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5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57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親吻你,擁抱你,何時變成一種罪。

    ———3-30

    他站在熱鬧非凡的街邊,眼睛毫無目的的四處看了看,視線所及的都是陌生的面孔,他的身邊不斷有人經過,他們行色匆忙,大步走着,眼睛卻看着自己的手錶或者手機,這個世界的人們,好像真的很忙碌。

    他覺得有些疲憊,說不上爲什麼,這個時候特別想念李嚴熙。

    若這個時候,這個人突然出現,給他一個肩膀靠一靠該有多好?

    最近的他變得越來越脆弱,越來越依賴,越來越依賴那個叫李嚴熙的男人,毫無理由的,就是這麼心甘情願的相信着。

    房子找到了也算是解決了一個問題,只是,他要怎麼跟父親說,自己用三百塊錢就找到了一個頂級的四合院?

    “寧舒?”正出神間,突然聽見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回過神,看見晴空和晴陽兩人不知什麼時候竟站在不遠處正驚訝的看着他,還沒等他說話,晴陽已經跑了過來,“學長,真巧。”

    寧舒笑了笑,“嗯。”

    該怎麼說呢,無論關昊與他母親有什麼有關係,晴空和晴陽終究是局外人,所以他也不必拿應會關昊那一套來對待眼前這兩個比他還小的少年。

    晴空依舊是一副酷酷的表情,只是看着寧舒的眼神明顯多了一絲光亮,“你跑到這裏來幹什麼?”

    寧舒揚了揚手裏的合同,“我是來找房子的。”

    “找到了嗎?”晴陽問道。

    “運氣好,已經找到了。”

    “那就好,如果找不到的話可以叫大哥幫忙,反正他有好多套房子都擱置着沒人住。”晴空雙手插在口袋裏,輕聲說道。

    想起關昊說起他母親時的神色,寧舒心裏一陣不快,面上仍是平靜,接着轉移了話題,“你們又在這裏幹什麼?我記得你們不住這區。”

    晴空聳聳肩,不滿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晴陽,“還不是他,非要來看JP的演唱會。”

    JP是誰寧舒不知道,也不感興趣,只是點點頭,“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們也早點回家。”他說完就想走,卻被晴陽一把拉住,“學長,已經中午了,一起吃飯吧。”

    他本想拒絕,卻沒捱過晴陽和晴空的軟磨硬泡。

    寧舒摸了摸口袋裏的剩下的那二十塊錢,二十塊錢只夠吃拉麪而已,看了看身邊的兩個少年,像晴陽晴空這樣的富家少爺自然不在乎花費,可是,身爲學長的自己若要這兩個小毛孩請客吃飯會不會不太好?

    只猶豫了兩秒,寧舒便說:“你們吃過拉麪嗎?”

    “只聽說過。”晴陽撇了撇嘴,聲音有些悶。

    寧舒看了他一眼,覺得這孩子很可憐,說道:“我請你們吃拉麪吧。”

    聽了這話,晴空和晴陽自然高興得直點頭,三個人在不遠處的一家蘭州拉麪館吃了一碗拉麪,柔韌勁道的拉麪用大海碗裝着,湯裏飄着紅通通的辣椒和蔥花,最上面放着幾片鮮活的牛肉以及一顆半切的雞蛋,看着便讓人食指大動。

    晴空和晴陽高興得裂開了嘴角,只差沒流口水出來了。

    寧舒看着他們明亮的臉,也不由自主的笑了。

    半個小時後,三個人一臉滿足的從拉麪館裏走出來,晴陽和晴空似乎還沒從拉麪這種美味神奇的食物裏撥回神來,表情愉悅得很。

    “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晴陽一臉陶醉的發表意見。

    晴空也認真其事的點頭,寧舒見了,笑容爬上了嘴角,“下次……”

    他後面的話來不及說完,只覺後頸一涼,便失去了知覺。

    身後站着的幾個大漢看着三個被敲暈的少年,其中一個皺着眉說道:“老闆只說帶寧舒回去,另外兩個怎麼辦?”

