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70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70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無論看多少遍,金魚公主依舊能讓我讀出恬靜幸福的味道。

    ———4-16

    寧懷德從門裏迎出來,看見兒子被身邊的男人小心的扶在懷裏,臉上閃過一瞬間的怔忡,隨即走過去,對寧舒說:“快進屋躺着。”

    寧舒笑,手卻沒從李嚴熙的手掌中抽回來,只是看着父親說道:“爸,我的傷已經好了。”

    一行人進了屋子,幾個人坐在客廳裏,對面的電視裏放着老掉牙的電視劇,景風幾個人坐在椅子上,完全當自己家一般輕鬆得很,直到寧懷德將水果端過來,幾個後輩才坐直身子,叔叔叔叔的叫得寧懷德笑容滿面。

    中午自然是卓依然下廚,寧懷德雖覺得不好,卻拿幾個後輩沒轍,只好坐在客廳裏看電視,跟蕭臨和景風聊聊天。

    寧舒坐在椅子上,李嚴熙在旁守着,端茶遞水的功夫做得滴水不漏。

    兩人的態度如此自然,彷彿這無間的親密與生俱來,蕭臨幾個人見了卻不約而同的看向一旁正看電視的寧懷德,只見他神情平淡,彷彿沒看見自己的兒子正跟一個男人狀似親密一般,然後,幾個人又默契的移開視線,就當剛剛什麼都沒發生過。

    卓依然的手上功夫十分了得,一頓飯吃得每個人都滿意非常。

    下午,蕭臨等人又坐了些時候才起身離去。

    幌子都走了,李嚴熙便不能再留下,寧舒將人送到門口,在門外的牆邊,兩人擁抱在一起,良久才放開。

    男人的視線越過牆體看向裏面,對面前的少年說:“你爸那邊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

    寧舒點點頭,卻不想再隱瞞:“若我爸知道了也不怕,反正我已經決定要跟你一直走下去。”他邊說,手指邊扣緊男人修長的手指,聲音輕漫卻堅定無比。

    李嚴熙聽了,只覺心緒都不穩起來,愣了好一會兒纔將手指合攏,握緊手裏那隻纖細的手掌,表情愉悅的說:“我知道。”

    兩人終於不捨的道別,蕭臨他們的車子已經在街邊等了好一陣了。

    直到幾個人的車都看不見了,寧舒才轉身往屋裏走,寧懷德剛好從房間裏出來,看見兒子紅潤的臉頰,沉吟了一會兒,才慢慢開口:“寧舒,爸爸想問你一件事,你要老實回答我。”

    父親嚴肅的表情和話語讓寧舒一怔,卻仍是點點頭,“好。”

    父子倆坐在椅子上,四周的空氣安靜而恬然,寧懷德似乎一直在找合適的詞語,以至於很久以後才慢慢說道:“你,跟李嚴熙是不是在一起?”

    寧舒雙手放在膝蓋上,臉色平靜,輕輕的答:“是。”

    寧懷德爲自己等到的這個答案並不如何震驚,雖然在他所有的認知裏,男人與男人之間是變態的行徑,他應該立刻阻止並且訓斥兒子的離經叛道,可是聽到兒子那聲簡短有力的回答,他卻突然不知該如何開口。

    這幾個月來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裏。

    李嚴熙對兒子的用心早就不需要再證明,其實他的心裏早已有了判斷,只是不甘願就這樣輕易的妥協。

    寧舒偷偷看了一眼父親的表情,雖然在決定告訴父親的時候就已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在看見一臉平靜的父親時,還是讓他心裏掀起了一陣不小的風浪,這不該是父親應該有的表情,以他對父親的瞭解,他現在恐怕早已被甩了好幾個耳光了。

    他沒敢開口說話,就怕一不小心說錯了,父親會暴走。

    過了很久,他才聽見父親夾雜着嘆息的聲音:“罷了,你長大了,腳下的路要怎麼走得由你自己決定,只是,千萬不可墮落和走上岐途,爸爸可以接受你喜歡男人,卻不能接受你成爲社會的害蟲。”

    寧舒不知該如何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只覺得長久已來的鬱結和壓抑被父親的話一掃而空,除了明亮以外還是明亮,他的手慢慢的搭上父親的手背,那雙手上長滿了皺紋,摸起來已覺滄桑。

