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7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72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悄悄,是離別的笙蕭。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4-18

    不完整的童年,讓他總是渴望母親的愛,隨之增長的還有對外公外婆的嚮往。

    只是,現實與夢想總是有着一段不算短的距離,他想象中的外公外婆應當慈祥和藹,看着他的眼睛裏有着濃濃的親切,而不是如同現在這般,一雙眼死死的盯着他,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剝了一般。

    寧舒沒料到自己竟會這麼平靜,連呼吸都變得輕漫起來。

    坐在沙發上的老頭年約七十上下,一頭花白的頭髮,臉上一片厲色,那雙眼睛裏寫滿了怨懟和不滿,寧舒靜靜的立在原處,大方的接受着對方的眼神射殺。

    突然,身旁的李嚴熙靠前一步,恰到好處的將寧舒擋在了身後。

    寬敞得有些空曠的大廳,除了頭上的水晶宮燈和牆角的一些裝飾品外,就只剩下大廳中央的那組黑色的真皮沙發,此刻,卓延之坐在沙發上,手裏拿着一根拐仗,蒼白的神情在那張明顯老態的臉上橫行無忌,眼睛卻仍是銳利得如同寶劍一般,直直的射過來,似要將人闢成兩半。

    寧舒和李嚴熙站在沙發前,與沙發上的老頭無言相望,空氣凝滯,如同低氣壓一樣狠狠的砸了下去。

    大廳裏,除了他們以外,還有景風和蕭臨,以及卓藍夫婦和卓依然。

    幾個人見這情形都不由得有些着急,最後還是卓藍打破沉默,她的聲音依然清脆,卻帶着濃濃的無奈,“寧舒,快叫外公。”

    寧舒看了她一眼,沒出聲。

    沙發上的卓延之臉色更爲難看,拿着拐仗的手在微微顫抖,寧舒始終抿着脣,不願將那句外公叫出口,當年若不是這個人從中阻攔,他們父子怎麼可能走到如此光景,他會擁有完整的母愛,父親也會擁有美好甜蜜的愛情,他們的家庭應當幸福美滿,而不是如今的陰陽相隔。

    所以,這聲外公,他從沒打算叫出口。

    “卓藍,你太強人所難。”李嚴熙握了寧舒的手,聲音平靜得如同湖水,沒有絲毫波瀾。

    卓延之聽了這話,終於說話了,“混帳!你竟然敢說這種話!”聲音卻是意料之外的洪亮有力,與他瘦削的外形完全不成正比。

    寧舒微微挑眉,眼睛裏劃過一絲嘲諷,手指微微合攏,與李嚴熙的手緊緊扣在一起。

    卓延之自是見到了,表情有好幾秒的怔忡,隨即回過神來,“兩個大男人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趕緊給我放開!我卓家的人做不出這種敗壞門風的事!”

    他的話對於李嚴熙和寧舒來說猶如耳旁風,聽見了也當沒聽見,兩人依然無我的牽着手,李嚴熙看了一眼身旁的寧舒,這纔看向沙發上的卓延之,“自從你派人撞了寧舒之後,我就已跟你卓家沒半分關係,而寧舒,他從來都不是你卓家的人。”

    這話讓卓延之氣得不輕,連呼吸都變得不順暢起來,一旁的老傭人忙替老爺順氣,低眉順眼,假裝自己是聾子,什麼都沒聽見。

    卓延之顫抖着手指指向寧舒和李嚴熙(色色小說?二人,說話已沒了剛纔的洪亮,反而像要失了底氣一般斷斷續續的:“好!好得很!你……你們兩個是要……是要把我氣死了才甘心!”

    寧舒仍端着那個嘲諷的面容,等到卓延之說完話後才慢慢開口,聲音輕漫,在這安靜的大廳裏格外平靜,“卓老先生一直說愛着我的母親,所以不惜用她最愛的兩個人的生命相要脅,又堂而簧之的以這個藉口要將我和我父親除之而後快,是嗎?”

