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4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48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梨落,你不想被遺忘,是否就要變成深海中的人魚,即使如此,還是從此與愛情擦身而過。

    ———3-15

    愉快的晚餐剛剛結束,李嚴熙的手機便響了起來,他起身走到不遠處的盆栽旁邊接電話,景風趁表哥講電話,快速的將椅子上的寧舒拉走,本想跟李嚴熙說一聲的,哪知景風的動作實在太快,以至於寧舒只能被對方拉着跑,根本沒有機會跟李嚴熙說話。

    “景風,不用這麼趕。”兩人跑到酒店的溫泉套房門前,寧舒撐在牆上上氣不接下氣。

    景風也喘着粗氣,看了他一眼:“要是被表哥知道了還會讓你來嗎?門兒都沒有!”

    寧舒忍不住想笑,到底是孩子,景風的表情活像個跟別人爭玩具的小孩似的,“我們在這裏泡嗎?不去溫泉大堂嗎?”寧舒直起腰,指了指面前的木門。

    景風看着他,一撇嘴,“要是讓表哥知道我讓你去那種人多的地方泡,非殺了我不可!”

    “你說什麼?”寧舒見他嘴巴不停的在動,聲音卻聽不真切,不由得問道。

    景風笑了笑,“我說這裏的溫泉泡着比較舒服!”說着伸手推開了門,門是推拉式的,裏面的佈置也非常日風,景風迫不及待的將鞋子甩掉,叫道:“寧舒,快點,我等不及啦!”

    見景風已經穿過房間跑向了後院,寧舒也脫了鞋子,笑着跟了過去,後院的面積比想象中的要大,院子中央有一個近乎圓形的溫泉,裏面正冒着冉冉的熱氣,溫泉旁邊擺放着一些水果點心還有飲料,是供客人泡溫泉的時候享用的,院子四周種着花草和樹木,有幾枝寒梅孤傲的立於一旁,在一衆花草裏獨佔鰲頭。

    寧舒看着那幾株梅花出了神,直到景風叫了他幾遍才拉回視線,景風已經脫了衣服,全身只裹了一條白色的浴巾,正在水裏朝他招手:“好舒服啊,寧舒你也快下來!對了,更衣室在那裏。”

    寧舒朝他指的方向走去,將衣服脫了下來,房間裏有暖氣所以並不覺得冷,等到一出更衣室,外面的低溫立刻讓他全身泛起了一層雞氣疙瘩,他搓了搓手臂,有點後悔跟景風來。

    “快下水,你這樣會感冒的!”景風見他站在溫泉邊,着急的喊道。

    寧舒哦了一聲,邁進水裏,立刻有溫暖的水流浸入肌膚,在寒冬的現在格外舒服,寧舒呻吟一聲,慢慢滑了下去。

    “怎麼樣?冬天泡溫泉爽吧?”景風見他臉上滿足的表情,一臉得意相。

    寧舒慢慢閉上眼,輕聲說道:“景風,你現在有在上學嗎?”

    聞言,景風剛剛喝進嘴裏的飲料全數噴了出來,不滿的叫道:“靠啊!大爺今年二十有三,你說我還在讀書沒?”

    寧舒驚訝的睜開眼,仔細打量了眼前的少年一番,怎麼看都像是未滿十八歲的未成年啊,說他二十三歲怎麼看都沒什麼說服力,彷彿讀懂了他眼裏的神情,景風一臉鬱悶,“長了一張這樣的臉我也很無奈啊,進酒吧必須得帶上身份證,不然人家不讓進,出門遇見女人個個都像狼似的不是捏這裏就是掐那裏,還說什麼好可愛之類的,真是氣人!”

    “你現在在哪裏工作?”寧舒又問,或許是上次在紀楓高中遇見過他,所以潛意識裏便將景風歸類到了學生這一欄。

    景風仰起頭,手裏還端着杯子,“我剛失業。”

    寧舒看了看他,沒說話,景風的表情可不是一個剛失去工作的人該有的沮喪和失落,反而輕鬆得很,“我以前在紀楓高中做校長助理,不久前李風擎把我炒了。”

    寧舒挑眉,這事兒倒是新鮮,以前怎麼沒聽說過李風擎還有私人助理這件事?

    景風見寧舒半天沒回答,看着他問:“你不問我爲什麼被炒?”

    寧舒笑,“我覺得這可能不是你願意提起的部分,所以就不問了。”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男人看我天天跟着李風擎打轉,吃醋了唄,所以跑去找了李風擎,”說到這裏,他一攤手,臉上泛着笑容,“所以我就這樣失業了。”

    景風與李風擎共事,吃醋的大概不止蕭大少一人吧,至少,那個叫唐軍翎可是愛李風擎到了骨子裏。

    “寧舒,我問你一個問題。”景風突然俯身過來,一臉神祕的看着他。

    “什麼?”

