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53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53章字體大小: A+
     

    53章

    有說,天空的顏色若是灰的,就表示那個的心裏有一道無法癒合的傷口,時間過得越久,越痛。

    ———3-22

    吃過早餐之後,顧青都還沒回來,寧舒有些好奇,“顧青不跟們一起走嗎?”

    李嚴熙眼睛看着遠處的風景,笑道:“他臨時有事,所以先走了。”

    寧舒哦了一聲沒說什麼,顧青的提前離開讓他心裏有些不安,說不上爲什麼,只是突然想起顧青昨天下午跟他說的那些話,說他若執意要與李嚴熙一起,將來會後悔。

    或許顧青說得對,他與李嚴熙若真的一起,前面的路會比想象中的還要坎坷艱難,只是,若就這樣放棄這個,叫他如何甘心?他則過頭看了一眼身邊的李嚴熙,發現對方也正看着自己,用那雙飽含溫柔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不知爲何,寧舒突然紅了臉頰,幾乎有些慌亂的移開了視線。

    年輕的總裁大眼裏瞬間泛上了明亮的笑意,薄脣微微上揚,早晨的第一縷光出現的時候,笑得溫柔而深情。

    景風開的是一輛敞蓬跑車,只有兩個座位,所以只能載李鳳玲一個,而柳顏則表示跟方小嫺一起,最後只剩下寧舒和李嚴熙。

    寧舒看着柳顏和方小嫺上了一輛白色的越野車,而景風載着李鳳玲早已跑得沒了蹤影,李嚴熙摸了摸他的頭髮,拉開了身邊的車門,“上車吧。”

    寧舒乖乖的坐上去,沒說話。

    上山的時候他一路都睡覺,現是早上九點,寧舒很清醒,他的視線一直停留車窗外面,對於那些被快速甩身後的風景瞧不出有多熱衷,卻就是沒有轉過頭來看身邊開車的男一眼。

    盤山公路的道路蜿蜒曲折,李嚴熙握着方向盤的手一直沒有離開過,走了大約半個小時,車窗外面已經能看見參天的大樹,即使已是寒冬,有些不知名的樹上卻還有繁茂的樹葉,映車窗上格外好看,陽光也跟着灑落下來,照少年沉靜的臉上,煞是好看。

    寧舒就這樣美好平靜的時刻突然發問:“李嚴熙,有女朋友或者妻子嗎?”

    李嚴熙一愣,笑道:“沒有。”

    “男朋友呢?”

    男挑眉,“也沒有。”

    “那麼,覺得能勝任嗎?”少年的聲音聽上去如此平靜淡然,語氣裏夾雜着一絲不太明顯的緊張和忐忑。

    行駛中的汽車突地停住,尖銳的剎車聲響徹天際。

    車廂裏靜謐的空氣一路漫延,男皺起英氣的眉頭,一雙眼緊盯着問話的少年,良久才輕聲說道:“寧舒,知不知道自己說什麼?”

    寧舒認真其事的點頭,聲音不快不慢的響起:“很清醒。”

    聞言,男黑色的眸中有明亮的光一閃而過,隨即消失黑暗的深潭裏,薄脣輕啓,“希望能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做什麼,不想以後後悔。”

    寧舒看着他,嘴角突然揚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雙手慢慢的解開不久前被男系上的安全帶,然後一個跨身便坐了男修長的腿上,他的眼睛清澈明亮,裏面盛大的笑意如同煙火一般璀璨,聲音也是極動聽的,“正做昨晚對做的事。”

    男英俊的臉上飛速的閃過一抹懊惱的神色,過了一會兒,才輕聲道:“昨晚沒睡着?知不知道玩火。”

    雙腿上跨坐着的少年依舊笑着,眼睛彎成好看的月牙狀,男急切的目光中,慢慢說道:“李嚴熙,其實是喜歡的吧。”

    若不喜歡,這個男爲什麼會對他這麼溫柔這麼體貼,凡事都爲他考慮,面面俱到,若不是昨晚突然醒來,他大概還要糾結很久很久,那樣的話,他與這個不知會錯過多少時光,所以,既然已經明白,那麼,爲了不讓這重來的生再白白浪費掉,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大膽的放手一搏。

    男沒說話,定定的看着坐自己身上的少年,那張清秀的臉上盛着明亮的笑容,如同夏天的陽光一般美麗眩目,紅潤的嘴脣一張一合,散着無與倫比的誘惑。

    “寧舒,其實可以一直等,等到長大,所以,不用急着給承諾。”英俊的總裁大用低沉磁性的嗓音慢慢說着,他說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看着眼前的少年,彷彿想將那張俊秀臉上的所有表情一一納入眼中,無一遺漏。

    寧舒卻愣了,李嚴熙說會一直等他,等到他長大,那個長大是什麼期限?

    十八歲還是二十歲抑或是他真正能夠獨當一面的時候?

