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落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落水字體大小: A+
     

    就在這一天中午,誰也沒有想到,山莊裏來了個不速之客。

    而此時雲纖罄正在荷塘的小船上。小船小而精緻,只能容納一人。那是她去年生辰,雲祈風送她的禮物。

    她站在小船中間,優雅地擺弄着長長的竹竿,劃幾下,到了一朵白蓮旁,然後彎下腰,聞聞荷塘裏綻放的白蓮,閉上眼睛,勾起一摸恬靜的微笑,一副悠然享受的模樣。

    她翩然荷塘之中,美得是那麼清純,美得那麼一塵不染。那白色的身影,就如飄落在凡間的荷花仙子,遺世而獨立。

    站在門口的丁寒冰,看着荷塘裏那如畫般的景象,眼神變得迷離起來。他那萬年不變的邪魅微笑,放蕩不羈,此時不復存,存在的只是一副深深地思量。

    生長在那個大家族裏,衆人皆沉醉於權利與紛爭,沉醉於金錢與得失。爲了權與錢,他們可以不擇手段,可以不認宗親,可以不顧兄弟之情。就連自己的兩個親生哥哥,哪個不是機關盡算,爲了族長職位而往上爬?外面的女子,因着自己的家族,千方百計巴結奉承。自己厭煩於這樣的家族,厭煩這樣的紛爭。所以自己纔會變得放蕩,到處留情。自己一直在尋找,只爲尋找屬於自己的那一片純淨,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當他第一眼看到雲纖磬時,覺得她眼神清澈,純潔得如一張白紙。看她在雪中飛舞,竟如雪中精靈一般。這個不通世事的女子,盡是讓人想把她捧在手中,保護她,疼惜她。看她與自己鬥嘴時,那嬌嗔的模樣,竟是萬分可愛,讓自己情不自禁,一步步想要靠近她。

    “喂,你怎的會在這裏?”一聲不悅,打斷了丁寒冰的困惑。邪魅的笑容再次掛到了他的臉上,左手負在身後,右手甩開他的招牌扇子,施施然走到荷塘邊。看着一手握着一朵白蓮,一手扶着竹竿的雲纖罄,起了逗玩之心。

    運起輕功,紅影一閃,瞬間,他便來到了雲纖罄的小船上,還故意重重地踩了一腳船沿。雲纖罄身形一個不穩,“啊”的一聲,就要往後倒。丁寒冰順勢伸手一撈,就把雲纖罄攬在了自己胸前。雲纖罄掙脫不開,擡頭一看,又看到丁寒冰那張迷死人不償命的妖

    孽臉。雲纖罄看美男,除了雲祈風,其他的都是事不過三。她已經不會再像前兩次那樣,被他的面容迷得暈頭轉向的。

    “放開我!”雲纖罄不悅地喊道。這人是怎麼回事,就算是風哥哥的表弟,也不可以三番四次調戲自己啊,更何況,看風哥哥的樣子,像是不太喜歡他。

    丁寒冰依然面不改色,微笑着輕聲說道:“不放,看你能怎麼樣?”順便還向雲纖罄拋了兩個媚眼。

    “白癡,”雲纖罄翻了個白眼。

    “小丫頭,你剛纔說我什麼?”竟然罵他白癡?

    雲纖罄眼睛四下亂瞟,就是不瞟他。心想:這人每次出現,自己都一身囧態,既然鬥他不過,何不以不變應萬變,看他又有什麼把戲。

    “爲什麼叫我白癡?”丁寒冰把她的頭扭正,挑了挑眉。他竟很喜歡看着她生氣時的可愛模樣。

    雲纖罄雙目直瞪:“你以爲,你每次這樣看人,都能把人迷得七葷八素?每次只會用這招!”

    “哦?”丁寒冰邪邪一笑,把她摟得更近:“如此說來,我倒要好好思索一下,今天倒用個什麼招是好?”說話的氣息噴拂在雲纖磬臉上。危險的氣息越逼越近,雲纖磬全身繃得僵硬,面露怯色,咬牙切齒地說道:“什麼招都不頂用!”然後用力一側身,丁寒冰竟也不能阻擋,“撲通”一聲,兩個人就這樣落在了水中。

    雖說荷塘裏的水引自山上的溫泉,但這大冷冬天,人掉進水裏,還是會覺得冰冷異常。雲纖罄穿得多,外面還披了件狐裘大衣,,整個人在水中異常的重,根本就遊不了泳,直直往下沉。她拼命拍打着水,“救…”還沒喊完,一口水猛然灌進她口裏。

    丁寒冰沒有想到雲纖罄會這樣犟,本只想逗弄她一下,卻不想,她寧願落水,也不願與自己靠的太近。心中卻有着濃濃的失落感。看着艱難拍打着水的雲纖罄,他匆忙遊了過去,解開她的那件狐裘大衣,抱着她躍回地面。

    雲纖罄被凍得面色發青,嘴脣發紫,頭髮上的水珠還一滴一滴地往下掉,沒多久就凝結成了冰。

    平日裏,雲祈風不喜人打擾,莊上無事者不得進入

    月影殿,這已成爲不成文的規定。所以殿內發生的事,沒有人知道。

    丁寒冰看着凍得暈了過去的雲纖罄,眉頭緊皺,懊惱萬分。本也只想逗弄一下,不想這丫頭如此倔強。看看左右無人,他趕緊抱着雲纖罄進入其中的一間屋子,脫下她的外衣,從後背上給她注入真氣。

    一炷香後,雲纖罄身體漸漸回暖,呼吸也穩定,身上穿的衣服也幹了。丁寒冰才鬆了口氣,收起功力,額頭冷汗直流,心頭卻一片柔軟。本來像他這樣功力深厚的習武之人,即使是浸了水,也不會覺得有多冷。練武之人,身強體壯,有內力護體,本來就可禦寒。但是因爲剛剛給雲纖罄輸入了大量的真氣,如今身上仍然滴着水,所以他一時覺得寒氣入骨,冰冷無比。他席地而坐,調息起來。

    雲纖罄緩緩睜開她烏黑雙眸,有些奸詐地想道:叫你整我,看我這次不整得你慘不忍睹。想到這裏,她有些控制不住想要“嘿嘿”地笑起來。

    悄悄起來,走到丁寒冰身邊,看着他渾身微微顫抖地運着功,竟不忍打擾,靜靜地站在丁寒冰身邊,悄悄打量起他來。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看着他認真調息的樣子,少了往日的狂放與妖媚,整張臉竟如平和如水。嘴脣微微有些發紫,頭髮上衣服上仍然能擰出水來。

    雲纖罄嘆了口氣,還是不捉弄他了,必竟人家也算是救了她,雖然是他挑弄在先。

    雲纖罄走回隔壁雲祈風的房裏,找出了一件雲祈風不怎麼穿的衣服,回到自己的房裏。見丁寒冰已調息完,正微張着眼睛看着她走進屋來。雲纖罄把衣服丟給他:“喏,把這個衣服換了。看你渾身溼漉漉的,病了可不好了。”

    丁寒冰看了看丟到自己手中的衣服,又擡頭看着雲纖罄不說話。雲纖罄心頭髮虛,“哼”了一聲,“我可不是可憐你,你愛換不換,冷到的又不是我。”說着就回到牀上躺下。

    丁寒冰又勾起了他那邪魅的嘴角,薄脣輕起:“你讓我在這裏換?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雲纖罄聽了忙道:“等等,”然後把頭轉向牀的另一邊,說:“你,你可以換了。”丁寒冰哈哈地大笑起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