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4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42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不是聽不到,只是寧願裝作什麼也沒聽見,那樣的話,就可以繼續笑下去,繼續……愛下去。

    ———2-28

    車子繁華的街道中穿行,身邊過往無數行和車輛,商店的影子映車窗上,絢麗無比。

    寧舒看着車窗外,街邊的一對小情侶,即使兩都拿着冰淇淋,手掌卻一直緊握不曾放開過,這樣平凡而普通的愛情,他大概此生都沒有機會擁有,所以才更加豔羨和慕名。

    有說,當兩個都很窮的時候,他們的愛情是廉價的,路邊的一碗糖水,小店的一盒盒飯也能餵飽他們,可是,當貧窮退散,富裕降臨,他們也永遠失去了愛情,這或許就是有錢的悲哀,即使腰纏萬貫,卻再也無法體會美麗愛情的滋味。

    想到這裏,他情不自禁的轉過頭看向身旁正認真開車的男,這個是這麼優秀而絕然,名爲愛情的東西有一天是否會降臨他身上,那又會是一番怎樣的景象?

    或許,他的目光太過強烈,英俊的男突然轉過頭來問,“怎麼了?是不是車裏太悶了?”邊說邊將車窗打開,外面的涼風貫進來,吹得寧舒一個激靈,李嚴熙忙將車窗搖上,路邊找了個地方停了下來。

    “是不是感冒了?”他左手還握着方向盤,右手便這麼伸了過來,直直的蓋了少年光滑的額上,確認溫度適中後才慢慢放開,寧舒搖了搖頭,“沒事,只是覺得時間過得好快,一轉眼就是半年了。”他的眼睛又看向了窗外,他已經自己十八歲的身體裏住了半年了呢,時間果真是殘忍的,即使世間萬物凋零,它也會永久的存活下去,即使孤獨一個也不覺寂寞。

    這個城市的冬天很冷,天總是陰陰的,不久之後應該就要下雪了吧,雪過了之後便是新年了。

    那個覺得遙遠無比的節日,別臉上都映着喜悅和笑容的時候,他與父親相依爲命的屋檐下卻依舊清冷無常。

    他們沒有親戚,半個都沒有。

    “嗯,時間過得很快,們已經認識半年了。”李嚴熙突然說道,語氣裏夾雜着淡淡的笑意。

    寧舒身體一怔,隨即低下頭來笑了笑,“是啊,半年了。”

    他做夢都沒想過,自己十七歲的生命的尾巴上會認識這個男,而且還走到今天這個位置,命運無常,指的便是這個吧,當以爲已經掌握了命運抓住了生活的時候,生活站高高的蒼穹上放肆殘忍的微笑,的喜怒哀樂由他來決定。

    “寧舒。”男輕喚他的名。

    寧舒擡起頭來,掉進一汪深色的湖水裏,聽見男低沉磁性的嗓音車廂裏慢慢響起:“很高興,遇見了。”

    寧舒有些呆愣,眼睛看着對方,竟無法找準焦距,清秀的臉上驀然泛起一抹淡淡的紅暈,白皙的臉上映襯出如霞的光彩,良久才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輕輕說:“也是。”

    男突然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他的黑髮,然後重新發動車子上路。

    寧靜一路漫延,唯有那首不老的情歌溢滿了每一個角落。

    十年之前

    不認識

    不屬於

    們還是一樣

    陪一個陌生左右

    走過漸漸熟悉的街頭

    十年之後

    們是朋友

    還可以問候

    只是那種溫柔

    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

    情最後難免淪爲朋友

    由於李風擎留了唐軍翎那兒,寧舒只好回家複習,畢竟,他總不能爲了自己打擾校長的甜蜜私生活吧。

    李嚴熙將送到門口又囑咐了幾句才調轉車頭離去,寧舒站原處看了一會兒,直到車子的尾巴消失不見才轉身進屋,父親最近開始去李嬸兒子開的餐廳上班,晚上八點後纔會下班,所以這時候家裏房門緊鎖,只有院子裏那棵櫻桃樹掉光了葉子,光禿禿的站寒風中,顯得有些可憐。

