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之血染江湖路 » 第六章 黯然分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異世之血染江湖路 - 第六章 黯然分離字體大小: A+
     

    “大懶豬,起牀拉,於…我怎麼搖不動殘缺哥哥呢?噢,對了,殘缺哥哥是大懶豬。我怎麼能搖得動呢。呀…不對襖,殘缺哥哥要是豬的話,那我不也就是隻母豬?哼!氣死我了,這條大懶蟲。我抓你癢癢”。PS:這女孩也真夠苯的,你叫他蟲,那自己也還不是要跟着一樣…

    這時某人還在牀上呼呼大睡呢,“哎呀!是誰在掐我鼻子啊!我天殘缺的鼻子都敢掐,是不是活夠了想死不好意思講安?”天殘缺感覺突然有人在掐他鼻子,難受的他從睡夢中醒來大喊了一聲。

    天殘缺揉了一下眼睛說,一臉茫然地道:“於…怎麼是你,乖潔兒,這麼大清早你不好好睡覺。跑來折騰我幹麻呢?”這麼早就被吵醒了真是夠累的。

    “哼!禰壞蛋,大騙子。”這位美少女突然撒嬌道。

    天殘缺:“乖乖!我怎麼了”。

    “真是夠冤的,一大早就說我的不是,搞鍀老子一頭霧水還真不知道怎麼哄她。”天殘缺在心裏抱怨道。

    小潔:“哼!你還說,你不是說今天早上要去抱我起牀的嗎到現在了你自己都還在睡,你是個大騙子。”

    額,搞拉半天原來是這回事襖,天殘缺陪了一個笑臉道:“乖……不氣了哦!現在你過來抱我不是更好嗎”說着天殘缺就一手把她抱在了懷裏,看着小潔躺在他懷裏的那嬌樣,天殘缺忍不住親親地吻起了她來。雖然傅清潔小聲地說着"壞蛋",但還苯苯的迴應着他。

    這一刻天殘缺突然從欲.望中清醒了過來,停止了對小潔的侵犯,把她緊緊抱在了懷裏,輕聲道:“乖乖,對不起……我不該這樣快就對你,是我太沖動了,你不要生殘缺哥哥氣好麼?”

    “哇……!”小潔突然放聲哭了起來。

    現在天殘缺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慚愧的他就只有緊緊的抱着小潔,任由她在自己懷裏哭泣。

    小潔:“殘缺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歡小潔了,要不怎麼不要小潔的身體了,……555……是小潔不好,小潔不漂亮,沒能讓殘缺哥哥動心。”

    安!汗……搞了半天這丫頭竟然是爲了這事真不知道這丫頭心裏是怎麼想的?天殘缺心裏更一是陣感到,原來小潔竟然愛自己到如此瘋狂。

    “小潔,我們出去玩去?”天殘缺深情的對傅清潔道。

    “恩,殘缺哥哥去哪裏,我就跟你去!”傅清潔溫柔的道。

    天殘缺牽着傅清潔的芊芊小手走出了天玄門,輕聲問道:“乖乖,想去那裏呢?逛街麼?”

    “纔不要了,從小到大都在這天玄門的‘迷失之城’逛,有什麼好玩的,殘缺哥哥,我們到城外邊的野.地裏遊吧!”傅清潔喃喃的道。

    “呀!城外面很難走的啊,乖乖不怕累倒麼?”天殘缺勸說道。

    “纔不會呢,殘缺哥哥不是會飛麼?我要你帶着我到處飛呢!”傅清潔輕聲道。

    “好,只要乖乖你喜歡,殘缺哥哥就帶着你飛!”天殘缺陪着笑臉道。

    說完之後,天殘缺抱起傅清潔,應足內力,像風一般飄流着。

    過了片刻之後,天殘缺溫柔的對傅清潔道:“乖乖,我們已經到野.外了,我們下去走走吧!”

    “殘缺哥哥是不是累了啊?那樣的話我們就下去吧!”傅清潔心疼的道。

    “怎麼會!殘缺哥哥很厲害的,抱着我的乖乖,殘缺哥哥永遠都不會感覺累!”天殘缺深情款款地說道。

    “不要嘛,小潔心疼殘缺哥哥呢,我們還是下去走吧!”傅清潔霸道四說道。

    “好的,那我們就下去吧,走累了殘缺哥哥在揹你走!”天殘缺說完之後,在心中感嘆道:

    “O耶!1949年解放了,Ma的批,真是累死勞資了,比勞資在前世修地球還累。操他乃乃的!”