    話一出,大廳裏的空氣變得更加稀薄,卓延之的身體爲之一怔,眼底劃過一絲疼痛,隨即消失在渾濁的雙目中,“是寧懷德害死了她!是你害死了她!她是千金大小姐,怎麼能跟着寧懷德那樣低賤的人,我不過是在幫她選擇,有什麼錯!”

    寧舒的眼中一瞬間被厚重的風雪覆蓋,如同北京的冬天,冷得讓人發顫。

    他從李嚴熙身後走出來,面對着沙發上一臉頑固的卓延之,每個字像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一般令人心寒:“害死我母親的人是你,你纔是兇手!你是個自私的人,你根本不愛她,你只愛你的名聲和地位,你害怕別人知道你從小疼愛的女兒竟然爲了一個男人被棄家門,你害怕你卓家的聲譽掃地,你怕成爲別人的笑柄,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你的自私自利,都是因爲你!”

    他的聲音從平靜到尖銳不過一瞬間的事,清秀的臉龐因憤怒和怨恨變得扭曲,身體不受控制的向沙發走去,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想要宣泄,傷害他們的人就在眼前,腦海裏只剩下唯一的念頭,就是讓眼前這個叫卓延之的人徹底消失在天地間!

    身體還未成功的到達沙發邊,便被一雙溫暖的手臂懷抱住。

    遊離體外的理智似乎又重新迴歸,寧舒喘着氣靠在男人懷裏,胸膛因憤恨劇烈的起伏。

    廳裏的其他幾個人都沒料到一向溫和的寧舒竟會這麼激動,都愣愣的說不出話來。

    沙發上前一秒還理直氣壯的卓延之,似也被眼前這清秀絕倫的青年嚇住了,面色突然憔悴了下來,在大廳明亮的燈光顯得格外蒼老。

    景風看着爺爺猶地暗淡下來的目光,開口道:“寧舒,你不要恨爺爺,求你。”

    寧舒聞言,突然輕聲笑起來,“我不恨他,”這話無疑是一盞明燈,使得幾個人微微露出些喜色,只有李嚴熙自始至終站在身旁,一臉的面無表情,然後聽見寧舒那近乎刻板的語氣在身側慢慢響起,“但是,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他。”

    卓延之手裏的拐仗一個沒拿穩,結實的摔在了光滑的地板上,尖銳的聲音在寬敞的空間裏響起,似敲擊在每個人心上一般,震得連心臟都微微縮緊。

    寧舒看着那落在地板上的拐仗,將視線拉到仍坐在沙發上的老頭身上,一字一句的說:“卓延之,是你害死了你最愛的女兒,你永遠不會明白她與我父親在一起的那三年有多幸福,你也永遠不會懂得那種平淡而簡單的奢求,是你奪走了她美好的人生,我祝福你,用餘下的所有時間來懺悔,當年你做的一切。”

    那句話如同針一樣凌凌落落的紮在心上,卓延之眼裏充滿血絲,嘴巴顫巍巍的,卻終是沒說出一句話來。

    寧舒最後看了他一眼,轉身朝大門走去。

    李嚴熙看着他纖細的背影,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

    卓延之看着那抹背影即將消失在門口,突然說道:“寧舒,對不起。”語氣誠懇,仔細聽,還能聽見裏面夾雜着的哽咽和後悔。

    寧舒的身子一頓,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卓家宏偉的大門。

    走出那令人窒息的房子,迎接他的是盛大明媚的陽光,那光芒如同指尖的空氣無處不在,面前的花園裏開滿了大朵大朵的花朵,那顏色妖豔得如同鮮血,寧舒站在花莆前,突然想起很多年前,自家院子裏種着的紅色花朵,那些就像母親的生命一般,一夜之間盡數凋零。

    那麼悽美又悲傷。

    身後有腳步聲漸漸傳來,寧舒沒回頭,眼睛看着花園裏的花輕聲說道:“我是不是很沒用?”