    寧舒剛打開正屋的門,便聽見了身後的腳步聲。

    他回過身去,看見晴空和晴陽正站院子裏,看着他。

    寧舒覺得有些窘,時間過得太久了,所以,當他看見眼前這兩個少年時,便會想到那天自己那過於沉重的話來,自己竟跟兩個十來歲的孩子較勁,真是幼稚得很。

    “放學了?”見沒說話,寧舒只得開口打破沉默,話剛一出便又覺得不妥,現才下午兩三點鐘,說放學有點早了。

    兩聽見他說話,臉上的神情同時一鬆,晴陽又開始笑起來,“晴空嫌老師講課太枯燥,所以們就跑出來了。”

    晴空聞言臉色稍霽,看了眼身邊的晴陽,“逃課就逃課唄,幹什麼這樣說?”

    晴陽一臉尷尬,忙對寧舒說:“學長別介意,晴空就是這個性子,他其實很熱情的,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裏卻老想着來看。”

    “關晴陽!說夠了沒有!”晴空一臉被揭穿祕密的模樣,吼道。

    寧舒一頓,這個姓還真是少見。

    “進來吧。”見院子裏的兩個鬧騰得厲害,寧舒推開門,說道。

    晴空和晴陽這才住了手,提着包走了進去。

    寧舒倒了兩杯水給他們,便捧着書坐正屋的凳子上看起來,晴空和晴陽倒也不吵,只是端着溫熱的杯子到處晃悠,看見那半面牆上的獎狀時,兩對視了一眼,晴陽突然說:“紀楓有個直接保送北大的名額。”

    寧舒聞言從書裏抽出視線,看向說話的少年,這件事他連聽都沒聽過,可是晴空的表情和語氣又不像是說謊,而且,這兩個的身份他還沒有完全搞清楚,只能確定是有錢家的少爺,這消息來源倒也說不上可不可靠,讓他意的是,身爲國內首屈一指的大學,北大有保送名額倒是第一次聽說,也不知是真是假。

    晴陽見他看着自己,又繼續說:“上面的文件已經下來了,保送名額只有一個,雖然官方說法是優異者勝,但是咱們學校是校長說了算。”

    話說到這裏已再明白不過,晴陽的意思是讓他去找李風擎,讓李風擎將這個名額給他,晴陽的出發點自然是好的,只是,“考北大想靠自己的實力,更何況,保送名額份量這麼重,校長怎麼可能說給就給。”

    晴陽和晴空同時一愣,晴陽繼續道:“就算不去找他,校長可能也會把這個名額留給,讓主動去主要是以防萬一。”

    寧舒看了看兩,聲音不急不疾的響起:“們兩個今天來就是爲了告訴這個嗎?”

    晴陽抿了抿脣,低頭不說話,晴空看了看哥哥,對仍坐凳子上拿着書的清秀少年說:“如果爭取到了這個,那麼,就沒有任何後顧之憂了,不用去考慮高考期間可能會發生的一切意外,這就相當於是一張通行證,拿到了就萬事大吉。”

    寧舒微微沉吟了一番,“保送不是隻對應屆畢生生有用嗎?複習生也算?”

    晴空點點頭,“查了一下,這個保送名額對複習生一樣有用,只要校長點頭就可以。”

    房間裏一下子陷入沉默,晴陽和晴空都有些緊張的看着寧舒,彷彿比他這個當事還要着急一樣,良久,寧舒才輕聲說:“如果們相信的實力,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晴空和晴陽對視一眼,然後才輕應一聲算是明白了。

    寧舒看着一旁的晴空,突然覺得這孩子好像成熟了一些了,只不過才短短的幾個月而已,竟然變化得這麼快。

    兩似乎根本就沒有要走的打算,一直抱着屋裏那臺破舊的電視看,只能收十個臺左右,這兩個竟也看了好幾個小時,寧舒從書裏擡起頭來,外面天已經有黑了,他從凳子上起身,晴空和晴陽以爲他要趕,忙跟着站了起來,寧舒看眼裏覺得好笑,輕聲說道:“去買點菜,們先看會兒電視。”

