼回事?”接着抓起雲纖磬的手腕,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一臉的不可置信。目瞪丁寒冰,吼道:“爲什麼,爲什麼她會身中孔雀膽,變得奄奄一息?”

    雲祈風如何都接受不了雲纖磬身中孔雀膽的事實。明明在山莊還好好的,只一脫離了他的視線,她就變成了這幅模樣?孔雀膽啊!天下劇毒,世上只得一種解藥。但解藥也是世上難求。而她,已經劇毒攻心,他的醫術縱可堪稱絕頂,卻也找不出任何辦法?他從未覺得如此慌亂,好像懷中之人,就如一陣青煙,再也握不緊,抓不住。

    丁寒冰看到雲祈風多變的神色,心中絕望又加深一層:“原來,你也無法救她,對嗎?”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再將他找來,徒使得她更傷悲。他相信,她也不會再最後時刻,還看到這個令她傷心欲絕之人。

    他看到雲祈風,眼裏露出憤恨之色,接着呵呵一笑,輕聲挖苦道:“是啊,她身中孔雀膽。她快要死了,你高興了?”

    雲祈風目光變得銳利狠厲,咬着牙一字一頓,表情從未如此恐怖猙獰,猶如一頭憤怒的獅子,隨時都會爆發:“快說,怎麼回事?”

    丁寒冰臉上盡是頹喪之色,苦笑:“是我的錯。我不該帶她下山,不然她也不錯身中孔雀膽。是我的錯,我不該帶她來這裏,不然,她也不會這樣...”是他的錯。他早該強行帶她走。他已將他和她身後的人生在心中規劃得妥妥當當,唯獨算漏了此時此刻...

    雲祈風咬着牙,眼中怒火燃燒,心中卻從未感到如此驚惶。右手立刻按住雲纖磬後背,給她注入內力。他顫抖着聲音說:“寶寶,哥哥來了,你睜眼看看。哥哥帶你去找解藥,我會治好你的...”

    丁寒冰頹然坐在地上,面朝天,瞧着刺眼的陽光,心痛地閉起眼,說:“鳳祈煜,你總叫我要看清自己的心,可是,你可看清你的心了麼?”

    他知道雲祈風對雲纖磬來說意味着什麼。他也知道雲纖磬對雲祈風來說意味着什麼。只是一個將自己的心看得太通透,一個卻卻將自己的心鎖起,連他自己都看不清楚。

    他知道,若雲祈風要與柳沁兒成親,雲纖磬努力支撐着的世界就會轟然崩塌。那對她來

    說是多麼殘忍的事。所以他去找雲祈風,希望他想清楚。可當時他給他的答覆是:“我與沁兒成親之事,勢在必行!”

    看雲祈風答得如此堅決,他也知道他多說無謂,只能寄希望自己。即使讓他用一輩子去感動她,他也願意。他最遺憾的是,七年前救了雲纖磬的人,是雲祈風,而不是他?若是他最先遇到的她,就不會有今天的一切!

    雲祈風雙目赤紅,瞪着丁寒冰,咬牙切齒道:“你還敢在這裏?我早告訴過你,離她遠點!若不是你,她也不會下山,更不會中毒!若是她有個三長兩短,我絕不會放過你!”

    丁寒冰仰天哈哈苦笑:“是,我是害她中毒,卻總不至於喪命。不,也是我害她喪命的。若不是我帶她來這裏,她怎麼會痛到提前毒發?是我低估了她對你的感情,是我害的她,哈哈哈...”是他的錯!所以,註定他今生要活在痛苦內疚中了吧?

    雲祈風面上血色盡褪,不想再爭執,只想救回雲纖磬。本想輸入內力,暫時壓住她的毒性,卻不想,輸入的內力,竟像是被吸進了一個黑洞之中。

    他內心更是着急萬分,心中竟是越來越害怕。恐懼蔓延在心頭。腦海之中閃過千般想法,竟無一可用。孔雀膽,毒性猛烈,毒若攻心,神仙也難救。他該怎麼辦...

    雲祈風心中寒意蔓延至全身,心底的惶恐快要令他崩潰,僅能一遍遍呼喊着她。“寶寶,你醒醒,看看風哥哥...”“寶寶,哥哥帶你回山,以後就我們兩個人...”

    “寶寶,你不是最喜歡在雲夕山日落嗎?以後風哥哥天天陪你去看好不好...”

    “寶寶,你不要風哥哥了嗎?風哥哥以後就屬於你一個人了...你醒醒,正眼看看風哥哥,可好?難道,你不要風哥哥了嗎...”

