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逃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逃離字體大小: A+
     

    雲纖磬醒來,才發現自己被擄了。只是令她詫異的是,她竟然沒有被關在那種黑乎乎的房子裏,而是被關在一間寬敞明亮的屋子裏。只是手腳被縛,躺在牀上,動彈不得。

    桌旁坐着一個人,正拿着茶壺往面前的被子裏倒茶。動作優雅,帶着些貴氣。

    雲纖磬氣道:“你將我綁來幹什麼?”她不記得她有得罪過眼前這人。

    鳳司聆見雲纖磬醒轉,便停下手中動作。起身走到她跟前。嘴角卻邪魅勾起:“我問的問題,你要如實回答!若有一星半點隱瞞,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雲纖磬也不懼怕。她懼怕的東西,從不在這“死”字上面。

    看到雲纖磬面不改色,鳳司聆倒是有些詫異。“你竟然不怕?”

    “有什麼好怕的!要殺要刮,請自便!”反正她現在什麼都沒有了。風哥哥都快不要她了,她活着也沒什麼意思。不過,她倒是想知道,若是她死了,風哥哥是否會爲她傷心難過。

    被人頂撞,鳳司聆眸中泛起些許怒氣,怒極反笑:“我還沒拷問你呢,怎麼會讓你死得那麼快呢?”說着眸中一冷:“說,你和雲祈風到底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與你何干?”爲什麼人人都要問她與風哥哥的關係?

    鳳司聆冷笑:“不說也沒關係。你不怕死,難道你也不怕你會毀容?”說着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在雲纖磬臉上滑來滑去。向來女子皆愛惜自己的容顏,他就不信她不怕。或許,這倒是個不錯的注意。毀了她容貌,她就沒那個本事去勾引皇兄了。

    果然,雲纖磬眸中閃過恐慌,卻仍倔強說道:“你要敢動我一根汗毛,我風哥哥決不會放過你!”其實,連她都不知道,說出來的這話,到底是真的還是騙人的。若是以前,她敢信誓旦旦這樣說。可現在,風哥哥有了柳沁兒,還會在意她嗎?她受傷了,他還會心疼她嗎?

    鳳司聆停下手中動作,面容變得陰狠:“說,你和雲祈風什麼關係?”他是不敢冒這個險。皇兄平日看起來淡然無害,可對於自己在乎的,決不容許別人傷害。

    剛剛雖只是想要嚇唬嚇唬她而已。可是聽到她說話口氣,似乎皇兄已經將她當掌心肉看待。

    不由得從心裏泛起一股怒氣與醋意。爲什麼皇兄就不肯用那樣的情意對他?

    哪怕只有兄弟之情,他也甘之如飴。即使是隔着家仇,可是隻要皇兄想要,他會毫不猶豫結束他母妃的生命,再幫他將柳家連根拔起。

    可皇兄對他冷然的態度,讓他不敢冒這個險。他還要藉助母妃和柳家的力量。只有他執掌天下,纔能有機會將他掌控手中。

    雲纖磬匾被鳳司聆陰狠的表情嚇得怔了一下。“爲什麼你想知道我和風哥哥的關心?如果我說你,會不會傷害到風哥哥?”只要不傷害風哥哥, 說出來,也沒什麼的吧!

    鳳司聆放緩了語氣:“不會傷害到他的。你放心。我只是想要知道。”他怎麼可能會傷害他?或許連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對他的感情到了何種地步。日日忍受着刻骨的相思,還要裝作若無其事。要知道,男子喜歡男子,這會多麼讓人唾棄。可是,只要他當了王,就沒有人敢亂嚼舌根了。

    雲纖磬看到鳳司聆眸中閃過的絲絲落寞,心中不忍:“風哥哥只是我哥哥而已,我只是他的妹妹。”是的,只是這種關係。風哥哥只將她當妹妹,所以,她的感情纔不敢前進一步。如今,多出來的柳沁兒,已經把她前進的道路都封死了。

    “只是這樣?”鳳司聆眼中閃過不信的光芒。他看得出,皇兄對次女的喜愛,是真心實意。而此女對皇兄眼中流露的愛意,也是清晰可見的。若說只是兄妹關係,他怎麼可能輕信?

    雲纖磬泛起委屈的淚花:“我都說了,你還不信!非要揭我的傷疤嗎?那我就告訴你好了。我喜歡風哥哥,可他只將我當妹妹疼。他喜歡的人已經回來了。叫柳沁兒,這下,你滿意了嗎?”說完,不由得大聲哭泣起來。

    鳳司聆愣了一下,難道竟是這樣嗎?柳沁兒,他的表姐竟然回來了?而皇兄喜歡的人,竟然是她?

    鳳司聆頹然垮下了肩膀。過了許久才落寞出門。雲纖磬大喊:“給我鬆綁,給我鬆綁....”卻無人迴應。

    雲纖磬滿意無奈滿心,心裏又是着急,一直想到晚上,也沒想出一個逃脫的辦法。

    晚上,鳳司聆推門進來,卻喝得醉醺醺。眼裏都泛起迷離的神色

    。走到雲纖磬跟前,怔怔地盯着她。卻又像是在盯着另一個人。

    雲纖磬被他盯得毛骨悚然,卻仍出聲道:“喂,你快幫我鬆綁!”

    鳳司聆如同未聞,只是迷離地坐在牀沿邊,挑起雲纖磬的下顎。狠狠說道:“爲什麼你要回來?而不是永久消失?爲什佔據他的心的人,竟然是你....我知道了,只要我得到了你,他就不會要你了!”說着俯身壓在雲纖磬身上。

    雲纖磬聽鳳司聆酒後亂語,本覺得莫名其妙。卻突然被他壓在身上,動彈不得,嚇得花容失色。大喊:“你幹嘛,快放了我...”

    “放了你,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放開你重新回到他身邊,勾引他?”豎着一把帶過雲纖磬,拉開了她胸前的衣襟。

    雲纖磬手腳被縛,被鳳司聆胡作非爲,卻也無能爲力,只能暗恨自己爲何不好好習武。

    鳳司聆埋首在雲纖磬頸間,任意啃咬,惹來雲纖磬的哇哇大喊。因雲纖磬雙手被綁在身後,不能平躺,只能趴躺着。

    鳳司聆覺得礙事,便將她手上繩索解開。將她翻過身,解開她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片薄薄的肚兜。便俯身在她胸前露出的潔白肌膚上。

    雲纖磬嚇得面色蒼白,得到自由的手在牀上胡亂摸,竟抓到一個玉枕。不加思索,便往鳳司聆頭上砸去。

    鳳司聆悶哼一聲,到在了雲纖磬身上。

    雲纖磬手腳發軟,吃力地推開鳳司聆,顫抖地整理身上的衣服。解開叫上的繩索。看了一眼,門外有人在把手,不能從們外走。平下心,打量了一下這件屋子。

    四周都有窗。可從窗外逃走的話,定然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看了看屋頂,竟發現屋頂有個天窗。雲纖磬心中一喜,脫掉外袍,只穿了簡單的衣服。抓起屋頂上垂下的簾幔,運起輕功,便飛到橫樑上,輕手輕腳打開天窗,靈巧地轉了出去。

    出了屋,一股寒氣竟撲面而來。雲纖磬忍着瑟瑟發抖趴在屋頂,看了一下四周。竟發現這裏是個平常的小院。但是院前有許多侍從把守。兩側的侍從就少了些。而院後就一兩個人。雲纖磬當機立斷,輕巧地飛下後院,巧妙地避開那兩個巡邏的侍從,逃出了院子。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