    等待是個漫長的過程,只要一想到若自己昨晚沒有突然醒來,沒有突然發現李嚴熙偷偷親他,沒有發現自己竟這麼渴望着這個的觸碰,那麼,面前這個男準備用多少時間和精力來等候他回過頭來。

    “不用等,因爲已經長大了。”寧舒鬆着嘴脣,動聽的話語從脣間滑出來,安靜的車廂裏掀起一陣不小的狂潮。

    男不再猶豫,大手溫柔而霸道的拉下少年的頭,傾刻吻了上去。

    兩的脣齒緊密的交纏一起,輾轉,輾轉,再輾轉。

    寧舒從沒接過吻,所以也不知道接吻竟能讓覺得如此身心愉悅,他笨拙的親吻着眼前英俊年輕的總裁大,嘴脣對方灼熱的脣上廝磨,還未佔領高地,對方的手突然來到腦後將他壓了下來,兩的距離更加靠近,近到全身都緊密的粘了一起,車廂裏的空氣瞬間變得熾熱而曖昧,寧舒覺得呼吸漸漸困難起來,想要得到更多的空氣,對方卻沒給他任何逃脫的機會,長舌猶地闖入,直指最深的地方。

    少年的雙手用力的攀男寬闊的肩頭,手指因爲熱吻無意識的收緊,男身上的休閒服已被捏得起了皺,男卻還是像沒有吃夠一般拉着少年共卦情潮。

    身體漸漸變熱,急欲找到渲泄的出口,寧舒兩腿分開跨坐男修長的大腿上,兩最私密的地方有意無意的靠了一起,他能清楚的感覺到男的變化,身體猶地僵硬起來再不敢動,寧舒心裏哀叫不已,剛剛頭腦一熱就這麼不管不顧的坐了李嚴熙身上,現再要下去不知道會不會被對方的目光殺死。

    同爲男,他很清楚慾火得不到舒解的痛苦,可是,若李嚴熙一個沒控制住,那他們不得這裏……

    他沒再往下想,因爲男突然放開了他。

    透明的銀絲兩脣間糾纏,無端端的扯出了一道淫/亂的氣息,寧舒紅着臉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剛剛因爲讀清李嚴熙心思的大膽此刻被全部逼退,復又縮進了殼裏。

    男見他紅透的臉龐,連耳根後面都未能倖免,輕輕笑出了聲,大手撫上少年光潔的側臉,聲音帶着些許嘶啞,卻依舊柔軟的說道:“寧舒,真的想清楚了嗎?”

    他的聲音雖如平常一般,可是寧舒還是聽見那裏面的猶豫和不確定以及那一絲若有若無的不敢置信,彷彿這個,這裏已經站了很久很久,一直等他轉過身來,等着他的答案。

    他心裏一緊,就着坐男腿上的姿勢俯過身去,用力的抱住對方的脖頸,輕聲說:“從來不知道,天陽集團的總裁竟然這麼沒自信。”

    男伸出手將懷裏的少年緊緊抱住,下巴擱少年纖細的肩膀上,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只是想給一個逃跑的機會,既然不要,那麼,就要做好與永遠一起的準備。”

    寧舒驚訝的睜大眼睛,耳邊男的話似還回蕩。

    剛剛,好像聽到了很重要的話呢。

    永遠啊,他一直以爲,若他能與李嚴熙一起,就只能爭朝夕,卻不想,這個男竟給了他一個連想都不敢想的願望。

    良久,少年重重的點頭,“好。”堅定的回答安靜的早晨分外動聽,男笑着將懷裏的身子抱得更緊,眼眸裏一片深情。

    幾個小時後,車子停寧家院子的門前,寧舒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男卻突然握住他的手腕,俯過身來吻他的脣。

    剛剛確立關係的兩就好比接吻魚一般,一刻都不想分開,一吻終了,寧舒紅着臉喘着氣倒李嚴熙懷裏,聽見他說:“抽個時間會跟爸媽說,今年不去國外陪他們過年了。”

    寧舒一驚,掙扎着坐起來,“爸媽這麼久沒見肯定很想,還是去吧,這本來就是最開始的行程。”

    李嚴熙摸着他柔軟的頭髮,笑道:“讓鳳玲去陪他們就行了,更何況還有大哥。”

    “真的不用。”寧舒堅持,“跟爸兩個過年也沒事,反正這麼多年也是這麼過的,真的不用意。”

    李嚴熙只看着他,深色的眼眸裏溢滿盛情,聲音封閉的車廂裏格外迷,“寧舒,面前不需要逞強,可以試着軟弱一次,試着相信。”

    寧舒一口氣堵喉頭,心裏突然悶得慌。

    他其實一直都是軟弱的,卻又莫名其妙的活了下來,即使失去了這世上最親的親,也依舊如螻蟻一般卑微的活着,若不是那場大雪,現的他或許還北京的某個地方過着廉價且毫無意義的生活,他不會遇見這個,不會聽見他說,寧舒,面前不需要逞強。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如同被安排好的一樣,有條不紊的進行着。

