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5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51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突然,悅耳的鈴聲響起,打斷了寧舒的沉醉和李嚴熙的平靜。

    李嚴熙低頭看了看手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表情瞬間變得明亮起來,那是寧舒很久都不曾見過的色彩,他看見的李嚴熙一直都在溫柔的笑,那笑容迷人而溫暖,卻總讓人覺得少了些鮮活的滋味,這一刻,他終於知道,其實李嚴熙也是可以這樣笑的,這樣明亮又璀璨的笑着,李嚴熙摸了摸他的頭,起身走出去接電話,包房門復又被帶上,快要關上的那一刻,就着房間裏璀璨的燈光,似乎還能看到男人脣畔那一抹明亮的笑意,燦爛得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坐在沙發上,耳邊呼見柳顏和李鳳玲在唱歌,是一首慢歌,說的是一個失戀的故事。

    越聽越覺得鬱悶,正想做點什麼的時候,景風突然跑過來,手裏還拿着一瓶開了的酒,這樣名貴的酒寧舒當然沒聽過,不過那個LOGO卻是在電視上見過的,好像叫人頭馬XO來着。

    “寧舒,要不要喝點?”景風一屁股坐在剛剛李嚴熙坐過的位置上,衝他揚了揚手裏的酒瓶。

    寧舒看了他一眼,突然伸手過去將酒瓶奪了過來,不給景風任何反應的機會,便朝嘴裏灌,他這種喝法不叫喝酒,叫解悶,回過神來的景風在心裏默默的想道,卻沒阻攔,不知等下表哥進來看見醉得一塌糊塗的寧舒後會是什麼反應。

    父親開心的時候會買二兩白酒回來喝,他也會跟着唱一點,酒從嘴裏喝進去,流過喉嚨之後會帶起一陣火辣辣的感覺,就像有火在裏面燃燒一樣灼熱得很,寧舒抱着酒瓶,覺得這瓶XO跟白酒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在他看來,白酒都比這個酒要好喝得多,而且根本就不醉人,他現在只想一醉方休。

    他喝得太急,中間還嗆到了,模糊的思緒裏,彷彿感覺到身邊的景風還在溫柔的給他順氣,他又看了一眼門口的方向,只覺視線開始變得模糊起來,然後他兩眼一閉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只有臉上那不正常的紅暈在說明他喝醉了的這個事實。

    李嚴熙講完電話進來的時候,就看見那個倒在沙發上的身影。

    他皺起英眉,看向一旁的景風,“你給他喝了多少?”

    景風揚了揚手裏已經空掉的酒瓶,說道:“不是我給他喝的,是他自己拼命的往嘴裏灌的。”

    李嚴熙瞪了他一眼,蹲□去看着醉得不醒人事的少年,俐落的短髮隨意的搭在光潔的額上,緊閉的雙眼上是綿長的睫毛,在燈光的照耀下,那濃密的睫毛在眼睛下方形成了一圈淡淡的陰影,秀挺的鼻樑下是厚薄適中的嘴脣,被酒水浸染之後變得愈發美麗誘人。

    “表哥,真不是我讓他喝的。”景風還在替自己辯解,卻見表哥已將沙發上醉過去的少年橫抱了起來,接着朝房門走去,壓根就沒打算搭理他。

    出了包房,男人徑直朝樓上走去。

    這個時段人們大多在樓下娛樂,從旋轉樓梯走上去,四周空無一人。

    將懷裏的少年放在套房寬大柔軟的沙發上,男人起身走到一旁的酒櫃處,找到裏面的醒酒茶用開水沖泡,等到醒酒茶完全融解在開水裏之後,他才端了杯子走回去。

    將冒着熱氣的瓷杯放在一旁的茶几上,轉而將仍在沉睡的少年扶抱起來靠在懷裏,似乎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打擾到,懷裏的少年微皺起眉峯,身子微微扭起來,嘴裏還在斷斷續續的囈語。

    男人只得雙手抱住懷裏的身子,纔不至於讓兩個人都滾到地上去。

    少年仍在說着話,卻聽不太真切,男人好笑的看了看那張清秀的臉,然後湊耳朵過去,便聽見那柔軟的聲音帶着一絲自卑的情緒在耳畔響起:“李……李嚴熙,你這麼好,我……我怎麼配得上你……”

    聞言,男人的眼眸猶地盛滿了笑意,脣畔勾勒出迷人的光華。

    雙手將懷裏的少年傭得更緊,男人將臉埋在懷裏人雪白的脖頸間,少年特有的清鮮氣息鑽進鼻翼裏讓他呼吸漸漸急促起來,然後,男人慢慢擡起頭來,看了一眼仍睡得很熟的少年,緩慢的低下頭去,精準而霸道的含住了那兩片渴求已久的脣瓣。

