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4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45章字體大小: A+
     

    45章

    李嚴熙打開車門,拿了被子將寧舒裹緊,然後才抱着人大步走進了面前的建築。

    寧舒睡得很熟,被人抱着都沒有醒過來,李嚴熙低下頭看了看他,輕輕笑了笑,一旁的景風被自己表哥臉上的表情被嚇了一大跳,忙拉着李鳳玲在一邊悄悄咬耳朵,“鳳玲姐,表哥不會是中邪了吧?”

    李鳳玲聞言一笑,反問道:“你認爲呢?”

    景風自然不想承認,可是表哥臉上的模樣卻是鐵一般的事實,他那一向冷漠淡定低調的表哥竟然會笑得這麼溫柔,讓他消化這一點自然需要時間,還沒來得及多想,便聽表哥的聲音突然傳來:“景風,顧青呢?”

    景風回過神來忙應道:“他在後院。”

    李嚴熙點點頭,跟着前面的兩個侍者上了樓,這是位於山頂的一個酒店,名叫雲端,酒店共有三層,所有客人的房間均在三樓,李嚴熙抱着寧舒徑直上了三樓的房間,侍者打開房門後便退了出去,男人將門輕輕踢上,將懷裏的少年抱進一側的房間,放在柔軟的大牀上,被這突如其來的動靜打擾到,熟睡中的少年翻了個身便又沉沉的睡去,嘴角還有隱約的安寧,李嚴熙看着那窩在牀上的身子,笑着替他把外套脫掉,然後才拉了被子替他蓋上,陽光從落地窗外照進來,滿室明亮。

    寧舒醒來的時候,外面的天空大亮着,只是陽光的角度傾斜了,他擁被從牀上坐起,記憶只停留在李嚴熙拿毯子給他讓他睡覺的時候,後面的事都不記得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到了這個華麗無比的房間裏的,這個房間很大,傢俬擺設一應俱全,從頂燈的設計到地毯的質感都在告訴他,這個房間的奢華程度有多高。

    他下了牀,赤腳走在柔軟的毛毯上,茸茸的細毛從腳心刷過,帶起一陣微癢。

    客廳裏沒有人,只有茶几上還冒着熱氣的咖啡和翻轉過來的書在預示着這裏不久前還有人存在,這會兒卻不知跑到哪裏去了,牆上的掛鐘顯示馬上到中午了,沒想到他竟睡了這麼久。

    寧舒站在房間門口,看着那冒着騰騰熱氣的咖啡出神,門把這時突然轉動了兩下,大門從外面被打了開來。

    “寧舒,你醒了?”雀悅的女聲下一秒響起。

    寧舒張了張嘴,難掩心底的驚訝,“李部長,你怎麼在這裏?”

    李鳳玲擺擺手,笑得一臉可人,“今天週末,我過來玩,還有,現在又不是在工作,直接叫我鳳玲姐就行了。”

    寧舒忍不住一頓,按年齡說,自己比李鳳玲應該大好幾歲吧,讓他這個都三十歲的人叫一個才二十幾歲的小丫頭姐姐,這讓他如何叫得出口,遲疑間,李鳳玲已到了眼前,“老闆讓我上來看看你有沒有醒,醒了就下去吃午餐。”

    李鳳玲嘴裏的老闆指的自然是李嚴熙,寧舒點了點頭,又回去拿了外套穿上,快走出門的時候,他又忍不住回頭來看了眼茶几上的咖啡和書,然後纔跟着李鳳玲下了樓。

    路上李鳳玲跟他說了這是哪裏,原來李嚴熙要帶他來的地方竟然是山頂的酒店,“這裏最有名的是寒月梅花和溫泉,你試想一下,邊泡溫泉邊賞梅花,這簡直就是生平一大美事啊。”李鳳玲說得一臉陶醉,寧舒卻沒怎麼聽進去,他是怎麼從車裏跑到酒店的牀上的?難道是自己在夢遊嗎?還是……

    “部長,你們經常來這裏嗎?”