    “人生太短,不要把時間花在恨一個人上面,那樣做不值得。”身後的男人走上前來將他擁進懷裏,聲音在頭頂盤旋。

    寧舒只是就着這個姿勢,將自己倚進那令人留連的懷中,說道:“我想,我媽也不希望我恨他。”

    “嗯。”

    那次不愉快的見面後,寧舒和李嚴熙再沒提過卓延之這個人,彷彿這個人之於他們如同不存在一般。

    景風和蕭臨來學校看他,也字只不提,景風還是以前那般模樣,拉着他噓寒問暖,細心得令人感動。

    寧舒總是忍不住的想起,那個夢裏見到的景風,他仍是那幅吊兒郎當的模樣,爲了他卻敢於與自己的爺爺叫板,這一生,景風一直都在扮演着緩衝地帶的角色,只是寧舒知道,景風心裏藏着的那一段無法揭開的往事。

    卓延之爲了救他,曾切掉了自己一半的腎。

    這樣的行爲自然讓景風無法撇棄這份爺孫情,每當想起這件事,寧舒總會想,若當年,卓延之對母親和父親也能這般慷慨,如今這一切都不該是這種模樣。

    這也是他恨不起來的原因。

    轉眼間,寧舒已步入大四。

    很快,他就要踏入社會,李嚴熙自然想他來天陽工作,都被他明的暗的拒絕了。

    既然他不肯,李嚴熙自是不會勉強,只是總想些花樣來逗他開心,好讓他早日鬆口。

    大四的暑假,李嚴熙以實習爲由,硬將他拉進了天陽。

    天陽集團員工衆多,分工明細,但是八卦精神無處不在,對於這空降的總裁助理都好奇得緊。

    看見那個跟老闆走在一起的清秀男子,衆人一致猜測這又是哪個家族的優雅貴公子,只有李鳳玲站在角落裏,端着水杯笑得一臉曖昧,二哥的動作真是慢啊,都這麼多年了纔將人拐進自家企業裏,看來,想要寧舒進駐主家,還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呢。

    總裁辦公室。

    李大總裁正拉着自己的情人滾牀單,正打得火熱的時候,該死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李嚴熙憤怒的將手機丟在地上,身下清秀的青年卻不悅的皺起眉,沉聲道:“現在是工作時間,老闆。”

    英俊的總裁大人撇撇嘴,不甘不願的下牀,將地板上的手機撿起來,又回身走到沙發旁,邊接通了電話。

    過了一會兒,他慢慢放下手機,轉過頭來看沙發上未着寸縷的人,慢慢說道:“他死了。”

    寧舒愣了好一會兒,然後突然從沙發上坐起身來,“什麼時候的事?”

    “剛剛。”

    寧舒張張嘴,沒說出什麼話來,李嚴熙拿了一旁的外套將他包住,然後將人按進懷裏,房間裏一時沒人說話,只有燦爛的陽光從落地窗外射進來,照得滿室明亮。

    卓延之的葬禮是個黑色的星期五。

    天下着小雨,朦朦朧朧的讓視線都有些模糊。

    寧舒站在公墓前,身上黑色的衣褲映得他的臉龐愈發蒼白,他們在死亡面前從來都是無能爲力,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死神奪走他們的生命,無奈和憂傷充斥在每一個角落,如同漆黑的夜晚讓心都跟着灰暗起來。

    身邊的卓藍和卓依然默默的哭泣,壓低的聲音在細雨裏聽不真切,卻又彷彿紮在心上一般,震人心絃。

    景風站在蕭臨身旁,妖豔的臉上一片悲慟。

    寧舒擡眼,看向墓碑,上面那卓延之三個字特別醒目,他突然覺得眼睛有些酸澀,似有雨滴落進眼睛裏,一轉眼就變成滾燙的液體劃落下來。

    身旁的男人將他輕輕擁進懷裏,在他額間映下輕吻,聲音穿過雨幕清晰的到達耳膜:“不用擔心,我一定不會留你一個人在這世上。”

