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5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54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喜悅,在最孤寂的黎明之後,漸漸的露出臉來。

    ———3-23

    門衛大叔裹着軍大衣縮在保安室裏烤火爐,寧舒抱着李風擎給的那一大疊卷子,出了學校大門,即將寒假,所以學校顯得有些蕭條,不復以前的熱鬧。

    寧舒在大門前站了一會兒,然後才慢慢的走向前去。

    他的正前方停着一輛白色的車子,在寬大的馬路邊顯得有些孤寂,一個穿着鐵灰色西裝的男人正站在那裏,身子斜斜的倚在車門邊,右手叼着一支未燃完的香菸。

    寧舒不太確定這個人是否是特意在這裏等他的,他本想繞道走,才發現這是他回家的必經之路。

    待他走得近了,那一直看着別處的男人才轉過頭來,看着他笑道:“我聽小空和小陽說你們是一個學校,剛好路過,所以來碰碰運氣。”

    他的聲音很輕柔,帶着中年男人特有的醇厚,寧舒有些出神,因爲李嚴熙也說過同樣的話。

    “關先生找我有事?”寧舒抱着卷子的手微微收緊,輕聲問道。

    關昊看着他的臉,眼睛裏有些許的深意,隨即笑道:“小空和小陽其實一直都沒什麼朋友,我很擔心他們的少年時期會出差錯,好在他們認識了你,你又願意和他們做朋友,我很感激。”

    寧舒沒料到他會突然這麼煽情,愣了一下才回答道:“我也很高興認識他們。”

    晴空和晴陽的確是被寵大的孩子,人前縱然風光,人後的黯淡卻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想到這裏,爲這兩個少年感到隱隱的難過。

    這樣的兩個人,即使小小年紀,卻已有了超越年齡的沉穩和顧慮。

    “我想小空和小陽聽見這話一定會很高興,”關昊說着朝他走來,嘴裏說道:“有時間嗎?一起吃個飯吧。”

    寧舒微挑眉,問道:“關先生爲什麼要請我吃飯?”他與關昊並不熟悉,充其量只算是見過兩次面的人,而且,對於關昊第一次見到他便能精準的叫出他的名字這件事,他非常在意。

    這個人,太深沉,他看不透。

    “做爲小空和小陽的大哥,我感謝你肯和他們做朋友,這個理由還不夠嗎?”被他拒絕,關昊並沒有想象中的不高興,反而笑着反問道。

    寧舒抿着脣,還想拒絕,突聽關昊說,“寧舒,你跟你母親很像,她想拒絕別人的時候,就會露出你現在這樣的表情。”關昊的聲音裏透着懷念和追憶,彷彿想要努力的抓住被時間帶走的一切,語氣裏驀然多了一絲惆悵在裏面。

    母親這個詞對他太過陌生。

    他想到這個女人的時候,只會想起她模糊的面容和優雅的淡妝。

    一個拋棄他們的人,不該在他的記憶裏佔有一席之地。

    所以,他一直在努力的迴避着這個詞彙,如今卻又被人提起,而且還是一個只能算是陌生人的人。

    “你認識她?”大腦還未做出反應,嘴巴已快了一步。

    關昊笑着看他,聲音也帶着笑意,“我們是大學同學。”

    對於關昊用這麼一句簡單的話來回答自己的問題,寧舒心裏有些不悅,他緊了緊手裏的試卷,說道:“關先生,時間不早了,我還得回去複習,就先走一步了。”

    他說完轉身就走,心裏對關昊多了一絲不太明確的厭惡。

    是厭惡。

    因爲這個人認識名爲他母親的人,說到她的時候臉上竟然會露出與父親一模一樣的表情,那是一種失去的悵然和無法回頭的無奈。

    那種表情讓他覺得平靜的心無端有了一絲起伏,他不恨她,他是這樣對自己說的。

    心底卻有一個聲音在說,他恨!

    恨她的狠心,恨她的絕情,恨她將父親的深情棄之如敝席,恨她讓自己的童年變得不完整。

    即使恨,他卻從未表現出半分情緒。

    不想父親看見難過,不想自己活在失去她的痛苦中。

    “寧舒。”關昊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寧舒被迫停了下來,卻並未回頭。

    身後的關昊沉默了一下,慢慢說道:“高考馬上就要到了,好好複習。”

    “謝謝。”寧舒甩下話,頭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冬天的溫度很寒冷,他抱着卷子的手長時間的暴露在外面,變得紅通通的,到家的時候房門依舊緊鎖,父親工作要到晚上纔會回來呢。

    他站在空曠寂寥的院子裏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角落裏的那棵櫻桃樹已經掉光了葉子,正孤零零的站在那兒,像個被拋棄的小孩子。

    他記得,那個女人沒走之前,院子裏種了很多花,大朵大朵的,紅得像血,佔了院子三分之二的面積,他父親雖不喜歡,卻因着她喜歡的緣故,從不說話,反而笑盈盈的替花鬆土施肥。

