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5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52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疲憊,鋪天蓋地而來。

    ———3-20

    寧舒醒來時只覺得頭痛欲裂,他知道自己醉了,只是沒想到景風給的酒度數竟然這麼高。

    他從牀上坐起來,看着身上蓋着的被子出了一會兒神,衣服也換成了舒服的棉質睡衣,會做這些事的人除了李嚴熙,不做他想。

    李嚴熙無疑是個好人,若誰有幸能得到他的愛,那個人恐怕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存在了。

    想到這裏,心裏微微苦澀。

    與這個人接觸得越多,他便越覺得無法離開。

    喝醉前最後的記憶,是李嚴熙拿着手機明亮微笑的側臉,不知電話那頭的人是誰,纔會讓李嚴熙笑得這般開心。

    “醒了?餓不餓?”溫柔的男聲從前方傳來,寧舒擡起頭,看見李嚴熙不知什麼時候竟站在房門前,一雙眼睛看着他,淺淺的笑。

    只猶豫了一秒,他便回答道:“不餓。”

    李嚴熙聽了幾不可聞的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過了一會兒復又出現,手裏已多了一個托盤,上面擺滿了碗碟,有可口的飯菜橫呈其上,寧舒見了,只覺餓得慌。

    “先把這個喝了。”將手裏的托盤放在牀頭的矮櫃上,李嚴熙將手裏的小碗遞過去。

    寧舒看了看裏面有些渾濁的液體,真心不想喝,正想拒絕,聽見男人說:“這是醒酒茶,你剛剛醒來要喝一點,不然頭會一直痛。”

    見李嚴熙說得這麼嚴重,寧舒只得屏住呼吸將碗裏的醒酒茶全數倒進嘴裏,男人接過他手裏的空碗,纔將筷子拿起來,寧舒見狀,急忙從對方手裏奪走筷子,嘴裏說道:“我餓了,先吃了。”

    李嚴熙見他努力扒飯的模樣,親膩的摸摸他的頭髮,“慢慢吃。”

    寧舒點了點頭,一張臉都快埋進碗裏了,剛剛李嚴熙的架勢像足了打算親自喂他嘛,爲了不讓自己一個控制不住將一切都說出來,還是自己吃飯比較妥當。

    雖然已經知道了李嚴熙身邊存在着對男人感興趣的人,可是,還是沒有把握李嚴熙本身就是,若一個弄巧成拙,怕是連朋友都做不成了,所以,還是小心爲上。

    寧舒吃飯的時候,李嚴熙走到房間靠窗的沙發上坐下,拿起面前的玻璃茶几上那本沒看完的書,繼續看起來,偶爾會擡起頭來看牀上那個吃得津津有味的少年,看不小心粘在對方脣上的飯粒,會不由自主的想起,下午那個淺嘗輒止的吻。

    等到寧舒吃飽喝足之後,李嚴熙從沙發上起身走過來,將碗碟收進托盤裏,端了出去。

    寧舒跟着下了牀,看見李嚴熙將托盤放在門外的餐車上面,然後退回來關上房門。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寧舒站在臥室門口,突然不知道該做什麼。

    李嚴熙轉身,便看見了他,“我們明早就下山,今晚早點休息。”

    寧舒看着他,突然說:“你什麼時候走?”

    李嚴熙微微一愣,隨即說道:“大概半個月後,我爸媽都是比較傳統的人,覺得新年一定要一家人在一起,所以,我不得不去。”

    他說得很慢,寧舒靜靜的聽着,突然覺得,李嚴熙的話裏似乎有些別的含義。

    沒有經歷過真正分別的人,不會懂得離別的滋味。

    所以,只要一想起李嚴熙會消失一陣,寧舒心裏就像有無數只小貓在抓一樣,繞得他心神不寧,卻對目前的局勢無可奈何,最後只得說一句:“一路順風。”

    李嚴熙見他的表情突然低落下來,脣畔無聲的揚高了弧度,然後大步走過去,略低□子與少年的眼睛平行,柔聲道:“記得我下午跟你說的話嗎?隨時有效。”

    寧舒看了他一眼,轉開了視線。

    他不知道李嚴熙跟他說那些話的時候抱着怎樣的心情,在他看來,他們只不過是普通朋友而已,有人會邀請普通朋友一起跨洋去與自己最親密的家人共度新年嗎?怎麼想都會覺得李嚴熙的這個邀請太過草率,若他就這樣跟着去了,不是顯得更加尷尬和不懂禮數嗎?

