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6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62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愛是不自欺,不誇張,不張狂,愛是平淡而簡單,愛。

    ———4-6

    寧舒見他神情,微微有些愣神,隨即扯開了話題。

    景風和蕭臨一直在寧家呆了整個上午,景風本身就是個話癆,蕭臨對他的性格已經習已爲常,整個上午都聽見景風嘰哩呱啦的聲音說不停,寧舒給他續了好幾次茶。

    蕭臨的性格應是屬於爽朗的那一種,寧舒見他第一眼便覺得這人不錯,更何況,對方還頂着一個李嚴熙朋友的頭銜,讓寧舒覺得親切感又近了一層。

    臨近中午,寧舒留兩人吃飯,景風自然欣然同意了,蕭臨拿他沒辦法,只得笑着說,“麻煩你了,寧舒。”

    寧舒張羅了一桌飯菜,其實都是極普通的,景風和蕭臨兩人卻喜歡得很,寧父對圍棋有着非同一般的執著,李嚴熙在的時候,兩人經常下得混天暗地,若不是寧舒盯着,這兩人大概連飯都不會吃,直接下棋就下飽了,現在李嚴熙去國外陪父母過年,父親一出去基本上就是一整天不見人影,寧舒拿他無法,也就隨他去了,只是叮囑他一定要吃飯。

    三個人坐在桌前,蕭臨一直在爲景風夾菜,自己吃得卻很少,寧舒靜靜的看着,感覺心境又平和了很多。

    有人說,性別不同,怎麼相愛。

    眼前這一對,同樣身爲男人,一個如火一個似水,安靜的站在對面,宛如一幅畫。

    “寧舒,你炒的菜好好吃哦。”景風連吃了兩大碗米飯以及無數熱菜。

    對於他的讚美,寧舒只是笑,他的廚藝難道自己還不清楚嗎?景風這麼說只是爲了逗他開心罷了。

    蕭臨放下筷子,對寧舒說,“我聽嚴熙說你要考北大?”

    寧舒點點頭,也同時放了筷。

    這對他來說是個嚴肅而認真的話題,他不介意再失敗一次,卻介意自己內心的煎熬。

    得不到的永遠都是最好的,他只是個凡人,當然無法逃出這句至理名言的怪圈,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考上。

    以前是爲了自己和父親,現在則多了李嚴熙。

    若進了這個學校的大門,他與李嚴熙的距離就會更近一些,他知道自己不是最配李嚴熙的人,卻還是想成爲最合適他的人。

    蕭臨見他點頭,只沉吟了一下,笑道:“祝你成功。”他邊說邊端起手邊的茶杯向寧舒示意,寧舒笑着端起裝着果汁的杯子,兩人的杯子在空中輕輕一碰,然後兩人都一仰頭,將杯子裏的液體一飲而盡。

    “寧舒,你還缺什麼?直接跟我說就是了。”景風從飯碗裏擡起頭來,眼睛都笑成了彎彎的月牙狀。

    寧舒搖搖頭,“謝了,我什麼都不缺。”

    景風一擺手,露出一個鄙視的表情,“我是好心耶,果真只有表哥送的東西你纔會收嗎?”

    李嚴熙送的東西他也想不收啊,只是,每次都在對方溫柔的眼神裏敗下陣來,他根本就無法拒絕這個人,一絲一毫都不能。

    “對了對了,你跟表哥是什麼時候才衝破心防手牽手走到一起的?”景風繼續八卦,寧舒無奈的翻個白眼,然後看着蕭臨,蕭臨接收到他的信號,無奈的聳聳肩,表示愛莫能助,然後,寧舒在景風無比期待的目光中吐出四個字:“無可奉靠。”自然惹來景風的一陣哀嘆,寧舒聽當沒聽見。

    洗碗的時候,景風硬要來幫忙,被寧舒三言兩語擊退,只得回屋看電視。

    三個人的碗很好洗,只是冬天的水很冷,手浸泡在水裏,沒多久就便得通紅,“若嚴熙見你這模樣,怕又要心疼了。”

    寧舒擡起頭來,便看見蕭臨不知什麼時候正站在廚房門口,看樣子怕是站在那有好一會兒了,他一笑,輕聲說道:“你不陪景風看電視?”雖然才認識短短的一個上午,他就已經看得出來眼前這個人對景風的深情。

    “他在看火影忍者。”蕭臨仍是笑,說話的時候眼睛裏有明亮的光線。

    寧舒低頭繼續洗碗,笑了笑,突然說道:“景風是個單純的人,我覺得,這份單純不該被現實毀掉,你的想法應該跟我一樣吧?”

