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踐踏自尊博同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踐踏自尊博同情字體大小: A+
     

    雲祈風沉默良久,依然一語不發,眼神飄忽在天際之外。微風撩起了他的衣角,髮絲隨風拂動,淡淡的清雅氣息觸動雲纖磬的情思,熟悉的幸福與痛楚一起席捲,竟是如此壓抑,讓人難受。

    曾經,她便如同一棵蔓藤,而他,便是她所依附的參天大樹。如今,她便這樣被活生生剝離樹幹。他可想過,脫離了大樹的蔓藤,最終會枯厥而死的?

    雲纖磬心中陣陣痛苦,無論心中如何勸慰自己,卻依舊放不開那多年依附着他的心。因爲放不開,所以纔會活得如此痛苦。

    雲祈風盯着天邊半響,輕輕呼了口氣,過了許久,才提步走回月影殿。

    雲纖磬亦步亦趨跟在他後面,心卻漸漸跌落到谷底。一路上,她沒再問他一句話,他也沒對她說一句話。她突然發現,他對她的疏離,竟比打她罵她,還要讓她難受。

    天色漸暗,烏雲壓頂,星星和月亮都隱藏在了雲層之後。如此沉鬱的傍晚,和白天的陽光燦爛形成鮮明對比。

    雲祈風欲走進屋裏,雲纖磬終於忍受不住,從後面抓住了他的袖角:“風哥哥,”忍住哽咽,聲音哀求:“不要成親,好不好?”他成了親,那她和他,就真的什麼都不再是了。這讓她如何接受得了?

    雲祈風頭也不回,手卻不着痕跡地抽離,聲音淡然:“磬兒,哥哥總是要成親的,你應該祝福哥哥。”

    “磬兒?”雲纖磬苦澀一笑。這麼快,對她的稱呼就從寶寶改成了磬兒,是要跟她拉請界限!“柳沁兒對你來說,就真的這麼重要?”重得超過她與他這些年的朝夕相處?她知道她是替身。可是不是,替身就是替身,永遠成不了他心中珍愛的那個人。所以,當那個人回來,替身終究是會被遺棄的。

    雲祈風沉默了一會,聲音冷凝傳來,卻打碎她最後一絲希望:“沁兒...對我很重要。”

    “那麼我呢?我對你來說又意味着什麼?在你心中,我又佔據多少份量?我與她,孰輕孰重?”她脣角微顫,緊忍住滿腔的悲傷,一字頓地問。

    雲祈風無奈嘆息:“磬兒,你永遠是哥哥疼愛的好妹妹。將來,你也會找到疼你愛你的人。而沁兒,卻會是與哥哥共度一生之人。”

    共度一生之人?那她,不就只是他人生中匆匆的過客?雲祈風的話,字字如尖銳的碎片,將她的心扎得千瘡百孔。“不,我不要,我不要風哥哥成親,我不要...”她激動地拉住雲祈風的手。她不要成爲他人生中的過客。她不要...

    雲纖磬痛苦地抽泣。爲什麼每個說疼愛她的人,最終都要拋棄她。孃親說父親愛她,父親卻從小對她們母女不聞不問;孃親說愛她,卻將她拋棄在市井;風哥哥說疼愛她,卻狠心將她捨棄,迎娶他人。難道,她終究是被這個世界所厭棄之人麼?

    聽到那哭泣的聲音,雲祈風陣陣心疼,卻終究狠下心腸沒有回頭,義無反顧走進屋內,才沉聲道:“磬兒,該說的,我想我已經

    說的很清楚了。等你想清楚,再來找我。”說着欲走進裏屋。

    “風哥哥,”雲纖磬猝然跪下,她怕她再不說,再也沒機會挽留:“求你。以前是我胡鬧,只要你不娶親,我願與你呆在這雲夕山上,做一輩子的兄妹。”她不求嫁他爲妻,只要他答應她,就別無他求。她只做他的妹妹,他還是她的哥哥,她會收斂對他的情感,只做一個好妹妹。

    “罄兒,沁兒是前鎮國大將軍之女,現任左相之侄女,跟哥哥是表兄妹,我們從小青梅竹馬,門當戶對。自小雙方父母就爲我們訂了親。若非後來發生了些事,她突然失蹤,我與她早就成親了。她受了千般苦,萬般難,哥哥怎會再辜負她?”他說出這番話,半真半假。到底是想說服她,還是說服自己,連他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不能再讓她有半點念想,否則,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桌案的檀香爐薄煙嫋嫋,曾經覺得沁人心脾的檀香,此時卻有着一股讓人窒息的壓抑。

    雲纖罄滿心酸澀,咬着脣微擡起頭,努力不再讓自己流淚,但還是不受控制,淚花破碎在地。她吞掉一口哽咽,輕起朱脣:“是不是無論如何,風哥哥都要跟柳沁兒成親?”內心卻在叫囂,期待他說出“不是”兩字。

    雲祈風沒有轉身,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亦沒有人知道,在寬大的袖子裏,一雙手正緊緊地握着雙拳。只聽他用堅定的語氣回答:“是!待你及拼,哥哥亦會爲你尋門好親事的,風風光光把你嫁出去。好了,你先回去吧。暗夜,關門。”說完,便徑直走回裏屋。