    “不用了,我和我爸,我們都習慣了這裏。”最後,他還是乾脆的拒絕了。

    李嚴熙這次只是點了點頭,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晚上自然是寧舒睡牀,李嚴熙睡沙發。

    寧舒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最後索性爬起來跑到窗邊看風景,從房間裏看出去,還能隱約的看見山下繁華的風景,明亮的燈光因爲距離變得模糊,高樓在眼裏變成了細小的山坡,只有最遠處的天邊泛着深藍的顏色,看上去遙不可及。

    折騰到了零晨四點,寧舒的瞌睡蟲才終於迴歸,他打着呵欠爬回牀上,又想了會兒心思才沉沉的睡了過去。

    李嚴熙推門進來的時候,房間裏有些暗,好在牆上還有一盞壁燈留着,所以也勉強能看清牀上熟睡的少年的臉,他慢慢的走到牀頭,就着微弱的燈光注視着眼前清秀的臉龐,就一直這樣站着,不知過了多久,男人慢慢俯□去,含住少年微張的嘴脣,這個吻與下午一樣,只是蜻蜓點水一般,很快便撤離。

    愛情就像罌粟,嘗過第一口便會上癮,連接吻都是如此。

    第二天早上,寧舒起牀的時候,李嚴熙已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報紙,他換了一身衣服,依舊挺拔英俊。

    看見寧舒從房裏出來,笑道:“梳洗一下,我們下樓吃早餐。”

    寧舒答應着鑽進了寬敞的洗手間裏,牆鏡裏映照出他的面容以及身上那廉價而破舊的衣裳,他雙手撐在洗漱臺上,良久纔拿了一旁的牙膏擠在牙刷上面,開始緩慢的刷牙。

    距離,有時候太過殘忍。

    總是在不斷的提醒着,自己與那個人的位置有多遙遠。

    即使知道這是事實,卻還是會沒來由的自卑起來。

    那些被刻意隱藏的記憶在此刻突然被喚醒,廉價的工作,陰暗的住所,餿掉的飯菜和無處發泄的悲憤。

    前世的寧舒就是如此的落魄和貧窮,卻依舊苟延殘喘的活了下來。

    他突然很好奇,那時的李嚴熙在做什麼呢?

    沒有遇見自己的李嚴熙是否還是如現在這般正在悠閒的看着早報亦或是與情人進行着浪漫的晚餐?

    無論是哪一種,都是他無法企及的人生。

    他們下樓的時候,柳顏幾個人早已入了座,顧青卻不在,寧舒挨着李嚴熙坐下,豐盛的早餐已端到了眼前。

    昨晚吃得太晚,所以寧舒只喝了半碗湯就已經覺得飽了,身旁的男人見了,不由得皺起眉頭,對一旁的侍者說:“麻煩給我一份牛肉麪。”

    餐桌邊的幾個人都詫異的看向年輕的總裁大人,寧舒則是根本合不上嘴,李嚴熙這牛肉麪不會是爲他叫的吧?他記得自己曾經說過早上若吃上一碗牛肉麪絕對是很幸福的事,卻不料李嚴熙竟然還記得。

    “哥,你早上不都喜歡吃清淡點的東西嗎?”自從得知寧舒已經知道自己與李嚴熙的關係後,李鳳玲也不再遮掩了。

    “是啊,表哥,你今天轉性了?”景風手裏還拿着一片土司,嘴裏含糊不清的問道。

    柳顏優雅的拿着勺子喝湯,臉上是高深莫測的笑,嘴裏說道:“老闆,我從來沒發現你竟然這麼體貼。”

    她的話讓在場的幾個人都不由得噤了聲,寧舒更是想直接找個地洞鑽下去,他與李嚴熙明明沒什麼,被柳顏這麼一說,又似乎多了層東西在裏面,使得氣氛一下子變得曖昧起來。

    這時,牛肉麪上來了,男人將熱氣騰騰的牛肉麪推到寧舒面前,不顧衆人調侃的笑容,輕聲道:“趁熱吃,這裏的牛肉麪也是一絕。”

    寧舒低頭接過,竟無法看衆人的臉,那些人臉上的表情用腳趾頭都想象得出來。

    “我說,表哥這麼做會不會太明顯了?”對面的景風悄悄俯身過去,與李鳳玲嚼耳根。

    李鳳玲右手撐着下巴,輕聲道:“再明顯又怎麼樣啊,寧舒好像根本就沒往那方面想。”

    景風一聽也覺得有理,點了點頭,“你說寧舒會不會是喜歡女生的?”

    這個問題似乎相當棘手,李鳳玲好一會兒都沒回答,只是慢慢說道:“若他真喜歡女生,大哥肯定也會想方設法把他給掰彎。”她對自己的大哥實在太瞭解了,外表看上去斯文有理,溫柔紳士,骨子裏卻犟得很,一旦認定了某個人,一百頭牛都拉不回來。

    寧舒被這樣的大哥盯上,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李鳳玲也只能在心裏爲寧舒嘆息一聲,愛莫能助。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