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之血染江湖路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麻將有首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異世之血染江湖路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麻將有首歌字體大小: A+
     

    靈江城的失陷,在加上夜天賜的墜落,瞬間便標誌着樹立了上千年的夜郎國從此成爲過去,變成歷史。

    儘管夜天賜的死除了天煞,並沒人知道,但天煞爲了提高我軍士氣,打擊夜郎國剩餘力量的士氣,早已命人將夜天賜墜落的消息散發到了各地。

    夜天賜墜落的消息一傳出,很多夜郎國的剩餘的都成都不攻自破,沒有了他們的精神領袖,誰也不願意去阻擊,誰也不願意繼續在去戰爭。戰爭是殘酷的,也只最有殺戮的,但在如今看來,落日皇朝也沒有那麼的殘忍,他們所到之處,只要棄器投降,也不會爲難,落日皇朝的終極目標是統一大陸,而不是屠殺大陸,他們自然不會殘忍地對待着自己未來的子民,而也因爲如此,各地的守軍也放棄了抵抗,短短几日,夜郎國就淪陷了一大半,而且還得在繼續,不管是對落日皇朝還是夜郎國來說,這是不過是一個時間問題而已。

    東方明、明空等人在撤回靈江城之後,便繼續南下,以他們如今的實力,就算沒有受到任何傷也絕對不可能阻擋得了天煞,所以留下來只會白白犧牲,人可以不怕死,但也要死得有意義,他們很快便回到了東林城的東方世家,而當夜夢柔從昏迷中醒來,在聽到夜天賜墜落的消息,整個人便已哭得天昏地暗,多日來總是以淚洗面,讓身邊的衆人無不疼惜,至於夜希,儘管只有8歲的,但因爲身爲太子,所受的教育非一般人能比肩,他的痛是隻放在心中,而不像自己的姐姐夜夢柔那樣解放出來,而真正最痛的?其實是那種笑着哭纔是最痛的。

    在東方世家裏,衆人經過最後的商議,最後都一致無奈地泄氣接受着現實,事宜至此,衆人能做的都已經盡了力,以他們的能力已經不能改變當今的局勢,何必要強趁着做那些沒有意義的犧牲?更何況如今的夜郎國已經沒有什麼人在繼續抗敵了,也許這就是夜郎國的宿命,只能承受而不可改變,至少他們大家都明白,以自己等人的實力就算如何努力也改變不了的。

    而夜夢柔和夜希雖然很不甘心,但也沒有理由要求大家繼續戰鬥,改變根本改變不了的東西,衆人能在最危難的時候伸出援手,這已經是難得的恩惠,如此好非要讓大家去送死,他們也於心不忍,說句不好聽話,夜郎國就算滅亡了?又關人傢什麼屁事?最多不就是改下名字罷了,沒有什麼精忠報國,忠義愛國之說,皇朝和江湖門派本身就井水不犯河水,誰做了皇帝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要落日皇朝不趕盡殺絕,他們沒有理由,有沒必要冒着家破人亡之險去與落日皇朝對抗。對於衆人能幫助到此,夜夢柔和夜希只能感慨地感激。

    最後明空和冷玉兵都離開了東方世家回到了《忘情山莊》與《天雪山莊》,對於落日皇朝的進攻?已經看透了的衆人也不想在理會,讓它順其自然。而明日便和東方無勝兩人卻窩在了一起,兩人都是年輕人,骨子裏傲慢和熱血讓他們兩人袖手旁觀有些不自在,最後兩人商量之後變離開了東方世家,他們一路向西,至於終點在那裏?或許也只

    有他們知道。而夜希懂事乖巧非常深受風飄渺的喜愛,如今女而東方琴已經隨天殘缺離去,兒子又要離開,風飄渺說什麼都要把夜希留在東方世家陪伴着自己,而夜希本人因爲從小便失去母親頓時體會到了母愛的他?自然也非常樂意。至於夜夢柔?看見自己唯一的親人在東方世家過得如此的開心,心中也輕鬆了不少,在告別了東方世家之後便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裏?據夜夢柔當初告別東方世家好像只是說自己想出去散散心而已,雖然夜夢柔看似一個芊芊少女,但大家都清楚夜夢柔的真實實力非常的高,所以也並無擔心,而真相究竟是如何?卻已經無從查知了。

    自從靈江大戰之後,天殘缺便攜帶着衆女離開了夜郎準備離開這世界,此時的天殘缺衆人固然是還沒有離開,畢竟當初天殘缺所受的傷不輕,要離開也得要等到他傷勢痊癒,恢復全部功力,誰知道那個世界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不有點實力天殘缺哪裏敢出來混啊?但如今身在魔域中心的衆人,自然對外界所發生的總總事情全然不知,此時天殘缺正一個人站在林奇峯頂上,雙手握住他的‘敗天’

    在天殘缺衆人來之後,重新修復了《天玄門》,此時衆女正在《天玄門》裏各自忙着手中的事,冷若霜下廚,而其他的四女明月、東方琴、煙花雨、明星則是坐在大院裏‘上碰下自摸,麻將有首歌’。這是天殘缺怕衆人無聊,特易刻制的一副麻將牌,如今衆女已經被這種遊戲完全給吸引,就連天殘缺有時候都不盡搖頭感嘆:“究竟是你們愛我多點還是愛麻將多點?真不知道當初老子那根經不對,居然想到給你們弄出這一個玩意來!”

