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6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61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犯賤是一種生活態度。

    ———4-5

    “出去再說吧。”李風擎還想說話,李嚴熙突然開口,又聽見他對一旁的手下說,“把他送到客房,叫醫生過來。”

    李風擎自然有天大的意見,卻被身旁的男人一把捂住嘴巴,一時只能咿咿呀呀,聽不清到底在說什麼。

    幾個人出了地下室,聚在了宅子的客廳裏,顧青將王偉明的話一字不漏的說了一遍,李風擎聽完抿着脣沒說話,唐軍翎摸了摸下巴,看向李嚴熙,“看樣子,寧舒已經不安全了。”

    李嚴熙點點頭,“是。”

    “寧舒那邊有沒有派人過去?”李風擎語氣有些着急。

    “已經讓人全天候跟着了,一時應該沒問題。”顧青輕聲回答着,俊秀的臉上一片嚴謹。

    李風擎聽了才放下心來,嘆了口氣,“寧舒這孩子啊,真是命苦,他有什麼錯啊,說到底,上一輩的恩怨爲什麼偏偏要扯到這個無辜的孩子呢?”

    “外公固執的性格在這些年裏在不斷的攀升,他就是覺得,小姨的死是寧舒和他爸爸造成的。”李嚴熙右手撐着額頭,語氣裏裝滿了無奈。

    蕭臨看了看他,說道:“寧舒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吧?”

    李嚴熙搖搖頭,“我還沒想好怎麼告訴他,以前是時機未到,現在是不敢說。”

    衆人會意的點點頭,若告訴寧舒他和李嚴熙是表親,不知寧舒會不會經受不住打擊?畢竟只是個十七八歲的孩子,縱使再老成,一時半會兒怕也很難接受自己正與自己的親表哥相親相愛吧?

    房間裏瞬間沉默下來,誰都沒有打破這令人窒息的沉默。

    寧舒回家後,父親只簡單的問了他兩句,便沒再多說,他嘆口氣進了房間,李嚴熙似乎真是個萬能的人,什麼事都難不倒他。

    昨天的事到現在仍心有餘悸,卻也明白已經過去了,無論怎麼說,他已兩世爲人,什麼事沒見過,更何況,李嚴熙非但不嫌棄反而還那麼用力的親了他,這一點已足以說明他的心意,寧舒坐在桌前,有些出神。

    昨天的情況太過混亂,他都來不及細想王偉明說的話。

    感覺前方好像有一張網,若隱若現的橫亙在眼前,他抓不住也摸不着,只能朦朦朧朧的看見那網上的凌刺,森冷而肅殺。

    他的生活從來平凡而單調,除了父親車禍死亡,他幾乎沒遇見過任何不普通的事,可是,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自從再次爲人,自從遇見李嚴熙,自從重回十八歲,他的人生好像開始不同。

    綁架,他昨天竟然被人綁架。

    王偉明說的那些話此刻又重新出現在腦海裏,他抱着頭,思緒一時無法平靜,好像有什麼東西從腦海裏閃過,又迅速的消失,快得來不及捕捉。

    不知過了多久,父親的聲音在門外傳來:“寧舒,卓小姐來了。”

    他睜開眼,眼裏閃過一絲瞭然,然後從椅子上起身走了出去,卓安然比上次見到時憔悴了一些,只是笑容依舊和熙如風,“寧舒,放寒假了?”

    寧舒靜靜的看着她,看她眉宇間流淌着的焦慮,輕笑道:“對,你怎麼來了?”

    卓安然從隨身的包裏拿出一個包裹,遞給一旁的寧父,“伯父,這是安置費,前段時間耽擱了,我今天才騰出時間過來。”

    寧懷德顫抖着手接過,暗暗掂量了一下,那包裹不輕。

    “寧舒,我聽說最近這片區不太安全,你沒事就不要出去了。”卓安然突然開口說道,寧舒一愣,隨即笑着點頭,“好,我知道了。”

    卓安然似乎也發現自己多了嘴,笑着起身告辭。

    寧舒送她到門口,看着卓安然的側臉,輕聲道:“你們也快放假了吧?”

    “嗯,過幾天就放了,只是還有一些收尾工作。”卓安然提着包,微微低垂着頭,寧舒才發現自己竟比她高一些,從這裏看過去,剛好能看到對方耳後的肌膚,卓安然的耳朵上戴着一隻小巧的耳釘,一個很特別的形狀。

    寧舒看了好一會兒,才收回視線,這時卓安然已經擡起頭來,正看着他,“今年還是跟伯父兩個人嗎?”