    “我跟一個男人在一起,你會不會覺得很噁心?”景風的眼神很乾淨,裏面夾雜着一絲忐忑,正可憐巴巴的瞅着他,期待着他的回答,寧舒心裏一暖,笑道:“別人的看法跟喜歡的人比起來,你更在意哪一個?”

    景風一甩頭,乾脆的答:“廢話,當然是喜歡的人啦!”

    “這不就結了嗎?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滿心裝的都是他,哪裏還會去在意別人的想法,更何況,那些別人不能代表你,他們不懂你的幸福和滿足,所以,不用去理會。”

    景風看着他,笑道:“就是說你可以接受跟一個男人在一起嘍?”

    寧舒一頓,他只能接受與李嚴熙在一起,至於別人,光想象就會胃酸,但是這些自然不能說給景風聽,他只能含糊其辭,“或許吧。”

    景風聽了有些不滿,“這算是什麼回答啊,算了,既然我都跟你說了祕密,你也說一個給我聽聽。”

    寧舒無奈的翻個白眼,眼前這個幼稚的人真有二十三歲嗎?打死他都不相信!

    “說嘛,說個祕密來聽聽啦!”景風見他不說,抓着他的肩膀撒嬌,寧舒無語的看着他,突然佩服起那個傳說中的蕭大少,要有多強大的自制力才能壓住想把眼前這人掐死的衝動!

    兩人還在拉鋸,房門突然應聲開了,等兩人看過去的時候,一個修長的身影已經立在了後院門口。

    景風看見來人,立刻將放在寧舒肩上的爪子縮了回去,訕笑道:“表……表哥,你也來泡溫泉啊?”

    李嚴熙沒看他,眼睛定在溫泉裏半裸着身體的少年身上,視線觸及到少年腰間那塊礙事的浴巾之後,眼眸猶地深沉起來,嘴裏卻說:“接了電話回來沒看見你,所以來找找。”

    寧舒沒料到他會突然出現,更沒料到他是特意來找自己的,泡在溫泉裏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過了一會兒才說:“本來想跟你打聲招呼的,看你在打電話,所以就沒打擾你。”

    李嚴熙聞言突然笑了,擡腿走了過來,“不要泡太久,會頭暈。”話雖說得委婉,修長的手臂卻慢慢伸了過去,寧舒看着李嚴熙伸過來的那隻手,手指修長均勻,指甲圓潤,指腹上還有些常年累積下來的薄繭,腦海裏突然閃過這隻手曾經摸過他臉頰的畫面,臉上騰地掀起一片紅暈,遲遲沒有動作。

    男人挑眉,柔聲道:“這溫泉這麼舒服嗎?泡得你都不想起來了?”

    寧舒不好意思的笑笑,將右手伸過去,纔剛接近便被對方快速而溫柔的握住,那掌心裏的溫度如此溫暖,竟讓他不想立刻放開,寧舒慢慢的從溫泉裏站起身來,腰間的浴巾有些鬆散,斜斜的掛在上面,他的身體偏瘦,全身上下沒多少肉,皮膚卻非常白,隱約還能看見皮膚下的血管,纖細的脖頸上的喉結並不突出,鎖骨細長美麗,大概是泡過溫泉的關係,胸前那兩顆豆子大的茱荑變得鮮紅無比,纖細的腰身一直延伸下去,直到被浴巾遮住,兩隻白晃晃的長腿正在水裏不安的躊躇。

    李嚴熙只看了他一眼,便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眼前臉色緋紅的少年身上,“快把衣服穿上,小心感冒。”

    寧舒答應着走進更衣室,頭抵在門板上,久久沒移動過。

    剛剛實在是太尷尬了,竟然被李嚴熙看見了這樣的自己,這樣弱不禁風,纖瘦,毫無美感的身體。

    從更衣室裏出來已經是十幾分鍾後的事了,李嚴熙正站在院子裏那幾株梅花面前,欣賞梅花,寧舒輕手輕腳的走過去,心裏罵景風的沒義氣,竟然不知不覺的就跑了,獨留他一個人在這裏。

    聽見身後有腳步聲,男人回過頭來,“新年怎麼過?”

    寧舒才驚覺,馬上新年了,以前的新年,他會跟父親吃一頓豐富的年夜飯,然後就是守着家裏那臺破舊的電視機看春晚,他們買不起煙花,所以就等到別人放煙花的時候跑到院子裏去看,看那些煙火璀璨的在天空中綻放,然後又快速的消失。

    “跟以前一樣。”寧舒走到他身邊,笑着說道。

    男人不禁意的皺了皺眉,隨即說道:“我爸媽都在國外,所以我要去國外過新年。”

    寧舒一愣,沒料到是這樣的情況,過了一會兒才說:“嗯,替我向伯父伯母問好。”

    他的回答太過平淡,男人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一眨眼的功夫又恢復了平常模樣,“好。”

    兩人都沒再說話,站在那幾株梅花跟前,各懷心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