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之血染江湖路 » 第一百三十章 站着看哥表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異世之血染江湖路 - 第一百三十章 站着看哥表演字體大小: A+
     

    天殘缺隨着夜天賜的殘影,從《夜官府》出來便追了好就,但夜天賜似乎不急着動手,兩人像賽跑一樣,你追我趕的,天殘缺儘管如何賣力,可始終都追不上夜天賜,而夜天賜也是,不管他如何出力,就是甩不開身後的天殘缺。

    “我草,你丫的到底要打不打啊?你是不是吃‘偉哥’了?跑得那麼有節奏!靠!”身後的天殘缺,望着眼前飛快的夜天賜,一臉沒趣地在後面喊道。

    “小子,你才跑了好久?現在就喊不行了?老子看你娶了那麼多漂亮的姑娘?你行不行哦!”夜天賜也不是好惹的主,一臉譏諷地反擊道。

    “什麼?你居然說老子不行?我跟你說小夜啊!好歹你也是一個皇上,說話能不能文明點啊!”天殘缺一臉鄙視地說道。

    “草,現在這個時候誰知道老子是皇上啊?小夜?我靠,聽得老子都想吐了,血煞魔君真他Ma的P夠噁心了。”夜天賜一臉氣憤地回道。

    “我說同志啊,你發那麼大的火幹啥?哥陪你遊了那麼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聽說你那個女兒美得跟仙女一樣,你不說以爲我就不知道啊?唉!想起我就流口水了!”天殘缺一臉淫dang地說道。

    “那當然了,你怎麼知道?告訴你,你想打我女兒的主意,做夢吧!”夜天賜惡狠狠地罵道。

    “猜的,怎麼樣?可以談談條件不?”天殘缺一臉期待地問道。

    “可以,只要你有實力殺了老子!”夜天賜惡狠狠地說道。

    “我說,你好歹也是一個國家的大哥大,能不能別那麼粗魯,斯文點,咱們是文明人,可以講道理的!”天殘缺一臉壞笑地說道。

    聽到天殘缺這話的夜天賜,差點沒被他氣得吐血,一臉鄙視地罵道:“我呸,就你還文明?你好意思說老子都不好意思聽了!”

    不知道已經跟着夜天賜飛了好久,更不知道已經飛到了那裏,無聊的時候天殘缺便找一些話題來說,不然兩個人就靜靜地在半空中不停地飛着。“汗水,怎麼飛着都會流汗啊?R他Ma的逼!”半空中的天殘缺一臉抱怨地自語道。

    “不行啊?老子這不是被這傢伙當着驢,牽着走嗎?在這樣飛下去累不死?老子都能鬱悶死的,草他乃乃的,跟老子玩?老子玩不死你這丫的!”天殘缺在心中重重地想道。

    想清楚了一切的天殘缺開始向前面的夜天賜喊道:“喂,你給老子聽好了,我不跑了,我回去殺人去了!”

    說完之後的天殘缺居然真的不在追趕了,而是轉過身去,往着原路反回。這下輪到夜天賜犯傻了,以血煞魔君的實力和魄力,他要是真的回去殺人,還有誰能擋得住他啊?暗自叫了一聲‘不好’之後的夜天賜,慌忙地順着天殘缺的身影,追了上去!

    望着身後窮追不捨的夜天賜,天殘缺這下就得意了,滿臉笑容地說道:“快點啊,快跟上啊!追到了哥買糖糖給你吃!”

    “你給老子站住,有本事別跑啊!”夜天賜跟在後

    面惡狠狠地喊道。

    “好了,我不跑了,預備已經開始了,還是活動活動一下吧!”天殘缺緩緩地降落在了一個野地裏,一臉壞笑地說道。

    “很好,你也知道跑累了?要怎麼玩啊?老子隨時奉陪!”夜天賜一臉沒趣地說道。

    “早的時候幹嘛去了?你說跑了那麼久有意思嗎?”天殘缺一臉鄙視地說道。

    “確實沒意思,傳說血煞魔君的輕功出神入化,老子想看看你的輕功有多快!”夜天賜一臉感慨地說道。

    聽到夜天賜的這話,天殘缺硬是張大了嘴巴,一臉感嘆地說道:“哦買狗!”

    顯然不明白天殘缺這話的意思,夜天賜一臉茫然地問道:“哦買狗?撒意思啊?”

    這回輪到天殘缺犯傻了,難道要告訴夜天賜說‘哦買狗’是一個英文話?天殘缺沒那麼無聊,只是簡單地解釋道:“沒,感嘆一下而已!”

    “哦!不過還蠻好聽的,回去跟大家裝逼說下‘哦買狗’,應該可以忽悠很多人!”夜天賜自言自語地說道。

    雖然是自言自語,但還是被天殘缺聽在了心裏,只怪今天沒吃東西,不然天殘缺非得狠狠地洗下胃不可。

    “看招了,《敗天神訣》第一式——飛天斬,第二式——天雷斬,第三式——爆炎斬,第四式——劍氣斬!”天殘缺邊說邊握住‘敗天’向夜天賜攻了過去,但即便如此,天殘缺這幾招強勁的力量都沒有對夜天賜有多大的效果。

    天殘缺居然動了,夜天賜自然也動了,輕鬆地避開了天殘缺的那幾招之後,夜天賜也握住利劍大喊道:“《傲神訣》第一式——後發制人,第二式——橫掃千軍,第三式——無獨有偶,第四式——浪子回頭,第五式——乘風破浪!”

