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6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64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裏。

    ———4-8

    顧青走後很久,寧舒仍坐在沙發上,沒有挪動過。

    他清秀的臉上保持着淡然的微笑,眼睛看着窗外大片的景緻,嘴脣揚起迷人的弧度,然後,他轉過頭來,迎上男人溫柔的視線。

    “我在這裏站了很久,你竟現在才發現我。”李嚴熙笑着說,並未走上前來。

    寧舒從沙發上站起身來,一步一步的走過去,走進對方的懷裏,然後笑着說道:“李嚴熙,你是不是等了我很久?”

    李嚴熙聞言一愣,笑着反問:“爲什麼這樣說?”

    等待,是件煎熬的事,那些選擇默默等候的人該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走過無數個春夏秋冬呢。

    寧舒在男人懷裏搖搖頭,“我只是突然想起,有人曾說人生苦短,不要因爲等待白白浪費了生命。”

    男人將懷裏的少年緊緊擁住,空氣安寧而恬靜,一如窗外的陽光迷漫而燦爛的擴散。

    春節後學校恢復了上課,寧舒仍是每天去學校頂樓的校長辦公室複習,因着李嚴熙的關係,他發現李風擎對他更加照顧了,好到連他都無法忍受的地步。

    院裏那棵櫻桃樹開花的時候,寧舒邀請李風擎去賞花,李風擎似乎對櫻桃樹這種果樹衷愛得很,看見那棵樹後竟將唐軍翎給撇在了一邊,可憐的唐先生只能眼巴巴的坐在不遠處,想象自己是那棵櫻桃樹該有多好。

    隨着高考的漸漸臨近,學習量在逐步的增加,寧舒基本上每晚都是零晨後才閉眼,李嚴熙知道後自然強烈反對,卻每次都被寧舒繞了回去,李嚴熙無法,只能更加體貼照顧他。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高考已在眼前。

    這期間唯一的新鮮事大概就是李嚴熙的未婚妻回來了,那個一身淡藍色長裙的優雅女子,即使站在炎炎的夏日裏,也能讓人聞到一股出水芙蓉的清新味道,她長得並不如何美,那雙眼睛卻像會說話一樣,只靜靜的看着你,便能讓人掉進漩渦中。

    那天李風擎剛好出差,寧舒走到辦公室門口又折了回來,在紀楓高中的大門前,他看見了這個傳說中的未婚妻。

    對方也同時看見了他,應該說,對方根本就是來找他的。

    寧舒一眼便認出了這個人就是張曉和景風嘴裏的卓藍,她的□寫真至今還掛在黑瀾酒吧的玄關處。

    “寧舒,你好。”

    對方的落落大方讓寧舒稍微有些愣神,過了一會兒纔回過神來禮貌的笑道:“你好,卓小姐。”

    卓藍挑眉,優美的脣瓣劃出一條弧線,“你知道我?”

    寧舒只點了點頭,“張曉常提起你。”

    “張曉現在還在歐洲呢,那廝都玩兒野了,不知道回窩。”這話讓寧舒消化了好一陣,卓藍本身就像一條變色龍,他沒辦法想象一個優雅的美女是如何從前一刻的婉約大方跳到下一秒的豪爽直率的,這個刺激對他來說稍稍有些大。

    “我聽李嚴熙說他去歐洲學習了,要明年纔會回來。”

    卓藍看着他,笑道:“寧舒,你是不是該請我去哪裏坐坐啊,這站在大太陽底下,我隨時都會暈過去的。”

    寧舒尷尬的笑,帶着卓藍去了最近的一家涼茶店。

    卓藍要了一杯冰糖雪梨,而寧舒則點了一杯純淨水,剛剛在外面倒沒發覺,直到兩人相對而坐後,寧舒才察覺到了來自對方的好奇和打量。

    他不知道卓藍是怎麼找到他學校的,也不清楚爲什麼對方要特意一個人來找他,以前沒見到這個未婚妻的時候,他多少有些好奇,如今見到本尊,他反而沒那麼好奇了,因爲眼前這個女子從笑容到眼神,都在告訴他,她回來不是來搶人。

    當然,即使對方真是來搶李嚴熙的,他也有信心能贏。

    “你跟嚴熙在一起有半年了吧?”卓藍纖細的手指拿着小勺子在杯子裏攪拌,聲音輕柔的傳來。

    寧舒愣了一下,“嗯。”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竟已經有半年了。

    “我看你們過得挺不錯的。”隔了一會兒,卓藍又說,寧舒擡眼看了看她,“卓小姐想跟我說什麼?”

    卓藍衝他擺擺手,“什麼卓小姐啊,叫我卓藍就行了,我純粹關心一下你們嘛,不會連這點情都不領吧?”

