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之血染江湖路 » 第一百章 英雄本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異世之血染江湖路 - 第一百章 英雄本色字體大小: A+
     

    夜郎國的建業城,這座城市比天殘缺所到之處還有龐大許多,就算是這樣,這裏的每一處依然被《隱霧峯》所控制,即便那個《隱霧峯》並不在城中。

    天殘缺在城中打轉片刻之後,緩緩地走進了一間酒店。只是當天殘缺踏進酒店裏之後,居然被那個中年人掌櫃的給認破了身份,中年人嚇得驚心動魄,顫抖地對着天殘缺求饒道:“魔君大人饒命啊?”

    聽到這樣的話,天殘缺也是一愣,隨後淡淡地說道:“我有說要殺你嗎?趕快給本魔君弄上一桌酒菜。”

    聽到天殘缺的話,中年人也像得了救命草一般,顫抖的身子帶着尊敬的口語說道:“是大人,小,小,小人這就下去好好給您準備。”

    說完這話之後,中年人連忙閃開,不只是他,早在中年人說出‘魔君大人’的時候,這間小店的人羣全部都嚇得跑開了,天殘缺沒有理會,只是一個人靜靜地品嚐着手中的茶水,天殘缺在心中也是無奈地感嘆道:“這地方的江湖勢力果真龐大,居然還能有人認識我?不過也無所謂了,最好都識趣點,不要來招惹我,不然?呵呵!”

    很快,酒店的中年人掌櫃便把一桌酒菜送到了天殘缺的桌子上,顫抖地對着天殘缺道:“魔,魔,魔君大人,您還有什麼吩咐啊?”

    “你做的不錯,下去吧,有什麼需要本魔君在叫你!”天殘缺招了一下手,淡淡地說道。

    天殘缺的話對中年人來就像是一種解脫,他慌忙地離開了天殘缺的桌子旁邊,退回到了屬於他的那個櫃檯上去,只是當他退回櫃檯的時候,雙眼依然不停地往着天殘缺的身上看來看去,一眼不眨,誰也不知道此時的他,心中在想什麼?牽掛什麼?

    望着天殘缺沒有任何停頓,沒有任何猜疑,一口一口地吃着菜,喝着酒,不遠處的中年人嘴上居然帶上一個淺淺的笑容。

    中年人的這一切變化都被遠處的天殘缺看在眼中,即使他只是做在遠處,即使他沒有轉過身,即使他的後面沒有長有眼睛……

    “你似乎好像很開心?你不怕本魔君嗎?”天殘缺冰冷的聲音打破了中

    年人沉思以及幻想,讓他頓時從迷茫中清醒了過來。

    中年人先是一愣,隨後卻狂妄地說道:“是的,在這之前我確實很害怕,害怕到屁滾尿流,害怕得只有顫抖!”

    “哦,那你現在就不怕了嗎?”天殘缺好奇地說道。

    “哈哈,現在我當然不怕了,你不知道我剛纔已經在你的酒菜裏面下了毒藥嗎?我還會怕你嗎?”中年人輕笑地說道。

    “哦,你爲什麼要這樣做呢?本魔君雖然是江湖上公認的殺人魔王,但似乎本魔君跟你無冤無仇,也沒有想過要殺你,爲什麼你還要如此呢?”天殘缺冰冷地問道。

    “哼,你說的一點沒有錯,但要知道,我要是能夠殺了你,我就江湖上人人都敬仰的英雄,我就是江湖上的救世主,我就會受到無數的追捧和無數尊敬,這可是我一輩子都不敢想的事,沒有想到,萬萬沒有到,這一天會突然來得這樣快,這樣輕鬆,哈哈!”中年人瘋狂地吶喊道,此時的他完全沉迷在那種幻想的世界中了。

    “唉,你應該好好的做你自己的本分,開酒店做老闆?其實也是一個很有前途的職業,可惜你居然不好好珍惜,卻要鬼迷心竅,想那些不應該是你想的事!”天殘缺無奈地感嘆道。

    聽到天殘缺冰冷的話語,在看到他依然還在不停地享受酒菜,中年人頓時突然清醒了過來,大驚失色地說道:“你的毒怎麼還沒有開始發作?”

    聽到中年人吃驚的問話,天殘缺淡淡地說道:“我什麼時候說我中毒了啊?貌似一直是你在一廂情願罷了,不錯,這菜的味道還蠻香的,這酒呢?差是差了一點,不過也只能將就一下了!”天殘缺漫不經心地說道。

    但聽在中年人的心裏,卻是嚇得驚心動魄,喃喃地激動道:“不可能,我在酒菜裏下了可是天下間最毒的毒藥‘人神共憤’,即便是你武功在如何深厚,只要沾上一點,也足以讓你片刻間毒發身亡,更別說像你這樣大吃大喝了!”

    “哈哈,在毒的藥物也只不過是基輔,對本魔君而言,也只不過是空白,你以爲憑藉這些東西就能毒倒本魔君嗎?本魔君是

    神,是不可挑釁的對象!”天殘缺不可一世地說道,那聲音也在他的特意之下,散發到遠處的街道,讓許多人聽在心中不由地震撼、顫抖着。

    這一突來的變化,嚇得中年人頓時狠狠地栽倒在了地上,帶着顫抖地聲音,磕破血流地求饒道:“魔君大人饒命啊!小人只是一時被利益矇蔽了心神,求魔君大人放過小人一條狗命吧!”

    “饒了你?剛纔你不是很灑脫嗎?剛纔你不是很得意嗎?剛纔你不是還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嗎?天殘缺淡淡地譏諷道。

    “魔君大人,小人不敢了,小人家裏上有老,下有少,沒有我,他們就生活不下去了,請魔君大人看在小人一家老小的分上,放過小人一次吧!”中年人悲傷地求饒道。

    “哈哈,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但你已經是一錯再錯了,神也不能寬恕你,去吧,可憐的孩子!”天殘缺說完之後,一條魅影閃到中年人的身邊,結束了他的生命,這一切似乎都早已經註定的,天殘缺同情,但卻不會心軟。

    天殘缺離開酒店,緩緩在街上行走,所到之處,居然都早已經被人羣讓開一條大道,兩旁的人羣,無不是顫抖得心驚肉跳。

    天殘缺望着癡呆的人羣,感嘆地微笑了一下,隨後,他又像一隻幽靈那樣,飛到建業城的城門頂端,站在那個最高處,俯視着腳下密密麻麻的人羣,天殘缺在應用功力的催發下,對着腳下的人羣大聲喊道:“本魔君恩怨分明,不會濫殺無辜,原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反之?必誅之。對於那些不知道死活,一心要來騷擾本魔君者,本魔君將會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那些什麼所謂的武林正義者?最好能安分守己,千萬不要妄想敢對本魔君動手,本魔君就神,是不可挑釁的存在!”

    天殘缺說完之後,就像一陣風一樣消失了,留下的將是剛纔觸摸人心的話語,而那些話語,將在往後的日子裏,傳遍夜郎國的每一個角落。

    天殘缺已經給這個江湖作出選擇,何去何從?那都是要看他們的決定,是想安分的生存?還是想在死亡間掙扎,他們應該會明白……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