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6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68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曾說永遠,卻不知,那是一個到不了的遠方。

    ———4-13

    “以前一直很恨她。”

    空氣安靜而沉寂,寧舒的聲音突然響起,打破了這長久的寧靜。

    李嚴熙挽着他的肩,看着墓碑上那張照片,照片上的是他熟悉的親,這些年裏卻也漸漸模糊起來,“她去世的時候三歲,記得,那年家裏鬧得很兇,媽總是一個回去,回來的時候眼睛紅紅的,像是哭過的樣子,後來,外公將小姨趕出了家門,再過沒多久,就傳來小姨的死訊,媽答應過她,會代她照顧,可是,這些年還是讓吃了很多苦。”

    聞言,寧舒轉過頭來看着他,“是什麼時候找到的?”

    他開始不相信,他與李嚴熙的相遇純屬巧合,彷彿有什麼東西正破土而出,卻又被層層疊疊的紗紙遮住,看不清原先的模樣。

    李嚴熙聽了,握着他肩膀的手指無意識的收緊,“很久了,久得都記不清了,”他並沒有看寧舒,眼睛望着眼前的墓碑出神,聲音仍低沉得很,如同霧藹一般令捉磨不透,“小姨死後,外公變得越發不可理喻,他覺得,是們害死了他最心愛的女兒,媽爲了和伯父的安全,底下做了很多小動作,後來她出了國,就讓代替她,來保護。”

    這話聽着着實荒謬得很,寧舒卻認真的從頭聽到尾。

    他完全有理想相信,那個未曾謀面的外公是真的打算置他於死地,所以,每一個臉上的擔心和憂慮都不是假的,都告訴他,他被自己的外公視作眼中釘肉中刺,不除不快。

    這個認知讓他有一瞬的怔忡,又很快的回過神來,“那司機撞了爸……”

    “那是個意外。”李嚴熙截斷他的話,“若不是這件事,們大概永遠都不會遇見。”

    寧舒疑惑的望向身邊的男,發現對方也正看着自己,“那些事,本來打算一輩子都不讓知道,若能這樣糊塗的過下去,對來說再好不過,只是,計劃遠沒有變化快。”

    不知是因爲他的聲音太過溫柔,還是兩正身處空曠寂寥的環境,寧舒只覺眼眶突然發熱起來,連鼻子都微微泛起了酸澀的滋味,“就算知道了,也未嘗不是一件壞事,至少,知道她是愛們的。”

    李嚴熙聽了很久都沒說話,只是突然將他抱懷裏,用力得手指都泛起了蒼白的顏色。

    兩那座墓碑前站了很久,才慢慢的下了山,臨上車的時候,寧舒又回頭去看了那半山的墓一眼,然後才上了車。

    李嚴熙這時也上了車,見他鬱抑的側臉,有些擔心,“不要想太多。”

    寧舒擡眼看着他,突然一笑,“只是覺得,這生就像戲一樣,曲折離奇又戲劇可笑。”

    男皺起英氣的眉頭,伸手握住少年放膝上的雙手,那雙手冰涼得幾乎毫無溫度,李嚴熙嚇了一跳,忙伸出另一隻手過去不斷揉搓,試圖能讓那雙手溫暖起來,嘴裏說道:“生或許是曲折了一些,但是絕對不可笑,別忘了,還有。”

    那平平淡淡的一句話說得寧舒差點掉下淚來。

    他從不是感性的,這個卻總是帶給他無限感動。

    他終於不再矜持,一把撲到男懷裏,獻上自己最真誠甜蜜的親吻。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時間是個壞東西。

    它不被任何事物左右,無論這世界如何變遷,事怎樣面目全非,它依舊行素的往前走,用同樣的步伐和同樣的耐心。

    寧舒站洗手間的牆鏡前,看着鏡中終於成熟了一些的臉。

    驀然覺得,他的十八歲竟發生了這麼多事,彷彿比一生經歷的還要多一樣,讓唏噓。

    口袋裏的手機突然響起,他放下帕子,掏出手機來,看見那屏幕上面顯示的三個字,無聲的笑了,然後才慢條斯理的接聽了電話,男的聲音那頭格外清晰,“今天讓送。”