    她的問話如此自然,話裏的意思也非常明瞭,寧舒還是不着痕跡的皺了皺眉,“嗯,這麼多年都是這樣過的。”

    卓安然的笑容一僵,臉色微微黯淡了一些,然後伸手拍拍他的肩,“會好起來的。”

    “嗯,我知道。”寧舒迎上她溫柔的視線,嘴角揚起好看的笑,卓安然有些失神,又慌忙的別開視線,“時間不早了,我先走了。”說完便邁開腳向前走去,寧舒站在大門前,眼睛看着她纖細的背影,良久才轉身進了屋。

    屋子裏父親正在數那一沓錢,五萬塊竟也鋪滿了整個桌面。

    寧舒拿了本書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起來,突然聽見父親的驚呼:“怎麼有十萬塊?合同上不是寫了五萬塊安置費嗎?怎麼多了這麼多?”

    寧舒忙丟下書走過去,將錢認真的數了一遍,果真是十萬,一分不少。

    他拿着錢沉默了一會兒,突然說:“爸,那合同呢?”

    寧懷德愣了愣,才起身走回屋裏將合同拿出來,寧舒翻開合同,在安置費的那一欄,看着一後面的那五個零,彷彿不認識一般,這份合同他確定看了,但是卓安然拿給他們籤的那份不是他最先看的那一份,也就是說,這個數字不是搞錯了,而是有人故意這麼做的。

    “這可怎麼辦?是不是卓小姐搞錯了?這麼大一筆錢吶!”寧懷德擔心得很,聲音都變了味兒。

    寧舒看着父親焦急的臉龐,安慰的拍拍他的手,“沒事兒,改天我把多出來的五萬塊還給她,肯定是她不小心拿錯了。”

    “對對對,要記得去還給她,要是被人查出來,她可是要坐牢的。”

    寧舒覺得好笑,也沒再解釋給父親聽。

    即使他說了,父親大概也不會相信吧,卓安然故意把合同調了包,故意多給了他們五萬塊安置費,爲什麼要故意,他不得而知,突然沒有勇氣知道,甚至連再見一次卓安然都覺得害怕。

    說不上爲什麼,彷彿前面真有什麼真相在等着他。

    只要不再往前走,就永遠不會知道。

    晴空和晴陽第二天一大早跑了過來,再三確定他沒事後兩人才鬆了口氣,寧舒看着晴空明顯腫高的臉覺得有些難受,晴陽雖然也在笑,精神卻明顯差了一些,王偉明那一腳用了大力氣,晴陽這嬌弱的身子怎麼承受得起。

    晴空提到王偉明時表情還是恨恨的,恨不得將對方千刀萬剮。

    王偉明大概已經落入了李嚴熙的手裏,有些事,晴空和晴陽不合適參與,縱使身在大家族,縱使再老成穩重,寧舒還是覺得,過早的經歷這些,對這兩個孩子不公平。

    晴空和晴陽前腳剛走,李嚴熙後腳就邁進了大門,寧舒沒把晴空晴陽來過的事告訴他,也沒跟他說那無緣無故多出來的五萬塊錢,只說了他們過兩天要搬家,畢竟那邊的四合院什麼都齊了,只要再打掃一下就可以住人,馬上就要新年,等到年後搬倒不如年前就搬過去,也好早點辦成一件事。

    親愛的人發了話,李嚴熙自然樂意照辦,第二天就找來了搬家公司,其實要搬的東西並不多,只有一個父親房裏的衣櫃和寧舒自己那臺破舊的書桌,雖然舊了,但是捨不得扔,所以就索性擡上了車。

    李嚴熙真是高估了他們的財產,找來的大貨車只佔了小半的空間。

    寧懷德對這租來的四合院兒很滿意,一個勁兒的叫好,寧舒看着他高興的臉也跟着笑了,這裏的確很好,只是以後父親上班會非常不方便,“爸,把餐廳的工作辭了吧。”

    這次寧懷德沒反對,只是說:“是要辭了,每天這樣來回跑,車費貴,我在這附近再找個活幹。”

    “伯父,我有個朋友工廠剛好需要一個保安,不如你去吧,每天八個小時,如果你同意,年後就可以上班。”李嚴熙從屋裏出來,聽見父子兩的談話,插嘴道。

    寧懷德沉默了一會兒,看着李嚴熙,“他們有啥要求沒?”

