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心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心死字體大小: A+
     

    丁寒冰神情閃躲,“你現下身體仍虛弱,明天再去,好不好?”他不要她見到那些令她心痛的殘酷。

    雲纖磬沒有錯過他躲閃的神情,追問:“不,不對,你肯定瞞着我些什麼?你告訴我啊。”

    “丫頭...”丁寒冰望着她,欲言又止,臉上盡是擔心。這個丫頭,若是讓她知道那一池荷塘和小狐狸一家的境況,還不知道會怎麼樣?

    雲纖磬說:“好,你不說,我自己去看!”說着就往外。走了兩步,發現衣襬像被什麼拉住。低頭一看,竟是小雪。渾身雪白的小雪。它叫上綁着紗布,走路一瘸一拐,眼神卻閃現出楚楚可憐。

    雲纖磬這纔想起,她有多久沒有看到這羣可愛的小傢伙了。可是爲什麼只有小雪?其另外幾個笑傢伙呢?她蹲下身將小雪抱起,心中變得柔軟:“小雪,你孃親和姐姐們呢?”

    小雪輕輕嗚咽了一聲,掙扎躍下她的懷抱,往院外跑。“小雪?”雲纖磬要跟上去。丁寒冰在身後拉住她的手,說:“不要去。”

    雲纖磬對上他的眼睛,說:“爲什麼你一再阻攔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丁寒冰沒有往日的嬉皮笑臉,神情卻透着擔憂。動了動嘴,卻一句話也沒說。他是擔心她,他希望她不要看到那令她心碎的場面。可他也知道,他的阻止,是那麼力不從心。他不是雲祈風,隨便說上一句,都讓讓他歡喜讓她憂。對她來說,如今的他,或許才只是她人生中微不足道的一個過客而已。

    雲纖磬甩開丁寒冰的手,追上小雪,一路出了山莊,轉到了陰暗的後山。丁寒冰知道勸阻不住,只能跟上。他只希望,在她無助的時候,需要肩膀依靠時,他能陪在她身邊。

    跟着小雪到了後山一處荒蕪地帶,竟見到三堆小小的墳。墳前都立着一塊木碑。小雪正趴在一堆墳上細聲嗚咽,惹人憐愛。

    藉着月光,雲纖磬看到碑上的字,頓時一陣心涼。小離,小球,小團的墓?怎麼會是它們的墓呢?它們不是還開開心心地在山莊活蹦亂跳的麼?怎麼會出現它們三個冰冷的墳頭?

    丁寒冰的聲音在身後低低響起:“丫頭,無論如何,你要記住,我都會陪着你。”他會陪着她了斷心事,帶她走向有他的世界。將那個人的影子,徹底從她的世界抹去。

    雲纖磬呵呵一笑,聲音有些顫抖:“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是想在安慰她麼,可他爲什麼要安慰她?她思緒如緊繃的一根弦,不願聽到那些不願聽的話。

    “丫頭,小離小團和小球,都死了。你要接受這個事實。”

    丁寒冰輕輕的話語飄出,將她的心思全部打破。可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不,她不相信。

    她如迷失了神志,爬到小墳前,用雙手挖開眼前小小的墓。當看到小離小球小團被利刃從中截成兩段的肢體殘骸,才頹然坐在地上。

    她努力得搖着頭,被眼前的一幕而震驚。她的小離,小球,小團,怎麼會只剩這零碎的殘肢,誰能告訴她

    這是怎麼回事?她已經夠孤獨了,爲什麼連陪在她身邊的小狐狸,都要奪走?爲什麼...

    丁寒冰嘆了口氣,緩緩蹲下身正眼瞧着她,說:“丫頭...”

    聽到丁寒冰的話語,她才記起,有些話她還沒問。雲纖磬目光如炬看向他,紅脣裏輕輕飄出一句話:“這墳,是你立的?”語調卻讓人聽了不寒而慄。

    “是。”

    丁寒冰伸手握住她雙肩,目光直視她漆黑雙眸:“我知道這幾個小東西對你來說意味着什麼。它們遭此劫難,你心痛在所難免。若是你想哭,便哭出來吧。”

    “哭?”她嘲諷一笑,眼睛卻盛滿寒意:“是誰?”山莊裏就那麼幾個人,她相信,即使她已淪落至此,但是在雲祈風沒表態之前,她還是這個山莊的小姐,沒人敢如此動小離一家。除非...

    丁寒冰心微微吃驚,看她冰冷得拒人千里之外的眼神,竟充滿了仇恨似得,不禁叫道:“丫頭...”

    “告訴我!”雲纖磬不等他說完,大聲打斷他。她不會放過那個害死小離小球小團的人,堅決不會。

    丁寒冰遲疑了一會,才輕聲說:“是柳沁兒。”

    連他都驚訝,爲什麼他曾經喜歡的那個女子,竟成爲如此滿腹心計之人。那天見到她,她還是那樣絕色美好,舉手投足間盡是高貴無比的氣質。看到他,她輕聲的一聲表哥,他那時對她笑了笑。那一笑是對她,也是對自己的心。知道她還活着,他終於釋然了。那是對她,對雲祈風,對自己都有的交代。

    可那天,他看到她的侍女偷偷摸摸拖着一個,或許不是變成,是她本就是那種心思縝密,善於算計之人。早在她利用他的感情時,他就應該清楚。只是在他心中,還寧願保留着她美好的一面。可如今看她對丫頭的所作所爲,僅留的唯一的美好念想,都生生抹滅了。她不會不知道,小狐狸一家,對丫頭來說意味着什麼?