    “嗯。”寧舒低下頭,空着的那隻手無意識的趴了趴被水沾溼的頭髮,嘴角是隱藏不住的笑意。

    臨出門的時候,寧舒看見父親正站正屋門口,看見他出來,輕聲說道:“別有壓力,好好答題,這次就算不中也沒關係,生還長着呢。”

    寧舒微低垂着頭,聲音慢慢傳來:“爸,這一次,不會再失敗。”說完便大步走出門去,固執的不去看父親嘆息的臉。

    失敗的滋味,只要嘗一次就夠。

    李嚴熙的車早已停了門口,寧舒開門上了車,立刻被按了椅子上,親吻鋪頭蓋臉而來,直吻得他喘不上氣才鬆開。

    寧舒抹了抹嘴巴,看着身邊笑得無比開心的男,“早上沒刷牙。”

    “是嗎?不過也很甜。”

    寧舒爲之氣結,心知自己不是對手,聰明的選擇了閉嘴。

    “吃早餐了嗎?”見他沒說話,男又問。

    “吃了。”

    男笑看他一眼,淡淡的接口:“嘴裏還有牙膏的味道。”

    …………

    謊話被戳穿,寧舒仍舊臉不紅氣不喘,只見身邊的男突然遞過來一個塑料袋,他疑惑的接過,打開一看,裏面是用外賣盒包好的皮蛋瘦肉粥和小籠包,耳邊傳來男沾滿笑意的聲音:“考試的第一天,要吃飽,纔有力氣應付接下來的事。”

    寧舒答應着,塞了個小籠包嘴裏,汁多皮薄,蘑菇和瘦肉的香氣一瞬間便瀰漫了整個口腔,寧舒撿了個包子遞到男嘴邊,說道:“很好吃,也吃一個。”

    男卻微微偏頭,一雙眼靜靜的看着他,嘴角勾起完美的弧線,“要吃嘴裏的。”說着身體便靠了過來。

    可憐的寧同學起牀後第二次被壓椅背上狂吻,手裏還拿着一個狗不理灌湯包。

    等兩終於將那一份的早餐吃完後開車到學校,時間已經所剩無幾。

    紀楓這個城市是屬一屬二的學校,所以高考的場地就設了這裏,也省掉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學校大門就眼前,透過車窗可以看見那上面雕刻着的龍與鳳,這是寧舒第一次認真的看着它們,彷彿從來沒認識過一般,帶着些許陌生和生疏。

    “這裏等出來。”李嚴熙修長的手指來到他腦後,溫柔的梳了梳他的頭髮。

    寧舒立刻搖頭,“不用了,回去工作吧,考試要下午四點多才會結束。”

    李嚴熙還想說話,卻被寧舒果斷的捂住嘴巴,“真的不用,考完了給打電話。”

    聽了他的保證,李嚴熙才鬆了口,寧舒推開車門準備下車,左手卻突然被身後的拉住,他疑惑的回過頭來,迎接他的是男狂烈炙熱的吻,寧舒想掙扎,這個竟不看場合胡來,若被別看見了可不是鬧着玩的,心裏雖是這樣想的,卻沒敵過對方靈動的長舌,不知不覺伸出手去摟住對方的脖頸,加深了這個吻。

    男半垂的眼眸裏露出一絲得逞的笑意,嘴上卻更加賣力。

    激烈的親吻讓車廂的溫度一下子上升到了另一個層次,兩都有些情動,卻不得不生生的忍住。

    將頭靠少年雪白的脖頸間,男聲音粗重的道:“快進去吧,要遲到了。”

    寧舒點點頭,從對方懷裏退出來,然後開了車門一溜煙的跑遠了,快跑到拐角處的時候,他突然回頭,對着車裏坐着的李嚴熙一笑,張開嘴無聲的說了一句話,然後飛快的轉身跑進了身後的學校大門。

    汽車裏的男久久都保持着那個姿勢,臉上先是一片驚愕,隨之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喜悅,連那雙幽暗的眸子似乎都泛上了不一樣的色彩,璀璨奪目。