    “沒要求,更何況伯父您去,他們是賺了。”李嚴熙依舊溫和的笑着,說出來的話雖有些誇張,因着他真誠的語氣倒也讓人聽了身心愉悅,寧舒看着父親開懷大笑的模樣,感嘆李嚴熙的良苦用心,也不知他背地裏做了多少功課,父親對他的態度竟好了這麼多,至少,此刻這笑容,是真心實意的。

    等一切都安頓好後,寧舒又特意跑了回去,把院子裏那棵掉光了葉子的櫻桃樹挖了起來,李嚴熙見他挖,也找來鏟子幫忙,等到把樹連根拔起的時候,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

    “這棵樹我捨不得扔。”寧舒看着李嚴熙頰邊流下來的汗,輕聲說。

    李嚴熙提着鏟子走過來,將人抱在懷裏,“捨不得就搬回去,那個地方你想住多久都行。”

    寧舒悶在他懷裏,笑了笑,“我那天才知道原來天陽集團也做房產生意。”

    “哦?”

    “那個叫王濤的人演技太差。”寧舒只說了這麼一句,李嚴熙便笑了,“那我回去讓他再練練。”

    寧舒噗一聲笑了,隨即軟下聲來,“李嚴熙,你總讓我覺得自己欠你很多。”

    男人將懷裏的身子擁得更緊一些,聲音如同風一般柔軟,“我以爲,我們早就不分彼此了。”

    寧舒聽了,伸手環上男人的腰身,慢慢說道:“謝謝你爲我做的一切。”

    聞言,英俊的男人放開懷裏的少年,雙手捧着少年清秀的臉龐,慢慢的低下頭去,親吻,如蝴蝶停駐,經久不息。

    新年的腳步越來越近,街上也充滿了年味兒,這些天寧舒忙裏忙外的,又是打掃衛生又是置辦年貨,他以爲光找房子這個環節就需要很多時間和花費,卻因爲李嚴熙從中插上一腳,這事兒突然就圓滿了,害他現在還有些不敢相信。

    李嚴熙隔天差五的跑過來,四合院裏有很多房間,他和父親各佔一間,還剩下兩間空房,李嚴熙有時候過來,陪父親下棋,兩個下得晚了,父親會留他過夜。

    每每這時,寧舒就會覺得,這人生美得不真實。

    有時候,太圓滿會讓人覺得不安,彷彿站在雲彩上面,雙腳懸空,不知什麼時候就會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雖然李嚴熙一早就說要在這裏陪他過年,寧舒還是覺得不好,最後李嚴熙沒拗過他,有些不甘不願的上了飛機。

    大年初一那天,寧舒起了個大早,昨晚下了一夜的雪,打開房門的時候,入眼的就是一片雪白的世界,院子裏很多花都死了,唯有角落裏那幾株梅花孤傲的綻放着美麗,地上被厚厚的積雪覆蓋,沒人踩過,所以特別乾淨,寧舒穿着李嚴熙前幾天送的羽絨服,跑到院子裏,站了一會兒。

    如果人生分爲四季,那個遙遠的前世就是冬天,而現在,是春天。

    那棵年前被他和李嚴熙挖回來的櫻桃樹被種在院子的最角落裏,因爲怕被那幾棵大樹遮蓋,所以才特意選了這麼大地方,明年的夏天,櫻桃應該可以吃了吧,他還答應了校長,等到櫻桃樹開花的時候,邀請他來觀賞。

    在雪地裏站了好一會兒,感覺手腳已經有些僵了,他纔回了屋。

    纔剛進房間,便聽見手機正在鍥而不捨的唱歌,他往手心裏呵了幾口氣,纔拿起手機按了接聽鍵,男人的聲音透過無線傳遞過來,感覺有些慵懶,“新年快樂。”

    寧舒握着手機,不由自主的笑起來,“新年快樂。”

    “今天吃什麼?”李嚴熙像是沒睡醒一樣,聲音都透着惺忪。

    寧舒報了幾個菜名兒,這都是往年他們連想都不敢想的菜,託安置費的福,今年也能好好的過個年了,說了一會兒他才突然想到,“你那邊好像是晚上吧。”

    “嗯,是啊,現在是零晨兩點。”

    “那怎麼還不睡覺?”寧舒抿着脣,聲音不復先前的愉快。

    “我猜你這時候應該起來了,新年的第一天,我不想別人跑在我前面跟你說新年快樂。”

    寧舒差點笑出聲來,說這種話的李嚴熙完全不像是一個獨佔鰲頭的領導者,倒更像是個跟人搶玩具的孩子,“伯父伯母還好吧?替我向他們問好。”

    那頭沉默了兩秒,男人低沉迷人的嗓音才慢慢傳來,“寧舒,你該改口了。”

    寧舒徹底僵住,雖然隔着電話對方看不見,寧舒還是沒來得的紅了臉,他活了三十年,第一次爲這種事感到難爲情,李嚴熙半天沒聽見他回答,問道:“不願意?”