    聲音竟是漸漸哽咽。他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只要再給他一次機會,再給一次機會。他再也不會傷害她,再也不會。

    雲纖磬覺得自己猶如置身水火之中,動彈不得。好累,好想睡!卻聽見什麼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

    聲音是那麼熟悉,是誰?她費力睜開沉重的雙眼,眼前依舊白茫茫一片。卻聽到那個聲音仍一遍遍在耳邊響起,但她辨別不出他的聲音,也聽不清他在說什麼。

    她只是很想睡,希望不要再吵着她了。目光更加渙散,連睜開眼都難,只能重新閉上眼,艱難地開口:“寒哥哥,帶我走吧?這裏好吵。我想睡在一個安靜的地方,那裏有蓮花,有海,不要再有那個人,不要再見那個人。這樣,我就不會傷心,不會難過...來生,讓我先遇到你...”說完,手卻無力地垂下來。

    “不要啊,寶寶...”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響徹雲霄。那身上的紅衣,被內力震碎,紛紛變成碎片,飛舞在風中。

    雲祈風不可置信,她真的死了?就這樣死在

    他懷中?...怎麼會...怎麼會...肯定是她又在騙他,她想用死來挽留他。可他寧願她騙他。即使她騙他,他也不會生她的氣。只要她活過來,讓他看到她還能哭,還能笑,無論她要如何,他都答應。

    他再也不會逆她的意了。他呆呆地看向她閉上的容顏,輕輕撫摸,她的額頭,眉眼,鼻尖,最後停留在嘴角處,輕輕笑了笑:“寶寶,這個遊戲一點都不好玩。哥哥認輸,你醒過來,好不好?”兩行清淚沿着眼角滴落,落在雲纖磬的脣上。

    “磬兒...”丁寒冰聲音悲慼,痛苦閉上眼。從此,再也見不到那單純嬌憨的身影,聽到那歡樂的笑聲了麼?

    大雪紛飛的那那夜,他看到了她的雪中之舞,從此,她的潔白身影便縈繞在了他的心頭。日夜回想,他對她的心,早已淪陷。如今,她走了,將他的心也帶走了。她怎能那麼狠心,未曾給過他一絲愛意,將要了他的心。

    “丫頭...”紅衛趕來,卻見此情景,掩面而泣。

    暗夜依舊鎮定站着,只是左手狠狠地攥緊手中的劍,彷彿要將劍身捏斷,眸中閃現出從未有過的悲傷。

    四周人羣紛紛散開,不敢靠近街道中央的那幾個人。

    雲祈風呆呆抱住那柔軟的身體,目光呆滯,一臉茫然與心痛。喃喃低語:“寶寶,不要再跟哥哥開玩笑了,哥哥認輸了,你快點醒來,哥哥什麼都答應你...”而云纖磬一動不動躺在他懷裏,了無生氣。

    丁寒冰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繼而咬牙道:“她已劇毒攻心。如今,她死了,不是正合你意?”他忽然覺得,看到雲祈風痛苦,他竟然異常開心。

    雲祈風渾身顫抖,雙拳緊握,臉色變得煞白,嗓子暗沉低啞:“她怎麼會死呢?她說過不會放棄,怎麼會死呢?”可是,爲何她已經沒有了氣息。她死了,她真的死了,她竟是要用這種方式懲罰他麼。喉頭一緊,一口鮮血竟噴了出來。

    “煜哥哥!”一身喜服的柳沁兒趕來,看到雲祈風口吐鮮血,花容失色,急忙上去扶着他。

    丁寒冰趁機從雲祈風手裏把雲纖磬搶過來,雲祈風震怒,目眥盡裂,竟像是失去了理智站起身吼道。“把她還給我!”

    丁寒冰縱身一躍,飛到遠處屋檐,聲音通過內力沉沉傳來:“她既已死,希望你放過她。她說過,不想再見到你。”說完,抱着雲纖磬頭,縱身幾個跳躍,消失在人羣中。

    雲祈風站在人羣中,腦子迴盪着雲纖磬最後的話語:不要再有他,不想再見到他。所以,她用死解脫了。從此,她與他真的陰陽兩隔了。她不用再見他,他也再也見不到她了。

    她竟是如此痛恨了他,竟用如此方法懲罰他。她想要什麼,直說便是。爲什麼要用這種方式?想到此處,陣陣刻骨銘心之痛,急襲而來。口中鮮血再次噴涌而出,眼前一黑,竟是暈了過去。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