    雲纖罄神情激動起來:“不要走,風哥哥,不要走…”她掙扎着站起來,想要走進去,卻失去了所有力氣似的,癱軟在地,眼神渙散。那扇門,像是將她與他隔絕在了兩個世界,無論如何,再也推不開,衝不破。

    暗夜關上門走出來,無奈說道:“磬兒,你還是先回去。”

    雲纖磬充耳不聞,慢慢爬到院子中央,挺直身子,跪在殿堂中央。她什麼都沒有,唯有如此作踐自己,指望博的他一絲同情。就讓她徹底地丟棄自己的尊嚴,祈求他一次。倘若,他對她還心存一點眷念,她相信他不會如此放任她被風吹雨淋。

    暗夜無奈嘆了口氣,心知勸不知,瞬間消失在夜幕中,匿起了身影。

    天空中的黑雲翻滾,氣息壓抑。豆大雨滴從空中垂直而落。閃電劃破漆黑夜空,夏雷陣陣,響徹在雲纖罄的耳邊。大雨砸在荷塘裏的荷葉上,砸在屋頂上,伴着大作的狂風,沙沙作響。

    她就那樣跪坐在大雨中,神情呆滯,任由雨點傾瀉在自己身上,竟感覺不到絲毫疼痛。

    或許,心,痛到極致,身體的疼痛亦算不了什麼了。眼淚混合着雨水,流淌在地上,也流淌了一地的悲傷。

    透過雨簾,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眼前緊閉的那扇門。她多麼希望裏面的那個人會走出來安慰她。只要他出來,他之前帶給她的痛,她都可以統統忽略不計。

    可是,她還是絕望了。整整一夜,雲祈風都未曾踏出房門一步。她已經一步步退讓了,換來的卻還是這個結果。是她傻,是她傻,哈哈哈...雲纖磬心中牽起陣陣冷笑。

    早晨天空放晴之時,雲纖罄才心如死灰爬了起來,踉踉蹌蹌走到荷塘邊。滿池的蓮花和蓮葉,經過昨夜大雨的沖刷,顯得更加嬌嫩,更加碧綠。荷葉上的水珠,隨風搖晃,襯着晨曦,發出銀白光芒。

    看着滿池的蓮花,雲纖罄感到萬分諷刺。聽到身後傳來開門的聲音,還有輕輕的腳步聲,雲纖罄牽起一個苦澀的笑容。這個時候,終於出來了麼?可是還有什麼用?

    她閉上眼,深吸了口氣,努力平復內心的心痛,才自嘲地冷笑:“呵呵,不愛我,真的不愛我。既然如此,那爲何還要留着那間屋子,爲何還要留着這池白蓮?”沒有回頭,轉身走了出去。

    雲祈風站在蓮池旁,雙手負在身後緊握着,向來雲淡風輕的他,只能望着他的背影,露出悲痛的神色。

    看着雲纖罄那溼答答地背影,滿眼盡是蕭條與落寞。昨夜,他何曾有一刻好過?無時無刻掛念着殿堂淋雨的她?見她痛苦,他比她更痛。她何曾知道,他疼了她七年。豈是說放便放的。但他卻不能出去。出去了,等於之前所做的一切全功盡棄。他不能,只因他們是兄妹。

    雲祈風哀傷地嘆了口起,望着滿池的荷塘想:寶寶,對不起。要怪,就怪我們相遇得太早。既然今生你當了我的妹妹。那麼,我們今生只能做兄妹。若有來世,哥哥再補償你。倘若這池蓮花還給着你希望,倘若那間屋子還給你念想,那麼哥哥知道該如何做了。

    雲纖罄昏昏沉沉地回到小院,就暈倒在牀榻邊,不省人事。幸好被丁寒冰及時發現,用內力幫她把寒氣都逼了出來。但這也足足使她昏睡了三天三夜。丁寒冰晝夜不歇地守着她。

    雲纖罄醒來時,已是傍晚,屋外已經暗沉,屋內燭火搖曳。

    看到她醒來,丁寒冰才重重鬆了口氣。她先是一陣迷茫,待眼睛逐漸變得清明,便掙扎着坐起來,抓住丁寒冰的袖子,焦急問:“現在什麼時候了,是不是風哥哥已經成親了?”醒來第一件事還是記得他。終究做不到什麼都不在乎?

    丁寒冰未料到雲纖罄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問這件事,眼裏閃過一絲失落,安慰道:“你只昏睡三天,還沒到你風哥哥成親的日子。你安心休息就好。”

    雲纖罄聽到雲祈風沒有成親,臉色才舒緩了下。隨即又掙扎着起來,說道:“我要過去看看。”

    丁寒冰攔住她:“不要去。”

    雲纖磬卻不理會。

    “我不許你去!”

    雲纖磬這才停下動作,定定看着丁寒冰,想要從他眼中看出些什麼:“你這麼極力攔着我,爲什麼?”

    丁寒冰神情閃躲,“你現下身體仍虛弱,明天再去,好不好?”他不要她見到那些令她心痛的殘酷。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