    蕭臨爲他的話微微一愣,皺起英氣的眉,“你想說什麼?”

    寧舒沒有立刻回答,只是將清洗乾淨的碗放進櫃子裏,然後回身走到水龍頭下面洗手,他的手很白,十指修長均勻,骨節分明,指節乾淨而圓潤,看着便讓人覺得賞心悅目,蕭臨看着他的手,聽見少年輕柔的聲音在安靜的房間裏慢慢傳來,“我沒有別的意思,純粹的有感而發。”

    顯然,蕭臨並不相信他這說辭,眉頭仍是緊緊的皺着,寧舒見他這模樣,在心裏嘆了口氣,繼續道:“我只是覺得王偉明綁架我這件事沒那麼簡單就算,景風爲人直率,又與李嚴熙有着這樣的關係,難免不會被他盯上。”他說話的時候眼睛直直的盯着蕭臨看,那雙明亮的眼睛裏有無數微光浮沉,在安靜的空氣裏讓人覺得不自在。

    王偉明綁架他那天,蕭臨和顧青都在,這是後來李嚴熙告訴他的,所以,此刻他纔會這樣毫不避忌的與蕭臨說起,不知爲什麼,心底總是涌起不安和焦躁,卻抓不住頭緒。

    蕭臨別開視線,儘量讓語氣聽上去平靜無波,“這件事已經解決了,不用想太多。”

    寧舒點點頭,笑着叉開了話題:“你不回去過年沒關係嗎?”

    “我啊,一人吃飽,全家不餓。”蕭臨揚起一抹笑,輕描淡寫的答。

    寧舒微微怔忡,懊惱自己竟提起這個話題,蕭臨見他的神情,忙笑道:“沒什麼,他們已經走了很多年了,而且有景風在,我覺得很好。”

    “李嚴熙常說你是他衆多朋友裏最豁達的一個,他說,能與你相交是他的運氣。”這是李嚴熙的原話,寧舒當時聽了,便對這個叫蕭臨的人生出了無限好奇,如今見着了,接觸下來,才發現李嚴熙所言非虛。

    眼前這個人,帶着陽光般的笑容,說着那些平淡無奇的話,竟也讓人覺得別開生面,非同一般。

    蕭臨聽了只是笑,過了一會兒才說:“這也是我的運氣。”

    窗外仍是一片雪白的世界,寧舒脣邊掛着清淡的笑容,眼睛透過玻璃窗看出去,在不太明亮的天空中彷彿看見了陽光,那麼微弱,卻又是如此璀璨。

    景風和蕭臨一直呆到下午才走,臨走時還再三叮囑寧舒去他們家玩,寧舒自然笑着答應了。

    送走了景風和蕭臨,院子裏又變得安靜起來,只有雪從樹枝上籟籟的掉下來,砸在地面上,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寧舒站在院子裏,仰起頭來,眼睛裏映滿明亮的光芒。

    李嚴熙,突然很想你。

    天漸漸的黑下來了,父親也終於從外面回來,寧舒看着他凍得通紅的手,有些責備的看了他一眼,“爸,你吃飯了嗎?”