    爲期兩天的高考非常順利,寧舒交了最後一張卷子,一臉平靜的出了考室。

    以前拼了命的想考上北大,如今真正站離它最近的位置上,心態反而平靜了下來。

    大概是因爲現他找到了更加重要的東西,所以那個遠北方的學校就不那麼重要了。

    他的心情很輕鬆,因爲終於將這一年來的所有努力全都用筆寫了紙上,如今的心裏就如同被瞬間清空一般,輕鬆得很,他出了教室,與很多擦肩而過,那些有的面露喜色,有的一臉苦喪,這些全然不他眼裏,他只想快點走出學校,找到那個正等着他的男。

    他出了學校大門,遠遠地看見李嚴熙的車子停馬路對面,他伸出手空中揮了揮,對方立刻發現了他。

    李嚴熙的笑容盛夏的午後顯得格外明亮乾淨,陽光從雲層上面毫不吝嗇的投射下來,照那灰色的T恤上面,如同被打上了光彩一般,讓無法逼視。

    寧舒笑着,大步走上前。

    他的眼睛裏只映出對面那的影子,完全沒發現自己正從馬路中間穿行而過,然後,他看見對面的李嚴熙臉上的表情從喜悅到驚愕,再到驚恐,那過程其實很短暫,不過短短的幾秒鐘而已,等他回過神來,眼裏只倒映出堪藍的天空的影子,彷彿有飛鳥從眼底滑過,留下一串不輕不重的痕跡。

    他的身體被高高的拋空中,然後又重重的落下。

    身下是堅硬的石板,他已感覺不到疼痛,只有酥麻從腳底一路漫延,模糊的視線裏,他看見李嚴熙正急切的朝他奔過來,眼底似含着水汽。

    他想笑,卻扯不出任何表情,血腥從胃裏一路涌上來,終於到達了口腔。

    那個寒冷的冬夜突然而至,他看見自己站一盞陌生的路燈下來,身體慢慢的倒渾濁的雪地上,他的身體很快僵硬,直至變成一座石雕的模樣。

    他是寧舒,死一個寒冷的冬夜。

    臨死前的強烈意願讓他回到了十二年前,十二年前的高考場上,他與大學擦肩而過,卻偶然遇見一生中最愛的,那個叫李嚴熙的男總愛輕柔的撫摸他的發,笑着對他說:寧舒,還有。

    那些他從不曾經歷的,跨越的,一瞬間通通擺眼前,他才真正明白過來,所謂重生,不過是把過去未走的路從頭到尾走一遍。

    他的母親是大家族裏的千金小姐,卻願意與名不見經傳的年輕相守一生。

    門第與地位成了一切悲劇的始因,他的母親爲了保全自己的愛與孩子,含恨離去,終是沒能逃過命運,卒於一場意外車禍。

    他的父親十幾年後也毫無徵兆的離開世。

    他從北京匆匆歸來,迎接他的是父親冰冷的身體和屋裏逼的寒氣。

    驕傲和自尊,現實面前一文不值。

    他看見自己跪堅硬的地板上,低垂着頭,肩膀羸弱而單薄,這是他認識的那個寧舒,前世的脆弱又渺小的寧舒,他都快不記得了,那一生的自己竟是如此卑微而孱弱。

    天氣漸漸轉涼了,夏天的尾巴終於不甘不願的收了回去,秋天的蕭瑟不斷的攻城掠地,窗外蒼翠的大樹漸漸拋棄身體上的葉子,那些樹葉脫離樹幹掉地上,很快與泥土融爲一體。

    位於醫院頂層的單病房裏,一個男正坐牀邊,他的手裏拿着一本聖經,輕輕的念:“《新約-哥林多前書》第13章——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彷彿怕吵醒牀上正緊閉着雙眼的少年一般,他的聲音很輕,秋天的風輕輕一卷,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的面容憔悴了些,眼睛卻仍是幽暗得很,看着牀上的少年,才被蒙上了溫柔的漣渏,他放下手裏的書,慢慢的湊過身去,牀上的的脣上印下一吻,輕聲說道:“都已經睡了好幾個月了,到底什麼時候才願醒過來?”