    “爸,謝謝你。”

    出院的第三天,李嚴熙才告訴他關於高考的結果。

    聽到答案,他卻沒有想象中的高興,北京太遠了。

    因爲從不曾得到,所以他覺得自己內心總是對那所大學充滿了期待和嚮往,如今,自己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走進去,卻又覺得黯然起來。

    李嚴熙安慰他:“不用擔心,我會常來看你。”

    寧舒卻有些想笑,自己竟像個小孩子一樣因爲距離太遠而撒嬌,他本不該成爲李嚴熙的負擔,在無形中卻已成爲了麻煩。

    “我已經給你訂了下週三的機票。”

    聽見對方的話,寧舒驚訝的擡起頭,看見男人眼底那毫不掩飾的溫柔深情,脫口道:“這麼急?”

    男人一笑,低下頭來在他因驚訝而微張的脣上落下一吻,隨後又抽回身去,說道:“你昏迷的這段時間,雖然我已經幫你向校方請了長假,但是這樣拖下去總是不好,你也不想跟不上進度吧?”

    他的話說得合情合理,寧舒也沒好再拒絕,只是,“我坐火車就可以了,何必破費。”

    “你的傷纔剛好,我不想再冒險。”李嚴熙只說了這麼一句,便讓寧舒棄械投降了。

    他們都默契的沒有談論車禍的真正原因,雖然李嚴熙不說,寧舒也已經知道了答案。

    那輛車並不是因爲剎車不及衝過來的,從始至終都是衝着他而來,這個世界上,唯一恨他入骨的,除了那個叫卓延之的人以外,別無其他。

    若父親知道當年母親之所以離開,是因爲那個男人拿他們的生命相要脅,不知該如何面對?

    寧舒只收拾了幾套衣服,便上了去北京的飛機。

    父親本說要來送他,都被他婉轉的拒絕了,其實他可以什麼都不怕,卻害怕離別,那種對面笑容,背過身卻淚流滿面的場景他不想見到,彷彿看不見這樣的場面,前世的那些陰影便不會捲土重來。

    到最後,只有李嚴熙陪他到機場。

    機場里人來人往的,他們站在辦理登機牌的櫃前前面,相望無語。

    “放心讀書,不用擔心其他,伯父那邊我會讓人看着,不會有事。”李嚴熙顧忌着過往的行人,只將手輕輕搭在他肩上,以示鼓勵。

    寧舒點了點頭,突然笑了笑,“爲什麼要幫我繳學費?那些學費我們負擔得起。”

    李嚴熙聽了,也跟着笑起來,修長的手指慢慢撫上他的側臉,在那光滑的臉頰上流連,聲音低沉而迷醉,“我都已經是你的人了,那我的財產自然也是你的,你可以盡情享用,不用覺得有任何負擔。”

    寧舒歪着頭,笑得一臉愉悅,然後他突然踮起腳尖,在男人纖薄的脣上映下一吻。

    趁李嚴熙還沒回過神來時,他已提着簡單的行李包向後機廳走,走出幾步他又突然停下來,轉過身來剛剛回過神來的總裁大人,聲音清脆的響起來:“那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裏,你要好好的等我。”

    李嚴熙聞言,脣角勾起一露深情的微笑,在那張英俊的臉上揚起完美的弧線,“收到。”

    寧舒真是低估了李嚴熙的關係網,連北京這邊都已經一早打點好了,他纔剛下飛機就已經有人等在了出口,看見他時,態度親熱得不像話,到了學校後,他便被直接送到了宿舍門口,連報道都省了。

    北大這樣的學府,學生福利自然相當豐厚。

    從飲食起居到教學研究,都非常到位,寧舒在這裏感受到了一種不同的氣息,青春的,活潑的,令人着迷的氛圍。

    雖然開學後的第二個月纔到學校,學習方面自然落後了一些,好在他習慣了追逐時間,落下來的學業很快就補了回來,北京的空氣很乾燥,沙塵暴在不斷的侵蝕着這個城市,即使如此,北大的校園依然很美麗。

    通過不斷的試練和學習,他也終於學會適應這裏的環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