    草地上,天殘缺揹着傅清潔漫步在夕陽之下,而天殘缺背上的傅清潔依然還是不滿足,調皮地對着天殘缺道:“駕!快點走!”

    天殘缺心中冒着冷汗:“暈死!這小丫頭真是太有才了,居然拿勞資跟小馬哥相比,她見過這麼帥的馬兒麼?”

    “乖乖,殘缺哥哥帶你去一個美麗的地方看風景好麼?”被傅清潔這小丫頭折騰了半天,天殘缺他能不累麼?爲了休息,天殘缺這人才也是很能吹的。

    “真的麼?那我們就去殘缺哥哥說的那個美麗地方吧!”愛美是女人的天性,聽到天殘缺說有美麗的地方,傅清潔自然很好奇。

    “於!殘缺哥哥!你不是說要帶我去美麗的地方麼?怎麼來到這林奇峯上啊?這裏都來了幾年,有什麼好看的啊?殘缺哥哥大騙子!”傅清潔很撒嬌的道,好像很不滿天殘缺爲什麼會帶自己來這個地方。

    “傻丫頭,殘缺哥哥告訴你,在這裏看夕陽很美麗的哦,乖乖不喜歡麼?”天殘缺憋了嘴角道。

    “呵呵!騙你的了,只要有殘缺哥哥在的地方,不管在那裏,小潔都很開心。”傅清潔一副知足地道。

    “真是我的乖乖,殘缺哥哥愛死你了。”說着伸手把傅清潔擁緊在了懷裏。

    “殘缺哥哥,你看呀,那邊漫天通紅,真的好漂亮哦!”傅清潔依偎在天殘缺的懷裏,望着遠方的天空道。

    “那是當然了,殘缺哥哥什麼時候騙過你啊?”天殘缺深情的說道。

    真勒好美麗,那天的漫天夕陽,只是那天,屬於天殘缺與傅清潔的浪漫。

    很久沒有更新了,不知道還有人看這書不?哎,也不管了,就算讀者只剩我一個人,我也會慢慢把她寫完。

    海闊的天空,任鳥飛,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的17年,天殘缺總是對着外面的世界有總一顆探索的心,在無數個日.日夜夜的思考下,天殘缺終於想母親莫秋雪請示道:“孃親,孩兒來向您請安哦!”

    莫秋雪:“我的缺兒今天怎麼變得那麼乖啊?”

    “孩兒一向都很乖啊!”天殘缺申辯道。

    莫秋雪:“是嗎?難道是孃親,沒發現?”

    天殘缺:“孩兒有事跟您說。”

    莫秋雪:“襖!有什麼事說吧!”

    天殘缺:“是這樣的,孃親,孩兒想到外面的世界走走,到聖域魔域的人都稱爲聖域以外的蒼茫之林,外面的人界的地方。”

    莫秋雪:“糊鬧,你怎麼能去那些地方呢?娘不准你去冒險。”

    天殘缺:“娘,孩兒以後要走的路還很長,孩兒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孩兒明白,只有不斷的在險中求生,才能更堅強的成才,孩兒雖然現在武功高強,但孩兒從小都事事如順,根本沒有什麼人生經驗,這對孩兒的成長很不利,孩兒以後走的路還很長,孩兒的人生也註定要走不平凡的路,孩兒要了解這世界,才能更好的發展天玄門,乃甚至整個聖域。”

    莫秋雪:“哎,這就生活在名門之後的悲哀,娘其實只想讓我的乖乖過得快樂,平凡也好,炫耀也罷,讓你生活在這樣的家世,從小就要比別人揹負的多,真的很難爲你了,你怨嗎?”

    天殘缺:“怎麼會,能生活在這裏,能做娘跟爹的兒子是我這生最幸福的事。其實娘您也無需擔憂,任憑孩兒現在的實力,又還有什麼危險能威脅到孩兒呢?”