    寧懷德嘿嘿笑了兩聲,“下棋下忘了。”

    寧舒無奈的將他讓進屋,進廚房熱了飯菜端出來,或許是白天下棋下累了,寧懷德吃完飯就進屋休息了,寧舒將一切收拾妥當,也準備回屋看書,院門卻在這時突然響了起來。

    他看了看牆上的掛鐘,疑惑這麼晚了竟然還有人來。

    來人筆直的站在大門外面,肩上還有些碎雪,臉色比前不久見到時要憔悴一些,看見他來開門,溫和的笑道:“寧舒,新年快樂。”

    寧舒握着門把的手猶的收緊,禮貌客套的說道:“關先生,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聞言,關昊臉上劃過一絲悵然,勉強的笑了笑:“我剛好路過,所以來看看你。”

    寧舒沒接話,關昊面露一絲尷尬,“身體還行吧?”自從王偉明那件事後,關昊一直沒露面,他能忍到今天才出現,倒讓寧舒覺得有些驚訝。

    “謝謝關心,我很好。”本想一直這麼冷着臉,轉念又想起這個人是晴空晴陽的大哥,終是緩了神情。

    “那就好,那我就先走了。”關昊或許只是來聽他說這麼一句話的,邊說着話就準備轉身離去,寧舒看着他的側臉,突然開口:“關先生也愛着我的母親嗎?”

    關昊的肩膀突然劇烈的抖了一下,然後緩慢的轉過身來,英俊的臉上流淌着深情,“你媽媽是個善良的人,讓人沒有辦法不愛她。”

    “可是她卻選擇了我爸爸。”寧舒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固執的說出這句話,或許僅僅是因爲王偉明說,當年,關昊因愛生恨找人打了父親。

    關昊似乎一早料到他會這麼說,不緊不慢的答:“年輕時不懂事,的確做了很多錯事,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當年我對你爸爸做的事,我爲自己的行爲感到很抱歉。”

    寧舒抿着脣,好半天都沒說話。

    他可以接受別人的冷漠,卻沒辦法無視對方的懺悔和內疚,那會讓他發現,其實自己是個殘忍的人。

    總是要將人逼進死角,讓人說出這些話來才痛快。

    就如眼前的關昊,成功的商人,城中的名人,女人的夢想,男人的標榜。

    這樣的一個人本該理直氣壯的站在人前,此刻卻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低頭道歉。

    寧舒別開眼,平靜的說道:“那些事我爸爸已經忘了,請關先生也不要再記起。”

    關昊擡眼看他,橘黃色的燈光下,少年的側臉俊秀得近乎完美,比他第一次見時更加理性成熟,那張臉突然與心底珍藏了幾十年的那張臉重疊在一起,關昊看得有些癡了,一臉陶醉的模樣,“風晴,你真美。”

    寧舒看見他眼底毫不掩飾的深情,心裏有些堵。

    這世界這麼大,萬物共戚,生死輪迴,唯有愛,永不滅。

    愛情沒錯,只是愛的人錯了。

    關昊愛着的那個女人不愛他,縱使他腰纏萬貫,英俊卓絕,不愛就是不愛,所以註定會受傷。

    想到這裏,寧舒不禁對眼前這個人生起了幾分同情。

    “關先生,晚了,回去休息吧。”寧舒站在大門口,衝陷入回憶裏的男人說道。

    關昊的神色漸漸清明,然後尷尬的笑了笑,道了聲再見才轉身離去,寧舒站在原地,看他的身影沒入黑暗,這才關上門走了回去。

    人生苦短,千萬不要愛錯人。

    否則,就是在浪費生命和熱情。

    大年初三,寧舒依舊起了個大早,雪已經在開始融化,天空中也有了太陽的影子,但是溫度仍低得嚇人,寧舒將自己裹得像個棕子似的出門,纔剛走出院門,口袋裏的手機便叫騰起來,他取下手套將手機摸出來,李嚴熙三個字豁然出現在視線裏。

    “這麼早準備去哪裏?”對方的聲音帶着笑意,彷彿在很近很近的地方說話。

    寧舒驚訝的擡起頭看了看,沒見到人,“你在哪兒?”

    “你猜。”

    寧舒沒說話,突然轉過身去,在他的身後,那個人正一手拿手機,另一隻手還提着一隻黑色的行李包,看見他轉過身來,立刻將手裏的行李包扔在地上,張開雙臂笑看着他。

    寧舒在對方溫柔的笑容裏,慢慢的走過去,用力的撲進對方的懷裏,然後緊緊的抱住。

    天很冷,兩人身上都穿着厚厚的衣服,站在一片雪茫茫的世界裏,就像兩個雪人在擁抱一樣,笨拙有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