    見他沒說話,李嚴熙湊過來看他的眼睛,薄脣揚起好看的笑容,“只要相信就好。”

    寧舒點點頭,男見他回答,笑着俯□來親吻他的眼睛,那吻是如此小心翼翼,彷彿他是易碎的水晶,稍有不慎便會支離破碎,他從不曾被這樣精心呵護過,那一刻的感動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他只想用力的抱緊眼前這個叫李嚴熙的,就這樣永遠都不放手。

    兩又廝磨了一些時間,李嚴熙才放他下車,臨下車前又特意叮囑,“不要再去找兼職,家好好複習。”

    寧舒乖順的點頭答應了,這才一步三回頭的往院子裏走。

    這個時間段,父親還上班,看着緊鎖的大門,寧舒無意識的鬆了口氣,回房換了身衣服才抱着書往學校走,李風擎一見他,臉上立刻堆起曖昧的笑容,“寧舒,昨天嚴熙帶去哪玩了?”

    寧舒抿着脣本不想回答,又突然想起李風擎是李嚴熙六叔的事,“山頂酒店。”

    “哦……”被刻意拖長的尾音寧舒耳裏成了魔音,他真想拿書砸校長頭上,卻硬生生的忍住了,他與李嚴熙幾個小時前才確定了關係,他就不相信李風擎會這麼快收到風。

    見寧舒對自己的態度根本漠不關心,李風擎靠沙發上,漫不經心的說道:“對了,嚴熙的未婚妻好像快回來了呢。”

    寧舒拿着筆的手突然一顫,眼睛看着桌面上的試卷,瞬間失去了焦距。

    李嚴熙竟然有未婚妻。

    李風擎見他臉色突然變得難看起來,忙笑着圓場:“其實說未婚妻有些勉強,只不過是上一輩一時無聊的把戲而已,嚴熙和女方都沒意,也不用往心裏去。”

    上一輩的無聊把戲?

    依李嚴熙的性格來看,若不喜歡怕是一早就乾脆的拒絕了,如今,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妻竟然還存着,那就表示……

    “校長,唐先生沒來嗎?”他突然擡起頭來,看着坐沙發上正看着他的校長。

    李風擎一愣,隨即說道:“他來幹什麼?取草帽嗎?”

    “覺得,唐先生應該把栓家裏,永遠都不要放出來的好。”少年說話時的神情無比認真,彷彿討論天大的大事,李風擎聽了,只覺自己的嘴角無意識的抽搐。

    “校長,們是不是該放假了?”

    李風擎還沒從上一個話題跳出來,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說道:“下個星期。”

    “那可以提前放假嗎?回家複習也可以吧?”寧舒一臉平靜的看着他,態度雖依舊禮貌,李風擎卻莫名的覺得他生氣,整個身體似乎都燃燒一般令無法靠近。

    複習到這個階段,後面的時間基本上就要靠自己了,所以李風擎沒有任何異議的答應了他的要求,還將大班臺後面那一大沓試卷交到了他手裏,笑臉盈盈的說:“寧舒,回家好好做卷子啊。”

    寧舒點點頭,抱着卷子頭也不回的出了校長辦公室。

    李風擎看着他的背影遠去,直至看不見了,纔拿出手機撥了號碼,沒過多久,電話那頭便傳來一道好聽的聲音:“忙,有事快說。”

    李風擎一笑,聲音不緊不慢道:“剛剛好像說錯話了。”

    那頭的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沉聲問道:“跟他說什麼了?”

    “哎呦,嚴熙,好凶哦,”李風擎淺笑道,眼睛看着寧舒消失的方向,“剛剛一不小心說漏了嘴,跟他說了小藍的事。”

    “李風擎!真是惟恐天下不亂!”即使隔着電話,李風擎也能感覺到那頭男的怒火,忙陪笑道:“哎呀,到時候會出面幫把寧小舒拉回來的,不過,看寧小舒的反應和的口氣,莫非倆……”

    那頭的李嚴熙沉默了兩秒,輕聲道:“他已經是李家的了。”

    李風擎聞言笑出了聲,“哇哦!嚴熙,沒想到小子動作這麼快呀!以爲追到寧小舒的這條路還很漫長呢,哪知道,只去了一趟山頂酒店就什麼都成了。”

    “寧舒走了嗎?”李嚴熙沒再繼續那個話題,轉而問道。

    “走了,明確來說,是怒氣衝衝的走的,看還是趕緊放下工作,去哄哄的小情吧,現指不定哪個地方傷心呢。”李風擎壞壞的說道,脣邊的笑容燦爛迷。

    “不瞭解寧舒,他比想象的還要堅強,而且,覺得他會相信的隻言片語?”李嚴熙篤定的語氣透過無線傳播過來,李風擎挑挑眉,過了一會兒說道,“嚴熙,永遠都站這邊。”

    “謝謝,六叔。”

    話剛說完,電話便被切斷,李風擎對着黑屏的電話,無聲的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