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浮生幾重戀 » 初來月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浮生幾重戀 - 初來月事字體大小: A+
     

    遊了一天湖,雲纖磬心滿意足回來。肚子也餓得空空的。好在佟裏早已備好飯菜。雲纖磬吃飽喝足,回到房中躺在貴妃椅上不想動。

    雲纖磬看她懶洋洋的樣子,眼中溢滿寵溺。無奈搖了搖頭,到臉盆捏了毛巾過來,說:“先擦把臉,再睡覺。”

    “哦。”雲纖罄剛想接過毛巾,突然肚子一陣劇痛,立刻趴在貴妃椅上叫了起來:“好疼,肚子好疼…哎喲…”

    “別裝了,快點洗臉。”

    卻看雲纖磬小臉漲得通紅,忙走過去說道:“是不是吃壞肚子了?”說着探了探她的脈搏。

    雲纖罄一手按着肚子,一手抓住雲祈風的胳膊,冷汗涔涔:“風哥哥...我肚子好疼...”

    雲祈風看她疼得冷汗直冒,心裏萬分焦急與心疼,但探了她的脈象,只覺她身體有些虛弱,卻沒別的異樣,可看她這個樣子,卻不像是裝的。他把她抱在自己的懷裏,安慰道:“沒事的,很快就會沒事的。”忙往她的肚子裏注入真氣。

    隨着真氣的注入,雲纖罄疼得更厲害,還感覺到自己體內有一股熱流往外涌。雲纖磬不顧疼痛,努力轉過頭,卻看到自己身後潔白的紗裙,竟已被染紅一片,連帶着雲祈風的白衣沾染了些血跡。

    “啊...血...風哥哥,血...”雲纖磬瞪大眼睛,聲音顫抖,求救地轉過頭看向雲祈風,卻見到他也正呆呆地看着那些血跡,手腳僵硬,神情竟有些驚慌失措。

    這聲驚叫終於把雲祈風回過神,只見他滿臉滿臉通紅。輕咳了一聲,安慰道:“寶寶不怕,沒事的。”

    “怎會沒事,都流血了呀”雲纖磬仍是驚慌不已。她肯定是要死了,風哥哥只是在安慰她而已。

    雲祈風安慰一笑:“哥哥怎會欺瞞寶寶?寶寶只是長大了。”他真沒想到,她會在這種情況下來月事。跟着師傅學醫時,倒沒接觸過這類。只是平時看的一些醫書,有提到過,卻也沒深入研究過。怪不得他把脈把不出什麼異樣。

    “長大?

    ”雲纖磬疑惑:“長大就要流血嗎?風哥哥你長大時,有沒有流血?”

    雲祈風滿頭黑線,也不過作多解釋,把雲纖磬輕輕放在牀上,說道:“紅衛會進來跟你解釋,哥哥去幫你熬碗湯藥。”說着就轉身離開。

    雲纖磬看着雲祈風轉身關門的身影,心裏感到些許慌亂,感覺好像有什麼在漸漸流失。長大?爲什麼流血了,還說是長大了呢,這到底是好還是壞?

    紅衛纏着暗夜在外面玩了半天,高高興興的剛回到客棧,就被自己的少主叫去伺候那個小祖宗,心裏着實有些不太樂意。進門看到雲纖磬咬牙皺眉的樣子,心裏暗暗偷笑。

    “怎麼了,這是...”紅衛問道。

    雲纖磬看到紅衛,心裏鬆了口氣,依然疼得皺着眉:“紅衛姐姐,你快幫幫磬兒啊,這血怎麼都不止的。”

    紅衛走到牀邊坐下,“你這丫頭,竟然也有今天。”平時調皮搗蛋,誰都管不了。

    “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會流血?什麼時候纔會停?”溼漉漉的雙眼求救般看向紅衛。

    紅衛笑着說:“這啊,得六七天才能停呢!”

    “六七天,這麼久?”雲纖磬驚得大喊。

    紅衛點了點頭,輕嘆了口氣:“不知少主把你保護成這樣,到底是好還是壞?”然後出門去弄了兩個厚厚的布條進來,一邊指導着雲纖磬,一邊把女子的某些事情告訴她。

    等紅衛講完,雲纖磬整張臉紅得像是能滴出血來:原來長大是這個意思,而風哥哥居然親眼見證了自己的長大!

    紅衛拿着髒衣被出去洗,不久,雲祈風就捧了碗湯藥進來。看到雲祈風,雲纖磬血一下子涌上臉,不好意思地扯着被子蓋住,偷偷地露出一隻眼睛,瞄着被子外面的情況。

    雲祈風也不說話,心知紅衛定已將情況說清楚。他把藥擱於桌上,才緩緩地走到牀邊。

    雲纖磬見雲祈風走近,忙將整個腦袋都埋於杯中,心砰砰直跳。

    雲祈風看到她這個樣子,有些

    好笑,一把掀開被子,輕聲說道:“好啦,別悶出病來。起來喝藥。”卻見紅暈已經蔓延到了雲纖磬雪白的脖頸。

    雲纖磬暴露在雲祈風的注視下,無處遁形,整個腦子血氣上涌,一下子有些呆愣。看着雲祈風那張美得不食人間煙火的俊顏,整個人心跳得撲通撲通的,全身無力,任由着雲祈風扶起來,乖乖的喝光了那碗湯藥。

    直到雲祈風扶她躺下蓋好被子,拿着那個空碗出去,她整個人仍未回過神來。心裏甜滋滋的,偶爾還呆呆地傻笑,好像也感覺不到肚子痛了。被風哥哥伺候的感覺,還真不是一般的好。

    直至子時,雲祈風仍未回,雲纖磬方覺不對。起身走出房門,叫來暗夜一問,才知雲祈風在隔壁房休息了。見他房中燈亮未滅,她推門而進,正見雲祈風穿着睡袍,像是要就寢。雲纖磬表情有些僵硬,內心一痛,風哥哥不願和自己一起了麼?但她未問出口。

    雲祈風睡袍單薄,赤腳踏地,責備道:“不好好睡覺,怎麼就起來了呢?着涼了怎麼辦?身體好些了麼?”拿起他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把她送回到牀上,掖好被子,才往外走。

    雲纖磬一直注視着他,見他要走,一把捉住了他的手,滿眼惴惴不安。

    雲祈風轉過頭,正看到雲纖磬滿臉慌張,卻又滿臉不解地問道:“風哥哥,你不陪寶寶了嗎?”

    雲祈風嘆了口氣,坐在牀邊輕聲安撫道:“寶寶要學會自己一個人睡了哦?”她已經長大,不再是小孩了。他已不能再夜夜陪她同寢。

    “風哥哥爲何不陪寶寶?”雲纖磬語氣有些焦急。

    雲祈風輕聲哄道:“寶寶已經長大了,要學會獨立,知道麼?”

    “可是...”

    “寶寶要乖,不然哥哥會不高興的哦!”雲祈風故意板起臉。

    雲纖磬未再多說,滿眼不捨地看着雲祈風關上了門,心中百感交集,胸口像堵着什麼似的。長大?難道就意味着失去嗎?想着想着,雲纖磬忽然覺得很是驚慌和無助。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