    寧舒擡起頭,看見對方嘴角微揚的弧度。

    他慢慢伸出手,找到男人修長的手指,緊緊相握。

    細雨仍淅瀝瀝的下個不停,在衆人的心上濺起一陣不小的漣渏。

    葬禮的三個星期後,寧舒見到了傳說中的李嚴熙的母親。

    那是個優雅美麗的女人,即使已人到中年,全身也依舊散發着令人着迷的氣質,她看着他,臉上笑容滿面:“我聽鳳玲說你和嚴熙終於走在一起了,所以特地回來看看你。”

    寧舒腹中的草稿被這句話全部衝散,一句都沒派上用場。

    他原本以爲說服李嚴熙的母親同意他們在一起,需要很多的精力和時間,沒想到,竟是如此順利。

    卓風媛看着眼前這俊秀的青年,開心得眼睛都彎了起來,聲音帶着笑意傳來:“果真跟風晴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寧舒聽見母親的名字,不禁微微一愣,不自覺的說道:“我很多年都沒見過她了。”

    卓風媛一愣,眼角泛起些微的溼意,伸出手去拍拍寧舒放在桌面上的手,輕聲道:“你媽媽走的時候讓我好好照顧你,這些年來我沒完成她的囑託,內心慚愧。”

    “不會,你不是讓李嚴熙來照顧我嗎?”寧舒見她一臉的內疚,忙安慰道。

    卓風媛這次愣神的時間更久,過了很久很久才說:“攬下照顧你的事是嚴熙自己開口要求的。”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寧舒站在天陽集團樓下,仰起頭看裏面的燈光,然後才擡腿走了進去。

    電梯在總裁辦公室所在的樓層停下,整層樓裏只有總裁辦公室的燈還亮着,他慢慢走過去,輕輕的推開了房門。

    坐在案前工作的男人眉頭微微皺起來,聽見推門聲,才擡起頭來飛快的掃了一眼,看見寧舒站在門口,男人忙從椅子上起身,朝他走來,嘴裏說道:“這麼晚怎麼不回家?吃飯了嗎?”

    寧舒任對方扶抱着走到沙發邊坐下,突然轉身將男人壓在了沙發上。

    李嚴熙被他這一連串的動作搞得一愣,擔心的問道:“怎麼了?”

    “李嚴熙,你總是讓我不得不愛你。”俊秀的青年微微啓脣,聲音在安靜的空間裏堆起如山的癡迷,男人聽了,眼眸微眯,一個翻身便將人壓在了身下,然後慢慢俯□去,在那甜美的嘴脣上嚐了一口,“你這是在告白嗎?”

    寧舒沒否認,反而大方的點了點頭,突然別過頭去,聲如蚊蠅的傳來:“我、我們zuo愛吧。”

    空氣有一瞬間的停滯,男人眼裏隨即堆起盛大的笑意,修長的手指慢慢挑開青年微薄的衣衫。

    春光。乍泄。

    明亮的繁星在天空中徘徊不去,如同追逐了多年的身影,始終在心底佔着一席之地。

    很多很多年前,久到他們都不記得了。

    有一個叫李嚴熙的少年,曾站在那一片梧桐樹下,深情的注視着那孱弱瘦小的身影。

    這份隨着時間不斷增厚的感情多年後終於修得正果。

    寧舒想起卓風緩說那句話時眼底的笑意和欣慰,不由得更加抱着男人的身體,讓對方更深的進入自己。

    他的寧舒,死在一個寒冷的冬夜。

    卻意外的重回十八歲,十八歲那一年,他遇見李嚴熙。

    他以爲這是真正的遇見,卻從未料到,那個人,早在很多年前便已認定了他。

    不管時間如此向前,不管世界如此變遷,他已經決定,要一直一直握緊李先生的手,堅定的走下去。

    (完)

    作者有話要說:終於寫完了,呼~~~撒花~~~~

    這文寫到中間差點崩了,因爲後面沒有感覺的關係,所以寫得比較慢。

    感謝看到這兒的妹紙們,\(^o^)/~



    上一頁 ←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