    寧舒復又低下頭,看着眼前的純淨水,不緊不慢的說:“我只是很好奇,卓小姐這樣單獨的跑過來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告訴我?還不能讓李嚴熙知道?”

    聞言,卓藍一笑,那笑容像水一樣晶瑩透明,令整個屋子好像一下子亮敞起來,“我只是想來看看你而已。”

    寧舒點點頭,表示明白,又聽卓藍說道:“高考準備得怎麼樣了?”

    “謝謝關心,還不錯。”

    卓藍沒回答,只是用那雙能看透一切的眼睛望着他,那裏面瞬間捲起無數複雜的光芒,多得寧舒不忍直視,堪堪的別開了視線,桌子兩邊的兩個人都沒說話,空氣有一瞬間的凝滯,然後卓藍掩飾的笑了笑,“寧舒,要幸福。”

    那簡短的五個字,讓寧舒很多年後想起來,還是會莫名的覺得感動。

    這一刻,他卻只能感覺到,心臟在微微收緊,有細細麻麻的觸感佔據了整個心房,過了很久才吐出一個單音:“嗯。”

    那次還算愉快的見面以李嚴熙的突然出現而告終。

    李嚴熙出現的時候,寧舒和卓藍還坐在涼茶店裏,兩個人並沒有刻意去營造話題,卻發現還真有不少東西可以拿來聊一聊,卓藍講了個笑話給他聽,寧舒噗一聲笑了出來,嘴裏的水也盡數噴了出來,他沒料到自己會這麼失禮,忙拿了紙巾去擦,哪知對方的卓藍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往自己胸前帶,眼看他的手就要碰到卓藍的胸口了,一隻大手突然橫過來,將他的手救了下來。

    他驚疑未定的擡起頭來,便看見李嚴熙緊繃的下鄂,那樣子怎麼看都覺得對方很生氣。

    “卓藍,這種把戲你還要上演多少回?”李嚴熙的聲音像冰渣子似的,吐出的每一個字都讓人沒來由的顫抖。

    他的臉上被冰霜覆蓋着,黑色的眼睛深邃得可怕,寧舒只看了一眼便抽回了視線,卓藍似乎根本不吃李嚴熙這一套,只見她扁扁嘴,不滿的抱怨:“一點都不好玩,我只是想逗逗寧舒嘛。”

    寧舒感覺自己腦門兒上那兩滴冷汗聽見這句話後,都不約而同的掉了下來,剛好滴在李嚴熙的手背上。

    李嚴熙低下頭來看着他,伸手擦了擦他的額頭,聲音無限寵溺,“這麼熱還來這裏坐,怎麼不找個有冷氣的店?”

    “呃……這裏最近。”他鬱悶的別過眼,發現此刻的自己真是窘死了。

    “寧舒,你真可愛,姐姐好想咬你一口。”卓藍的腐女氣質在這一刻完全顯露,朦朧間,寧舒彷彿看見她嘴裏伸出來的那兩顆尖細的獠牙和頭上長出來的麟角,女人果真跟老虎一樣可怕。

    還沒等寧舒回答,李嚴熙已一把將他從座位上拉起護在身後,“我先帶寧舒回去,你準備在這裏呆多久?”

    卓藍扁扁嘴,不滿的看他一眼,又看了看被李嚴熙拉在身後的寧舒,攏了攏耳後的黑髮,笑道:“你們現在住哪兒?收留我幾天吧。”

    “我已經讓巖竟來接你了。”李嚴熙看着她,一臉平靜的說,話纔剛說完,卓藍臉色就變了,提着包包就往外面走,纔剛走到門口,就被迫停了下來,寧舒轉過身,剛好看見巖竟正站在小店門口,精瘦的身體剛好堵住了卓藍的去向,雖然卓藍背對着他看不到臉,但是他基本上也能猜到卓藍此刻的表情,一定是咬牙切齒吧。

    他跟巖竟雖只見過幾次面,但是他這樣一臉寒氣,隱忍着難過的表情寧舒還是頭一次見到,寧舒看見他不顧衆人的目光,將卓藍用力的拉出了小店,上了不遠處的白色轎車,卓藍一直在掙扎,但是力氣比之拿手術刀的巖竟來說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沒幾個回合就敗下陣來,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直到巖竟的車開走後,寧舒才收回視線,李嚴熙站在他身後,笑着說:“你以前不是問我巖竟是怎麼變瘦的嗎?”

    寧舒轉過頭來看着他,看見男人好看的脣線一張一合,“卓藍走後,巖竟絕食了一個月,那次之後就徹底瘦下來了。”

    “景風不是說卓藍是你的未婚妻嗎?”

    李嚴熙挑眉,“他還跟你說什麼了?”

    “沒說什麼。”寧舒轉過眼去,避開了李嚴熙投射過來的炙熱的視線。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