    很多時候天殘缺走只能一個人無聊上山練練功,反正現在他在《天玄門已經沒有了位置,麻將打到天黑都不會輪到自己,5個女人天天都在輪流着,還好‘敗天’這叼毛經常給他傳遞着另世界高手戰鬥的信息,讓他能從中間不斷地有所領悟,也不怕整天一個人無聊閒逛在山上。

    “轟……轟……轟”的幾聲巨響,頓時把衆女從麻將桌裏吵醒,就連下廚的冷若霜也不盡跑出了廚房,一臉茫然地問道:“發什麼事了?你們打麻將都能打出這麼大的聲音呀?”

    “沒有啊,我們都沒有說話呢!”東方琴一臉迷茫地回道。

    “是啊,好像是要下雨了吧!”明月想了想簡單地解釋到。

    “恩,我看也是,你們看,山的那邊都烏雲密佈了!”明星一臉驚訝地說道。

    “那不是林奇峯嗎?哥哥好像都還在那裏哦,要是下雨了哥哥可要成落湯雞了。”東方琴一臉心疼地說道。

    “怎麼會,哥哥的輕功那麼快,就算真的下雨了,了不起就頭上溼了一下,想變成落湯雞哪裏有那麼容易啊?在說也還沒有開始下呢!”煙花雨一臉鄙視地說道。

    “也是哦,你們這是第幾桌,要到我沒啊?”冷若霜一臉不滿地問道。

    “才第二桌啊,還有3桌呢,第五桌誰放炮就換姐姐!”明星一臉嬌氣地說道。

    “不會吧,你們是不是耍賴啊,現在纔到第2桌?都好久了好不好!”冷若霜一臉不信地說道。

    “若霜姐姐,是真的,剛纔三桌都打黃了嘛,不算呢!”東方琴解釋道。

    “搞快點,我手好癢,做飯都想着清一色自摸!”冷若霜一臉激動地說道。

    又過了片刻,麻將桌裏又傳來了煙花雨嘻哈哈的聲音:“哈哈,大對子清一色自摸,還有三隻雞,給錢來!”

    “唉,叫獨張都能摸得到,我手上還有一對呢,這大餅跟你也太有緣了,連絕張都被你摸得到!”明月一臉羨慕地說道。

    ‘轟……轟……轟’幾聲巨響又傳了過來,比之前更加劇烈,連衆人的麻將桌都有些顫抖,東方琴一臉驚訝地說道:“怎麼回事啊?”

    連忙從廚房跑出來的冷若霜也一臉驚訝地說道:“會不會是地震啊?連我在廚房裏夠感覺到地面在顫抖。”

    “哥哥還在山上呢,我們先過去看看吧,呆會回來在繼續!”明星一臉嬌聲地說道。

    當衆女來到了林奇峯的山頂,完全本眼前的一切所驚呆,只看見天殘缺一臉神色飛揚地雙手握住他的‘敗天’,衆人都來過林奇峯,自然知道站在天殘缺面前本身是一片從來,而此時卻已經全部化爲虛無,不用解釋,剛纔的兩次巨響和眼前的一片,都應該是出於天殘缺的手法了。

    平息了心中的震撼,明月一臉茫然地問道:“壞蛋,你好端端的沒事幹弄這麼大的動靜幹嘛啊?”

    “是啊,影響人家打麻將呢!”明星一臉不滿地說道。

    “你們沒有看見嗎?本魔君在練劍啊!”天殘缺一臉無辜地說道。

    “切,血煞魔君,都退出江湖這麼久了,還狗屁的魔君,當上癮了呀?”煙花雨一臉鄙視地說道。

    “不敢當,江湖朋友給我的面子!”天殘缺一臉壞笑地說道。

    “管你呢,告訴你,沒什麼事就別在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了,害得我們都以爲發生了地震,白擔心你呢。”東方琴一臉抱怨地說道。

    “知道了,真是的,這也不讓,那也不讓,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呢?!”天殘缺小聲的嘀咕道。

    “你說什麼啊?”煙花雨睜大雙眼,一臉天惡狠狠四瞪了過去。

    嚇得天殘缺連忙陪過笑臉道:“沒什麼,沒什麼!”

    “壞蛋,你剛纔練的武功好強大啊,是不是功力又進步了不少?”冷若霜一臉好奇地問道。

    “恩,還是若霜最關心我,最明白我。”天殘缺一臉讚賞道。

    “其實我也最關心你,明白你的!”看見冷若霜表明,東方琴也一臉委屈地說道。

    明月、明星、煙花雨、三頓時也連忙說道:“人家也是呢!”

    天殘缺當然知道衆人的心思,只是在一起平常不打打鬧鬧怎麼會有情調呢?連忙一臉深情地說道:“傻瓜,我知道呢!”

    說完連忙伸手過去,分別在衆人身上抱了又抱。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