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4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44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李嚴熙的車停在街口的馬路邊,兩人走到車旁,李嚴熙替他拉開車門,寧舒頓了頓,然後坐了進去,車門關上,過了一會兒,男人從另一邊上車,隔絕了外面的喧囂,車廂裏只能聽見兩人的呼吸聲,寧舒轉頭看向窗外,突然覺得有些侷促。

    “吃早餐了嗎?”男人邊發動車子,嘴裏問道。

    寧舒點點頭,男人輕笑了一聲,語氣挪揄的慢慢說道:“從聽到開門聲到你衝出來不過短短兩分鐘,即使吃最簡單的早餐應該也沒這麼快吧。”

    謊言被揭穿,寧舒有些懊惱,然後突然看向身邊的男人,問道:“你什麼時候來的?”

    李嚴熙雙手握着方向盤,淡淡一笑,“睡不着,所以提前過來了。”

    寧舒抿了抿脣,李嚴熙說的那個提前到底是什麼時候他大概也已經明白了,敢情這人可能已經在門外站了幾個小時了吧,大冬天的不睡覺竟然就這麼跑了過來,這個人,真是讓人無可奈何。

    “那你遇見我爸了嗎?”寧舒急忙問道,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這麼害怕李嚴熙和父親會撞上,就像做了虧心事一樣,心臟跳得厲害。

    李嚴熙一笑,“我看見伯父了,他沒看見我。”

    這話讓寧舒微微鬆了口氣,然後說道:“昨天我去了打工的便利店。”

    李嚴熙卻依舊一副平常的模樣,“是不是在怪我自做主張替你辭掉了工作?”

    寧舒搖搖頭,“我沒怪你,我本來是打算春節之後再辭職的,畢竟離高考越來越近,這次不能再出差錯了。”

    男人空出一隻手來揉了揉他的黑髮,笑道:“要相信自己,退一萬步講,即使這次還是沒中也沒關係,明年再考。”

    寧舒忍不住笑,明亮清冽的雙眼眯成了一條線,“若真不中就不考了,找個工作娶個老婆生個孩子也不錯。”這是人生的必經之路,說這話時他卻覺得莫名的苦澀,這段註定不可能有結果的戀情不能說給任何人聽,娶老婆這種話也只能拿來騙騙人而已。

    正開車的男人卻是一怔,車子突然停在了大馬路上,好在繫了安全帶,否則兩人鐵定就跟擋風玻璃撞上了。

    寧舒驚疑未定的看向身邊的男人,發現對方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不由得問道:“怎麼了?車壞了嗎?”

    年輕的總裁大人沒說話,薄脣抿成了一線條,他們身處最繁華的大街,後面的車子被串成了長龍,正默契的按着喇叭催促,寧舒看了看後面的長龍,有些擔心,不明白身邊的男人怎麼了,然後車子又正常的發動起來,他聽見男人的聲音慢慢響起:“知識改變命運,若這次不中還得考,一切有我。”

    寧舒沒料到他突然說話,愣了一下後慢慢低下頭去。

    一切有我。

    這簡單平凡的四個字在此刻聽到,便覺得被賦予了無窮的力量,放在膝頭上的雙手無意識的握緊,無論如何,這次都要中,那樣的話,與這個人的距離大概就能縮短一些。

    “我爸說昨晚在家附近看見你了。”良久,寧舒輕聲說道。

    聽見他的話,李嚴熙老實的點點頭,“昨天下午走得太匆忙了,所以想再過來看看你。”

    那爲什麼沒進門?

    寧舒想這麼問,但終究是忍住了,他不是深閨怨婦,所以也沒必要讓自己成爲那樣的角色,李嚴熙沒有即使出現大概是被什麼事絆住了吧?至於什麼事他沒問,也深知自己不該問,所以始終抿脣不語,男人看了看他,突然說:“伯父最近好嗎?”

    寧舒點點頭,“他在一家餐廳上班,早上八點到晚上八點。”

    李嚴熙皺了皺眉,“伯父的身體剛好,這麼快去上班吃得消嗎?”

    “我跟他說過好幾次,他很堅持,那餐廳是我們隔壁大嬸的兒子開的,應該會照顧一些的。”寧舒低聲說道,聲音有些沉落,他馬上就要升學,龐大的學費自然是父親最大的憂慮,所以纔會這麼迫不及待的去工作,他低頭看着自己的手,再一次發現自己是如此的無能和毫無建樹。

    少年的表情猶地低落下來,長睫失落的低垂,如同停在眼睛上的疲憊無力的蝴蝶,李嚴熙看了他一眼,輕聲說道:“我爸常跟我說起祖父的事,那時候家裏窮,孩子又多,但是祖父和祖母依然咬牙堅持供他們讀書,因爲他們堅信有了知識才能改變命運,所以纔有了後來的天陽集團,有了我們這一代平靜安寧的生活,你是伯父最大的期盼,你要讓他知道,他現在所有的苦都是值得的,這纔算沒有辜負他。”

    寧舒安靜的聽着,感激這個人的體貼和溫柔。

    他說的明明是些不痛不癢的話,寧舒卻覺得,這個人是如此的強大而溫柔,連那淡淡的笑容都如同春風一般,拂進人心裏。

    凱撒站在高高的玄武岩上,背風而立,他黑色的長袍獵獵作響,如同天空中長鳴的蒼鷲,孤傲而雄壯。

    ———3-2

    李嚴熙找了個安靜的巷子停了車,帶寧舒吃了簡單美味的早餐,然後才繼續出發。

    他們穿過熱鬧的市區,到了郊外,從盤山公路的入口進去,一路向上。

    窗外的景緻開始由高大的建築和華麗的商鋪變成了自然古樸的樹木,難得的冬天有了太陽,微弱的陽光透過樹葉的空隙一縷一縷的投射下來,照在車窗上,映在少年微笑的側臉上,空氣彷彿變成了跳舞的精靈,從每一個呼吸間飛揚而過,寧舒笑着伸出手去,看陽光映襯在手背上的明亮色彩。