    兩個少年忙點頭如搗蒜,寧舒笑着出了門去附近的菜市場買了簡單的兩菜一湯,回來的時候,遠遠的就看見大門邊停着一輛鐵灰色的車子,他臉色一變,忙跑了過去。

    院子裏晴空和晴陽乖乖的站着,一個穿着黑衣黑褲的男站兩身前,側臉看上去無比冷硬,說不出的懾。

    聽見門口的動靜,三個同時轉過頭去,就看見衣着普通的少年正站大門口,手裏還提着幾個紅色的塑料袋。

    原來一臉寒氣的男看見寧舒,臉上立刻陰轉晴,聲音都溫柔無比:“寧舒,不好意思,這兩個傢伙又打擾到了。”

    這落差實太大,不止寧舒,連晴空和晴陽兩兄弟都驚訝得合不攏嘴。

    “關先生,好。”寧舒微微點頭,衝晴空和晴陽兩的大哥說道。

    “叫關昊就行了。”關大哥看見他顯然心情大好,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起來,“還沒吃飯吧?帶們出去吃。”

    對於一個剛見過兩次面連話都沒超過十句的的邀請,寧舒自然婉約的拒絕了,然後對晴空和晴陽說:“既然關先生來接們了,們就先回去吧,改天再來玩。”

    晴空和晴陽雖然不願,但懾於大哥的威信,終於決定妥協,哪知關昊卻突然說:“聽晴空和晴陽說,寧舒做的飯是一絕,不知今天有沒有這個榮幸?”

    寧舒一愣,正想拒絕,但是看見晴空和晴陽突然變得明亮的臉,話又咽了回去,只得悶悶的嗯了一聲,轉身鑽進了廚房。

    晴空和晴陽說他做的飯好吃,那都是睜眼說瞎話吧,他記得李嚴熙也說他做得好吃,敢情幾個都是瞎扯,他炒的菜其實只能算勉強能下肚而已。

    以最快的速度弄好了兩菜一湯,擺上桌的時候,早已候矮桌旁的三個便立刻化身成狼。

    寧舒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三個,有些反應不過來,這三個穿着昂貴衣服的真不是從深山老林裏出來的嗎?

    一頓飯後,關昊摸着滾滾的肚皮,舒服的唱起了小曲兒,女三十豆腐渣,男四十一枝花,關昊這樣的男,就像窖藏多年的酒,年代越久越是香淳,若李嚴熙是寒冬的梅花,他便是秋天的梧桐,站他身邊,會覺得很安心。

    晴空和晴陽硬要幫忙收拾殘局,被寧舒三言兩句給勸了回去,他們家可沒有多餘的碗給這兩個少爺摔,所以還是自己動手比較好。

    站廚房裏,還能聽見關昊操着京味的唱腔,這個寒冷的夜晚,讓沉寂的心微微暖和了一些。

    飯後,寧舒泡了菊花茶招待客,李嚴熙送來的茶葉卻再不敢用,怕父親見了生氣,更何況,那茶葉與這破舊的屋子無論怎麼看都是如此格格不入,所以還是不要拿出來了。

    又坐了一會兒,關昊才帶着晴空和晴陽起身,大門外面微弱的燈光讓寧舒第一次看清眼前這個男,深刻的眉宇,堅毅的臉龐,那雙眼睛裏的世故被很好的掩藏了溫暖的目光背後,寧舒微微一笑,不料對面的男突然伸出手來,本能的側身避開,對方的手卻擦過了他的側臉,微涼的觸感臉頰邊稍作停留,隨即消失不見。

    晴空和晴陽也被自己的大哥嚇了一跳,再看寧舒的時候,兩的眼神都有些不自然了。

    關昊卻大方的笑道:“寧舒,跟晴空和晴陽差不多年紀,會當像親弟弟一樣疼愛的。”

    寧舒不置可否,卻又不好拂了對方的好意,只得淡笑着說:“謝謝關先生。”

    他的稱謂始終生疏客氣,關昊臉上的笑微微一頓,然後又被若無其事的帶了過去。

    燈光下,四個臉上都帶着笑容,寒冷的冬夜裏顯得格外溫暖,不遠處的陰影裏,一輛黑色的轎車正靜靜的停那裏,男如鷹一般的眼眸看着那個光源之處,過了一會兒才驅車離去,刻意未打車燈,車子很快就流入了外面大馬路上的汽車長龍裏,隨即消失不見。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連更三章~~~\(^o^)/~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