    當然,夜天賜對天殘缺的攻擊也看不出有什麼效果,除了把地上轟得破碎不堪之外,那些劍氣就連天殘缺的衣角都沾不上。夜天賜沒有吃驚,也沒有讚賞,很顯然,這些的攻擊只不過是一個小熱身而已,連這樣的招式都能碰到他的話,他就不是血煞魔君了。

    “老家火,你應該知道魔法吧?”天殘缺淡淡地問道。

    天殘缺的話,氣得夜天賜狠狠地咬着牙關,老傢伙?自己也只不過才40出頭,能算老嗎?雖然很氣憤,但夜天賜也懶得跟他鬥嘴,只是一臉不肖道:“怎麼?你也會?不過又如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恐怕也只是虛設!”

    “不錯,但本少的實力怎麼樣?從本少手中所施展的魔法難道真的沒有一點作用嗎?”天殘缺一臉好奇地問道。

    聽到天殘缺如此說後,夜天賜才重新衡量一下,但臉色依然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淡淡地說道:“那魔君就動手吧,老子倒是想看看魔君的手段!”

    “來自遠古的魔神,以我的血爲契約,賜我黑暗的力量,讓天空落下火雨,讓大海變爲血池,衆神將爲之恐懼,一切將歸爲虛無————--末.日.之.判.決!”天殘缺大喊一聲之後,頓時天空便

    風雲變色,無數道火氣從上空飄落,砸向場上的夜天賜。

    望着如此恐懼的場面,夜天賜只是輕輕地揮了手中的利劍,便把那些火氣吹散了,完事的夜天賜有些讚賞地說道:“這就是魔法?不錯,很詭異,而且威力也很大,如果是用來對付那些實力平庸的人羣,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災難!”

    “只可惜用來對付實力強勁的人,只起到欣賞的作用!”天殘缺淡淡地說道。

    “那你還用?想嚇唬我啊?草,幸虧老子不是被嚇長大的!”夜天賜一臉鄙視地說道。

    “汗水,那麼聰明,這都被你發現了!”天殘缺笑了笑,一臉不好意思地說道。

    還沒有等夜天賜從鄙視的情緒中回過神,天殘缺繼續說道:“看我這幾招——泰山壓頂,水漫金山,地獄烈火,飛沙走石,五雷轟頂!”

    隨着天殘缺的話語,一股又股的力量便一波一波地向夜天賜涌了過去,天殘缺這種無止無休的狂轟濫炸打法頓時也讓夜天賜忙得過不停,他也沒想到天殘缺居然會突然來了這樣的一手,雖然自己倒是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但自己的衣物還是被地上浮起的灰塵沾滿了,顯得有些狼狽。

    當場上恢復平靜之後,天殘缺一臉壞笑地說道:“怎麼樣?好玩不啊?”

    “哼,有意思嗎?你應該知道這樣的攻擊根本傷不了老子的!”夜天賜一臉氣憤地鄙視道。

    “知道,但給你觀賞一下啊!本少身懷好多武功招式和魔法力量,雖然知道大部分對一般的高手都沒有殺傷力,但不用的話本少又覺得太浪費了,就委屈委屈你,等觀賞完之後咱們在認真!”天殘缺一臉無奈地說道,好像自己這樣做也是逼不得已一樣!

    “血煞魔君,老子真是算服了你,還有什麼招式就快點使出來吧,你想玩是吧?老子今天就陪你玩過夠!”夜天賜惡狠狠地說道。

    “唉,你別急,等我想一想!”天殘缺一臉茫然地說道。

    這下氣得夜天賜差點沒直接栽倒在地上,感情自己居然被這臭小子拿來陪練一樣?

    天殘缺:“黑暗之神呀,你從虛無中走來,帶着深深的悲傷,將絕望帶給我的敵人,以我的鮮血爲誓!——地獄悲嚎’練完之後,一條大火如同河水一樣向夜天賜噴了過去。

    閃開之後的夜天賜一臉沒趣地說道:“還有沒有啊?真是的,有意思嗎?”

    “唉!我想不出來了,廣告就算是到此結束了,精彩節目馬上播出!”天殘缺突然換了一個語氣,一臉冰霜地說道。

    雖然很不明白天殘缺的這話,但感覺到天殘缺的變化,夜天賜也知道該是認真的時候了,恢復了情緒之後一臉深沉地說道:“早該如此了!”

    隨着兩人從身體裏發出不同的氣息,讓整個場面的氣息頓時不停地漫升着,也使得這片土地漸漸被強大的戰氣覆蓋着。

    越來越沒心思繼續寫下去,更到一章算一章了,只有儘量了!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