    另一個人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緊閉着眼的寧舒,沉聲說道:“其他兩人也一起帶回去,看看老闆怎麼說。”

    他們身後的幾個人答應着將三個昏迷的少年擡進了不遠處的一輛商務車,然後揚塵而去,過程不過短短几分鐘,一個目擊者也無。

    寧舒醒來的時候,四周一片漆黑,他的眼睛被紗布蒙着,手腳也被反綁在身後,連嘴裏都塞着布料,連喊人的機會都沒有,他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敢情他是被人綁架了。

    他閉上眼睛,撇開從心底浮起來的慌亂,強迫自己鎮靜下來,被打暈前他與晴空和晴陽在一起,那麼,晴空和晴陽在哪裏?是不是也被人抓住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開門的聲音突然傳來,接着是雜亂的腳步聲。

    他眼睛上的紗布和嘴裏塞着的布條被人粗魯的扯開,眼睛無法適應突然而至的強光,好一會兒才勉強的睜開眼睛,首先看見的是一張帶着笑容的臉,那張臉他並不熟悉卻也不陌生,那人依舊穿着合身的手工西裝,頭髮整齊的梳於腦後,眼底有着瘋狂的神色,看着他笑道:“寧舒,很高興再見到你。”

    寧舒張了張有些痠痛的嘴,聲音有些嘶啞,也跟着笑了,“王叔叔,好久不見。”

    王偉明臉上的笑有些僵硬,隨即說道:“我這幫手下真是太失禮了,我明明是叫他們去請你的,竟然把你這樣五花大綁回來,”轉而對身後的手下厲聲說道,“還不快給客人鬆綁!”

    手下聽了忙上前將寧舒身上的繩子解開,寧舒揉了揉被繩子勒出紅痕的手腕,在王偉明的示意下坐在了一旁的真皮沙發上。

    他這纔看清這個房間的模樣,是一間普通的會客室,一面是透明的落地窗,落地窗的左面是圍繞沙發和茶几,另一邊則是酒櫃,房門在五米以外的地方,若這樣跑出去肯定毫無勝算,而且,他現在還沒確定晴空和晴陽的安全,不敢貿然逃跑。

    “不知道我那兩個朋友在哪裏?”

    王偉明挑眉看着沙發上問話的少年,眼裏閃過興味的光芒,“寧舒,你跟李嚴熙是什麼關係?”

    寧舒擡眼,看向問話的男人,不鹹不淡的說道:“王先生不是已經知道了嗎?何必多此一問。”

    “呵呵,寧舒,你真是個寶貝,怪不得李嚴熙那傢伙要將你藏得嚴嚴實實的,我可是花了很多時間纔將你成功的請過來呢。”王偉明對於他的回答似乎相當滿意,臉上更是笑開了花。

    對方的話讓寧舒心裏有些不安,王偉明的意圖其實已經非常清楚,只是,拿他來要脅李嚴熙會不會太冒險了?

    他堅信李嚴熙一定會來救他,以李嚴熙的作風,王偉明最後的下場怕會非常悽慘,他並不同情這個殺死自己妻子的禽/獸,他只是擔心會因此負上刑事責任的李嚴熙而已。

    王偉明見他不說話,笑得更加放肆,“寧舒,我給你兩個選擇。”

    聞言,寧舒看向他,聽見他繼續道:“一是做我情人,二是死。”

    王偉明說話時的表情無比嚴肅,寧舒雖然知道他是認真的,但還是覺得可笑,李嚴熙說得對,這個人的確是個人面獸心的混蛋,他微微勾脣,漫不經心的說:“如果我選三呢?”

    “你覺得你會有第三個選擇?”

