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4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47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風聲,從遙遠的山谷奔來,繞過田地,親過燦爛的油菜花,來到溪流面前,低下頭去羞澀的說:清澈的小溪,你願意爲我跳支舞嗎?

    ———3-8

    “小舒舒,鳳玲問你呢。”

    直到方小嫺的聲音傳來,寧舒從才思緒中回過神來,看着李鳳玲說:“部長,不要難爲景風了。”

    身邊的李嚴熙不禁挑了挑眉,景風流露出一副感動的模樣,李鳳玲則是完全的憤怒,拼命的咬着嘴脣才能控制自己不去掐寧舒的脖子,她想掐當然敢掐,只是礙着李嚴熙的面兒多少要顧忌一點,怎麼說李嚴熙都是給她發薪水的人,若得罪了他,她以後的日子可不好過。

    於是,李鳳玲努力的做了幾個深呼吸,突然婉爾一笑,“寧舒說得對,我一個都市金領跟個不學無術的少爺較什麼勁啊,我吃多了撐的!”

    衆人面面相覷,這不是叫勁是什麼啊?

    景風撇撇嘴,看樣子還想說話,寧舒忙說:“我有點餓了。”

    話剛出口他便想咬掉自己的舌頭,這個理由顯然太過蹩腳了,除了李嚴熙一臉高深莫測的笑容外,其他幾個人都用看外星人的目光看着他,方小嫺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看着他說:“小舒舒,沒想到你這小身板消化系統倒是挺強的。”

    “人家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多吃點有什麼關係。”李鳳玲這會兒也忘了剛剛想掐死寧舒的想法,真心替他說話。

    一旁的顧青只是看了寧舒一眼,擡腿從菜園裏走了出去。

    顧青不待見他的原因雖然他並不好奇,可是,兩次三番的被人這樣對待多少讓他覺得不舒服,這個顧青對李嚴熙的態度很親膩,如同最要好的朋友一般,方小嫺也說過,李嚴熙那些重要的朋友裏面顧青佔有一席之地,可是,顧青不喜歡他,這是既定的事實。

    至於爲什麼,他現在卻相當好奇。

    模糊的念頭從腦海裏一閃而過,他看了看身旁的男人,發現對方不知何時正看着他,寧舒一愣,又匆忙的撇開視線,聽見李嚴熙輕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顧青不是不喜歡你,對於你的出現,他只是需要時間。”

    寧舒微愣後略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剛剛那個模糊的念頭卻突然清晰起來。

    原來,顧青是喜歡李嚴熙的。

    所以纔對他這樣充滿敵意。

    想到這裏,剛剛心底的不舒服反而消失了,他一早就知道李嚴熙是如此優秀的男人,既然這樣優秀,那麼,喜歡他的人自然多如牛毛,這樣想着倒是真的釋懷了。

    看來這段沒有結果的戀情終將變得更加忐忑多舛啊。

    你不是一無所有,你還有我。

    ———3-11

    等到李鳳玲和方小嫺兩個女人摘菜摘夠了之後,大部隊才離開了菜園。

    趁着李鳳玲和方小嫺進了酒店的廚房後,寧舒纔對身邊的李嚴熙說:“我剛剛纔知道原來部長和你是兄妹。”

    李嚴熙一愣,顯然沒料到他會想到這一層,不由得反問,“這麼肯定?”

    寧舒看着酒店一旁的巨大盆栽,輕聲說道:“自從經過了校長之後,我對姓李的人都特別敏感。”之前或許還有疑慮,卻在今天之內全數解答了。

    兩人相似的眉宇,說話時自然而親膩的語氣以及那彷彿天生的親切都在說明,這兩人的關係匪淺。

    聽了他的話,李嚴熙只是笑,然後說道:“我以爲告訴你這件事現在還不是時機,沒想到你已經先知道了。”

    “你跟部長是兄妹關係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影響,所以不需要什麼時機。”寧舒回視着對方的目光,笑着說道,李嚴熙看着他,微微輕笑起來,然後突然低下頭來在他光滑的額上印下輕吻,過了幾秒才退開身來,看着對面已經完全呆滯的少年,笑道:“寧舒,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的想法?”

    還沒從剛剛那個吻裏回過神來,寧舒只覺天地都變成了一片空白,眼裏只能看見這個人的影子,滿滿的填在他的眼裏,心裏和腦海裏,那些曾經的過往,即使細小的片斷也被逐漸拼湊回來,變成了一副巨大而真實的夢境。

    李嚴熙……親他了。

    雖然只是額頭,可是那滾燙的溫度仍在不斷的攀升,似乎有着能將人灼傷的魔力。

    寧舒,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的想法。

    男人的聲音彷彿在很遠的地方,寧舒慢慢的擡起眼來,看見男人脣畔那迷人的微笑。

    “什……什麼?”緊張和不確定讓他的聲音都在顫抖。

    李嚴熙看着他,從容自信的笑着,正待說話,另一把聲音卻突地插了進來,“表哥,鳳玲姐叫你呢。”

    被景風打斷的李嚴熙猶地皺起眉,一臉不悅的看向自己的表弟,“她在哪?”

