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不許招惹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不許招惹她字體大小: A+
     

    換了衣服,丁寒冰左看右看,自己渾身上下這身裝束,都覺得彆扭,唉聲嘆氣道:“哎,看這都什麼衣服啊,弄地跟個披麻戴孝似的。”

    雲纖罄起牀繞着丁寒冰轉了一圈,打量了一番,感嘆道:“看來,這衣服不是誰都能穿的,瞧我風哥哥穿起來,就風度翩翩,溫潤如玉,絕世俊美的!”

    丁寒冰輕輕地用摺扇敲了一下雲纖罄的頭,說道:“你這丫頭,說什麼呢?”好歹他也是當世美男子,雖然很心不甘情不願, 只排了煊翰的四公子的老三,着實有些氣不過。煊翰老大是閒雲山莊少主,二公子,卻是當今太子。世界太不公平,老大老二都讓那人給當了。

    雲纖罄捂着頭,有些氣悶地道:“你說我,我還沒有問你呢?你說,你是怎麼破了我們雲夕山的陣法闖進來的?”雲夕陣向來只有風哥哥親近之人才知道的,山莊有些地位比較低的侍女隨從,都不知道怎麼怎麼破陣。而丁寒冰竟然能毫髮無損就進來了。這不能不讓她疑惑。

    丁寒冰挑了挑眉,邪邪一笑:“我來這裏用得着闖嗎?我姑姑曾經就告訴過我進陣之法。”那時,他和雲祈風還是無話不談的表兄弟。想不到光陰荏苒,他和他,已不復曾經的親密。或許將來,還會因爲別的事,鬧得更加不愉快!

    雲纖罄有些將信將疑,斜着眼睛看着丁寒冰:“你快走吧,不然我風哥哥知道,肯定饒不了你。風哥哥讓我不要靠近你。”

    “哦,”他抓過雲纖罄如瓷玉般

    白嫩的小手,輕輕地吻了一下,嘴角揚起微微的弧度:“他不讓你靠近我,那麼你呢,你可願意靠近我嗎?”

    雲纖罄被丁寒冰那輕佻的語言與輕佻的動作嚇了一跳,迅速地抽回了手,臉色通紅,結巴地說道:“你,你幹什麼啊?我,我當然聽風哥哥的話,不,不靠近你了。”

    丁寒冰眼裏閃過一絲落寞,但又很快消失不見,依然笑意不減:“你就這麼聽話?”

    “當然,寶寶最聽風哥哥話了。”雲纖罄一副自豪狀。

    丁寒冰道:“那麼你呢,你的心裏,想我靠近你麼?”

    “當然不想!”雲纖磬回答得擲地有聲。

    丁寒冰落寞問道:“爲何?”

    雲纖磬想了想,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最後懊惱地憋出一句:“因爲你太討厭。哼!”說着怒氣衝衝地跺了跺腳,跑回雲祈風的屋子裏。

    丁寒冰看着雲纖罄生氣跑出去的樣子,心情竟格外愉悅,也跟着出了門。

    剛走出門口,就看到從外面回來的雲祈風。兩人一見面,氣氛竟冰冷起來。雲祈風平日裏原本柔和的臉部線條迅速變得冷峻,眼睛裏像是透出凌厲的寒光。

    丁寒冰見到雲祈風,身子僵了僵,表情尷尬,許久才恢復淡定,故作爽朗地搖着扇子,笑着說道:“表哥,這麼快就回來了。”真是好巧不巧啊!

    雲祈風不吱聲,只是定定地打量丁寒冰身上的那身衣服。眸中寒意越結越厚。

    丁寒冰了然說道:“不好意思啊,表哥,剛剛掉到水裏面去了,所以那小丫頭找了一身你的衣服給我換上。”

    雲祈風冰冷地“哼”了一聲:“你怎麼會在這裏?”

    “哎呀,小弟來給你拜年啊,怎麼,不歡迎嗎?”丁寒冰故作委屈道。“

    “我說過,離她遠點!她不是你可以招惹的!”雲祈風臉色陰沉地從丁寒冰身邊走過。

    “表哥,”丁寒冰叫住了雲祈風,轉過身,表情卻嚴肅了許多:“那麼多年了,你仍舊對當年的事情還一直耿耿於懷,對不對?”

    他一直覺得當年的事,自己什麼錯都沒有。因爲她鍾情的不是他,所以剛開始他選擇了尋花問柳的方式,斷絕她與他的關係。因爲她,是他們疼愛的表妹。他只是希望,她能尋求自己的幸福,不要再把他當替身罷了。只是,穿梭在花叢之中,終究成了派遣自己心中無奈與孤寂的一種方式。所有人誤會他,也就罷了。他一直相信,自己的表哥,是能明白他的無奈的。

    “我從未對過往之事與你爲難,我在乎的只是現在。我希望你能先看清楚自己的心,否則,如你這般爲所欲爲,終究會害人害己。還有,不管怎麼樣,我不允許你靠近罄兒!”說着就直直走進了屋內。留下丁寒冰一個人站在門外,顯得那麼孤寂與無奈。

    丁寒冰自嘲地笑了笑,神色寂寥地看了看天空,無奈嘆聲道:“哎,今天的天氣確實不怎麼好。”隨後,他就緩步走出了月影殿。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