    房門突然被敲了兩下,然後房門被推開。

    幾個悄聲的走了進來,看見坐牀邊的男,幾個臉上都不由得露出擔憂的神色,蕭臨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說道:“嚴熙,去休息一下,又有幾天沒閤眼了。”

    李嚴熙搖頭,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牀上熟睡的少年,“他馬上就會醒過來,得這裏守着。”那聲音低沉得很,透着些許無奈和期待,聽得心酸,卓藍和身後的卓依然不由得別過眼去,不忍再看。

    景風走到蕭臨身邊,看着日漸憔悴的表哥,臉上一片憂色,“表哥,們這裏看着寧舒呢,先去休息一下吧。”

    李嚴熙卻仍是搖頭,一雙眼始終未曾離開牀上躺着的寧舒。

    景風和蕭臨對視一眼,都無奈的嘆口氣。

    雖然一早便知爺爺對寧舒的成見,卻沒料到,一向有着大家風範的爺爺竟指使開車撞傷了寧舒,那天的場景,景風現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表哥一身都是血,懷裏抱着血肉模糊的寧舒跑進醫院,若不是那天他剛好因爲一些小傷被蕭臨押到醫院,或許,他這一生都沒有機會再次感覺到那種驚心動魄的起伏。

    寧舒那時呼吸已經微弱得很,彷彿隨時都會斷氣一般,表哥身上的灰色T恤全部被血水染溼,連經過的地板上都滴着殷紅的血液,他看見表哥一臉鎮靜的跑進來,聲音卻止不住的發抖,“醫生!醫生!快救救他!”

    那是第一次,景風看見這樣的李嚴熙。

    自他有記憶以來,這個表哥便是整個家族的驕傲,冷靜睿智,英明果敢,連一向對後輩要求甚嚴的外公都對他青睞有加,他怎麼可能料到,表哥對寧舒的用情至深竟已到了如癡如狂的地步。

    爲了寧舒可以放棄財富地位,爲了寧舒不惜背出卓家的家門,爲了寧舒,願意背叛………全世界。

    卓藍和卓依然得知事情後,當場暈了過去,手術室的燈一直都亮着,所有都未閤眼,生怕一閉上眼睛,那燈就熄了,然後醫生會推出一個蓋滿白布的出來,那種害怕像無邊無際的荒蕪,讓每一個心裏都堆起一股叫做絕望的城牆,厚得連陽光都無法穿透。

    景風單手撫了撫額頭,看着仍坐牀邊的李嚴熙說:“表哥,有些話想跟說。”

    李嚴熙難得的擡眼看了看他,然後又飛快的低下頭去,看向牀上仍未清醒的少年,過了很久,才淡淡的吐出一個字來:“好。”

    病牀外面是一排長長的走廊,走廊裏很安靜,地板光可照,景風爲難的看了一眼蕭臨,蕭臨會意,看着對面正抽菸的李嚴熙說:“嚴熙,別抽了。”

    李嚴熙將嘴裏的煙拿下來,夾手指間,看着景風問:“什麼事要跟說?”

    景風卻突然猶豫起來,李嚴熙不耐煩的表情下,終於鬆了口:“外公下個月七十大壽……”

    手裏拿着一支半燃的煙的男臉色一沉,突然打斷他的話:“景風,不要得寸進尺,當初若不是們求情,他早就不這世界上了。”

    “可他畢竟是長輩啊,是們的爺爺,的外公,表哥,不要這樣,若二姑知道這樣,肯定會很難過的。”景風有些着急,聲音不自覺的添了一抹哽咽。

    李嚴熙卻不爲所動,又抽了一口煙,嘴角突然揚起一抹笑容,語氣盡是嘲諷和森然:“長輩?早他找撞寧舒的那一刻開始,就跟他沒半分關係,若媽知道他乾的好事,覺得她會站哪一邊?”

    景風突然不說話了,二姑的脾氣他是清楚的,那也是個真性情的。

    若她知道爺爺對自己的親外孫做了這種事,怕是第一個要站出來爲寧舒討公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