    寧舒咬着牙,好半天才蹦出一句,“願意。”頗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

    這個男人太狡猾了,明明知道他無法拒絕,專挑這個時候說這種話,是一早就預謀好的吧!

    “寧舒。”

    “嗯?”

    “我愛你。”

    他握着手機,幾次以爲自己幻聽,李嚴熙是個溫柔體貼的情人,有他在彷彿什麼都不用操心,寧舒一直因爲遇見這樣的一個人感到開心和喜悅,他一早便知自己對李嚴熙的心意,卻從不敢勇敢的說出口。

    與李嚴熙確認關係後,他也一直在說服自己,只爭朝夕,可是這個男人卻許了他一輩子的時間,讓他不得不相信他們有未來。

    像李嚴熙那樣的男人太過優秀,他從不奢望這個人的愛能維持到他們死去的那一天。

    現在,此刻,在新年的第一天,那個人隔着電話,跨過整個海洋的距離,在世界的另一邊輕輕對他說,我愛你。

    這麼簡單的三個字,竟讓他瞬間熱淚盈眶。

    他像個女人一樣爲這句話感動莫名,只因,那頭說話的人是他此生最愛的人。

    “寧舒?”

    “在。”

    男人聽見他的聲音,似乎稍稍鬆了口氣,然後輕聲說道:“我過幾天就回來。”

    寧舒沒料到他這麼快就要回來,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也分不清心底到底是高興多一些還是對李嚴熙父母的內疚多一些,然後才含糊不清的應了一聲,李嚴熙聽見他回答,才滿意的掛了電話。

    大年初一吃湯圓。

    這個傳統似乎一直就沒有變過,寧舒取出昨晚就包好的湯圓,生火,下鍋,裝盤。

    等將熱氣騰騰的湯圓擺上桌後,父親也起來了。

    父子兩吃了一頓美味的湯圓後,寧父便出了門,搬到這裏沒多久,他便找到了與自己志趣相投的夥計,離四合院不遠處有一個公園,平時有很多老人在那裏聚首,打牌九,打麻將,下象棋,下圍棋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剛把飯桌收拾了,便聽見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寧舒從屋子裏出來,便看見穿着一件火紅色羽絨的景風,他的身邊跟着一個英俊的男人,兩人毫不避嫌的牽着手,大刺刺的站在他家的院子裏,景風一看見他,立刻笑道:“寧舒,我來給你拜年了!”

    “新年快樂。”寧舒也跟着笑,眼睛只掃了一眼兩人握在一起的手,又迅速的撇開視線,看向景風牽着的那個男人,“這位是?”

    景風彷彿就在等他這句話,馬上接口道:“蕭臨,我男人。”

    雖然一早就知景風跟個男人在一起,可是他怎麼會料到景風竟然這麼直接,那叫蕭臨的男人似乎見怪(色色小說?不怪,衝寧舒一笑,“你好,我常聽嚴熙提起你。”

    寧舒點點頭,眼前這一位應該就是柳顏她們嘴裏的蕭大少了,這纔想起竟讓客人在外面站了這麼久,“外面冷,快進屋坐吧。”

    看着寧舒進了屋,景風在後面跟蕭臨咬耳朵,“我表弟如何?長得漂亮吧?”

    蕭臨看他一眼,“我一早就知道了。”

    “切!我們卓家的人都是美人坯子。”

    他這話說得臉不紅氣不喘,蕭臨伸手捏了捏他被凍紅的鼻尖,寵溺一笑,“是!可惜啊,你們都已經被圈養了。”

    景風自然不服氣,但卻是爲寧舒,“什麼圈養!寧舒可比我有出息多了,等到將來啊,說不定表哥都不是他的對手!”

    蕭臨點點頭,難得的沒再拿話堵他,寧舒見兩人進了屋,忙將火盆燒起來,又沏了壼熱茶,“景風,你不是回家過年了嗎?怎麼還在這兒?”

    “不想回去,就呆在這兒了,剛好有蕭臨陪我。”景風撇了撇嘴,神情有些蕭瑟。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