    他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見過這樣細碎美好的陽光,那些曾經在陰暗裏度過的歲月似乎也在漸漸遠離。

    他想,這一世,他可以擁有美好和希望。

    因爲,身邊有了這個人的存在,一切都變成了可能。

    “小心感冒。”男人突然出聲,伸手將寧舒放在窗外面的手拉回來,聲音裏透着濃郁的擔心。

    寧舒心裏一暖,笑了笑,“嗯。”

    男人見他臉上的笑容,也跟着笑了起來,大手伸向少年清秀光滑的臉頰,在上面停留了片刻,趁着對方還未回過神來及時的抽了回去。

    “你先睡一下,很快就到了。”將櫃子裏的毛毯拿出來遞給身邊一臉錯愕的少年,男人輕揚起脣,聲音迷人而溫柔。

    寧舒愣愣的接過,又聽他說:“到了我叫你。”

    低頭看了看被塞在手裏的白色毛毯,心的一角似乎正被什麼東西漸漸融化,化成了甜膩的海洋,無邊無際。

    他慢慢笑起來,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好。”然後便擁着毯子窩進椅背裏,男人按了控制鍵,寧舒坐着的椅子便慢慢向後傾斜,他沒睜開眼睛,只淡淡的微笑着,這個男人是如此溫柔和細膩,如同最深最遠的海洋,雖博大卻心細如塵。

    身邊人的呼吸聲漸漸均勻,盤旋的公路兩旁被參天大樹包圍,細碎的陽光自上而下,映在少年沉靜的睡顏上,男人眯起眼睛,慢慢將車停了下來,安靜的空氣裏只能聽見兩人的呼吸聲,一個平靜一個急促。

    熟睡中的少年清秀的模樣一如經年,如同他第一次見到的那般平靜安寧,握着方向盤的手漸漸抽離,撫向少年如玉的臉頰,修長的手指慢慢的撫過那清秀的面容,不敢太靠近,只能由着輪廓一絲絲的描繪,只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也讓男人承受着莫大的折磨。

    這時,沉睡的少年突然輕皺起眉,似是夢到了不好的東西,雙手在空中胡亂的揮舞,嘴裏含糊不清的囈語着,卻聽不真切。

    男人忙傾身過去,將不安的少年擁入懷中,雙手輕輕的安撫,纖薄的嘴脣不經意的擦過少年細嫩的肌膚,呼吸猶地變得沉重而急切,連帶着懷裏窩着的身子也變成了爐裏的烙鐵,滾燙得很。

    不敢再有任何動作,怕自己會不小心把持不住。

    只能維持着擁抱的姿勢,讓懷裏的人睡得更安穩些。

    也不知過了多久,男人終於平復心情,將懷裏人小心翼翼的放進椅背裏,然後才坐直身子驅車向前。

    大約一個小時後,行駛的汽車終於停了下來。

    盤山公路的最頂端,一處優雅的建築正赫然顯現,那是一棟只有三層樓高的房子,綠瓦紅磚,頗有些古代宮殿的味道,其佔地面積很廣,周圍被乳白色的柵欄圍住,在這霧氣繚繞的山頂便如同仙境一般讓人留連忘返。

    李嚴熙剛停下車,那三層高的建築裏便走出兩個人來。

    “你又遲到了,表哥。”

    長相妖豔的少年嘟着嘴,看着開門下車的男人抱怨。

    李嚴熙看了他一眼,微微扯開脣,“怎麼?要我來買單連這點時間都等不了嗎?”

    景風聞言撇撇嘴,小聲嘀咕:“說得這麼好聽,還不是爲了自己,哼!”

    李嚴熙只當沒聽見,不跟這小屁孩一般見識,看着景風身邊的人說:“房間收拾好了嗎?”

    那身著一件鵝黃色羽絨服的女子看了他一眼,說道:“收拾好了,只是,你準備讓誰住啊?”言語之間的戲謔明顯非常。

    李嚴熙不顧對方的調侃,繞到另一邊拉開了車門,汽車裏有暖氣自然很暖和,只是外面的溫度卻着實低得嚇人,冷風從突然打開的車門裏灌進去,睡得正香的少年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身子,將自己更緊的裹在了毛毯裏,李嚴熙皺了皺眉,復又將車門關上,對一旁的景風說:“去拿張被子過來。”

    景風看了看車裏睡得正香的寧舒,倒很乾脆的轉身跑了回去。

    待到景風的身影看不見了,李鳳玲才笑道:“你這動作也太快了吧。”

    李嚴熙看了她一眼,好看的眸子微微眯起,“他還不知道我們的關係,你別多嘴。”

    “呦,還有沒有人權啊?連說都不讓說!”李鳳玲自然不依,卻被李嚴熙的眼神給瞪了回去。

    景風不多時便又跑了回來,後面跟着兩個侍者打扮的人,兩人懷裏各抱着一張被子,李嚴熙見了,臉色才稍稍緩和了一些,景風暗地裏吐吐舌頭,跟身後的兩個侍者使了個眼神,那兩個人立刻奉上被子,沒有自作聰明的靠近那車裏的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