    李鳳玲點點頭,“我們一般夏天和冬天來得比較多,夏天可以在酒店後面bbq還可以看城市的夜景,冬天則是泡溫泉和看梅花,這幾年我們幾乎每年都要上來兩三次。”

    “我們?”寧舒抓住她話裏的重點。

    李鳳玲仍是點點頭,笑道:“是啊,天陽集團的內部人員嘛。”

    寧舒有些驚訝,他以爲,這是一次他與李嚴熙兩個人的旅行,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多人出現,而且,天陽集團內部人員,那該是一個龐大的數字吧,想到這裏他有些退怯,他並不害怕與李嚴熙站在一起,卻害怕別人看他們的眼神,一個是高高在上的企業高層,一個只是高考失敗準備複習重考的窮小子,這巨大的落差是如此鮮明,讓他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腳步。

    兩人正說話間,便到了二樓。

    這個酒店沒有電梯,只在建築的中間位置設立了旋轉樓梯,延着旋轉樓梯往下走,會有種自己在轉圈圈的錯覺,好似整個世界都在旋轉,自己卻只能無助的站在中間,什麼都做不了。

    “寧舒,你這一覺睡得可真沉啊。”一把熟悉的聲音突然傳來,他擡起頭,看見二樓角落的旋轉沙發上正坐着幾個人,那衝他打招呼的人,是景風。

    寧舒微愣,不明白景風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隨即又想起景風叫李嚴熙表哥,那在這裏也就不出奇了,想着便輕應了一聲,這時纔看見景風身邊坐着的男人,想起那人對李嚴熙親膩的態度和那些讓人想入非非的話語,一下子覺得自己出現在這裏有些多餘。

    這個叫顧青的人對他有着明顯的敵意,在天陽第一次見到的時候他便清楚的感覺到了,只是此刻自己站着,那人坐着,眼睛裏毫不掩飾的打量目光,讓他不自在起來。

    “寧舒,過來坐。”這時,嫵媚的女聲突然響起,稍稍化解了一些空氣裏的沉悶,寧舒看見柳顏正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對他說道,塗着丹蔻的纖細手指間叼着一根未燃完的香菸,不知聽誰說過,能駕駛香菸的女人實乃世間絕色,無關乎容顏,只關乎人,他想,柳顏就是這樣的世間絕色,更何況,她本來就很美。

    柳顏過去坐着一個陌生的女子,圓圓的臉,圓圓的眼睛,還戴着一副可愛的眼鏡,身上穿着針織衫和格子裙,看上去像剛剛高中畢業的女學生,清純裏透着可愛。

    寧舒看了那女子一眼,擡腿走了過去。

    挨着柳顏坐下,這裏除了那個長相可愛的女子外,其他人都是認識的,只是不太熟悉罷了。

    “剛醒的吧?”柳顏一手搭在他肩上,另一隻手將菸蒂摁熄在面前精緻的菸灰缸裏。

    雖疑惑這些人怎麼都知道他剛剛醒來,寧舒仍老實的點點頭:“昨晚沒睡好,所以今天就睡得沉了些。”

    他這話本再普通不過,卻不料在座的幾個人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變得不同了,所有人都掛着一副我很明白的戲謔模樣,搞得寧舒摸不着頭腦,卻又不好出聲尋問。

    唯有顧青仍舊是那個平靜的樣子,眼睛看着他,卻不說話。

    寧舒迎上他的目光,眼神清澈明亮,顧青微微一愣,過了一會兒起身下了樓,寧舒看着他修長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樓梯口才回過神來,柳顏幾個人仍在意義不明的笑着,那長相可愛的女子卻突然說:“真是個老實的孩子。”聲音出乎意料的明亮幹煉。

    這裏除了他和景風外,其他人都是上班一族,景風現在正在不遠處的地方接電話,所以,這個孩子自然是指他,他微微一頓,不知如何回答。

    那女子見了笑得更歡,鏡片後面的眼睛彎成了好看的月牙狀,隨即對柳顏說:“顏,你們是哪裏找到這麼個極品的?聽說他是鳳玲的部下,不知道可不可以把他讓給我?”最後一個音剛落,李鳳玲馬上接了話:“他是老闆親自交到我手上千叮萬囑讓我好好照顧的,一個月的實習期還沒到呢,我怎麼能把他給你?若被老闆知道了可不得了。”

    那圓臉女子撇了撇嘴,“老闆真是偏心,每次都向着你,有什麼好事全都讓你佔了。”

    李鳳玲翻了個白眼,“方小嫺你少沒事兒說事兒啊,根本沒有的事好不好,上次那個abc堪稱絕色美男吧?你一開口還不是給你帶走了,也沒見你們有什麼後續發展,真是枉費了柳顏忍痛割愛!”