    這個吻是如此輕漫,四片脣剛好觸及便不敢再往前一步,怕一個不小心控制不住自己。

    寬大的沙發上剛好容下兩人的身體,一個躺着一個坐着,兩人的嘴脣輕輕的靠在一起,黑髮纏綿糾結,有微弱的陽光從窗外照進來,在身後的地板上勾勒出一副美麗而眩目的風景,時間過去很久,男人依舊維持着這個姿勢,如同最虔誠的教徒正在進行某項傳大的儀式一般認真而肅穆。

    直到門外響起不太均勻的聲音,男人慢慢擡起身來,看見剛剛未關嚴的房門邊站着的柳顏以及她身後一臉憤慨的顧青。

    看了看沙發上仍在熟睡的寧舒,李嚴熙起身走到門邊,看着突然出現的兩個人,淡淡的問道:“有事嗎?”

    柳顏一笑,漫不經心的說:“突然發現寧舒不見了,所以上來看看,剛好遇見……”她瞟了一眼身旁的顧青,意思不言而喻。

    顧青一臉鐵青的看着李嚴熙,那眼神頗有些憤怒加無可奈何的味道在裏面,然後生氣的扭身就走,李嚴熙見他筆挺的背影,嘆了口氣。

    柳顏卻仍是笑,眼睛看了看不遠處沙發上睡得正香的寧舒,說道:“我可從來沒發現,你竟然這麼膽小,只敢在人睡着的時候輕薄。”

    李嚴熙聽了這話並不生氣,淺笑道:“我只是怕嚇着他。”

    “你也有怕的時候啊?真難得。”

    “你到底想說什麼?”李嚴熙看着眼前美麗的女人,聲音突然低了下來。

    柳顏一攤手,揚起一抹美麗的笑容,“我只是想告訴你,寧舒他什麼都不知道,若就這樣貿然進攻怕是會造成反效果。”

    李嚴熙一愣,說道:“我會給他時間適應。”柳顏見他表情沉重,不由得笑了,“若他無法接受,你是不是就要退出呢?到時候可就真的是新鮮事兒一樁。”

    聞言,男人轉過頭去看了一眼沙發上安靜睡着的少年,脣畔勾起一抹輕笑,聲音低沉的響起,“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柳顏大方的輕笑出聲,明白自己此番目的已然達到,便踩着高跟鞋揚長而去,那背影高傲得如同孔雀一般,李嚴熙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才退回來將房門關上。

    景風拿的那瓶酒後勁很大,雖然李嚴熙已經給寧舒喝過醒酒茶,但他還是沒有醒過來。

    至於寧舒睡着了是怎麼喝的醒酒茶,這就要問總裁大人了。

    天空漸漸暗了下來,晚餐結束之後寧舒都還沒醒過來,李嚴熙將他抱到牀上,確定他短時間內不會醒來之後纔出了門。

    李嚴熙敲開了隔壁房間的門,顯然裏面的人一直都在等他,纔剛敲了一下門便從裏面開了,顧青的表情跟下午一樣似乎都沒有緩解過,看見門口站着的男人,不由分說的吼道:“李嚴熙,你真是瘋了!”

    總裁大人將房門關上,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看着對面怒不可遏的男人,慢慢說道:“顧青,你應該相信我的決定。”

    顧青顯然沒料到他會這麼淡定,臉都青了,大步走到李嚴熙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你真的是認真的?”

    李嚴熙擡眼看向他,神情認真嚴肅,“我對他,從來都是認真的。”

    聞言,顧青無奈的雙手抱頭,一副快要世界末日的表情,“你到底在想什麼?你明明知道他是……”他的話猶地打住,因爲面前的李嚴熙臉色突然暗了下來,那雙如鷹一般的眼眸變得深沉而可怕。

    “那又如何?我早已認定了這個人,”男人緩慢低沉的嗓音在安靜的房間裏格外沉重,然後他慢慢擡起眼來,精準的迎上顧青的視線,“你認識我這麼多年應該知道我是怎樣的一個人,一旦認定,那麼,這一輩子都不會再改變。”

    顧青抿着脣,臉上還能看見些無奈和懊惱,過了一會兒才慢慢說道,“嚴熙,你有沒有想過這樣對他來說不公平,還有,若被那個人知道了,結果會怎樣你應該心知肚明。”

    男人的眸子微沉,薄脣緊抿,心裏似有些猶豫,但語氣仍然堅定:“我看上的人,沒有人能傷他分毫。”

    顧青無奈一笑,身體慢慢後仰躺在柔軟的椅背上,“嚴熙,你太低估對手了。”

    顧青的話自然沒錯,李嚴熙深刻的明白這一點,卻仍堅持,“爲了寧舒,我願背叛全世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