    “爲什麼沒有?王先生,我知你跟李嚴熙的過節素來已久,但我還是奉勸你一句,凡事適可而止,你妻子的死雖然現在還沒有找到任何證據,但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總有一天,那些證據會浮出水面的,到時候你一定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王偉明愣了一下,臉上閃過一絲驚訝,“沒想到他連這件事都跟你說了?看來我請你回來是請對了。”

    寧舒沒回答,因爲口袋裏的手機突然響了。

    李嚴熙給的手機裏只存了一個號碼,所以現在會打電話來的除了他以外不可能會有別人。

    寧舒坐在沙發上,仍手機叫得歡,硬是沒有將手機拿出來,王偉明見他臉上的表情,衝一旁手下使了個眼色,離寧舒最近的那個人立刻將寧舒按在沙發上,伸手摸走了手機,王偉明看着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名字,笑得如同一隻千年狐狸,隨即按了接聽鍵,“哎呀,我跟李總真是心有靈犀,我正想着打個電話問候一下您呢,沒想到李總倒先打過來了。”

    他的聲音即使隔着電話,也能聽得真切,聞言,正坐在桌前批閱文件的男人猶地放下手中的鋼筆,表情立刻緊繃起來,聲音卻仍是平靜無瀾,“原來是王總,我倒沒想到王總竟然這麼輕閒。”

    王偉明拿着手機,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一臉平靜的少年,繼而笑道:“李總真會開玩笑,最近我都快被你逼得跳樓了,自然只有在家裏坐着等死了。”

    “王總說笑了,寧舒怕是打擾你有些時候了,我現在就去讓人把他接回來。”李嚴熙的聲音一派平淡,唯獨握着手機的修長手指暴露了他的情緒,他的手指太過用力,關節處已泛起了蒼白的顏色。

    “李總不用這麼心急,我只是請寧舒回來坐坐而已,這孩子我一眼見了就喜歡得很,李總要不放心的話,聽聽他的聲音吧。”王偉明說着便將手機湊到寧舒耳邊,示意他說話,寧舒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嘴脣緊抿,耳朵裏聽見的是李嚴熙不太均勻的呼吸,他知道那聲音其實很遠,卻仍覺得離自己很近,過了一會兒,男人焦急的聲音自那頭傳來,“寧舒,有沒有受傷?”

    寧舒聞言不經意的笑了笑,淡淡的說道:“王先生對我很好,你不用擔心,只是這裏的空氣不太好,雖然房間裝潢得還不錯,卻還是能聞見一股隱約的焦味兒,另外,關家的孩子那天說要來找我玩,但是今天都還沒出現,若你看見他們,記得替我跟他們說一聲。”

    “不要慌,我很快就會到。”李嚴熙的聲音近在耳畔,裏面夾雜着的堅定讓寧舒微微一怔,然後笑道:“我知道。”

    王偉明見他笑得如此燦爛,那張清秀的臉上似乎突然變得華光溢彩,臉色一變,將手機抽了回去,“李總啊,你看吧,我說了不會爲難寧舒這孩子吧。”

    電話那頭的李嚴熙暗暗握拳,沉聲道:“說說你的條件。”

    “李總真是爽快人,我要的不多,只要天陽剛剛在城西標下的那塊地和你在天陽的所有股權,這些東西跟寧舒比起來孰輕孰重,相信李總心裏非常清楚纔是。”王偉明的要求十足獅子大開口,寧舒不由得渾身一震,要李嚴熙在天陽的所有股權,那相當於是要將天陽在亞洲區的所有產業和資源歸到自己名下,面對王偉如此無理的要求,李嚴熙……他會怎麼做?

    “好,但我要一個毫髮無損的寧舒,若他少了一根汗毛,你什麼都拿不到。”

    李嚴熙的回答讓王偉明一愣,隨即笑道,“李先生連想都不想就答應,這讓我不得不認爲,我一直以來都低估了寧舒對你的影響力。”他邊說邊回身看了一眼沙發上坐着的少年,少年一直平靜無波的黑色眼睛裏難得的出現了一絲波紋,在一片黑暗無垠的深海里形成了一股別樣的旋風,王偉明微微沉眸,嘴角勾起一抹意義不明的笑。

    “我還是那句話,若寧舒安全無虞,什麼都好說,若他傷了,你就要做好在老虎嘴上拔毛所要會出代價的準備。”李嚴熙的聲音突然變得凌利而尖銳,語氣裏似有無數冰渣子在迴旋,即使隔着電話,王偉明也能清楚的感覺到對方傳遞過來的強大氣勢,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手機那頭的男人已經切斷了電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