    莫秋雪黯然的道:“娘是捨不得你,你要是走了以後娘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看見我的小乖乖啊。還有你也知道你走後要讓多少人牽掛啊”

    天殘缺:“娘您就別

    傷心了,孩兒只是出去鍛鍊下,我知道這裏還有很多人等着我,我會很快就回來的。”看着母親已經不在攔着自己,天殘缺卻也高興不起來。或許是自己的任性讓母親擔憂了吧!

    莫秋雪:“兒大不中留,你要真的想走,我又如何能忍心攔着你,你的父親他知道嗎?”

    “還望母親帶孩兒轉告父親,等我回來就跟小潔成親,正式接任天玄門門主,讓爹跟娘享受清福,不理這門事,你你們的乖兒子來打理,我定會壯大聖域。”天殘缺信心十足道。

    莫秋雪:“哼,算你還有點良心,你一定要小心點,記住快點回來。”

    天殘缺賠了個笑臉道:“孩兒遵命。”

    莫秋雪;“我的乖乖,過來母親告訴你個傳說。”天殘缺坐到莫秋雪身邊。開始聽起了那個傳說。

    莫秋雪;”在我嫁給你父親的時候,你的爺爺曾經告訴我,他說有一個千年傳說,在我們魔域的倚天聖君冷落天曾經在仙逝時候去過蒼茫之林,傳說他把聖域最高深的武功祕籍藏在那裏的某處,希望某天有人歷經艱難,得上天保佑,尋得祕籍,練成絕世武功,壯大聖域。”

    聽着母親提起那個死鬼爺爺,天殘缺就一臉鄙視,因爲就當自己快出生的時候竟然死了,也真是的,也不等母親把自己生下了之後,在給自己很多錢纔去死。鬱悶!

    天殘缺:“不會吧母親,那個死鬼爺爺的話都能信啊?哪有那麼無聊的人,他幹嘛不直接傳給他的弟子或者聖域裏比較有天賦的人呢?搞那麼神祕幹嘛?”

    莫秋雪:“在個我就不知道了,這只是傳說,所以也沒有人去過蒼茫之林做虛僞的冒險,自然也沒有人知道這傳說的真實性了。”

    天殘缺:“那母親告訴我這些是希望我會魚蛋?”

    莫秋雪:“呵呵,娘當然希望我的乖乖能把這個傳說變成現實拉,而且也想讓我的乖乖成爲絕世強者,受世人崇拜。”

    天殘缺:“娘,會不會有點誇張啊?”

    莫秋雪:“一點都不誇張哦,對了,缺兒你打算什麼時候走啊?”

    天殘缺:“我想今天就走就了。”

    莫秋雪急道:“啊,有那麼緊嗎?不想多讓娘看看你嗎?”

    天殘缺:“我也是想早走早回啊!我知道這裏還有很多人要等我回來,還有很多事等我回來做。”

    “是啊,老大姐夫要快點回來娶姐姐哦,有些人恐怕現在都想嫁人了。”聽到這聲音我不用就知道是天狼了。天殘缺擡頭望去就看見了剛從門外走來的天狼跟小潔。

    “去死吧,你這隻死狼。”小潔低聲罵道。但看上去卻是滿臉的暈紅,感情在她心裏還是暖暖的。

    天殘缺:“天狼,小潔,你們也來了。”

    小潔:“殘缺哥哥,我回永遠等着你。”

    天狼:“老大姐夫,我也會永遠等你回來,我這輩子都要坐你的跟班。”

    天殘缺心裏一陣感動,也不管母親和天狼在一旁,拉起了小潔,把她緊緊摟在壞裏:“小潔,哥哥會很快回來抱你的。”

    小潔留着淚:“殘缺哥哥,我會耐心等待着你歸來。”

    天殘缺怕在這樣下去自己會捨不得離開,放開了小潔,對着大家道:“你們都不準送我,我走了。”

    說完之後天殘缺就快速閃開了,他怕看見分別的眼淚,他怕自己不忍心捨得離開,但他又必須要走,至與原因?他自己也不知道,天殘缺走得很突然,就連父親,傅段天叔叔和楚玉燕阿姨都沒去告別,當莫秋雪,小潔很天狼反應過來之後,天殘缺早已經不見蹤跡,只留下他們幾個淚人,而他們是否也明白?天殘缺也是流着淚離開的呢。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