    某一天,那些花在一夜之間全都死了。

    根部離開豐富的土壤,它們只有死路一條。

    他看見父親拿着鏟子蹲在那些花的屍體旁邊,用沾滿泥土的手捂着臉,哭得像個孩子,眼淚順着他的指縫滾落下來,滴在花身上,折射出迷亂的光彩,那些光芒很耀眼,偷偷的披上了絕望的顏色。

    那是他第一次看見父親哭,那麼悲慟傷心,如同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一般,痛得連眼睛都失去了光彩。

    後來,他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後來,父親再沒說過母親的隻言片語。

    再後來,他也忘了,這世上,還有一個母親。

    身後突然貼上的溫熱體溫讓他拉回遊走的思緒,他沒有回頭,只是淡笑着說:“我們好像才分開沒多久。”

    身後的人聞言笑了笑,聲音在喉間滾動成動聽的音符,環在他腰上的手微微用力,兩人的身體便貼合得更加緊密,“還是覺得放心不下,所以來看看你。”

    寧舒在男人看不見的地方輕輕揚眉,輕聲說道:“時間拿捏得剛剛好,難道你會算命?知道我去學校不到一個小時就會回家?”

    男人將頭埋在他的脖頸間,呼出的熱氣噴灑在肌膚上,有股灼熱的味道,輕巧的轉移了話題,“你剛剛在想什麼?”

    寧舒頓了頓,眼睛盯着那棵光禿禿的櫻桃樹,輕聲說:“我在想我爸,他曾經深愛着一個女人,但是那個女人卻拋棄了他。”

    身後的李嚴熙鬆開了雙臂,將人扳過身來面對着自己,“那個女人,是你母親嗎?”

    寧舒想了想,終是點點頭。

    這是他不願啓齒的過去,面對着李嚴熙,卻不想掩藏。

    “你恨她嗎?”李嚴熙看着他的臉,輕聲問道。

    寧舒微微一愣,緩緩說道:“自然是恨的,可是恨又能怎麼樣,她都已經走了,走得那麼遠,遠到我們一次都沒有偶然遇見過,而且,人生還很漫長,我沒有那麼多精力和時間去恨她,而我爸,我想他到現在都還是愛着她的,又怎麼可能會恨她呢?”

    聞言,李嚴熙將面前臉色黯淡的少年擁進懷中,手臂猶地收緊。

    寧舒仍自己窩在對方溫暖的懷裏,慢慢擡起雙手,環上眼前人精瘦的腰肢。

    “那手機是方部長的。”良久,少年的聲音自懷裏輕輕傳來。

    男人一笑,鼻翼湊近對方的髮際,“那是你贏的,自然歸你。”

    寧舒只是笑,方曉嫺有句話說對了,這個人的確是預謀已久的,知道自己不會白白接受他的禮物,所以纔想了這麼個名目打了個賭,一切看起來是如此順理成章,細想一下,好像那個賭只有自己被矇在鼓裏呢,說不定方曉嫺他們只是被李嚴熙拉來一起演戲的。

    無論如何,他並不如何生氣,因爲這個的細心是如此周到細微,竟讓他無法拒絕。

    他們都沒再說話,乾燥的空氣靜謐詳和,兩個人靜靜的相擁,他們的身後是蕭瑟的風景以及不太明亮的天空,空氣裏卻仍泛着甜蜜細膩的味道來。

    臨近中午,李嚴熙提議出去吃飯,寧舒拉住他,笑道:“出去吃又貴又不衛生,就在家裏做飯吃吧。”

    李嚴熙因爲寧舒那句“家裏”高興得不得了,自然滿口答應。

    寧舒鎖上門,跟李嚴熙朝離家最近的菜市場走去,路上遇見了一些熟人,大家都對寧舒身邊這高大英俊的年輕男人好奇得很,寧舒淡笑着看李嚴熙溫和的與每一個人打招呼,等兩人走到菜市場的時候,已經是十幾分鍾後的事了。

    “他們都是鄰居,很少見到像你這樣的人出現,所以熱情了一些,你不要見怪。”寧舒拿了攤子上的一個西紅柿看了看,嘴裏說道。

    李嚴熙看着他,笑道:“他們是你的鄰居,自然要好好相處。”

    聞言,寧舒轉過頭去看他,“我們住的那條街明年春天就要拆了建新房。”安然說春節之後就會開始動工,他們已經不會在那裏住太久了。

    “是嗎?”李嚴熙對於這個消息似乎並不熱衷,只問他,“那你想搬嗎?”

    寧舒說不上心裏的情緒,那些地方縱然有回憶,卻都是不愉快的,父親對那個地方卻懷念得緊,因爲他母親曾經在那裏停留過。

    “我不知道,我爸他說會搬走,我們已經與政府簽了合同。”寧舒彎□,將選中的西紅柿放進塑料袋裏,遞給賣菜的大媽稱,付錢的時候李嚴熙拿了一張大鈔,那大媽一臉爲難,對寧舒說,“找不開喲,拿零錢給我。”

    寧舒笑着將李嚴熙的錢拿回來塞給他,將準備好的零錢遞了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