    雲纖罄抱着小雪到達月影殿,滿腔的怒氣,硬生生被眼前景象震在原地,只剩下滿心的悲慼。

    只見整池的白蓮了無生氣乾枯垂在池塘裏。池塘裏已沒有水,乾枯龜裂成一道道泥縫。

    怎麼會這樣?這一池的蓮花是她的寶貝啊,是風哥哥爲她而種的。誰敢碰這池白蓮?到底是誰?

    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麼,匆忙地跑進自己的屋子,卻見柳沁兒正坐在梳妝檯前,梳理着自己的頭髮。

    見到雲纖罄進來,卻像早已料到,只是在看到她懷中的小雪,神情微怔了一下。

    小雪看到柳沁兒,瑟縮地往雲纖磬懷中轉了轉。

    “這是怎麼回事?”雲纖罄面色發白,一字一字地說道。雖然心中已隱隱知道答案,卻還是要問個明白。

    柳沁兒氣定神閒,站起來,微笑着走到她面前,熱絡地拉着她的手:“罄兒妹妹,這是煜哥哥叫我過來住的。若是你要住,我回到我那邊好了。”

    原來,真的是這樣。如若沒有他的允許,柳沁兒怎麼會在她的

    屋裏?雲纖罄甩開柳沁兒的手:“不用你假好心!蓮花池又是怎麼回事?”

    被雲纖磬甩開,柳沁兒微微有些不悅,隨即恢復了淡笑。“蓮花池?”提到這,她神情變得幸福羞澀:“煜哥哥見我喜歡桃花,所以就叫人把蓮池裏的水放幹了,打算填平,爲我移栽幾株桃樹過來。”

    雲纖罄臉色鐵青,嘴脣也被自己咬得發白。身體像是被抽乾了力氣,晃了晃坐在凳子身上。“那小狐狸呢?它們得罪你了什麼?你要將它們殺死?”

    “小狐狸?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你竟然不承認?”

    雲纖磬看着柳沁兒一翕一合的紅脣,忽然覺得異常可恨。她當初將她救回山莊,她卻反過來奪走她的一切。連她心愛的小狐狸也不放過。站起身走到她跟前,擡起手,狠狠揮在柳沁兒的臉上。

    柳沁兒白皙的臉上瞬間起了紅紅的一個掌印。她不可置信,狠狠盯着雲纖磬,正欲還手,卻見到一個白色衣角。立刻換成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磬兒妹妹,我知道你嫉妒煜哥哥對我好。若是打了我,你覺得心裏會好受,儘管打好了。”

    最看不慣她頂着一張美若天仙的臉,卻擁着一顆如此虛僞的心。

    雲纖磬正欲再揮一巴掌,發泄心頭的怒火。卻被一個有力的手將她狠狠拉開,踉蹌摔在地上。

    一個白色身影徑直走到柳沁兒面前,拿出一個藥瓶,細細塗抹在她臉上。纔回過頭,眼神冰冷說道:“雲纖磬!你胡鬧夠了沒有?”

    看到他臉上蘊含的冰冷與無奈,雲纖磬心內覺得萬分諷刺。終於,對她已經到了忍無可忍了嗎?她將小雪抱回懷中,站起身:“你知不知道,她將小狐狸殺了?”

    雲祈風皺了皺眉,隨即說:“死了幾個小畜生,也值得你動手打沁兒?”

    幾個小畜生?雲纖磬顫抖着嘴脣,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她從來不知道,他竟然還能對她做得如此狠絕。狠到將她傷的體無完膚,千瘡百孔卻依舊不放。還要將她的心捏得粉碎。

    好,很好!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可留戀的?她垂下眼瞼,嘴角勾起苦澀的嘲諷:“是,不過幾個畜生。是我任性。”哀莫大於心死,是不是就如她如今這樣呢?

    雲祈風看到那轉身而去的身影,臉上的冷漠盡數消逝,只剩滿眼的心疼。許久,他才聲音低沉說道:“沁兒,磬兒比較任性,你卻是懂事的。我希望你能包容她,不要再與她起爭執。”

    柳沁兒臉色尷尬:“煜哥哥說的是。沁兒今後一定會與磬兒妹妹和平相處。還有,小狐狸的事,我不是故意的。”她知道,這些事情,他肯定心知肚明。還不如從實招來。

    雲祈風複雜地看眼柳沁兒,點點頭。

    雲纖磬抱着小雪靜靜走回小院。夏夜的天氣,她卻感覺渾身冷得發顫。小雪轉出腦袋,擔憂地看着她。直到看到駐足身前那一襲紅衣,方纔強撐着一點力氣,瞬間消失殆盡。僅來得及說一句:“帶我走吧!”便暈厥過去。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