    看見表哥臉上不虞的表情,景風一愣,捫心自問自己沒說錯話啊,怎麼表哥竟然這個模樣,嘴裏急忙說道:“在廚房。”

    李嚴熙看他一眼,隨即對身邊的寧舒說,“在這裏等我,我馬上就回來。”

    寧舒點點頭,目送他的身影遠去。

    說實話,景風的出現多少緩解了一下他的緊張,剛剛的李嚴熙神情那麼認真,他不得不以爲李嚴熙要說的話有多重要,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等下還去不去溫泉?”景風見寧舒始終看着表哥離開的方向看,忍不住插嘴道。

    寧舒這纔想到不久前景風也問了這個問題,當時被李嚴熙三言兩語給叉開了話題,如今又被問起,就算他不太想去,當着景風的面也不好拒絕,只好說:“溫泉在哪兒?”

    景風手指一揮,指向了大廳一側被珠簾遮擋的地方,“那裏就是溫泉了,不過這個酒店很大的,如果你不想跟很多人一起泡,也可以直接要一間房間泡。”

    寧舒點點頭,“好。”

    見他答應了,景風立刻笑了起來,寧舒看着眼前這與自己年齡相當的少年,心裏猶地升起一股憐惜。

    他對景風的第一印象並不好,長相陰柔,說話直白,對女生也毫不溫柔,時間長了,與景風相處的多了,大概也能明白這也是他的可愛之處,景風大概也同李嚴熙一樣生長於名門旺族,那樣的家族裏還有他這般真性情的人,倒也難得。

    “不要讓表哥知道,我先閃了,等下去溫泉的時候來找你。”

    寧舒應了一聲,景風這才轉身跑走,寧舒見他纖細的身體上只套着並不厚實的連帽衛衣,不禁對那個蕭大少好奇起來,若那個人見到這樣的景風,怕是會焦急緊張得無以復加吧。

    “我聽說你與你父親相依爲命。”

    身後突然傳來一道清冽的聲音,語氣生硬,透着難以忽視的敵意。

    寧舒沒回頭,眼睛仍舊看着景風不斷跑遠的身影,淡淡的回答道:“沒想到顧先生對我的家庭這麼感興趣。”

    大概沒料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顧青俊秀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繼續道:“嚴熙他去過你家了吧?”

    這倒讓寧舒詫異,以李嚴熙與顧青的關係,不可能不知道李嚴熙已經去過他家,爲什麼現在顧青還在這裏多此一問,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別的什麼?

    “去過幾次。”

    顧青點點頭,走到寧舒身前,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你喜歡他?”

    寧舒疑惑的眨眨眼睛,他知道顧青說的他是指李嚴熙,他只是不明白爲什麼顧青好端端的問這個,而且這個問題,他應該有沉默的權利吧。

    “我可以不回答嗎?”他看着顧青慢慢說道。

    顧青一笑,數不盡的嘲諷,“我可以把你的話當作是心虛嗎?”

    寧舒臉色稍霽,眼睛看着對面英俊的男人,一字一句的說:“我爲什麼要心虛?”

    “嚴熙身邊出現過很多人,到你這裏已經數不上號了,我勸你最好儘早收心,最後起碼能得個完整的心,我並不相信你,寧舒,若有一天,天陽集團消失,李嚴熙就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光蛋,那時候,你還能接受?”顧青說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看着他,寧舒被對方眼裏那赤/裸的猜疑和不看好刺痛,驀然想起五年後的某一天,天陽集團一夜之間分崩離析,一個國際財團在轉眼之間消失於世間,想到這些,心就沒來由的覺得恐懼。

    讓他恐懼的不是李嚴熙會變成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只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李嚴熙而已。

    那麼好強的一個人肯定會將集團毀滅的責任歸咎於自己身上,到那時候,便是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打擊。

    曾經的榮華不在,只剩下一個虛名。

    這落差如此巨大,是個人都無法接受。

    “我不會讓那一天到來。”眼前的少年突然說道,眉宇間的神色自然堅定,顧青微微側目,隨即笑了,“是嗎?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寧舒看着他,眼睛裏泛着異樣的色彩,在清澈的瞳孔裏漸漸濃縮,“若顧先生是喜歡着李嚴熙的,是不是應該也像我一樣,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他一無所有。”

    寧舒的話再平常不過,顧青卻如同被雞毛卡住喉嚨一樣,臉上的表情驚訝而鬱悶,半天憋出一句:“寧舒,你看事情都是這麼果斷的嗎?”