    聽了半天,到現在寧舒才知道原來這個長得清純可人的女子竟是傳說中的天陽三巨頭之一,果真人不可貌相嗎?看見柳顏和李鳳玲都是美麗動人的絕色美女,他原本以爲方小嫺應該也屬同流,哪知,長相竟千差萬別,無論如何,在天陽那樣的集團裏,有一個這樣的人存在也是新鮮的,看多了濃妝淡抹的女子,看看清新的鄰家小妹也不錯。

    怪不得有那麼多人打破頭也想進天陽,美女如雲應該也是個重要因素吧。

    “我說小舒舒,你跟咱們老闆是怎麼認識的?”寧舒正發呆,方小嫺突然問道。

    聽見這個名字,寧舒雞皮疙瘩全部冒了出來,臉上卻不能表現出來,只得說道:“因爲一件小事,所以就認識了。”

    柳顏看着身邊的少年,笑道:“寧舒,難道每次別人問你這個問題你都是這樣回答的嗎?次數多了就會讓別人聽出來,你這是在敷衍哦。”

    寧舒笑了笑,帶着少年的清新和迷人,“這是事實。”

    方小嫺有些失望,又突然問道:“那你跟我們老闆現在是什麼關係?”

    這個問題把寧舒問倒了,李嚴熙曾說過他們是朋友,可是,事實卻又不盡如此,猶豫了半天才輕聲說道:“朋友。”

    方小嫺笑看着他,臉上的表情如同偷了腥的貓,“是嗎?說實在的,能被咱們老闆當做朋友的還真是少之又少啊,除了顧青,蕭大少還有那遠在天邊的卓小姐以外,其他人對他來說都是浮雲,小舒舒,你真是好運氣啊。”

    寧舒微愣,問道:“你們也是他的朋友。”

    柳顏伸出纖細的食指左右搖晃了兩下,一臉淡然的笑容:“小嫺說的朋友是可以兩肋插刀的那種。”

    寧舒不說話了,因爲他感覺自己突然有些嫉妒顧青和那個蕭大少,還有那個姓卓的女人,這三個人對李嚴熙來說必定非常重要才能爲了他們可以兩肋插刀,若朋友按如此判定,他大概已經夠不上這個詞了,他與李嚴熙不過萍水相逢,雖已認識了幾個月時間,卻對對方的一切都不甚瞭解,所以,這不能算作真正的知己,充其量夠上普通朋友的名分罷了。

    “我們老闆爲了你可是用盡了心思呢。”正出神間,柳顏突然一手搭上他的肩膀,聲音平靜而篤定。

    寧舒疑惑的看向她,聽見她繼續說:“所以,等到有那麼一天,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啊。”

    她的話雖說得很清楚,寧舒卻沒聽明白,珍惜李嚴熙的該是一個溫柔嫺靜的女子,而不是他這個一無所有的男人,那會爲整個李氏家族唾棄,被整個世界所不恥。

    李嚴熙不該被人鄙視,所以,他不會讓那一天到來。

    “哎呀,柳顏,你太煽情了。”李鳳玲在一旁受不了的抱頭喊道。

    “你不是空窗太久,荷爾蒙失調了吧?”方小嫺也“擔心”的看着她。

    柳顏將手從寧舒肩上抽回來,給了兩個女人大大的衛生球,然後從沙發上起身,理了理身上的黑色緊身超短裙,“姐姐我要去獵豔了,沒事別來打擾我。”

    寧舒看着她高挑的身子走遠,輕輕笑了笑。

    這樣的三個女人會被安上那樣的頭銜的確是實至名歸。

    看似平淡,三人中間卻彷彿結成了親密的網,這樣的友情貴若金誠,就是這樣平淡寧靜的幸福,才最教人無法忘卻。

    柳顏走後,方小嫺又拉着寧舒問了些問題,幾個人正說話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道低沉的嗓音:“你們在聊什麼?”

    李鳳玲和方小嫺聽見這聲音立刻閉上了嘴,寧舒回過頭,看見那個男人右手插在口袋裏,正站在不遠處,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

    這一瞬間,這個人,成了眼前最獨特的風景。

    俊美與優雅並重,氣質與內涵共存。

    這世間,真有這樣的人存在,確是他生平僅見。

    那人的視線落在他身上,認真專注又溫柔,幽暗的雙眸中有微光閃動,薄脣輕啓,慢慢說道:“餓了嗎?”聲音竟是意外中的溫柔悅耳。

    寧舒搖搖頭,“剛剛睡醒,還沒覺得餓。”

    男人笑了笑,慢慢朝他們的方向走來。

    兩人的交談如此簡單自然,使得其他人物全都成了背景,兩個女人對視了一眼,均識相的起身走人,剛剛還熱鬧的地方瞬間只能聽見兩個人的呼吸聲,這麼近,這麼清晰,竟似在隔壁,一回頭便能碰到對方的鼻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