    果斷嗎?他可從來沒這麼覺得。

    可是,按照顧青的反應來看,似乎又不是他想的那麼回事。

    “李家家風嚴謹,嚴熙絕不會被允許與一個男人在一起的,寧舒,我希望你能認真考慮我的話。”

    寧舒微微愣神,他從沒打算隱瞞自己喜歡李嚴熙這件事,也一直都沒有人發現這件事,如今被個才見過兩次的人識破不說,還說出了這樣的話來,讓他沒來由的覺得可悲,喜歡一個人有什麼錯,他輪迴了兩世才遇見這麼一個人,怎麼能輕易就放手?

    即使不能在一起,只要能多一秒呆在對方身邊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這個顧青卻如此直白的勸他退出,這到底是哪門子道理!

    沉默了片刻,寧舒看向身邊的顧青說:“李嚴熙是個優秀的人,我會喜歡他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我沒想過要跟他在一起,我也很清楚他不可能跟一個男人在一起,我只是單純的想呆在能看得見他的地方而已,難道顧先生覺得我這樣做也影響到了你們嗎?”

    顧青聞言,挑高俊秀的眉,不輕不重的說:“我是不是一直低估了你?”

    不置可否的笑笑,寧舒慢慢說道:“顧先生這話不知是在誇我還是損我,我只是一直覺得顧先生你對我有敵意而已。”

    他的直白讓顧青有些微的愣神,臉色有些難看,“寧舒,我最後奉勸你一句,若想全身而退,現在就放手。”

    這個說辭寧舒覺得新鮮,脣畔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我沒想到顧先生竟然對我這麼好,連以後的事都爲我考慮到了,謝了。”

    顧青還想說話,突然看見不遠處走來的男人,輕聲說:“話我就說到這裏,聽不聽我的隨便你,我只是不想你將來後悔罷了。”他話一說完,轉頭就走。

    寧舒還沒反應過來,李嚴熙已經走到身後,“顧青跟你說什麼了?”語氣頗有點要替他撐腰的意思。

    寧舒笑,轉頭看了身邊的男人一眼,“沒說什麼,簡單的說了兩句。”

    “是嗎?”李嚴熙見他臉上的笑容有些僵,只是摸了摸他的頭髮,沒再說話。

    晚餐意外的家常,聽說是方小嫺親自主廚,幾個人圍着圓型餐桌坐下,寧舒坐在李嚴熙身邊,享受着對方提供的五星級服務,景風見表哥自己都沒吃,一直都在給寧舒佈菜,驚得下巴都快掉到餐桌上了,李鳳玲悄悄踢了他一腳,眼睛寫着:不想死就裝作沒看見!

    景風只好埋頭吃飯,假裝什麼都沒看見。

    下午那次不太愉快的談話之後,寧舒發覺顧青對自己的態度還是像往常一樣,一樣的冷漠帶刺。

    正想得出神,男人突然湊到耳邊,笑道:“小嫺的手藝不合胃口嗎?”

    他忙搖頭,“方部長的廚藝很好。”邊說邊夾了李嚴熙剛剛放在盤子裏的辣子雞塊喂進嘴裏,吃着李嚴熙夾在碗碟裏的新鮮蔬菜,寧舒只覺得甜蜜得很。

    雖然現在他們的關係依舊如此,他卻已經非常滿足。

    這一生,能遇見李嚴熙是多麼幸運的事。

    “怎麼樣?寧舒,姐姐摘的菜就是格外的美味吧?”李鳳玲是個閒不住的主兒,開飯沒多久,便開始自我吹捧。

    景風嘴裏的飯沒來得及吞下去,卡在了嗓子眼,咳個不停。

    其他幾個人則都是敬謝不敏的表情,寧舒卻輕聲笑道,“部長和方部長摘的菜的確比市場上買的要好吃。”

    兩個女人得到眼前這美少年這麼不留餘力的誇獎,自然高興得心花怒放,提起筷子就要給寧舒夾菜以示感謝,哪知筷子還沒到達餐碟所在,寧舒面前的碟子已經被人拿走,身邊的男人一手撥開碟子,一臉認真的說:“即使再好吃的東西,吃多了都會消化不良。”

    李鳳玲鬱悶的縮回筷子,強烈鄙視大哥的官冕堂簧。

    佔有慾太強的男人果真讓人牙癢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